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党主立宪,与香港的动乱和出路

2019-8-10 12:4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6308| 评论: 30|原作者: 老王社长

摘要: 香港的骚乱暴乱必须平定下去。但平定之后怎么办?这才是最根本的。全国人大应立即修改基本法,在香港管治体系中,新设“中央代表”,职能相当于当年英治下的总督,由北京中央政府委派,向北京中央政府负责。

党主立宪,与香港的动乱和出路

老王社长

自由派左翼提出“党主立宪”。普林斯顿学者冯胜平先生近年这个主张最力。怎样党主立宪?大体是,共产党领导主持下,经普遍的人民协商制定和通过宪法。自此,全国人民在宪法下依宪自治,共产党与全体人民一起,一体平等遵守宪法。
能不能行得通?本来,香港是一个很好的实验场。基本法下的香港,几乎完全符合了“党主立宪”治国的特征:基本法由北京的中央共产党领导下提出,经香港普遍的包括了后来的著名反对派领袖们的人民协商制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之后,香港人民在基本法下依法自治,共产党与香港人民一起,一体平等遵守基本法。

如果基本法下的香港民主自治治理能够终获成功,那对全中国民主化的推动,将是一个多么好的助力和推动!当然,自由派们会反对说,为什么要“党主立宪”?全民立宪才是最理想的。但世界至今,哪有什么“全民立宪”?美国宪法,也是独立战争胜利了的“华盛顿革命党”们聚集在费城,一党“党主立宪”的。今日的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无非是当年“华盛顿革命党”分化的两派。这个先不争论。无论如何,“党主立宪”,总要比共产党制定了宪法,却将自己凌驾宪法之上,随心所欲要进步一些,好一些的。我们希望香港成功,给出一个党主立宪的好榜样。今天如何?香港持续的骚乱暴乱,把这个前景扑灭了。真不明白,为什么海内外的“民运”“民主派”还要为香港的暴乱叫好。
他们认为,这是香港人在向共产党争民主。

但,这是在争民主吗?民主的底线,是宪法法制下的和平诉求。任何禁止和压制人民和平诉求的政府都是错误的,但任何一部分的人民,在获得自由表达的权利后,无权将自己的意志装扮和宣称为全民的意志,强制政府服从自己的意志,否则便煽动和组织自己这部分人民的群众性暴力,打砸抢烧破坏社会秩序和不择手段迫害反对自己的那部分民众,以达自己的目的。这就不是在争民主,而是在向政府和反对他们的人民的宣战,这就是颠覆和革命了。今天香港的“激进反对派”向特区政府提“五点诉求”。他们可以提出任何诉求,但他们无权以暴乱为要挟强制特区政府必须接受他们的“诉求”,这实质无非是敦令特区政府的无条件投降书。他们正在这样做。林郑长官轻易宣布“逃犯条例”的死亡,已经是向暴力示弱,刺激了激进派的得步进步,若软弱的特区政府接受了“五点诉求”投降,事情就完了?不会,下一步更激进的“诉求”,就是夺权!司马昭之决心已下,志在颠覆。实际,他们也已经为自己的暴乱毫不掩饰地定性为“时代革命”了。若这就是“民主”或“争民主”,它能为全中国的民主化提供榜样吗?施行这样的“民主”,中国将是怎样的结局?

于是,“民主”之名,今日再为香港的暴乱所污了。金灿荣就笑嘻嘻对听众说:“你看,民主搞成这个鬼样子,成为挺好的负面教材。中央就是要让大家看看这个负面教材!”。更有人又把89民主运动翻了出来,声称:“万幸邓小平、李鹏果断镇压了89民运,不然,中国就是今天香港这个局面!”。
胡说!

89运动,在邓小平令野战军坦克进北京前,有任何骚乱暴乱吗?没有!那是全世界从未见过的最完美最典型的民众和平诉求。89民运是文化大革命的余波。经历过毛泽东文革正反经验历练的中国民众,特别是北京民众,哪怕百万人上街,他们表现的和平理性和对社会秩序的主动维护,是举世有目共瞩的。他们的“反腐败,反官倒”和加强全国人大民主决策权利的诉求,完全可以在“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获得解决,使中国有序的民主化进程,向前一大步。这正是中共“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初心。若能完满落幕,民气不遭摧残,哪能有后来数十年中国从上到下崩堤似的全党腐败和几乎全民的道德堕落!邓小平等右派官僚是出于对文革病态的仇恨恐慌和报复来镇压和平的89民主运动的。是他先行的无理镇压,才激起了北京市民愤怒的反抗和暴乱,怎能将今日香港港独和极端分子预谋的颠覆性暴乱,与89民运并论?

右翼自由派为今日香港的暴乱叫好,实际强化了官方反民主派对民主的污名,这是一方面。另方面,左翼也有不少支持同情香港暴乱的。他们的主要理由是,港独极端分子是少数,从阶级斗争的角度看,是香港平民和青年学生对中共依靠和勾结香港大资产阶级治理香港,使富人暴利,穷人更加贫穷困苦,青年学生没有前途出路的反抗,是大陆民众对特色资产阶级阶级斗争在香港的延伸,因此,中国左派应给予其支持或同情。据此,不少左翼学者提出,中共应改变对港政策,治港不应只依靠大资产阶级,应该向依靠和照顾香港平民阶级利益的方向倾斜。

他们忘了,共产党过去无法对香港有直接的统治。在“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自缚手脚的不干涉主义下,你要共产党不依靠香港大资产阶级,而依靠平民阶级,实现对香港主权的代理掌控,这可能吗?

金建一(金尧如公子)给我讲了一个故事:香港经济萧条了,大陆开放自由行来帮香港。但大陆来的多是有钱人,到港抢购的都是金银珠宝和名牌衣物,这下,把香港高档市场带旺了,旺角一带的高档商店蜂拥而立,把原来的小商铺百姓日常店都挤垮了挤走了,香港富人赚得丰满,却更苦了香港一般老百姓了,底层群众就更不满了。这情况金灿荣先生也提到了,说是自由行一来,香港平民的饮食、住房、交通的日常成本就更高了,收入并无增长,更苦了,共产党“好心办坏事了”。但想想,你说怎么办呢?难道别管香港,不要“自由行”?或自由行,共产党只放大陆穷人到香港去买低档商品,不许大陆富人去香港买高档?可以吗?共产党既要“关心”穷人,又要关心富人,两边都要讨好,难呐!什么廉租房供应问题,房地产超级地租问题,也是这样,你既要共产党“关心”穷人,想法解决穷人房子,又要共产党照顾富人利益,保障富人房价稳定高企,两边都要讨好,难呐!能不能找到一个兼顾穷人富人的政策平衡点?可能的。欧洲民主社会主义就大概能办到。但前提,必须是共产党全面接管香港,直接管治香港。有了这个前提,香港搞不好,达不成穷富利益平衡,你可以问责共产党,若共产党无权全面管治香港,你自家“高度自治”,却香港有事就骂共产党,说共产党“逼”你反,公道吗?但共产党要全面接管香港,又是你香港人不分穷富,一个声反对的,你要共产党怎么办?

香港人不愿共产党管制香港,共产党也未必想管香港,共产党能依靠谁?真去依靠平民阶级?这不是社会主义路线了吗?那还得了?不闹翻天?别看今天香港平民阶级为自己生活的困苦参与骚乱,“阶级斗争”,但他们又无不希望靠自己的拼搏明天能发达出头,上升为富人,上升为大资产阶级,李嘉诚之路是他们的榜样。所谓“狮子山精神”。所以他们又坚决反对社会主义,害怕共产党来香港搞社会主义,断了他们今日虽贫困明日可能上升出头之路。

那么,共产党只能依靠香港大资产阶级来管制香港,让香港人放心它不搞社会主义。既然共产党只能依靠香港大资产阶级来治理香港,又怎能想象香港大资产阶级会让渡自己的利益去照顾平民阶级利益呢?或要求共产党责令香港大资产阶级去照顾平民利益呢?现在左翼提出的共产党在香港没能依靠和照顾平民阶级及其利益的批评很对,但他们想象不到,要共产党在香港照顾平民阶级利益的近社会主义的政策,又恰是香港无论富人穷人一致警惕和反对的,不准共产党“变”的。这么看,造成共产党在香港不能照顾平民利益的,正是包括香港平民在内的香港人自己!这就能解释一个大陆人很疑惑的现象:明明是香港大资产阶级剥削损害了香港平民阶级,香港平民阶级“阶级斗争”的矛头却并不向着香港大资产阶级,却向着并没有直接管理香港,也无权对香港政府的治理政策直接发号施令的北京共产党,香港大资产阶级倒坐在高高的楼里,无事人般装作中立,悠闲地看热闹了,或暗地鼓捣了!

香港的骚乱暴乱必须平定下去。但平定之后怎么办?这才是最根本的。

如果一切不变,1997后的香港管治体制照旧,那么骚乱暴乱的平定,不啻扬汤止沸,压抑下去的矛盾只待下次的爆发。鲁难未已。

既然认识到了香港社会的深层矛盾,是大资产阶级与平民阶级利益的不能平衡,平民阶级陷于了绝对贫困,那么平衡它,才是釜底抽薪,但要平衡它,上面反复说了,既无法依靠平民阶级统治,又不能纯依靠大资产阶级统治,便只有共产党自己出面直接管治香港,制定政策,强势平衡香港近期和长远的各阶级利益了。各派学者对香港改造的各种有益建议,也只有共产党自己出面对香港的直接管治,才可能做到。否则一切空谈。

那么,全国人大应立即修改基本法,在香港管治体系中,新设“中央代表”,职能相当于当年英治下的总督,由北京中央政府委派,向北京中央政府负责。香港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委员,尽快地达至普选产生,向中央代表负责。司法的改造另议。派出的中央代表,在香港不得有自己和家族的一切特殊利益。

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回复了英治香港的制度特征。也迎合了这次骚乱中激进分子挥舞英国旗所表达的回复英治香港制度的诉求。求仁得仁。北京必须向香港人民讲明白,80年代邓小平提出的(不是他“承诺”的,而是他提出的!)“香港资本主义经济政治制度五十年不变”,本意,是80年代他对港发言时,香港所存的英国治理制度不变。后香港人要求民主改变,基本法顺应香港人要求,规定了“循序渐进”的民主改变,这些“变”,恰是不符合邓小平当初的“五十年不变”的设想的。但变是需要的。今后不是不变了,而是须在中央代表的政策指引下,按照基本法循序渐进,将香港行政立法司法真正向着越来越民主的方向改变。

派出“总督”地位的中央代表,打破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图腾,回归邓小平本来意义的“五十年不变”的一国两制,一定会遭到香港内外某些势力的强烈抵制和强势的抗议,但如果它是保证香港长治久安,繁荣发展和循序渐进民主化的唯一之路,就应坚定地走下去。阶级利益平衡了,和谐了,各方大体满意了,民心自然所归了。

2019年8月8日
微信:laowang7793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4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12 09:22
水边: 老王社长这篇文章有见地,不过中国资产阶级有没有这个雄心壮志?很不见得。 文章结果就是惹得一些人跳出来大骂,骂一句不够,还要在下面灌水才舒服。相信这个结 ...
怎么不见得,不见得,老王为什么有如此见地,自相矛盾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12 09:21
Qiaoyi: 你这几句话 用到你们祖师爷托洛茨基头上正好适用
坚持斗争可能很长时间也不会成功,但是你们这种政治艺术却永远不会成功,王希哲就是例子。
引用 No.24601 2019-8-11 05:51
无论王老先生的“党主立宪”可否成功(我不认为可以成功),但这客观上却创造了一个舞台,让资产阶级中央政府和香港工人贵族陷入长期泥潭里的乱斗。这对破除中央政府强大的神话,和破除香港工人贵族“争民主”的假象,都有巨大帮助。
引用 laobing 2019-8-11 01:44
读王希哲的文章,观点不论,经常有新内容、新视角、新想法,能感到背后一个真实的人在踏实的思想,有一些自己想不到的东西,因此受到启发。这就叫有信息量,也是本人阅读的主要动力之一。对网上某老ID,曾感到可以用Prolog写一段典型程序(壳),用基于少量规则和词汇的一阶谓词逻辑,输入某个事件,准确产生如其人写的文章。最近见到的某些ID有很强的这种特征,只要改变这个壳里的小词汇集,生成的文章能乱真。这类东西为什么要写,为什么要读,不知道。王希哲文章的另一个特点是基本上中肯而不空洞,有意义之外有可操作性,虽然他说过的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我不赞成。再往深层就不说了,总之各类八股文,词汇小,逻辑机械,信息量少,阅读的意义趋零。曾经这里看过老网友和编辑令人深省的文章,学习不少,享受不小,至今心存感激。别的不说了,一切都在变化,对自己热爱的祖国和老百姓,对自己曾经受益过的地方,但愿往好了变。
引用 redchina 2019-8-11 00:59
天下白: 给红中网提一个意见,应该设立一个留言的规则,避免情绪化的灌水,一个意思反复的回复,这样影响了整个阅读体验。如果违反规则的,可以予以适当警告处罚,把留言 ...
谢谢 回头我们讨论一下
引用 天下白 2019-8-11 00:38
给红中网提一个意见,应该设立一个留言的规则,避免情绪化的灌水,一个意思反复的回复,这样影响了整个阅读体验。如果违反规则的,可以予以适当警告处罚,把留言合并一下。
引用 水边 2019-8-11 00:34
老王社长这篇文章有见地,不过中国资产阶级有没有这个雄心壮志?很不见得。
文章结果就是惹得一些人跳出来大骂,骂一句不够,还要在下面灌水才舒服。相信这个结果,是作者自己也预料到的,这就说明打到了这些反共港独的人的痛处。
引用 Qiaoyi 2019-8-10 22:43
马列托主义者: 还政治艺术,他如你这点政治艺术,老王成功了什么?他改变了中国什么?他对于中共法西斯独裁的加强起了作用吧 ...
你这几句话 用到你们祖师爷托洛茨基头上正好适用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10 22:25
Qiaoyi: 老王不过是教你们点政治艺术,你们不和人家调和,人家凭什么和你调和。人家如果下决心不调和了,你除了哭闹别人是法西斯,还能怎么办?就这么点道理,托派不懂, ...
还政治艺术,他如你这点政治艺术,老王成功了什么?他改变了中国什么?他对于中共法西斯独裁的加强起了作用吧
引用 Qiaoyi 2019-8-10 21:15
老王不过是教你们点政治艺术,你们不和人家调和,人家凭什么和你调和。人家如果下决心不调和了,你除了哭闹别人是法西斯,还能怎么办?就这么点道理,托派不懂,文革造反派不懂,六四学生不懂(老王是高看六四了),现在的香港废青更不懂。结果全是历史的输家。
引用 項觀奇 2019-8-10 17:42
憲法有,35條在,黨遵守了嗎?這是很實際的中國現實。
引用 項觀奇 2019-8-10 17:39
我支持馬、紅色小兵的意見。這首先有一個對全局的階級立場的問題。希哲的意見以及黨主立憲的說法,我是完全不能同意的。李鵬去世,黨還是說鎮壓得好,是大功,這樣的黨,怎麼可能立憲呢?
引用 红色小兵 2019-8-10 16:30
惊讶的是远航一号总是站在特色的立场帮助维稳。对远航一号应当打个大大的的问号!连假面具都不要了,可谓“赤裸裸”,比张宏良有过之而无不及。
引用 红色小兵 2019-8-10 16:24
马列托主义者: 王希哲是“民主派”,不是马列主义者,我们不能按照马列主义要求他,更不能如红中网的要跟他学习。王希哲作为民主派可能和社会民主党差不多的性质,当然是讲阶级 ...
同意!对王希哲不是要求的问题,而是对王这个特色的乏走狗必须口诛笔伐!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10 16:02
红色小兵: 阶级利益平衡了,和谐了,各方大体满意了,民心自然所归了。 阶级斗争是一个阶级压迫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利益会“平衡”吗,哪里有什么“大体满意”和“民心 ...
王希哲是“民主派”,不是马列主义者,我们不能按照马列主义要求他,更不能如红中网的要跟他学习。王希哲作为民主派可能和社会民主党差不多的性质,当然是讲阶级调和的,包括议会道路啊等,但是他居然要和法西斯政党调和就有点过了。

该文的逻辑,一是诬蔑香港争取民主反大陆化的斗争为动乱,二错误的认为特色中共直接统治香港就能照顾香港的平民阶层,三错误的把特色当局依靠香港富人统治的现实归结为不得已和香港平民阶级反对它(不是因为香港平民阶层反对它,所以他依靠香港富人而恰恰相反他本性依靠香港富人所以香港平民阶层反对它)四把香港的出路不是寄托在香港人的不息的斗争包括联合大陆无产阶级的斗争推翻中共法西斯至少让其让步上而是寄托于不斗争而中共特色自己主动让步(主动让香港实现双普选) ...
引用 红色小兵 2019-8-10 16:00
香港的骚乱暴乱必须平定下去。
香港的民主运动是“平定”不了的,即使是暂时“平定”了,日后的反抗必定是此起彼伏,直至最后香港人民取得胜利!
引用 红色小兵 2019-8-10 15:55
王希哲压根就不是什么“民主派”,不过是披着“民主派”外衣的特色的乏走狗而已。
引用 红色小兵 2019-8-10 15:48
什么“党主立宪”?寄希望于法西斯党“立宪”,等来的只能是法西斯的“宪法”!
引用 红色小兵 2019-8-10 15:46
马列托主义者: 一个所谓的民主派能堕落到这个地步,让人惊讶。
是愤怒!
引用 红色小兵 2019-8-10 15:35
阶级利益平衡了,和谐了,各方大体满意了,民心自然所归了。
阶级斗争是一个阶级压迫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利益会“平衡”吗,哪里有什么“大体满意”和“民心自然所归”。这个王希哲,不如西方的资产阶级政客!有资产阶级的“满意”就没有无产阶级的“满意”,反过来说,有无产阶级的“满意”,就没有资产阶级的“满意”。阶级调和是没有的。

查看全部评论(30)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11 03:49 , Processed in 0.01901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