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李民骐的健忘

2019-5-28 20:3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5733| 评论: 3|原作者: 壮壮

摘要: 那么你为什么要以过去解放区人民民主专政条件发生的事情为例,来论证在今天“资产阶级正常统治、政治专制”条件下应该“实施法外制裁”啊!连政权是哪个阶级的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吗?

李民骐的健忘

在以“远航一号”为笔名发表的作品 [1]中,李民骐做出了一些重要判断;他是红色中国网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以“红色中国网工作组”的名义发表的文章[2]即便不是他参与完成的,其中的主要判断也应该是他能接受的。(这些判断笔者大多不认同。)但过了不久,在面对“原‘工友之家’骨干贾志伟长期调戏、侮辱、玩弄乃至强奸多名女志愿者的严重事件” [3]时,从他自己写的文章[3]中就可以看出:李民骐几乎把自己和同事们的一些重要判断忘光了。

 

他知道:“如红色中国网工作组在致青年马列毛左派积极分子的建议书中所指出的,在中国现在的政治条件下,一般来说,以建立公开的、由工人民主控制的工会为直接目标的斗争是必然要失败的。”[1]红色中国网工作组的建议书中的确给出了基本一致的判断:“以往的斗争经验证明,在资产阶级专制统治条件下,常规的、公开的、永久性的工人组织方式是不适合中国工人阶级斗争需要的。”[2]

但是在针对贾志伟性侵女志愿者的文章中,李民骐却是这么写的:“可以考虑,由所有参加声明的左翼和非左翼积极分子共同选举产生一个调查和仲裁委员会。”[3]

根据上下文内容来看,这个委员会可比工会权力大多了:“凡是在进步积极分子中发生的性侵犯、性骚扰、性别歧视事件,都可以向该委员会投诉,并由该委员会做出仲裁。对于有足够证据合理推断犯有上述行为的堕落分子,调查和仲裁委员会可以做出相应的制裁决定。这种制裁,可以根据情节轻重,分别采取公开揭露、要求所有进步积极分子对其实施抵制以及更加严厉的方式。情节恶劣、触犯刑律的,则应鼓励受害人提出刑事控告,而调查和仲裁委员会则应为受害人提供相应的法律帮助。”[3]

甚至法律也限制不了这个委员会的活动:“如果广大的左翼和非左翼的积极分子有充足的理由可以相信贾某确实对受害人实施了上述侵犯;那么,未尝不可以考虑,动用进步积极分子集体的力量,用非常手段,对于贾某人实施法外制裁。等待将来时机成熟时,再全面追究贾某的法律责任。”[3]

我的天呐!“共同选举产生”、“进步积极分子”“都可以向该委员会投诉”、“做出相应的制裁决定”、“提供相应的法律帮助”、“实施法外制裁”……这个委员会可能不是“公开的”吗?可能不是“永久的”吗?可能不代表工人群众和进步积极分子群体的利益吗?

很难想象,这篇文章[3]也是李民骐写的——在2019120日发表于“红旗太平洋”公众号,那两篇文章[1] [2](相当于2019年新年献词)刚刚发表都不到20天。在那两篇文章中,李民骐和他红色中国网的同志们刚刚作出判断:建立这样的组织“的斗争是必然要失败的”,这样的组织“是不适合中国工人阶级斗争需要的”。这样重大的结论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呢?

 

应该说,红色中国网对当前政治形势做出了比较准确的判断:“中国目前基本的政治现实是没有一般的资产阶级政治自由” [2] “中国这样的资产阶级专制统治的政治条件” [2]。这些李民骐是认同的:“在中国现在的政治条件下(资产阶级正常统治、政治专制)”[1]

但在论证应该“用非常手段,对于贾某人实施法外制裁” [3]时,他却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美国国际主义战士韩丁在《翻身》一书中讲过一个故事。土改时期,有个村子,有一家的丈夫经常殴打辱骂妻子,那位妇女一直忍气吞声。后来,村里的妇女组织起来了。有一天,在妇联会的组织下,妇女们联合起来将那位丈夫痛打了一顿。那个男人从此就老实了,再也不敢欺负妻子了。”[3]

你李民骐必定是清楚的:《翻身》所写的土改时期,解放区是人民民主专政,和“资产阶级正常统治、政治专制”本质上是相反的。而且你也知道评估形势:对于“中国资本主义经济还在‘正常’运转,资产阶级还在‘正常’统治” [2]与“未来中国出现了革命形势,从而资产阶级的正常统治无法再维持下去了” [2]的差别,红色中国网工作组有一定认识

那么你为什么要以过去解放区人民民主专政条件发生的事情为例,来论证在今天“资产阶级正常统治、政治专制”条件下应该“实施法外制裁”啊!连政权是哪个阶级的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吗?

土改时期,《翻身》所写的那个村子在人民政权的控制范围内。对于妇女争取平等这样具有进步意义的事情,人民政权是予以支持的,所以妇联会的行动才能顺利进行,才能不被打击报复。

现在,中国处于资产阶级专制政权的统治之下。这一政权代表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会镇压一切带有进步性质的运动,包括妇女争取平等权利的运动。何况对劳动妇女甚至非垄断资本家妻女的任意支配与占有,本就是垄断资本家们自认为理所当然享有的特权——看看刘强东性侵留学生的事件就明白了。

而这位性侵女志愿者的贾某人,掌握着大量的社会公益资源: “据公益自媒体NGOCN及大兔综合通报,41岁的贾志伟在北京宋庄开有一个‘风林社区书院’,还在招募志愿者为流动儿童服务,他还和燕山学堂合作开展过射艺夏令营,和某基金也有合作关系” [4]。能调动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这位公益大佬的社会地位等同于资本家。

李民骐你是知道的:“群众能够充分发动起来,所动员的目标既是明确的又是有限的,其所要求的让步在资本家可以承受的范围内,而对于资产阶级国家来说,镇压的代价又比较大,那么,群众斗争就可以取得一定的胜利。”[1]

但你却号召:“动用进步积极分子集体的力量,用非常手段,对于贾某人实施法外制裁” [3],这个目标既不明确又没有限制。而且在“用非常手段”时大官僚大资本家们会无动于衷吗?制裁的可是个和他们社会地位相近、嗜好相同的人啊!

要求成立“调查和仲裁委员会”也有同样的问题:要使调查可靠、仲裁有威信,就不可能不大规模接触普通群众,就不可能不为他们服务,就不可能不受理一般群众关于性侵的投诉。这个委员会不可能仅仅在“进步积极分子”中工作而不理睬一般群众的诉求。就算真的把活动范围限制在 “进步积极分子中”(几乎不可能),那些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大佬们会相信吗?说不定哪一天委员会接到群众举报后就对他们“实施法外制裁”了呢!

现在的垄断资产阶级政权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连自己人都不放过。“据明报报道,日前北京、广州、深圳3名公益组织的资深社工被带走,目前仍失联。三人分别为北京‘希望社区’的李大君、广州‘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梁自存、深圳‘清湖社区学堂’的李长江。”“明报引述知情人士的说法,三人均已投身公益事业超过10年,亦各自在所属组织服务基层工人逾7年,而有关NGO都是有民政注册的机构,也与当地政府部门有长期合作关系。”

笔者阅读过关于梁自存及他所在NGO的材料[5],发现他和他的同事们虽然致力于改善劳动者的境遇并取得相当的成效,但却没有意图去改变资本主义的社会关系。为了达到目的,他们与一些政府机构长期密切合作,这决定了他们的活动不可能超出改良的范围。这样的NGO本是帮助资产阶级维持社会稳定的一股力量,现在却仍然要遭到专制政权的无情打击。

这些正规的、遵纪守法的、与政府长期合作的、满足于有限改良的……公益组织负责人都被失踪了,那么一个新成立的、独立于政府机构的、直接威胁垄断资产阶级特权的、可能存在明显非法暴力倾向的……反性侵委员会有可能不会遭到残酷的打击?

李民骐,你都知道资产阶级专制政权不能容忍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但这个政权却能容忍一个“公开的” “永久的”且可以对大资本家“实施法外制裁”的委员会?大佬们不会动用他们所能掌控的一切社会资源对这样的委员会实施暴力制裁吗?这可关系到他们的命根子啊!让利润下降的工会都组建不了,怎么可能成立这样一个机构!

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还是别筹备这样华而不实的机构为好——谢天谢地,事实上的确没有人这么做。

 

你李民骐的号召简直就是为了方便镇压而特意出的:“由多年来从事女性和非传统性别解放事业的积极分子(在与其他进步积极分子广泛酝酿后)首先发起一份带有宣誓书性质的反性侵犯、反性骚扰、反性别歧视声明,规定自觉抵制性侵犯、性骚扰、性别歧视的各项行为准则。凡是参加这份声明的进步积极分子(无论左翼、非左翼)都要自觉宣誓遵守这份声明上所规定的行为准则并为之普遍实现而奋斗。”[3]

搞公开声明和宣誓?你是担心警察找不到进步积极分子吧!

目前,进步积极分子相对于全体居民来说数量还不多,但绝对数量却不少:一个大城市就可能有成千上万甚至更多。在这么多人中搞活动无法严格保密,不论是选举委员会还是投诉施暴者。

在这之前,还要起草什么“宣誓书”?还能有更彻底地暴露同志们的做法吗?要在数量很大的人群中搞宣传,就不可能不留下公开的记录:在这份“宣誓书性质的”“ 声明”上,不可能没有起草人姓名和参加声明之人的名单。

你李民骐的号召就是给国保人员送上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进步积极分子的名字就写在宣誓书上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么一来专制政权想搞错都难——要对付的人就是那些啊!

高校中的性少数是需要排查的,这么做相对费力且已经引起了公愤。现在,进步积极分子的名单就在那里,一点儿都不用担心扩大打击面了呢!这样的镇压没有任何困难,直接请喝茶甚至抓起来就行了。采取这样的行动时专制政权会有一点点犹豫吗?

你李民骐知道:“在资产阶级专政条件下,有一些牺牲,是难以避免的。但是,这并不等于说,有志于远大理想的青年积极分子,应当轻易冒险、轻易牺牲。”[2]可你的号召不正是要让青年积极分子被敌人一网打尽吗?

这样的民主儿戏还是不要做为好。哪怕仅仅考虑地理空间,这样的戏也做不成: “中国的马列毛左派、青年积极分子,要在思想上和实践上重视内地的广大劳动群众。有抱负有主见的青年同志,要敢于‘反潮流’,敢于做别人不屑做、不敢做的工作,敢于承担历史的责任,到内地去做长期、基础的群众工作,准备迎接未来的大变化。”[2]

这段话对不对暂且不论,但红色中国网工作组“到内地去”的号召李民骐你可别忘了啊!贾志伟性侵事件发生在北京工友之家,要想调查清楚问题,难免在北京地区投入大量的人力,调查清楚以后还可能要对贾志伟“实施法外制裁”。这么多工作谁来做?

把那些响应你们的号召、买好了去内地火车票的同志召集到北京,让他们退掉火车票成立反性侵委员会调查贾志伟?甚至还要让那些已经去了内地的同志回到北京来?这样反常的调动只能降低积极分子的活动能力,不信的话李民骐你就试验一下,从美国犹他州回到中国来实际参与调查贾志伟的工作,看看会有怎样的效果。

严肃对待政治问题:就要坚决贯彻方向性指示——比如红色中国网工作组“到内地去” 的号召,至少不应该带头破坏;如果不能贯彻,就应该承认你们“到内地去”的号召存在严重问题:片面且不能适应形势。

可是这两样你们都没做。沿海地区的佳士运动遭到了严厉打击,你们就号召“到内地去”;首都爆出了性侵事件,你们中就有人号召对在北京的某个公益大佬动私刑。这就是没有政治立场的随风倒。

幸好没有人响应你们的号召,不会有什么人因为看到你们的建议书就准备去内地(已经在内地或压根儿就准备去的当然不能归功于算你们的号召),更不会有人因为看到李民骐的文章[3]而准备筹备反性侵委员会——文章发表了四个月了访问量还不到八百。要不然进步力量就会有不必要的损失了。

 

你李民骐身在美国,动动笔写文章不会有什么损失。但是读你汉语文章的人很可能身处天朝,他们如果受了那些文章的鼓动而做出一些轻率的举动,就要冒丧失自由甚至更严重的风险。这一点上李民骐你可不要再健忘了啊!

 

作者:壮壮               时间:2019515

参考材料

[1]       远航一号. 严元章同志与“八青年关注团”的斗争.[2019.1.4].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24755930003750

[2]       红色中国网工作组. 2019年,进步青年向何处去?.[2019.1.4].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24745792382573#_0

[3]       远航一号.道歉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贾志伟的行为已经构成强奸罪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 [2019.1.20]. https://mp.weixin.qq.com/s/8tMg8I5IX7vrB_2vydA_Mg

[4]       秋火. 备忘录│北京工友之家贾志伟性侵多名女生事件:仍有六问未解.[2019.1.21].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4MTQzNjQ0MQ==&mid=2247484075&idx=1&sn=899a6db83932d23852ea968682188ff9&chksm=eba80adddcdf83cbc7be7cbd8d9a54c7fce01a7bfd8ee6b3bbecd3822e1fb4bd56b6528b719a&mpshare=1&scene=23&srcid=05104U2WEPL0sVvH3bLPt96m#rd

[5]       梁自存.【实录】职业教育如何促进学生的全人发展?——億方公益沙龙第十三期. [2019.9.26]. http://www.sohu.com/a/256276472_48160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No.24601 2019-5-29 09:47
这个壮壮傻的可爱。我记得去年中帝论辩论的时候,他就引了不知道哪里评论的话,说什么远航一号没有实证,一厢情愿。现在好了,阳和平的“实证研究”被打断了腿,现在不敢说了。这个壮壮又拿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估计是他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800浏览量说事儿。他就这么喜欢这些形式主义的玩意?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5-29 09:01
nepal1996: 首发哪里
作者投稿
引用 nepal1996 2019-5-29 07:04
首发哪里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9 16:49 , Processed in 0.02545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