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一百)

2019-12-30 10:1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6494| 评论: 1|原作者: 虎丘讲古

摘要: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在修筑大规模坑道工事体系的同时,志愿军各部队以坑道为依托,坚持积极防御战术,进行了大量中小规模进攻作战,有力配合了谈判桌上的斗争。1951年12月至1952年3月底,为了掩护主力部队的筑城活动,前线各军主要开展小部队战斗活动。

一段有趣的杂音。。————————————————————————————1951年7月停战谈判开始时,志愿军曾一度暂停了从国内轮换部队入朝参战的做法,但随着停战谈判一次又一次破裂,轮换的要求又一次提上了日程,1951年8月,毛主席在政协会议上谈到抗美援朝时说:“抗美援朝战争是个大学校,我们在那里实行大演习,这个演习比办军事学校好,如果明年再打一年,全部的陆军都可以轮流去训练一回。”——————————————————————————事实也的确如此,面对世界第一军事强国,我们尽管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但也获得了宝贵的、不可替代的现代化战争的经验,在抗美援朝胜利结束后,参战部队继续打的两次战争——一江山岛解放战役和中印边境自卫还击战,都打成了摧枯拉朽,这是抗美援朝战争给予我们的祖国和军队,最宝贵的礼物之一,这是后话。——————————————————由此,志愿军轮换计划再度展开,原三野23军、24军和四野46军进入朝鲜,替下了20、27和42军。在这次轮换中,有一件事非常有意思,官方军史采用春秋笔法,只说了一句话:”这三个军入朝参战时,改变了由原先入朝久的部队向新入朝部队派出顾问的办法,而是由这些部队自己先派出一部分干部提前进入朝鲜到前线实习,这样部队入朝后就能较好的适应环境。一句话包含了多少经验教训啊,没关系,官方不说,我来解释。五次战役是个最好的例子,五次战役未能达成全部作战目的,其原因就是新入朝的部队缺乏对敌的了解,片面认为己方具备兵力优势,轻敌思想严重。但是,美军机械化作战的特点,前期入朝的38、39、27军早已领教过了,也确实向新入朝的部队派驻了顾问讲过了,为什么还会犯这样的错误?当年对于这种情况有个帽子,叫做山头主义。纵览古今中外,任何一支强军都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无比的自信心和自豪感,“老子是精锐,老子是主力”恨不得鼻孔朝天。我军同样如此,在解放战争中,四野1纵1师和2纵5师为了争夺“黑土地上头号主力师”的称号,从新开岭一直争到天津攻击战的金汤桥,成为一段佳话,但是凡事有利也有弊,忽视、蔑视其他部队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宝贵经验,盲目相信自己的战斗力,这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我们为此付出了血的教训。因此,在这批轮换部队入朝参战时,我军终于改变了派驻顾问的方式,而采取由部队自己派出干部提前参战的方法,实践证明,还是自己人说话有人听啊。。。23,24,46军乃至后来参战的1军,21军,54军等部队在进入陌生战场后表现出色,说明这个土办法确实行之有效。

1951年12月-1952年8月,志愿军为巩固阵地进行的战斗活动——————————————————————————————————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在修筑大规模坑道工事体系的同时,志愿军各部队以坑道为依托,坚持积极防御战术,进行了大量中小规模进攻作战,有力配合了谈判桌上的斗争。1951年12月至1952年3月底,为了掩护主力部队的筑城活动,前线各军主要开展小部队战斗活动。以连以下的分队,多是以班、组为单位,采取侦察与反侦察、伏击与反伏击、偷袭强袭等手段袭扰打击“联合国军”。1951年11月底,关于军事分界线问题的谈判达成协议后,志愿军总部即指示第一线各部,组织小分队进行侦察、捕俘和袭扰活动,消耗敌人,打击敌人的破坏活动。12月19日,根据关于军事分界线30天临时限期即将届满,美方在谈判第三、第四项议程上拖延,美第45、第40师向朝鲜开动,美骑兵第1师和步兵第24师尚未离朝等情况,判断“联合国军”有可能向金城西南、金化以北、铁原以北及以西、开城地区发动进攻,对志愿军和人民军实施军事压力,遂指示第一线各部:‘须提高警惕,注意侦察敌之各种征候,及时掌握情况,加强工事,准备坚守阵地,不得随便放弃。各部应设想各种情况,订出各种方案.准备给进犯之敌以大量杀伤,并歼其一部,使敌知难而退。”各部根据志愿军总部的指示,制定了迎击“联合国军”可能进攻的方案,同时在全线广泛展开了小分队战斗活动。其中第39军和第12军活动得比较出色。该两军均是1951年11月接替第一线的防御任务。第39军接替第47军担负铁原西北至临津江东岸的防务,在1951年12月,即发动进袭31次,并粉碎当面美第3师从1个排至1个加强营规模不等的进攻15次,共毙伤敌1224名,自身伤亡仅相当干敌人的1/4.阵地寸土未失。不愧是主力啊。第12军担负北汉江以西金城东西地区的防务,在1951年11月-1952年1月下旬的两个多月中,即组织小部队活动850次,平均每晚出动12个班组,每天捉住1个俘虏,共毙伤俘敌525名,自身伤亡114名,敌我伤亡’对比为3.7:缴获各种枪56枝,受到志愿军司令部的通报表扬.

第63军为占领有利地形、拔除敌突出据点,于1951年12月28日以1个营兵力在炮兵支援下,攻占了高浪浦里以西智陵洞北山南朝鲜第1师1个连防守的阵地,并击退南朝鲜第1师以2个营规模的兵力连续11天的反扑,共毙伤敌2700余人,于1952年1月8日,巩固占领了该阵地。在第一线的其他各军也积极进行了战斗,据统计、1952年1-3月,志愿军进行小部队战斗活动共118次,志愿军和人民军共歼敌2.37万余人,自身伤亡九千余人,敌我伤亡对比为2.6:1,有力地消耗了敌军和掩护了筑城活动的顺利进行。这期问,范佛里特在前线组织了一次军事欺骗行动。1952年2月10日至16日,“联合国军”前沿全线突然沉寂,步兵停止动作,炮兵停止射击,空军不临空活动.并在一些地段拆除了铁丝网,炸毁地堡,汽车停运,坦克回撤,企图以此迷惑志愿军和人民军,诱惑志愿军和人民军脱离阵地,出击或巡逻,以便其乘机予以杀伤和捕获俘虏,彭德怀和中央军委当即判断,这“可能系给我方造成一种错觉.达到其军事阴谋”。“1 敌自知攻我不易,而放弃前沿极小部分据点,诱我出击,予我杀伤.乘机反扑。2.麻痹我们,乘我疏忽出其不意突然攻击。”’’现时敌人在前线的沉寂和移动状态,可能带试探与引诱性质.企图给我以打击,好增加其谈判的压力”据此,指示部队“务须百倍地提高警惕,严防敌人的突然袭击”,“我们应严阵以待,切勿冒昧出击或暴露我前线弱点致中其计。因而,“联合国军”的计策未能得逞。美军在战史中写到这事时也说:“事实上,敌人并未中计,并利用这个喘息期加固他们的防御工事”1952年3月18日零时10分,志愿军第63军在经过精心计划和准备的基础上,共以8个排,在榴弹炮2个连、野炮1个连、山炮2门、坦克5辆的支援下,攻击七金谷西南无名高地的南朝鲜第1师1个加强连,仅20分钟,歼南朝鲜第1师该加强连大部,共歼敌156人,后主动撤回。志愿军总部于3月19日向各兵团各军作了通报,同时指出:“我们认为这种有准备、有汁划、有节制的主动攻击和歼敌的办法是很好的。在三月底四月间,每军能组织一两次这样的小战斗,对板门店谈判是有帮助的,望前线各作战部队依照实情妥善仿效为盼3月26日,彭德怀司令员又明确指示:“我们目前作战方针,应采取积极手段,巩固现阵地,不放过任何有利战机,歼击运动的暴露的敌人,相机夺取阵地。

根据这些指示,志愿军在坑道工事初其规模后,从4月初起,即开始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挤占敌我中问地带和攻取敌军突出的个别的连、排支撑点的作战活动4月1日,第65军以1个加强连,在炮兵支援下,向砂川河以东、西场里以南的揪村发起攻击,一举歼灭南朝鲜陆战第1团1个连大部。到5月份,随着第一线阵地的巩固,这种作战活动在全线普遍展开。5月,仅第63、第39、第12军,即挤占阵地14处,其中第63军挤占10处,第39军挤占2处,第12军挤占2处,共约20一30平方公里,另第68,第39军和人民军第3军团共组织4次攻击作战。7月下旬至8月底,一线部队第40,第39,第15,第68和人民军第3军团又挤占10处阵地,此外,组织排以上兵力在炮兵和坦克支援下的主动攻击作战17次。8月611,第12军第104团副排长杨春增,在为巩固已占领的座首洞东南无名高地的战斗中,率1个班连续击退南朝鲜军14次冲击,大量杀伤了敌军,在敌军再一次拥上阵地的危急时刻,他举起一枚反坦克手雷扑进敌群,与敌同归于尽,被追记特等功,授予一级战斗英雄,并被授子“朝鲜民上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7月和8月志愿军和人民军共歼敌4.1万余人,自身伤亡8600余人,敌我伤亡对比为4.7:1。这些作战活动有力地打击了“联合国军”,并将斗争的焦点推向“联合国军”阵地前沿1952年6月,“联合国军”惧怕志愿军和人民军在朝鲜战争爆发两周年之际发动攻势作战,为了破坏志愿军可能的进攻准备,并对志愿军4一5月间挤占阵地活动进行报复,配合谈刘对朝中方面施加压力,遂于6月12日开始,以美第45师和南朝鲜第6师为主,前线其他各师配合,向志愿军前沿阵地发动了名为“回击行动”的进攻。其重点攻击目标是志愿军第39军5月份挤占的铁原以西190.8高地和第12军5月份挤占的金城以南官华毗西山。志愿军该两阵地均由1个步兵连防守。6月12日清晨,美军和南朝鲜军在大量飞机、坦克和炮兵的支援下,以营团规模的兵力向志愿军该两阵地发动进攻。志愿军阵地守军依托坑道和野战工事顽强抗击,经过激战,两阵地均有一部分表面阵地被敌占领,志愿军转人坑道坚守这时,志愿军首长分析认为,敌人进攻部队的兵力、兵器暴露在志愿军阵地面前的火网内,“送肉上砧”,造成了志愿军过去所难找到的有利战机。6月15日,邓华代司令员、宋时轮副司令员、甘泗淇副政治委员和联司朴一禹副政治委员联名,向第一线志愿军和人民军下达指示,指出:‘目前应是速即集中我们的力量,坚决利用现有阵地,适切加强前方各基本防御地区的火力及兵力,允分准备歼灭敌人任何进犯的部队,求达大量杀伤敌人有生力量,消耗其技术兵器,加速敌士气的颓丧,以更加巩固我防御阵地”

500

据此,志愿军开始了有计划的反击,在190.8高地方向,39军于6月15日组织8个步兵连,在112门火炮、坦克炮的掩护下发动反击,毙伤俘敌500余人,夺回表面阵地,该阵地坑道部队坚守5个昼夜,在反击部队发起攻击时里应外合成功夺回阵地,打的非常漂亮。6月18日,12军也发起了反击,12军以2个步兵排分别加强炮兵36门和44门,反击管岱里西山阵地,全部夺回表面阵地,坑道部队坚守7个昼夜。志愿军在这两个阵地的坑道攻守作战,是之后上甘岭战役的雏形,充分证明坑道工事可以有效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最大限度抵消敌方占优势的空军、炮兵、装甲兵火力。除了这两个阵地的战斗外,整个6月“联合国军”还进行了7次山地进攻作战,全部被我军所粉碎,6月我军毙伤俘敌2万余人,敌方的“回击行动"全线遭到了失败。

图为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杨春增烈士

500

杨春增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1929年生,河北沙河人。1945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48年1月入党。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1952年8月5日,在朝鲜金城前线座首洞与敌军作战时,任志愿军第12军35师104团4连3排副排长,随突击队攻占敌坚固设防的541高地,全歼守敌1个排。当夜,敌人组织多次反扑,企图夺回阵地,均被击退。6日晨5时,突击队奉命回撤,他带领第9班8名战士继续坚守高地。天亮后,敌军再次组织强大火力向541高地猛烈轰击,进攻兵力由1个排增至2个连。他沉着指挥,在纵深炮火支援下,连续击退敌10余次进攻,歼敌200余人。战至下午3时,战友相继牺牲,只剩下他和卫生员牟元礼。他忍着伤痛,加紧整修工事,收集零散弹药,当百余名敌军在炮火支援下再次发起冲击时,两人分头抗击,战至弹尽,十余名敌人冲上了阵地。在此危急时刻,他吩咐卫生员到后面联络部队,自己毅然举起最后一颗手雷扑向敌群,与敌同归于尽,年仅23岁。[1] 1952年11月,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并追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1953年6月25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追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yiou 2019-12-30 12:05
谁是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志愿军。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6 08:56 , Processed in 0.01484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