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说好的不“滥用回归”呢?咋说滥用就滥用了呢?

2019-5-21 04:1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0314| 评论: 4|原作者: 井冈山卫士

摘要: 阳和平先生,如果您想把道理说明白,那就用大家都能听懂的大实话讲出来;如果您认为资本主义运行的基本规律不是一般人民群众能够掌握的,而只能说给“先锋队”听,那么您好歹拿出一篇说得过去的“实证研究”,显示一下自己的“先锋”水准。

说好的不“滥用回归”呢?咋说滥用就滥用了呢?

井冈山卫士

 

上周,阳和平先生在激流网上发布了《工资上涨真的能压垮资本家吗?》,红色中国网随即发布了署名“红色经济观察编写组”的评论文章《自己“证伪”自己的阳和平先生 —— 尴尬不尴尬?》。“红色经济观察编写组”已经将阳和平先生文章中的经济理论问题讲得很透彻了,在此不必赘述。不过,阳和平先生既然也引用的了我的文章,那看来也是冲我来的,本着知无不言,坦诚相待的态度,我就在这里讲几个阳和平文中 “实证研究”问题。

阳和平先生想要向左翼同志们展示自己高超的实证研究技巧,借以教训不懂计量经济学却坚持利润挤压学说的同志。而且在文章结尾,阳先生还告诫诸位同志不要“滥用回归”。拳拳教诲之心,每每读来,如在耳畔。但是阳先生却自己说话不算话,在这篇长文中,十分潇洒干脆地向我们展示了什么叫“滥用回归”。下面就是几个典型的例子。

第一,“证伪”统计恒等式。在表一和表二中,阳和平先生认为,只要能够“证伪”工资和利润的负向关系,就能“证伪”利润挤压学说。利润挤压理论讨论的是劳动收入份额的变化,在收入法国内生产总值的定义中,只要间接税和折旧份额不变,那么劳动收入份额和利润份额一定存在着负相关关系,因为上述四项相加必然等于一。因此,阳和平先生如果无法“证伪”这个关系,只能说明阳和平先生选择的指标是正确的,能够反映这一统计恒等式的。如果阳和平先生真的能够“证伪”这一关系,那么要么是美国统计机构出了大问题(如果确实如此,阳和平先生大可向他们写信反映,声讨一下资产阶级数据机构胡编乱造,我坚决赞同并参加联署),要么是阳和平先生选择了错误的变量。前一种情况暂时不得而知,但阳先生选择变量错误却是证据确凿。不知道是不了解收入法国内生产总值,还是了解收入法国内生产总值但是想和读者打马虎眼,阳和平讨论的不是劳动收入份额和利润份额的关系,而是工资总额上升与利润总额上升的关系。且不说阳文有没有排除价格影响(有通货膨胀就算实际工资总额和实际利润总额不变,也会出现名义值双双上涨),就算是讨论的是实际工资和实际利润,也不过反映了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1947年到2018年美国可没有内战)长期实际工资总额和实际利润总额都会上涨的基本事实,不构成对统计恒等式和利润挤压理论的反驳。。

第二,“证伪”自己创造的利润挤压理论。一切“实证研究”首先都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自己想要证明或“证伪”的理论是什么,从而根据理论而不是一厢情愿地选取变量。利润挤压学说的基本逻辑是,随着资本积累,产业后备军减少到一定程度,工人谈判能力增强,导致劳动收入份额上升,利润份额下降,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压迫利润率,导致危机。阳文如想要“证伪”此论,则需要找出失业率的绝对水平,和劳动收入份额变化之间的关系。不知是平稳性检验没有通过(阳文做未做单位根检验不得而知,尽管平稳性是长期时间序列研究所必须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阳文的所有解释变量都是差分或增长率(阳和平先生没有说明它们是否存在协整关系),而被解释变量则既有绝对水平,又有差分和变化率。在表三中,阳和平检验了失业率的变化劳动收入份额绝对水平的关系。如果出现负向显著(如不扣除库存的情况),即说明,如果失业率上升迅猛(反应产业后备军萎缩的速度),就会导致劳动收入份额的绝对水平低(反映资本家已经处在有利状况)。但是利润挤压学说应当检验的关系,是失业率的绝对水平低(反应产业后备军萎缩到一定程度对资本家造成的压力),导致劳动收入份额上升(资本家被迫妥协)。对劳资双方斗争力量对比产生直接影响的是失业率水平,而不是如阳文所讲,是失业率的变化率。就算失业率有所下降,如果失业率本身处在较高水平的话,资本家仍然不需要作出妥协;另一方面,就算失业率有所上升,但失业率本身已经很低,资本家仍然会对低失业的状态本身作出反应。阳和平先生没有理清经济学中基本的流量和存量的关系。其计量模型没能描述利润挤压的理论机制,此等“实证研究”做为驳论文,是文不对题的。

第三,没有证据显示阳和平先生的文章里作了异方差检验或者处理过异方差问题。因此,尽管阳和平先生文中的系数虽有可能仍是线性无偏估计,但其有效性,尤其是阳和平先生用以“证明”他自己的理论所必须的黄标系数的显著性,是无法保证的。

第四,阳和平先生做的是美国1947年至2018年的经济数据,这其中,美国至少经历了从大政府资本主义向新自由主义的转变,阳和平先生不考虑具体制度背景,不检验是否存在结构性断裂Structural Break),就稀里糊涂地假设了解释变量和被解释变量存在七十一年如一日的稳定关系。这些图表的回归系数究竟主要反映的是这些变量在历次周期中的稳定关系,还是主要反映的是制度变化带来的经济行为的突变,阳和平先生没有给出像样的回答。

至此,阳和平先生的文章中,无论是“实证”方法的严肃性,还是基本的逻辑链条,亦或是理论概念与统计概念的联系都已尽数崩解。

阳和平先生应该知道,中国左翼人士中的大多数对资产阶级“实证研究”既无兴趣也不信奉,这不是我们左翼人士的问题,而是“实证研究”本身经验实证主义的方法论缺陷导致的。在左翼人士面前,在人民群众面前,不像毛主席那样用通俗易懂的话把道理讲清楚,而去炫耀花里胡哨的计量技巧,是无助于同志们理解现实的。这就相当于在大家都用白话文的时候偏说文言文,在大家都能读得懂正常汉语的时候偏用“火星文”一样,哗众取宠,百害无利。

就算是阳和平先生不屑于与我们这些“土味”左派为伍,认为我们政治经济分析文章的方法上不得台面,而偏要用资产阶级老爷的炫酷计量来教育我们的话,阳和平先生也没能摸到严肃计量经济学的门槛。平稳性问题,时间跨度内是否存在结构性断点,是否处理异方差性,回归方法是否合适等等,这些资产阶级“实证研究”的严肃性要求提出的问题,阳和平先生一个都没解决。而就算阳和平先生解决了这些问题,他也还面临着计量模型不适应理论模型,变量选择错误,和基本的逻辑因果关系混乱的问题。所以,阳和平先生口口声声教育我们不要“滥用回归”,但他自己就精确地展示了怎样“滥用回归”。在此基础上,还要求大家学习他自己,拿出“实证研究”结果。以己昏昏,使人昭昭,这不是一个长期从事左翼工作的进步人士应有的态度。

阳和平先生,如果您想把道理说明白,那就用大家都能听懂的大实话讲出来,坦诚相待;如果您认为资本主义运行的基本规律不是我们一般人民群众能够掌握的,而只能通过“实证研究”的方式说给精英听,说给“先锋队”听,再由这些“先锋”们“灌输”咱们人民大众,那么您好歹拿出一篇说得过去的“实证研究”,显示一下自己的“先锋”水准。这篇文章,两个目的都没达到,您图个啥呢?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19-5-24 05:51
上海公社: 看不懂
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阳和平先生自己先写出一个让人“看不懂”的文章,显得很高深。我只不过揭穿一下这种“高深”的虚伪性而已,我这篇文章重点在最后一段。红中网的网友不明白,不是网友们的错,要怪就怪阳先生好了。
引用 上海公社 2019-5-23 05:29
看不懂
引用 横刀立马 2019-5-21 04:26
哈哈,说来就来。第三点可能比较专业,不容易懂(我确实不懂),但是其他的论述都很清晰。
引用 Qiaoyi 2019-5-21 04:21
还是专业分析有说服力。读了井冈山卫士的新作,更加了解有人卖得是什么狗皮膏药。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26 18:40 , Processed in 0.01545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