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中国崛起与欧美争霸

2019-4-28 05:50|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0005| 评论: 2|原作者: 区龙宇|来自: 无国界社运

摘要: 中国是一个新兴的帝国主义国家,但却具有根本性的弱点。我认为,中国共产党必须克服根本障碍才能成为一个稳定和可持续的帝国主义国家。重要的是,不仅要留意美国和中国作为帝国主义国家的共同点,也要关注中国的特殊性。

原文刊於《國際社會主義評論》訪問區龍宇

節譯:黃愛玲

編者按:中國急速崛起成為新的資本積累中心,使其與美國之間的衝突日趨增加。《國際社會主義評論》(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簡稱ISR)的阿什利·史密斯(Ashley Smith),在今年春季號就有關中國崛起及其對世界體系的意義,採訪了香港社會運動人士區龍宇。本刊對於這個議題並無結論,但歡迎百家爭鳴。


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矛盾的是,一方面它的經濟增長,拜跨國公司所賜,這些公司把業務分包給台灣和中國公司。另一方面,中國正在迅速發展自己的產業,成為國營和私營的全國冠軍。究竟中國有什麽優勢和什麽缺點?

在拙作《中國的崛起》(China’s Rise: Strength and Fragility)中,我認為中國的資本主義發展有兩個面向。一個是我所謂的依附性積累。過去30年,先進的外國資本投入了巨額資金,最初是在密集勞動型的產業裡,近期是密集資本型產業。這使中國發展起來,但它仍然處於全球價值鏈的最底層,即使在高科技領域,也是全球的血汗工廠。中國資本獲取了一小部分利潤,其他大部份去了美國、歐洲、日本和其他先進資本主義國家及其跨國公司的手中。蘋果手機是最好的例子,產品大部分在國外設計和製造,中國只是把它們組裝起來。

但它有第二種面向,即自主性積累。從一開始,國家一直非常有意識地主導經濟、資助研究和開發,並保持對私營領域的間接控制。私營目前佔國內生產總值的50%以上。另一方面,為了帶領國家經濟走向高處,政府透過國有企業(SOEs)來保持控制權。此外政府正系統性地進行逆向工程,複製西方技術以發展自己的產業。

中國有其他國家沒有的優勢。她是龐大的,不僅在領土面積上,還包括了人口。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已經能夠在全國三個地區進行勞力分工。廣東有密集勞動型的出口加工區。浙江三角洲也是以出口為導向的,但它是資本密集的。在北京,中國發展了高科技,通訊和航空業。這種多樣化,是政府有意識將國家發展成為經濟大國策略的一部分。

同時,中國也存在着弱點。從國內生產總值來看,中國是世界第二大國。但若以人均來衡量,她仍然是一個中等收入國家。即使在追趕先進資本主義國家的領域,也會看到弱點。例如,現在貴為世界品牌的華為手機,不僅是中國科學家開發的,更重要的是,它開始時僱用了400名日本科學家。這表明了中國過去和現在仍然很大程度的依賴外國的研究和開發人員。

當中國的中興通訊公司(ZTE)被特朗普政府指控違反針對伊朗和朝鮮的貿易制裁時,其另一個弱點就被揭露出來了。特朗普對該公司實施貿易禁令,拒絕讓它取得美國設計的軟件和高科技組件,使該公司一夜之間面臨崩潰的威脅。 習近平和特朗普最終達成了挽救公司的協議,但中興通訊所遭受的危機表明了中國持續存在的依賴性發展問題。

這是中國試圖克服的問題。但即使她有意在高科技領域追趕,其半導體技術仍然落後於美國兩三代。她正努力通過大幅增加研發投資來克服這一問題。但若你仔細觀察中國龐大的專利數量,它們主要不是屬於高科技領域的,而是其它領域。因此,中國仍然受到本土技術弱點的影響。它在人工智能方面非常快速地追趕,這是美國非常關注的領域—因爲不僅在經濟競爭方面,還包括了軍事方面,人工智能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除了這些經濟弱點之外,中國也受到政治弱點的影響。中國沒有一個可以確保政權和平繼承的政府體系。鄧小平建立了一個集體領導任期限制的制度,試圖克服政權繼承問題。習近平廢除了這個制度,重新制定了一個沒有任期限制的獨裁統治政權。這可能會導致更多的派系爭奪繼承,破壞政權穩定,並有機會影響其經濟的崛起。

習近平很大程度改變了中國在世界體系中的策略,遠離了鄧小平及其繼任者所倡導的謹慎政策。為什麼習近平這麼做?他們主張中國成為強國,但依據的是什麼方向?

首先要了解的是共產黨在其走向世界中,其面對的内部張力。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很大的矛盾體。一方面,它是經濟現代化的力量。另一方面,它繼承了非常強大的前現代政治文化的元素。這為政權內部集團之間的衝突奠定了基礎。

早在20世紀90年代初,官僚機構的最高層曾就哪個統治集團應該擁有權力進行過爭論。一個集團就是所謂的紅二代,1949年後統治國家的官僚子女們。他們從根本上是反動的。自習近平掌權以來,新聞界回到了“我們的血統”的討論上,這意味著老幹部現在已經轉世為第二代。

另一個集團是出身普通的官員。他們的父母不是革命幹部。他們是知識份子或在教育方面表現良好並逐步晉升的人。他們多數透過共青團上位。近年來,習近平一再公開羞辱共青團,這並非偶然。出身權貴與出身平民的官員之間的衝突,是舊酒新瓶,兩千年的專制主義和官僚統治,都充斥這兩個集團之間的鬥爭。

在大官裏面,例如溫家寶,其出身都不起眼。他從2003年到2013年期間做總理,政策相對比較“自由”。任期結束時,溫家寶切實地說過中國應該學習西方的代議制民主,認為像人權這樣的西方思想具有某種普遍性。當然,這不過是裝飾的空言,但和以蔑視的態度對待民主和“西方價值觀”的習近平相比就很不同。

習近平在繼承鬥爭中勝出,鞏固了他的力量,發誓紅二代永遠統治。他的計劃是加強政府在國內的專制,對國外宣稱中國是強國,並在世界上主張自己的權力,時而無視美國。

但在中興通訊的危機之後,習近平作出戰術退卻,因為這場危機暴露了中國持續存在的弱點以及過快自我宣稱為強國的危險。事實上,社會掀起了對習近平的顧問,一位名叫胡鞍鋼的經濟學家的批評。他曾豪言中國在經濟和軍事上已經是美國的競爭對手,甚至可以挑戰華盛頓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中興通訊事件證明了,說中國與美國的實力不相伯仲是不正確的。從那時起,許多自由派出面批評胡鞍鋼。另一位去年被禁止撰稿的著名自由派學者張維迎,其演講最近卻在網上公佈。

外交學者之間產生了激烈的爭論。強硬派認為在與美國關係上應有更強硬的態度。然而,自由主義者則以“廟宇”來比喻國際秩序。只要這座廟宇能適應中國的崛起,北京政府就應該“建廟”而不是“拆廟”。之前當習近平選擇了強硬態度時,自由派邊緣化了,但最近他們的聲音又重新出現了。自從中興通訊和貿易戰的衝突發生後,習近平已經做了一些策略調整,稍爲收斂了過去那種中國好强大的吹噓。

這當中有多少只是暫時性的撤退?此外,中國製造2025和一帶一路如何影響習近平實現大國地位的長期計劃?

容我直言,習近平是保守紅二代。他和他其餘成員決心恢復中華帝國過去的霸權,重建所謂的天朝。習政府,中國學術界,和媒體都搗出了大量的評論、宣傳影片,來讚美這個帝國的過去,這部分印證了他們想建立强權的計劃。他們的長期戰略是不會輕易被嚇退的。

習集團也意識到,在中國實現其帝國野心之前,它必須先消除其殖民遺產的負擔,即接管台灣,先完成中共統一國家的歷史任務。但這早晚必然會使它與美國發生衝突。台灣議題既有中國防衛其“領土”的一面(即使是美國也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所爭議的只是哪個“中國”),但又帶有一種帝國主義國家之間競爭的另一面。為了“與台灣統一”,更不用說爲了實現其全球野心,北京政府首先必須克服中國的一貫弱點,特別是在技術,經濟和缺乏國際盟友方面。

這就是中國製造2025和一帶一路要做到的。透過前者,他們希望發展自己的獨立技術能力,並提升其全球價值鏈位置。透過後者他們希望在整個歐亞大陸建立符合中國利益的基礎設施。同時,我們應該清楚,一帶一路也折射了中國生產力過剩的問題。他們利用一帶一路來吸收這些多餘的生產力。這兩個項目都是中國帝國主義計劃的核心。

關於如何理解中國的崛起,國際左翼一直存在着激烈的爭論。有人認為它是第三世界發展的典範和盟友。其他人則認為中國是美國所非正式統治的全球新自由資本主義之下的依附國。還有一些人認為它是一個正在崛起中的帝國。你的觀點是什麼?

中國不能成為發展中國家的楷模。它的崛起,是其他第三世界國家所不具備的、多樣又非常獨特因素的綜合結果。我認為,中國是全球新自由主義的一部分這個說法是沒有錯的,特別是當你看到中國挺身而出並表示它願意取代美國成為全球化自由貿易的守護者時。

但是,說中國是新自由資本主義的一部分,沒有把握整體情況。中國是一個獨特的資本主義和擴張主義國家,她不願意成為美國的二流合作夥伴。因此,中國是全球新自由主義的一個組成部分,但也是國家資本主義。這種獨特的組合意味著它既受益於新自由主義秩序,但同時又是這個秩序及其頭人即美國的挑戰者。

諷刺地,西方資本得對這種困境負上責任。他們對中國挑戰的了解都開始得太晚了。西方資本湧入中國私營經濟或與中國國有企業合資,但他們並沒有完全意識到,看似私營的公司背後,是中國政府。在中國,即使一間真正的私人公司,也必須屈服於國家的要求。

中國政府利用私人投資發展自己,開始挑戰美國以及日本和歐洲的資本。因此,西方指責中國的國有和私人經濟竊取其知識產權是天真的事。這是北京從一開始就就計劃要做的事情。

因此,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及其企業,自己促使了中國成為一個正在崛起的帝國。它獨特的國家資本主義性質使其特別具有侵略性,並且意圖追趕和挑戰那些把資金引進中國的那些外國資本。

在美國,兩個資本主義政黨越來越有共識地認為中國是對美國帝國主義的威脅。而且美國和中國都在互相煽動民族主義。你如何描述美中之間的競爭?

好些年前,美國有兩個陣營就是否該與中國接觸還是與之對抗,進行了辯論。有人稱之為“擁抱熊貓派與屠龍派”之間的論爭。今天,美國外交的主導權在屠龍者手上。

確實,民主黨和共和黨在面對中國議題上越來越有共識。現在,即使是著名的美國自由派也抨擊中國。但是,首先這些自由主義政治家當中有許多人應該對這種情況負上責任。請謹記,在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之後,是美國的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和英國的托尼·布萊爾(Tony Blair)這些自由派政治人物原諒了中國共產黨,重新開啟了貿易關係,並鼓勵大量投資流入中國。

當然,這些跨國公司在中國血汗工廠中利用廉價勞動力獲得了超額利潤,以刷亮西方跨國公司的賬簿。但若他們也真誠地認為,增加投資將使得中國接受規則成為全球新自由資本主義中的依附國,並將自己“民主化”成西方的形象,這就太天真了。這一策略適得其反,使中國崛起成為了競爭對手。

一方面,政界和學術界裡有擁抱熊貓派與屠龍派。另一方面,在外交政策方面又有三個主要思想流派,分別是:

1 自由國際主義派

2 現實主義派

3社會建構派

這三個流派也各自有自己的擁抱熊貓派和屠龍派—後兩派也可分別稱為樂觀主義者和悲觀主義者。在擁抱熊貓派/樂觀主義陣營中,自由國際主義者認為貿易會使中國民主化,現實主義者則認為即使中國有野心挑戰美國,它卻欠缺能力。至於社會建構主義者,他們認為國際關係是思想、價值觀和社會互動的結果,而在對待中國上,他們與自由主義者一樣,相信爭取中國參與國際經濟會改變中國。

在過去,大多數美國建制分子都買了擁抱熊貓派/樂觀自由主義者的帳。自由主義者被自己的信念蒙蔽了眼睛,他們認為貿易能將中國變成“代議民主”國家。現在中國的崛起使所有樂觀主義派別陷入危機,因為他們對中國的預測被證實是錯誤的。中國已成為一股崛起的力量,開始追趕並挑戰美國。

現在,這三個流派的屠龍派/悲觀主義陣營佔據了優勢。悲觀自由主義者現在認為,中國的民族主義比貿易和投資的正面影響強大得多。悲觀現實主義者相信,中國正在迅速自強,且永遠不會對台灣妥協。悲觀社會建構主義者認為,中國對自身價值觀的態度非常強硬,將拒絕改變。

然而,如果現在證實悲觀主義派是正確的,它也有一個重大弱點。它假設了美國霸權是正當和正確的,忽視了美國實際上是中國威權政府及其血汗工廠政權的共犯這一事實,當然也從未考察過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合作和競爭是如何在一個極度矛盾和不穩定的全球資本主義,以及一整套全球階級關係中發生的。我們不該對此感到驚訝,悲觀主義者是美國統治階級及其帝國主義的思想家。

中國正走向帝國主義。我反對共產黨的獨裁統治,及其成為帝國的願望,以及它在南海的領土主張。但我不認同中國和美國在同一個水平上的說法。中國現在是一個特例,它的崛起有兩個面向。一方面,這兩個國家之間有共同點——都是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者。

另一方面,如果中國是帝國主義,那麽中國是第一個曾是半殖民地的帝國主義。這與美國或任何其他帝國主義國家截然不同。我們必須將這一點納入分析,以了解中國在世界上的作用。對中國而言,兩個層面的問題總是同時存在。中國作爲前殖民地國家,其人民自然對於合法的自衛權這點特別敏感。我們不應該忘記,即使在20世紀90年代,仍有美國戰鬥機在中國南部邊境飛行並導致中國飛機墜毀、飛行員死亡。這些事件自然地提醒着中國人民之前那段痛苦的殖民歷史。

英國對香港的控制維持到近期,國際資本仍然在那裡發揮著巨大的影響力。最近才曝光了一個西方影響力的例子。在英國退出香港之前,他們解散了他們的秘密警察,並將部分重新分配到廉政公署(ICAC)中。 廉政公署因減少了香港的腐敗情況而在當地享有極大的聲望。但它的專員是由香港政府領導人任命,人民絕對沒有任何影響力。

北京政府對廉政公署虎視眈眈,因爲它也可用於監視中國政府及其資本。例如,廉政公署於2005年起訴香港的中國銀行總裁劉金寶。看來北京政府正在努力控制廉政公署,但公眾對這場權力鬥爭一直被蒙在鼓裡。當然,我們應該為廉政公署對付像劉金寶這樣的人而感到高興,但我們也必須意識到,西方有它們自己的計劃。當然,北京政府加强其控制權意味香港會完全受其支配,這不符合中國和香港勞動群眾的利益。

還有中國其他殖民地遺產的問題。美國基本上把台灣當作保護國。當然,我們應該反對中國入侵台灣的威脅,我們應該捍衛台灣的自決權。但我們也必須注意到美國將台灣視為推動其利益的工具。這是中國殖民遺產的不利因素,它促使共產黨為防禦美國而行事。

中國是一個新興的帝國主義國家,但卻具有根本性的弱點。我認為,中國共產黨必須克服根本障礙才能成為一個穩定和可持續的帝國主義國家。重要的是,不僅要留意美國和中國作為帝國主義國家的共同點,也要關注中國的特殊性。

顯然,對於美國的社會主義者來說,我們的主要職責是要反對美國的帝國主義,與中國工人階級建立團結關係。這意味著我們必須反對那種盲目反中國的言論,不只來自右派而且也包括自由主義者甚至若干勞工運動的言論。但是我們不應該陷入為中國政權提供政治支持的陷阱,而是站在中國工人階層的那方。你如何處理這種情況?

我們必須對抗美國右派有關中國工人偷走了美國工人工作的謊言。事實並非如此。真正有決定權的不是中國工人,而是像蘋果這種選擇將手機在中國組裝的美國資本。中國工人對這些決定絕對沒有發言權。實際上,他們是受害者,不應該因為美國的失業狀況而遭受指責。

正如我所言,應該為這些就業機會遷移到國外負責的是克林頓,而不是中國工人。克林頓政府與鎮壓八九民運的中國政權合作,才促使美國的大型公司能夠在中國進行大規模投資。當美國的就業機會丟失時,那些在中國出現的就業機會實際上也不是美國的同等崗位。美國人在汽車和鋼鐵領域失去的工作是有工會組織的,有很好的報酬和福利,但在中國創造的只不過是血汗工廠的工作。無論今天美國和中國的最高領導人互相衝突,造成今天不幸的新自由主義世界秩序的正是他們,而不是任何國家的工人。

我們在美國所做的一件事,就是幫助中國工人罷工,以便我們能夠在美國和中國工人之間建立團結。有其他我們可以採取的想法和舉措嗎?這兩個國家的工人被民族主義煽動去對抗另一個國家的工人。看來這一點非常需要被克服。你有什麼看法?

對於世界其他地方的左翼來說,重要的是要認知到中國的資本主義具有殖民時代遺產,並且至今仍然存在。因此,當我們分析中美關係時,我們必須將帶有一點正當性的“愛國主義”,與黨所鼓動的,區分開來。普通人民的愛國主義認知,是由於上世紀歐洲、日本和美國侵略和干預中國的結果。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要迎合這種愛國主義,而是必須將其與共產黨的反動民族主義區分開來。習近平當然也在煽動民族主義以支持他的强國夢,就像美國統治者一樣。雙方都以此培養民眾支持他們的政權。

民族主義在一般勞動群眾中並沒有崛起,反而有些回落,因為他們鄙視中國共產黨。現在有更多人不信任中共的民族主義,更討厭其獨裁統治。一個有趣的例子是最近的民意調查,詢問人們是否會支持中國和美國的戰爭。網民的回覆非常有趣。一個網民說:“是的,我支持中國和美國開戰,但我們首先支持派遣政治局的成員參加戰鬥,然後是中央委員會,再來是整個中國共產黨。無論他們是贏是輸,我們至少會得到解放。”當然,審查機構立即刪除了這些評論,但這是人民對政權極度不滿的跡象。

這意味著中國工人與美國工人間有建立國際團結的基礎。但這需要美國工人反對他們自己政府的帝國主義。只有那樣的立場才能在中國工人間建立信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4-28 07:30
redchina: 區龍宇(Au Loong Yu,区姓,音 Ou),香港著名托派活动家
难怪他的观点感觉似是而非。
引用 redchina 2019-4-28 05:53
區龍宇(Au Loong Yu,区姓,音 Ou),香港著名托派活动家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5-23 00:43 , Processed in 0.01322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