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先电视后空调,华为跨界经营原因何在

2019-10-29 00:5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5231| 评论: 1|原作者: 铁流|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华为之所以要不断侵入新的行业,这是由华为的股权模式和公司特质所决定的 —— 华为的队伍是高薪雇佣军,营收和利润只能不断上涨,因而必须不断扩张、扩张、再扩张。否则就会进入负循环内爆。
华为之所以要不断侵入新的行业,这是由华为的股权模式和公司特质所决定的——华为的队伍是高新雇佣军,营收和利润只能不断上涨,因而必须不断扩张、扩张、再扩张。否则就会进入负循环内爆。

  最近,一张来自中国质量认证中心的3C认证,显示由美的集团旗下的暖通设备公司代工的华为空调,已经获得一张3C认证,上市只是时间问题。这是在华为做电视之后,再度接入空调这样的传统家电行业。华为之所以要不断侵入新的行业,这是由华为的股权模式和公司特质所决定的——华为的队伍是高新雇佣军,营收和利润只能不断上涨,因而必须不断扩张、扩张、再扩张。否则就会进入负循环内爆。

  华为队伍是“高薪雇佣军” 凝聚力依赖高薪

  华为股权模式是非常特殊的——至少对外宣传是员工集体持股。这使华为员工可以通过工资+分红的模式保持较高收入。在2012年,华为年底分红就高达125亿,在2018年,华为给员工分红就超200亿。正是因此,华为高管陈黎芳在北大校园招聘宣讲会上说“工资只是零花钱”。

  而虚拟股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高分红的前提是高营收和高利润,否则分红这部分收入就会受影响。何况大家拿自己的工资买虚拟股,一旦虚拟股多年无法为自己带来分红,会给员工带来一种反效果——那就是自己的一部分工资被工资克扣,用于购买注定无法带来分红的虚拟股。可以说,一旦无法实现营收和利润双涨,那么,势必影响人心稳定和队伍士气。不论企业外部资本,还是内部资本,都是贪婪的。

  如果是毛时代的红色军队那还好说,如果是一支“高薪雇佣军”,那么,这种影响就会是致命的。

  这方面可以参考古罗马帝国的雇佣军,其中,罗马禁卫军的军饷是最高的。

  然而,一旦禁卫军涨工资的要求,或者其他贪欲无法得到满足,禁卫军几乎成为弑君专业户,甚至还有禁卫军杀了罗马皇帝,向两位罗马两位数一数二的豪富拍卖皇冠的奇葩事例(这位买下皇冠的富商没当多久皇帝就另一位罗马将军被砍了脑袋)。以至于网友调侃,罗马禁卫军保证罗马皇帝免于死于外族之手(因为被禁卫军砍了)。

  历史上好几位比较有作为的君主,登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禁卫军发放20年的工资,或者变卖家产,出售老婆的珠宝给禁卫军发工资。

  华为的队伍里有五湖四海挖来的技术大牛,不少人谁出价高就给谁干活,这有点类似于雇佣军。某公司员工就抱怨过,想和华为合作,首席科学家去和华为谈,结果合作没谈成,首席科学家被华为高薪挖走。华为极高的工作强度和内部凝聚力是依赖高收入来维系的。

  在交流中,一些年轻工程师告知铁流,谈理想和情怀都是耍流氓,如今这个房价、教育和医疗开销,为了养家糊口,谈钱才是最实际的。也许有人要抬杠,难不成还有不靠高薪来凝聚员工的?

  还真有。比如《大国工匠》栏目中介绍的那些技艺精湛的牛人,好几位都拒绝外企、私企的高薪聘请,其中有一位还拒绝了4倍工资+上海一套房的高薪聘请。某家公司以伟人思想武装队伍,虽然有人才流失,但也有为了理想放弃百万年薪留下了的。

  传统业务遭遇瓶颈 必须开拓新的增长点

  一直以来华为以“狼性”著称,非常具有进取心和侵略性,比较喜欢通吃,并伴有“黑寡妇”之名。出现这种情况,和华为独特的股权有一定关系。因为员工想要获得高分红,就必须实现营业收入和利润不断上涨。而要将营收和利润做到最大化,通吃则是最佳选择。

  然而,任何一个行业都有从蓝海到红海的过程,一个行业的市场总量不会是竹子开花节节高,总归会有一个阈值,产业的发展也会越来越成(衰)熟(退)。就这一点来说,白色家电、个人电脑、智能手机都经过了这样的历程。

  而华为的股权模式,要求华为必须锐意进取,不断的扩张,否则大家都只能吃“小米野菜”。

  因此,华为必然侵入越来越多的领域。此前是把终端产品作为新的增长引擎,以至于如今华为终端的营收已然超过了运营商业务的营收(终端业务营收虽高,但利润偏低,利润大头还是运营商业务)。

  然而,随着近年来智能手机也步PC行业的后尘,市场开始饱和并逐步萎缩。而另一项支柱运营商业务也遭遇瓶颈。4G建设高峰期过去后,华为的年利润降低了2个百分点,而5G由于技术上的不成熟,并存在覆盖、功耗和成本三大难题,运营商态度抱守。

  这使华为的运营商业务没有获得大飞跃。终端业务则随着智能手机市场的饱和与萎缩,还想要像前几年那样增长,也是不切合实际的。因此,华为必然不断侵入新的行业,或开拓新的市场,实现自身营业收入和利润的增长。

  在舆论上,我们可以发现,华为对5G的宣传是非常高调的,鼓吹“5G商用后美国将成为落后国家”,在舆论上5G已然被包装为中美科技竞赛的制高点。

  但从运营商公布的数据看,现阶段的5G存在很多问题,并不适合大规模推广。工信部通信科技常委副主任、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在讲话中指出,5G的真正大规模商用则还有一段较长的路要走,韦乐平认为这个时间段将是2021-2027年。目前部署的10万宏基站功耗较高、能力较差,未来可能很快会被淘汰掉,这相当于是要扔掉300多亿的人民币。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源就在于华为寄希望5G能够尽快成为其营收和利润的增长点。甚至不惜在宣传上玩文字游戏。

  在运营商业务和终端业务双双陷入瓶颈之际,开拓新的增长点就是当务之急。华为开始侵入更多领域,比如汽车、PC、电视等行业,甚至大举进军PC、服务器党政国产化替代,华为在这方面动作之迅猛,令人咂舌。

  美的代工 华为贴牌 是重复小米已经失败的商业模式

  正如将电视命名为“智慧屏”,华为空调也被命名为“智能温控产品”,基本上,华为的营销部门已经丧失了好好说话的能力。为了标榜自己与众不同,打造企业光环尽玩一些文字游戏。

  就空调来说,着实不少一个侵入的好选择。因为空调行业技术已经高度成熟稳定,以格力、美的为代表的行业领头羊已经占据统治地位。而且就核心技术来说,空调行业也不需要华为来“拯救”,因为格力在压缩机等关键技术上已经做的很不错了,即便是空调芯片,董明珠也非常有魄力,表示要投资500亿研发这些器件。

  后来者的侵入的套路无非有两种,一种是玩互联网厂商那一套,初期烧钱低价倾销抢市场,然后用各种广告、服务和套件赚钱,站稳脚跟后再一步一步把价格抬上来。另一种是走“逼格”路线,玩概念,靠品牌光环卖高价收取智商税。从华为的荣耀智慧屏的先例,和本次华为空调被命名为“智能温控产品”的情况看,华为很可能选择第二种路线。

  空调是高度成熟的产品,除非是少数狂热粉丝,或者是被华为营销迷了眼的消费者,理智的消费者会对华为的空调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知。对于美的代工华为贴牌的“智能温控产品”,如果定价比美的低,可能还会有市场,但这样一来,会伤到美的的产品线,华为与美的的合作就无法长远。如果定价比美的还高,那么,消费者为啥不直接买美的的。

  就产品质量而言,修空调的师傅普遍反馈,格力在用料上是国内最扎实了,产品质量也稳定可靠。格力在技术、质量、口碑和市场占有率上已经居于国内领先地位,华为在空调上恐怕无法撼动格力的地位。因为如果走互联网路线,小米空调惨败就是前车之鉴,此前,小米和美的就一起搞空调,当时,董明珠还称:美的是技术小偷,小米也是技术小偷,两家在一起是“小偷与小偷合作”;如果走“逼格”路线,“智能温控产品”无非是重复“智慧屏”的套路,这种套路只能让小众客户掏腰包,无法撼动格力的基本盘。

  (不知谁在业界被誉为黑寡妇)

  不过,铁流对华为的宣传营销能力非常看好,华为空调即便撼动不了格力,但小有斩获是没问题的。此前,华为就借助“方舟”、“鸿蒙”、“轩辕”“智慧屏”、“石墨烯”、“高斯”、“徕卡”、“保时捷”等词汇给企业树立了强大的光环。以至于网友调侃,如何证明操作系统和数据库等是自主研发,那就从先贤和山海经里找名字。与鸿蒙类似,饕餮,苍穹,白虎,丹雀,鸿鹄、朱雀、角虎、腾蛇、青牛、青玄、灵犀、紫龙、威凤等都已经被注册,以华为的营销能力,这些词汇能被发挥出最大威力。

  (这些显然不可能是媒体起名,然后媒体到相关部门注册的)

  华为与境内企业竞争越发激烈 与境外厂商的合作越发亲密

  目前,华为已经快要成为国内ICT行业大部分厂商的竞争对手。在基站上与中兴、大唐竞争;在网络设备上与新华三、锐捷竞争;在PC上与联想、神舟竞争;在智能手机上与OVM竞争;在服务器上与浪潮、联想、曙光、新华三、宝德竞争;在电视上与TCL、创维、康佳、长虹、海信等厂商竞争;在空调上与格力、美的等厂商竞争......

  这一方面展示出华为的强大,另一方面也展示出一个问题,那就是华为与境内企业竞争越发激烈,与境外厂商的合作越发亲密。以华为最近介入的电视和空调行业来说,这是国内厂商已经完全站稳脚跟,并且对外大量出口的行业,华为进入后是和国内TCL、创维、康佳、长虹、海信、格力、美的、奥克斯等诸多厂商抢市场。

  同时,随着近年来华为整机业务的不断进步,华为进口芯片总额不断攀升,在几年前,铁流曾经看到一个新闻,说华为芯片进口金额突破100亿美元,但在2018年,华为芯片进口金额已经突破200亿美元。即便是华为久负盛名的麒麟芯片,从ARM购买技术授权本身就要支付一大笔费用,台积电每生产一片麒麟芯片,还要向ARM支付版税,华为麒麟芯片卖的越多,ARM的利润就越高。在体制内市场,华为的ARM芯片来势汹汹,与自主CPU短兵相接。甚至不排除政策绑架后,使中国整个自主可控产业给ARM“纳税”的可能性。

  此前,在贸易摩擦中,硅谷诸多企业对川普的禁令阳奉阴违,向华为出口芯片的手段可谓八仙过海,美国半导体协会也劝说川普迷途知返放开禁令。这些事件都折射出,华为与国内整机厂的矛盾越发突出,与境外芯片厂商的合作与共同利益越发深入。如果将来中国企业能够让美国半导体协会撕破脸劝说美国总统去制裁,那才是中国芯片崛起的标志当时半导体产业蒸蒸日上,日本存储芯片公司还逼迫英特尔转型。1985年,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开始向美国商务部投诉日本半导体产业不正当竞争,要求总统根据301贸易条款解决市场准入和不正当竞争的问题)。

  最近华为搞核心器件去美国化,也是把美国供应商,换成了欧洲日本韩国等美国盟友的厂商(这时候又不提华为自己都有备胎了),并没有改变其与境外厂商的共同利益。

  当下,中国真正需要的是能与国外芯片大厂抢饭碗的企业,比如在智能手机和各种嵌入式设备上取代ARM,在PC上取代英特尔,在GPU上取得英伟达,在FPGA上取代赛灵思,射频上取代Skyworks、博通、Qorvo,在存储芯片上取代三星、SK海力士、镁光、东芝,以及在众多模拟器件上打败TI、ADI......

  正如以往宗庆后、张瑞敏、柳传志都成为时代精神的缩影,在特定时期被神话,甚至被一些人顶礼膜拜。但随着时代的推移,他们身上的光环早已不再。在未来几十年,那些敢于和英特尔、ARM、TI、赛灵思、AMD、英伟达、微软、博通、三星、海力士、镁光、东芝、skyworks、Qorvo等公司抢饭碗的企业,会成为时代的勇者,被国人所眷顾。而那些依然热衷于同室操戈,却在商业上与境外厂商保持密切合作,技术上依赖外商授权的企业,会逐渐被时代所厌弃,并成为又一个柳传志,步联想后尘。


1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10-28 08:25
不搞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就靠那个半心半意的2025和个别资本家,就能实现芯片自主,那才见鬼了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20 18:08 , Processed in 0.02502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