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写在特色党盗国集团追悼改开教立教四十年大会之日

2018-12-18 11:17| 发布者: 无套裤汉| 查看: 23214| 评论: 0|原作者: 无套裤汉

摘要: 改革开放四十年越走越艰难,到了今天简直是走投无路 ——前有深渊(资本运转不灵)、后有追兵(被剥削、被压迫阶级严重不满),可谓到了四面楚歌的境地。由于改开教教徒涣散、流窜、逃亡而且禁而不止,改开已经死亡,任何意图将之起死回生的设想与计划都必然以失败告终。

《基层之声》(27


写在特色党•盗国集团追悼改开教立教四十年大会之日

 

无套裤汉于2018-12-17

 

说中国经济发展受挫是因为美中贸易战才发生的,这一观点大有问题。即使不发生这场贸易战,经济下滑也是不能避免的,原因在于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从2007-2009大衰退以来,长达十年从未复苏过,这当然影响到中国的经济。到了现在,经济已经处于萧条的边缘,断崖式的下跌无可挽回了。至于向松祚所引证来自高层内部研究小组内部报告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增率到了2018年(官方公开数字为百分之六点五)下降到百分之一点六七甚至负值一节当然是有其根据的,但从总体而言,这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而是经济危机下的必然结果。世界经济总危机的根本原因在于社会平均利润率由于生产普遍而深度自动化,产品所凝结的内在剩余劳动价值下降以至造成生产(相对)过剩,工厂的开工率不足,工资下滑,投资渠道拥塞以至资本扩大再生产的信心受挫、投资放缓、资本大量闲置。除非资本主义世界发动大规模战争来赚取天文数字的战争财(所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从而推动资本积累快速运转并大幅改善资本的利润率,否则难于解决世界经济危机问题。但是,战争虽然可以解决暂时性的经济危机,却不过是解决不了长期性、制度性、根植于社会化生产与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生产关系之间内部矛盾所造成的危机的一副安慰剂而已。

 

因此,世界资本主义制度面临由于内部不可调和的基本矛盾所造成的不可自拔的、事关整个体制存亡的严重的关键时刻;要么更换社会制度,要么资本集体自杀身亡(这是全球进入战争状态后的必然结果之一,此外是战争引起革命——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世界革命的胜利),由社会主义取而代之。这一倾向性发展随着美中贸易战的激烈程度上升而愈益显著,这就是为什么资本世界惶惶不可终日(这从各类市场动荡下行可见一斑)的基本原因,因为贸易战在无意中担当了资本走向大衰退和快速没落的导火索与发射台的双重角色,同时也说明资本世界已经衰弱到何等不堪一击的地步,它完全不能回复到二战结束时那样不可一世的局面了。

 

中国的中小企业主眼看前途不妙,当然也就必然设想另起炉灶,跟到死不回头(这是其反动性的特征之一)的中特•盗国集团官僚买办大资产阶级分道扬镳;他们在做最坏的打算——随时准备归顺社会主义的公有制,以便寄希望于换取生存和保有资产于万一的公私合营政策。这是中国中小资本家不同于西方先进资本主义世界的资产阶级最根本的不同点之一;后者就完全没有这种通过人民战争开展继续革命来更换社会制度的历史经验可循,因之,就只剩下跟随大资产阶级一起灭亡的一条途径;此外中国中小资本家阶级由于美中关系紧张导致美国资本霸权的侵略性的野蛮和残酷程度让他们大开了眼界,他们宁可改弦更张从当美国霸权主义的买办资本家的普遍现实转化为改做民族资本家(如深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那样的民族资本;但民族资本模式是多样的,不仅限于华为一种),为中国人民群众将来成立革委会政权后的人民革命时代做好适应时代要求的准备工作。向松祚不准私营企业主做好转型的准备的思想是反动的,必将受到公众舆论的挞伐;他们准备转变立场是无可厚非的正确选择,否则就将逼迫他们走向破产毁灭的绝路。习近平修正主义尽管一如他的祖师爷邓小平修正主义那样——口头一套、实行的是完全相反的另外一套,但是他却看到全世界(包括中国)人民群众强烈要求实行社会主义的可畏与势不可挡,在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逼迫和诱导下也不得不做出姿态来安抚广大人民群众在日益觉醒之下的强烈不满现实体制的革命倾向。向松祚与习近平相比,其愚蠢、倒退与反动力度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其仁要求所谓税改、政改、国改来实现经济的“真正、持续、稳定的增长”也与向松祚的买办式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药方一样是此路不通的安慰剂,因为资产阶级思想政治路线不允许被剥削、被压迫阶级进行历史性的变革和进行革命转化过程,所以根本无从借转化自救以至必然灭亡,就如同人不借助对立面的干涉就不能提起自己一样。当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已经腐朽到了死亡的边缘,政治体制改革这种处方笺不过是一种宽心话和挽歌罢了。宋•刘克庄•备对札子:“士大夫献议盈廷,工于词病而拙于处方者皆是也。”这种小资产阶级右翼“士大夫”少一个好一个,他们危害国家和人民堪比1958年大跃进初期的“四害”——苍蝇、蚊子、老鼠、蟑螂(不是麻雀)。

 

当前的问题是改革开放四十年越走越艰难,到了今天简直是走投无路——前有深渊(资本运转不灵)、后有追兵(被剥削、被压迫阶级严重不满),可谓到了四面楚歌的境地。由于改开教教徒涣散、流窜、逃亡而且禁而不止,改开已经死亡,任何意图将之起死回生的设想与计划都必然以失败告终。


改开教被推翻之后,人们将如梦初醒一般地回首过去辛辛苦苦四十年、一觉回到解放前的往事,不无遗憾和“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的无奈感。但是,不破不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应当以勇于承认错误和积极拨乱反正的气概去迎接并参与到无产阶级革命专政下的社会主义新世代的来临。我们虽然迟早会从英年到老去,但是能够一睹整个世界风云变换,劳动群众及其后代终于在政治经济社会方面当家作主、不再遭受少数剥削和压迫阶级的残酷镇压、摧残和强迫接受自己的雇佣奴隶地位,于愿足矣。

 

[Mark Wain 2018-12-17;写在特色党•盗国集团追悼改开教立教四十年大会之日]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17 12:42 , Processed in 0.01363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