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不给差评,外卖小哥就不会杀人了?

2019-12-26 10:3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48328| 评论: 0|原作者: 新工号51

摘要: 我们必须要求平台承担起它该承担的责任,废除不合理的罚款条款,遵守法律规定,为外卖小哥缴纳五险一金,加班时间提高配送单价。如果你是外卖工友,那么就向平台管理者提出诉求,罢工是你们最有力的武器 —— 放心,如果没有工人配送,平台一天都运转不下去。

编者按:周日,武汉一名店员与外卖小哥发生争吵,最终店员被捅死,外卖小哥被捕。网上舆论都在谈美团评价系统的问题,但外卖小哥的压力有一个差评那么简单吗?51带你看看外卖小哥杀人案背后的问题。

  12月22日,武汉一商场内发生外卖小哥杀人事件。名创优品的店员和32岁的外卖配送员陈某爆发了争执,陈某掏出匕首刺倒了店员,随后被捕,而这名店员则被120急救确认当场死亡。

  店员和陈某平素昧生,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然而一个人死了,另一个人也将在监狱里度过自己的后半生。而就在两个礼拜以前,孤身在南京打拼还债的外卖哥吴德宏猝死在出租屋内,被发现时身上还穿着外卖工作服。

  没有什么事比生命的逝去更让人心痛。我们有必要搞清楚,外卖工人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成为悲剧的主角。

  附近的商户称,争执因差评而起。是名创优品的一名女店员点了外卖,外卖送晚了8分钟。外卖小哥同意退款,希望女店员不要投诉(一旦被投诉,他就会面临最高500元的罚款),但对方不满意,当场打电话投诉,还叫来男同事和外卖小哥打了起来。外卖小哥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就拔刀刺向了闹得最凶的一位男店员。

  悲剧是否因为差评,恐怕永远会是个迷了——毕竟跑过美团的都知道,平台后台可以随时消除差评记录。而不论这件事真相如何,因为延误和顾客爆发冲突,都已经是外卖工人的家常便饭。无论是外卖员还是顾客,在快速生活、工作繁忙的压力之下,内心压力都很大:

  外卖小哥——

  我容易吗我?多挣不了几个钱吧罚款一大堆:要求20分钟内送到,迟到1秒钟都不行。跑一单才7块钱,罚款一半,再遇上点餐的人差评投诉,一天就白跑了。

  店家出餐慢了,虽然这一单不罚,但是因为这个导致后面的单延误呢?这锅还是要我们背。写字楼客梯不让上,货梯等一趟15分钟,延误了,这锅又是要我们背,就算一层一层爬,爬到20几层也要时间吧?

  好多奇葩动不动就给差评,你点个外卖有什么了不起的,看不起人啊?

  顾客——

  我容易吗我?上班那么忙,中午休息时间就那1小时,如果食堂管饭或者有空回家做饭,我就不点外卖了。

  结果呢,还给我延误。你说晚个10分8分的没事,那就该上班了,难道老板会允许我上班时间吃饭?也不是想针对谁,可这一肚子火,不给差评往哪搁?

  不论是两周前的外卖员猝死,还是22日那天的外卖员杀人,都引起了人们对外卖平台罚款规定的批评。罚款到底有多严,让我们看看美团外卖的规定就知道了:

  超时罚款一半,超过半小时就没钱了

  差评 罚款50

  被投诉 罚款500

  分控 罚款500(在客户下单500米以外送达,有时候定位有问题没办法)

  和顾客争吵、辱骂顾客 第一次罚款200,第二次月工资为零并开除

  路线变化、天气不好、用餐高峰期等不到电梯,乃至店家没能按时出餐,这都是外卖小哥工作中每天都会遇到的正常现象,可是由此造成的延误、投诉,却成了平台罚款的理由,把本该由平台划拨资金承担的责任全部推给外卖小哥。更过分的是,投诉的顾客不会获赔500块,工友被罚去的钱并没有补偿到顾客手上,反而落到了平台的腰包。

  一单快递,完全是靠骑手的劳动才能送达,平台已经白白抽掉了二三成,又通过额外罚款变相再进行变相抽取。罚款已经成为了一种打着提高效率旗号的敛财手段,一种被平台和骑手签订的协议(实际上骑手没有根本不同意罚款条款的权利)的外衣掩盖的无理掠夺。

  外卖平台罚款规定的黑,已经广为人知。但是平台的黑真的不仅如此。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各平台宣称自己只是一个提供信息的中介,不承认他们和骑手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既不给工人缴纳社保,也不支付加班费。一个月工友们只有两天休息,可完全拿不到1.5倍或者双倍的送餐费。由于没有底薪,工资全靠单数,为了任务抢单,也为了不被罚款,骑手们一边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一边把电动车开得飞快,逆行、抢道、闯红灯。在上海,2019年上半年,平均每天就有2起事故,共有5名工友不幸死亡,外卖行业成了交通事故频发的高风险行业。

  最让人揪心的是,一旦外卖小哥因交通事故受伤或死亡,他们连工伤赔偿都拿不到。因为法律规定了繁琐的程序,必须要先认定劳动关系才能做工伤认定,而劳动关系恰恰是平台方和劳动局都不承认的。就算起诉到法院,也有不少人被驳回。

  很荒诞对吧,但这就是外卖工人面对的现实。美团、饿了么的确是信息中介,但既然点餐者不可能跳过平台直接找骑手送餐,那么外卖小哥还是不得不通过平台接单,给平台打工,这和流水线工人不得不在老板的工厂打工没有什么不同。难道乌龟换了马甲就不是乌龟了,换一种方式开公司就没有剥削了?外卖老板和工厂老板,一个垄断了信息,一个垄断了厂房、机器这些生产资料,所以他们可以什么都不做,靠吸工人的血牟利。

  不管资本家们换多少种说法,我们和他们之间都是不平等的,我们都无处可逃地受着他们的压迫。

  而现在,平台还把它不同于传统行业的灵活之处当作逃避责任的借口,公然不遵守《劳动法》。而劳动局和法院,居然还承认了这一点!没有社保、没有工伤赔偿的外卖工人,受到的压迫更加深重,对常年在巨大压力下工作的他们来说,一个差评、几句辱骂,都可能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冲突的另一方——顾客,则是具有双重身份的。在取餐时他们是顾客,一分钟的上帝,不过在其余的时间里,他们也同样是给资本家打工的白领工人、服务业工人,没有精力自己做饭,只好在工作的间隙里点外卖充饥。外卖没按时来,他们可能真的就没时间吃饭了,或者早已被压力搞垮的胃再次痛起来。一盒迟来的外卖,很容易就成为他们发泄生活不如意的出气口。

  外卖工人和点餐的人之间的矛盾,看似没法避免。于是网友们都说,大家谁都不容易,多换位思考也就过去了,也有不少人呼吁理解外卖小哥的不易,不要给外卖员差评。人们都是出于好心,想让这个社会的戾气少一点,伤人悲剧别再重演。

  可是矛盾的始作俑者是资本家啊,他们把自己搞压迫产生的矛盾,转嫁到了同为工人的配送员和顾客之间。老板造的孽,凭什么要由我们工人承担,在巨大的生存压力下,还要内部把这一切都消化掉。而老板们却不用为此付出丝毫代价。

  何况,真的消化得掉吗?

  谁都不是圣人,也没有谁应该去做一个默默担下一切不快的圣人,不论是外卖员还是顾客,权益受到侵犯要投诉,压力太大总会爆发,这无可避免。宽容忍让的美德,本来就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要求,而他们自己从来不遵守这些道德标准,难道你指望他们会对出了车祸躺在医院,急需工伤赔偿的外卖小哥宽容吗?

  不,当然不会,资本家只在乎自己的利益,他们不会像我们一样善良,会为别人换位思考,不愿意看到外卖小哥被罚没了几天的收入就不忍心给差评。工人再不容易,他们也不会同情,不然这么变态的罚款制度根本不会诞生。

  靠所谓“相互谅解”,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反而体现了受压迫者的一种无可奈何——社会就是这样的,只有多体谅别人。但是社会不应该是这样的,也不必然是这样的,我们有力量能做出改变。

  我们必须要求平台承担起它该承担的责任,废除不合理的罚款条款,遵守法律规定,为外卖小哥缴纳五险一金,加班时间提高配送单价。

  如果你是外卖工友,那么就向平台管理者提出诉求,罢工是你们最有力的武器——放心,如果没有工人配送,平台一天都运转不下去。



如果你不是外卖小哥,也请给予广泛的呼吁和支持,吸血的罚款制度必须进行改革,外卖小哥必须得到劳动法的最基本保障。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3 16:12 , Processed in 0.01572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