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历史耻辱柱上的汉奸群像

2019-11-19 23:3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521| 评论: 0|原作者: 吴知山|来自: 察网

摘要: 香港媒体指出,身为中国人却丝毫不以自己的卖国言论为耻,身为香港居民又丝毫不以牺牲香港前途为愧,这种人已经无法用正常的道德原则去评价。在黎智英的出生地广东顺德,黎氏家族更是将他斥为“逆子”,从族谱中除名。
香港媒体指出,身为中国人却丝毫不以自己的卖国言论为耻,身为香港居民又丝毫不以牺牲香港前途为愧,这种人已经无法用正常的道德原则去评价。在黎智英的出生地广东顺德,黎氏家族更是将他斥为“逆子”,从族谱中除名。相比于黎智英,李柱铭对自己的汉奸身份要“坦诚”的多。他曾自称“敢于当殖民主义的走狗”,在被记者指责为汉奸时,居然厚颜无耻地表示:“你说我做汉奸,我天天做汉奸。”

吴知山:历史耻辱柱上的汉奸群像

无论在哪个历史时期,也无论是在哪个国家,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的人,都最令人不齿,也绝没有好下场。

在修例风波中,被视为香港乱源的“叛国乱港四人帮”黎智英、李柱铭、陈方安生、何俊仁,以及黄之锋、岑子杰等一众跳梁小丑们,就用自己的拙劣表演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卖国求荣”,什么叫“民族败类”,也将自己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一、原形毕露的“叛国乱港四人帮”

黎智英、李柱铭、陈方安生、何俊仁,这个由商人、律师和前特区高官组成的小集团,一向以香港的代表自诩,标榜自己在为香港争取所谓的“民主”和“自由”。在此次香港修例风波中,这几位更是异常活跃。

早在今年三、四月份,黎智英、李柱铭、陈方安生等人就相继窜访美国,乞见美国政要。黎智英多次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乞求美国进一步介入香港,哪怕是香港遭受到损失。

7月初,黎智英再次赴美,一周内分别与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贾德纳、斯科特等会面。他要求美国政府干涉中国内政,妄言美国应制裁“压制”香港自由的香港特区官员以及他们的子女、家人及财产。

也就是在此次美国之行,黎智英公然宣称“香港的游行是在为美国而战”。他回到香港后,示威游行“遍地开花”,而每次游行最终都演变为暴力冲突。

一个香港永久性居民,却要在香港的土地上为美国而战。如此荒诞不经的逻辑,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范畴。但这就是黎智英的真实嘴脸,如历史上所有的“卖国者”一样,不管他怎么掩饰和包装自己,最终都会投向自己“主子”的怀抱。

过去这四个多月,香港被不断升级的暴力所摧残,经济、社会和法治秩序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特区政府的数据显示,8月份香港零售额同比急挫23%,创最大单月跌幅纪录;访港旅客人次同比跌幅从7月开始不断放大,目前对香港发出旅游提示的国家和地区增至40个;8月,估算企业投资意向的“香港中小企业业务收益现时动向指数”已经急跌至32.1,创2011年6月有调查以来纪录新低;传统商圈写字楼空置率也在8月创下5年新高。

但在黎智英之流眼里,这就是自己可以向主子邀功的成绩单。就在8月间,有媒体曾爆料,“叛国乱港四人帮”在中环一处高级餐厅密会美国国家安全专家惠特。觥筹交错间,黎智英对惠特说“欢迎来到香港,现在的形势很好”。彼时,黑衣暴徒正在阻塞海底隧道交通、围堵警署并在多处纵火,香港正跌入修例风波以来最黑暗的时期。

8月下旬,黎智英在接受CNN专访时,不但乞求美国总统特朗普进一步支持香港,还放言即使经济变差也要继续动乱。其后,黎智英更是“大表忠心”,将香港的暴力事件形容为“打的是中美新冷战的第一场仗”,并称自己会“负起抗争的责任”。

香港媒体对此指出,身为中国人却丝毫不以自己的卖国言论为耻,身为香港居民又丝毫不以牺牲香港前途为愧,这种人已经无法用正常的道德原则去评价。在黎智英的出生地广东顺德,黎氏家族更是将他斥为“逆子”,从族谱中除名。

相比于黎智英,李柱铭对自己的汉奸身份要“坦诚”的多。他曾自称“敢于当殖民主义的走狗”,在被记者指责为汉奸时,居然厚颜无耻地表示:

【“你说我做汉奸,我天天做汉奸。”】

对于此次“反修例”,李柱铭可谓不遗余力。5月,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作专题演讲时,他要求美国政府公开说出明确的反对态度,对香港特区政府形成压力,最终推倒整个立法程序。在与美国反华势力见面时,他甚至乞求美国把香港“反修例”与中美贸易谈判挂钩,向中国施压,汉奸嘴脸暴露无遗。

律师出身的李柱铭还在多份香港报刊上发表文章,大肆抹黑“修例”。在一篇名为《香港再无安全港》的文章中,他危言耸听地写道,“《移交逃犯》条例的修订将会把绑架合法化,更会摧残香港这个自由之城”。实际上,最早提出希望香港特区政府和内地谈移交逃犯协议以及刑事司法互助安排的,正是他自己。早在1998年,时任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的李柱铭就曾正式提出“逃犯危害香港安宁”,动议特区政府安排内地与香港可移交罪犯。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拙劣行径,已经不能用法律人的职业道德来评价。

在公众眼中,“叛国乱港四人帮”的另一成员陈方安生其实并不安生。“修例风波”中,这位精于“告洋状”的“民主阿婆”多次窜访欧美,所到之处极尽“唱衰”香港之能事。在美期间,她向美国副总统彭斯表示,“美国完全有权过问香港人权和‘一国两制’。”8月,香港的暴力事件不断升级之际,她又被爆料伙同李柱铭等人密会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官员。

进入10月,尤其是《禁止蒙面规例》实施以来,香港的暴力事件有所收敛。就在香港各界期盼尽快止暴制乱、提振经济,让社会逐步回到正轨之时,陈方安生却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污蔑:香港目前的局面,是行政长官“破坏了‘一国两制’原则以及香港所谓的半自治地位”所造成的,并声称香港的抗争行动“没有停止下来的理由”。

这个曾经的特区政府高官,哪里还有半分爱港之心?有网友怒斥陈方安生:

【“成日周围飞,全世界唱衰香港,你究竟记不记得自己是中国人?”】

同样是律师出身的何俊仁,在编造谎言这一方面,比他的前辈李柱铭有过之而无不及,用“睁着眼睛说瞎话”来形容毫不为过。

8月,香港的暴力事件一再升级,暴徒们所携带的武器也越来越危险致命,从石块、铁棍到发射钢珠的弹弓和伞尖绑着刀的雨伞,甚至还有毒粉末、腐蚀性液体和汽油弹等。无辜市民被殴,多名警察受伤,很多商铺逢游行就提前打烊,这些通过电视直播呈现给公众的画面,何俊仁却可以视而不见。

据媒体披露,8月16日,何俊仁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在街头跟员警的一些冲突,毕竟民间能够用的武力很少,非常有限,而我们面对的员警可以动用很大的暴力。”】

8月19日,美国之音再次连线何俊仁,提及香港近期游行活动中的暴力使用问题,他说“游行完全是非常安全、非常和平,完全没有暴力,而且在街头,商店都是照常营业,完全没有恐惧。”

作为“叛国乱港四人帮”里最年轻的一位,何俊仁在“修例事件”中可谓“活力四射”。除了信口雌黄、造谣煽动之外,很多非法游行的现场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中国有句老话叫“多行不义必自毙”。10月5日,《禁止蒙面规例》正式实施。大概是感觉到前景不妙,黎智英第二天就急急在旗下媒体发文:《这不是硬拼的时候》,明显透着对暴乱难以为继的忧虑。

不要幻想乱港分子们会就此善罢甘休。就在同一天,黎智英携一众追随者参加了何俊仁等人发起的非法游行示威活动,为暴徒们“撑腰打气”。

很多媒体都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走在游行队伍前方的黎智英等人和暴徒们有所不同,都没有带口罩。他们一面高喊禁止蒙面不公平,一面自己却不违反,煽动暴徒去干,这就是乱港头目们的惯用套路。当然,这几位自己也心知肚明,脸早就没有了,还有什么好蒙的。

二、粉墨登场的“新世代汉奸”

今年23岁的黄之锋,是“港独”团体香港众志的秘书长。不要看他年纪轻轻,祸乱香港的履历却是十分丰满。2012年,还在上中学的黄之锋就发起了所谓“反国民教育科运动”,2014年又积极投身于非法“占中”运动。作为老牌汉奸李柱铭一手发掘的“好苗子”,加上西方反华势力的扶持培养,黄之锋的汉奸之路可谓一帆风顺。时至今日,俨然已是新一代乱港分子的代表人物。

修例风波爆发时,黄之锋还在为“非法占中”期间的违法行为而在狱中服刑。但在6月17日出狱当天,他就高调投入到示威活动中,不断煽动暴力冲击。短短不到4天,他就因涉嫌“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组织未经批准的集结”及“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被警方拘捕。

“斗争经验”已经相当丰富的黄之锋,一直否认自己是“反修例风波”的“大台”。在随后的一系列非法游行中,他即便参与也是匆匆露面后就离开现场,绝不与暴力事件粘包。实际上却是隐身幕后,不断在社交媒体上鼓动甚至指导暴徒行动。

8月13日,香港国际机场爆发大规模非法集结前11小时,黄之锋就在他的脸书账号上做直播。他鼓动网民于下午1时在机场集结,提示参与者穿上黑衫。他还号召年龄30岁以上的中产人士出钱购买“非塑胶制造的头盔”给示威者,并叫嚣对抗警方需要装备升级。当日,香港国际机场遭数千名示威者围堵瘫痪。入夜后,装备精良的暴力分子在机场围殴两名内地游客、记者,并与前来解救的医护人员和警察长时间对峙,甚至暴力袭警、追砸救护车和警车。

9月之后,黄之锋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拜见“洋大人”方面。短短十天之内,他的行程可谓紧锣密鼓,叛国卖港的行径丝毫不逊色其前辈。9月9日,黄之锋窜访柏林,并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与德国外长的合影,炫耀自己与西方政要会面,标榜自己正在为香港人争取民主,还妄称“如果现在是新冷战时期的话,那么香港就是新的柏林”;10日,黄之锋拜见了众多德国政客,乞求他们以支持香港民主运动为名,声援暴乱分子,藉此向香港特区政府施加舆论压力;11日,他特意在德联邦新闻发布厅召开发布会,美化暴徒罪行,捏造谣言抹黑香港特区政府及警队,并于当晚到柏林洪堡大学发表演讲,妄图在德国组织反华示威集会;17日,黄之锋又与“港独”艺人何韵诗马不停蹄地赶往美国参加听证会,乞求美国国会尽快通过专门用于插手香港事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并停止向香港出口防暴武器。

美众议院通过这一祸港法案之后,黄之锋喜不自胜地第一时间在其脸书账号上炫耀功绩,自诩为推动法案通过的功臣。香港媒体对此的评价是,

【“勾连外国、出卖香港,黄之锋做得比谁都彻底,比谁都要高调。”】

就在不久前,这个“港独”头目宣布要参加11月份的香港区议会换届选举。面对各界对其政治主张的质疑,黄之锋不断狡辩,宣称“独立”能否作为港人选项取决于民意,顽固坚持所谓“自决前途”,妄图拿“自决”偷换“港独”概念,企图蒙骗世人。

为防止被取消竞选资格,黄之锋更是直接将背后撑腰的“美爹”摆上了台面,声称如果他被撤销资格,香港将要面对本地抗争和国际舆论的压力。

他还高调表示:

【“应美国‘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要求’,向对方提供了本届区议会的选举主任名单。”】

并放言恐吓:

【“如果他们(指选举主任)‘随便’取消包括他在内的参选人资格,就有可能被美国政府制裁”。】

要求选举不受外力干扰,又要美国插手香港的选举;要求不能受政治和暴力威胁,却又高喊要号召本地抗争和美国制裁。这种自相矛盾的奇葩逻辑是不是似曾相识?没错,在不要脸这方面,黄之锋算是深得前辈真传。毕竟,这是一个汉奸的基本素养。

比黄之锋大9岁的岑子杰,是香港反对派组织“民阵”的召集人,也是近年来冉冉升起的乱港“明星”。“民阵”全称“民间人权阵线”,由香港反对派势力于2002年组织成立,是为反对派效力的大型活动公关策划机构。一些公开的资料显示,岑子杰2006年高中毕业后便加入了“民阵”旗下的同性恋组织“彩虹行动”。2015年10月,岑子杰在众多大佬们的支持认可下,由同性恋组织骨干成员直提为“民阵”召集人。此后,他又被黎智英相中,给其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成为黎智英直接操控反对派实施一系列祸港乱中活动的代理人。

由岑子杰掌控的“民阵”发起的游行集会,几乎贯穿于整个“修例风波”之中。有细心的网民梳理发现,今年3月份以来,凡是由“民阵”申请主办的“反修例”游行集会活动,岑子杰只要宣布活动结束,就有示威者现场秒变暴徒。所有这些以和平示威为名发起的游行集会活动,最后都以街头暴力、恐怖袭击收场。

7月1日,“民阵”发起第五次“反修例”游行。岑子杰不顾警方反对,以“看不到有示威者在游行过程中制造混乱”为由,强行将游行队伍引至立法会后宣布活动结束,助长现场暴徒更加明目张胆地冲击立法会,暴力闯入大楼肆意打砸,导致楼内财物和设施损毁严重。

7月21日,“民阵”发起第六次“反修例”游行,原确定的游行终点是金钟地区,后警方要求终点定在湾仔卢押道,不可进入金钟范围,民阵提出上诉被驳回。岑子杰不满上诉结果,恐吓称警方“无权阻止”群众“不约而同”去金钟看海景,并称一旦发生混乱,“是警方和上诉委员会的责任”。当游行队伍行至既定结束地点后,岑子杰虽口称“呼吁立即解散”,但随后却暗示煽动示威人群继续向中联办进发聚集,大量暴徒在中联办门前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港独”口号,用鸡蛋、墨水污损中联办大楼悬挂的中国国徽,在外墙肆意涂鸦。

显然,用和平集会的名义为藏于人群的暴徒营造出所谓的民意基础,伺机采取暴力攻击行动,事后再以“和理非”的幌子为暴徒打掩护,这一套路已被岑子杰玩的炉火纯青。

同黄之锋一样,岑子杰极善于利用社交媒体煽风点火。“修例风波”期间,岑子杰通过“民阵”社交媒体散步大量鼓噪年轻人暴力抗争的煽动言论,极力宣扬“违法达义”之类的歪理邪说,蛊惑香港年轻一代为所谓的民主与自由“赴汤蹈火”。

8月31日,在警方事先明令反对的情况下,岑子杰通过“民阵”社交媒体暗中鼓动示威者“自由活动”,继续上街暴乱。当日,香港多地连续发生暴徒包围警署、损毁港铁设施、暴力冲击警方、街头打砸纵火等暴乱事件。

岑子杰等鼓动年轻人从事暴力活动,将青年一代作为反对派势力手中乱港祸港的棋子。殊不知在西方反华势力和老牌汉奸们眼里,自己和黄之锋之流也只是棋子而已。

三、魑魅魍魉的鬼魅伎俩和奇谈怪论

在香港社会,长期存在这么一批人,他们以反对派自居,有的还顶着立法会议员的头衔。这些人言必称“爱香港”,行必称“为香港”,却在这次暴力事件中彻底露出了狐狸尾巴。他们站在幕后不断煽风点火、造谣污蔑、操弄舆论、粉饰暴行、误导民众,最终沦为黑色暴力的一分子,在“反中乱港”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回顾近年来香港的发展历程,你很难发现这些所谓的“泛民主派”提出了哪些利于民生、利于发展的建设性意见或者规划。倒是每逢特区政府提出重大举措,他们就会跳出来投上反对票。填海造地要反、港珠澳大桥建设要反、“一地两检”要反,直至此次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依旧是反。至于这些措施到底能给香港市民带来什么样的便利和好处,统统不在他们的考虑范畴之内。在他们眼里,只要“逢特区政府必反”“逢中必反”甚至“为反而反”就好,这样就能确保将极端反对派支持者的选票收入囊中。

为了这一目的,事实可以肆意抹黑,脸面也可以随时不要。

特区政府刚提出修例,反对派就利用市民对内地法制的不了解和法律知识的欠缺,大肆散布谣言恐吓市民,声称若修例成功,“人人都会是逃犯”“大陆受审,如入地狱”。时为“民主派会议”召集人的毛孟静就声称,修例是打破香港与内地司法的“防火墙”,将令香港“中门大开”。民主党议员涂谨申声称,修例是将港人置于内地及百多个“法治不彰”的国家、地区的“法制危险阴影”之下。他们还谎称,一旦修例成功,港人动辄会被“安插罪名”移交至内地等。令部分市民心生恐惧,从而参与由反对派发起的游行。

关注修例风波的人都会留意到,在7月1日发生暴力冲击立法会事件之时,不少反对派的立法会议员是如何在镜头前扮演“阻暴者”的,有人甚至上演了“下跪”阻拦的戏码。但恰恰是这些人,在暴力事件逐步升级后,为了博得极端暴力分子的支持,转而公开拥抱暴力。有的为暴力行径粉饰洗底,有的则无视法治权威,公然要求行政长官“特赦”相关暴徒。

这些反对派人士从不主动参与暴力行为,但在暴力现场,却总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公民党的谭文豪、民主党的邝俊宇、议会阵线的区诺轩等反对派议员,应该是这类人中出镜率最高的几位。大多数时间,他们都“隐身”在暴徒群中,对暴徒袭警或者破坏公共设施视而不见。一旦警方开始清场驱散暴徒,他们就会很及时地出现在警察面前,阻挠警方的行动。所用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比如不断要求与现场指挥官沟通、不断质问警员“基于什么标准”去搜可疑者身、要求警员先以“议员”称呼自己,有的干脆站在警方前进路线上装聋作哑,故意拖延时间,掩护暴徒脱身。

7月1日晚上,大批暴徒冲击立法会大楼。其间,公民党的杨岳桥向暴徒通报立法会最新情况,热血公民的郑松泰则向暴徒通报警方的位置。而民主党的林卓廷早就在自己的脸书上贴出了立法会大楼平面图,并标注:

【“未来一星期立法会形势紧急,现提供立法会停车场、走火路线及各楼梯位置,以供参考。”】

有网民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些反对派议员自己不出面冲击,从而逃避法律责任;却煽动他人做“炮灰”,助其捞取政治利益。“他们其实与暴徒无异”。

为了给暴徒洗底,为暴力张目,这些人可谓挖空心思,有些言论甚至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7月1日,在暴徒袭击立法会后,反对派人士叶建源、陈志全就抛出了“违法自制论”,称暴徒非常“自制”,占领立法会大楼期间,保护了图书馆以及文物;前公民党成员曾健超则抛出“另类自杀论”,将暴徒砸立法会玻璃幕墙称为“自杀”。此后不久,公民党党魁梁家杰更是公然抛出了“暴力救港论”,称“暴力有时或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而像反对派代表毛孟静的“死物论”这样的说辞,更是到了即便脑洞再大也无法想象的地步。她以暴徒“破坏的都是死物”为由,为暴徒破坏公共设施辩解。更有人附和说,破坏建筑物有助“做大装修”“刺激经济增长”,其价值观之匪夷所思着实令人瞠目。

对于这些人来说,在国际上大放厥词、鼓动反华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是惯用伎俩。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9月份出席瑞士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时,就公然造谣称香港警方“滥权滥暴”情况升级。她耸人听闻地宣称“有被捕者遭警察施暴及羞辱”“被拘留示威者遭恶意阻挠接受医疗及法律支援”“香港正陷入人道主义危机边缘”等等,并乞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立“调查委员会”。

这位48岁的大律师,有着非同寻常的人格。10月7日,警方在将军澳唐德街一带执法时,有暴徒突然从高处向下投掷一辆单车,击中一名警员头部。这段视频被曝光后,大批香港市民涌入“香港警察”脸书账号留言,祝愿受伤警员早日康复。就在第二天,有网民发现陈淑庄在社交网站转发有关新闻时,非但对警员的伤势毫不关心,反而幸灾乐祸地称“惨啰,唔知架单车伤唔伤呢”(惨啦,不知道这架单车有没有受伤呢),并给帖子加注上所谓“全民关注共享单车健康”的标签。.

相关截图被发布在网上后,舆论为之哗然,怒斥其“冷血残忍”“泯灭良知”。更有市民指出,

【“这种政客无品无德,做人都不配,竟然做议员?”】

四、天理昭昭,民族败类逃不过正义审判

经历了五个多月的暴力肆虐,香港这颗“东方明珠”正面对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破坏。有香港媒体就此指出,“爱之深,责之切”人们听得很多,却从来未听说过“爱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显然,在那些所谓的“爱港”人士眼中,打砸抢烧、把年轻人甚至未成年人当成炮灰牺牲,都是“正义”之举;至于民生受创、社会撕裂等等,都与己无关。香港越乱,他们就越容易蛊惑市民、浑水摸鱼、捞取选票。他们真正的目的从来不是民主、不是自由,而是一己私利。

时至今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民众看清了黑色暴力背后的事实和真相,也有越来越多的香港市民敢于对抗反中乱港分子。

近来有两段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其中一段视频显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在餐馆遇到正与两名女性友人一起用餐的陈方安生,马上上前直斥其非。陈方安生没有回应,继续与同桌女性聊天。此时,视频中可以听到拍摄者不屑地说道:

【“她还吃得下饭啊?!”】

并朝陈方安生喊道:

【“衰婆!衰婆!”】

据香港媒体报道,这位老太太是102岁的香港妇女会会员郑黄月芳。

另一段视频的主角是李柱铭。视频显示,他在一家餐厅内与朋友就餐时被一名男子用英语质问,大意是:

【“你在香港造成如此大的混乱之后,为何还能安静地坐在这想用晚餐呢?”】

李柱铭起身用英语回应称“你要问我什么问题”。路人继续用英语质问李柱铭:

【“为何煽动年轻学生搞破坏,令他们前途尽毁,又说成是‘为香港人而作’?”】

随后,餐厅服务员将这名男子劝走,李柱铭则一直站在服务员身后,不敢继续回应。

这些正义之举,赢得广大网民点赞。有网民在转发这些视频时附文指出,回归至今,香港总有一批恋英、崇美的汉奸,他们彷佛忘了自己是中国人,常常跑到英美等国要求外国干预香港,他们似乎忘记了港英殖民统治时期的痛苦经历。有网民认为,老人家特别心痛,香港由一个小渔村变成国际大都会,是一代一代人努力建立起来的。现在这些汉奸为了自己政治利益,破坏香港安定繁荣,用伪民主口号残毒青年人!还有网民则直呼:

【“多谢正义婆婆发声,这才是香港的良心!要让汉奸走狗无处可藏!”】

朗朗乾坤,岂容宵小横行、群魔乱舞。中国还有句老话,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对于以黎智英等为首的“叛国乱港”败类们来说,报应不会来的太迟。​​​​

【本文原载作者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8 01:37 , Processed in 0.98372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