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为什么“阿Q的民族”能孕育出新中国?—— 兼谈如何看当下世界之“乱” ...

2020-1-6 07:0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7549| 评论: 0|原作者: 鹿野

摘要: “反抗”只是一种形式,反抗的指向才是其实质。关键在于这个反抗指向对不对,是否符合社会历史发展的潮流。因此,今天我们应该支持智利、法国和美国等一些抗议新自由主义的群众运动,反对西方支持的“颜色革命”。

这几天不少人总结2019年国际形势时都发现,近一年以来,世界范围内各国局势普遍动荡不停。既有智利、法国和美国等一些抗议新自由主义的群众运动,也有一些西方支持的“颜色革命”。而且整体上呈现“越来越乱”的趋势。

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一些爱国网友当中兴起了一股“反对一切反抗的思潮”。这些朋友还振振有词,理由大体是“这些反抗都存在着问题,所以就不应该进行支持”。对于这种观点,笔者是不敢苟同的,在此就谈谈个人的看法,未必正确,仅供朋友们参考。

在这里,笔者首先想谈一个问题。有朋友曾问我说,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为代表的一些作品是不是没有真正反映旧中国的现实呢?假如中国人真的存在阿Q一般的“国民性”,这么一个“阿Q的民族”怎么可能孕育出新中国?

我说,那大概是你没有仔细看《阿Q正传》,或者看多了近年来某些公知与公知化的专家的解读。鲁迅写《阿Q正传》时还没有接受马克思主义,因此对于就中国的分析不可能是完全科学的。但是不管其写作的主观目的如何,就其具体客观内容来说仍然是符合现实主义原则的,甚至某种程度上预示着中国革命的必然胜利。

为什么这么说呢?答案很简单。《阿Q正传》中其实写的很明确,阿Q为代表的旧中国普通民众身上虽然有着种种不足,包括“精神胜利法”等一系列自我逃避地精神枷锁,但是至少还有一种朴素的感情,即认为赵太爷、举人老爷和假洋鬼子们统治的社会是不合理的,因此是很容易被引导向革命的:

【阿Q的耳朵里,本来早听到过革命党这一句话,今年又亲眼见过杀掉革命党。但他有一种不知从那里来的意见,以为革命党便是造反,造反便是与他为难,所以一向是"深恶而痛绝之"的。殊不料这却使百里闻名的举人老爷有这样怕,于是他未免也有些"神往"了,况且未庄的一群鸟男女的慌张的神情,也使阿Q更快意。
"革命也好罢,"阿Q想,"革这伙妈妈的命,太可恶!太可恨!……便是我,也要投降革命党了。"】

而辛亥革命为代表的旧民主主义革命之所以失败,根本原因也不在于阿Q为代表的旧中国普通民众不支持,而是因为革命的领导权落在了假洋鬼子们的手里,根本不允许普通民众参加革命:

【"我……"
"出去!"
"我要投……"
"滚出去!"洋先生扬起哭丧棒来了。
赵白眼和闲人们便都吆喝道:"先生叫你滚出去,你还不听么!"
阿Q将手向头上一遮,不自觉的逃出门外;洋先生倒也没有追。他快跑了六十多步,这才慢慢的走,于是心里便涌起了忧愁:洋先生不准他革命,他再没有别的路;从此决不能望有白盔白甲的人来叫他,他所有的抱负,志向,希望,前程,全被一笔勾销了。】

以上这两章《革命》和《不准革命》也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用马克思主义重新审视《阿Q正传》之后评价最高地两章,曾长期被选入语文课本以让学生了解辛亥革命的不彻底性和失败的根本原因。著名历史学家胡绳在分析辛亥革命原因时,也特别用了这一部分作为典型:

【鲁迅在以辛亥革命为背景而写的《阿Q正传》这部小说中,特别写了“不准革命”一章,深刻地反映了历史真实。赵太爷、赵秀才、假洋鬼子等等,都不准下层群众革命,并为此迅速地设法弄了一个表示革命的“银桃子”挂在自己身上。为了发动革命斗争,资产阶级革命派需要从下层群众中找力量,但是在他们感到已经取得胜利的时候,就不再理会这种力量,甚至也加入了不准下层群众革命的行列。
胡绳著,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  中国青年出版社,2005.01,第540页】

也可以说,所谓“阿Q的民族不能孕育出新中国”本身就是一个伪问题,在一个社会的普通民众都像阿Q一样反对赵太爷、举人老爷和假洋鬼子们统治的社会时,只要有一个正确的引导,马上就会变成:

【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

而这一切,就是不久之后在毛泽东主席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真实发生的故事。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鲁迅先生写《阿Q正传》不是为了批判阿Q吗?其实,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指出过,真正优秀的作家都是可以超越个人主观偏见的,因此,片面的强调写作目的本身就不大合适。至少从小说的内容来看,虽然不无对阿Q身上种种缺点的批判,但是对赵太爷、举人老爷和假洋鬼子们的批判更远胜于阿Q。

而且即使从主观目的上来看,鲁迅也未必真的是完全否定了阿Q的。记得北京大学对鲁迅先生很有研究钱理群教授曾经指出过,最能代表鲁迅思想的作品是《野草》:

【今天人们谈论得最多、读得最多的鲁迅作品,譬如《呐喊》、《彷徨》的大多数,以及鲁迅的杂文,基本上都是为他人写作的。或者是为了那些孤独的改革者、中国的脊梁,或者是为了那些做着好梦的青年,或者是为了他的敌人写作的。真正为他自己写作的,鲁迅自己交代得很清楚,就是《野草》。
鲁迅说,《野草》里面有我的哲学,而且他说,《野草》是属于我自己的。他不希望青年们看他的《野草》,那是完全属于他个人的东西,是最具有鲁迅个性、最属于鲁迅个人话语的一个作品。鲁迅的《野草》就成为我们去接近鲁迅灵魂的一个窗口,或者提供了一个途径,我们可以通过《野草》去了解那些也许是更真实的鲁迅的思想。
钱理群:漫话鲁迅_爱思想
http://www.aisixiang.com/data/16228.html】

但遗憾的是,钱教授虽然列举了《野草》当中的好多篇作品,却忽略了一篇最通俗易懂,也曾经长期被新中国选入语文教材的《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其可以差不多把鲁迅的思想说的一目了然了:

【“先生!”他流着眼泪说,“你知道的。我住的简直比猪窠还不如。主人并不将我当人;他对他的叭儿狗还要好到几万倍……”
“混帐!”那人大叫起来,使他吃惊了。那人是一个傻子。
“先生,我住的只是一间破小屋,又湿,又阴,满是臭虫,睡下去就咬得真可以。秽气冲着鼻子,四面又没有一个窗……。”
“你不会要你的主人开一个窗的么?”
“这怎么行?……”
“那么,你带我去看去!”
傻子跟奴才到他屋外,动手就砸那泥墙。
“先生!你干什么?”他大惊地说。
“我给你打开一个窗洞来。”
“这不行!主人要骂的!”
“管他呢!”他仍然砸。
“人来呀!强盗在毁咱们的屋子了!快来呀!迟一点可要打出窟窿来了!……”他哭嚷着,在地上团团地打滚。
一群奴才都出来了,将傻子赶走。
听到了喊声,慢慢地最后出来的是主人。
“有强盗要来毁咱们的屋子,我首先叫喊起来,大家一同把他赶走了。”他恭敬而得胜地说。
“你不错。”主人这样夸奖他。】

简而言之,鲁迅先生最反感的绝不是阿Q这样虽然有一身毛病,但是还愿意反抗旧社会的普通人,而是心甘情愿的做剥削者压迫者走狗的奴才。后来,他又在《战士和苍蝇》、《“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等一大批杂文当中反复提及,可以说是贯穿鲁迅一生不变的思想。

这当然并不是说,所有的反抗都不能批评。笔者曾在以前的文章当中指出过,“反抗”只是一种形式,反抗的指向才是其实质。并非所有的“反抗”都应该反对,也并非所有的反抗都应该支持,关键在于这个反抗指向对不对,是否符合社会历史发展的潮流。因此,今天我们应该支持智利、法国和美国等一些抗议新自由主义的群众运动,反对西方支持的“颜色革命”。

另外,即使是指向反动势力的反抗,也应该实事求是地承认其中的问题。比如说,鲁迅先生在《阿Q正传》就实事求是地写了旧中国普通民众身上的种种弱点,其实也就指出了如果没有正确的引导,仅仅停留在自发的“阿Q式反抗”层面上是不可能成功的。如果要是盲目地、不加分析地胡乱拔高群众的自发性反抗,其实反而不利于提升其斗争的水平。

但是,这一切都不是否定人民反抗的理由。试想,假如旧中国的民众都像《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当中的奴才一样,虽然对主人有所不满,但是还想誓死捍卫主人统治下的旧社会,甚至更进一步,连不满也没有,把剥削和压迫视为“福报”,把赵太爷、举人老爷和假洋鬼子们视为养活了自己的恩人,认为他们的统治是理所当然的,那还能有新中国吗?这样的社会绝不可能在沉默中爆发,只能在沉默中灭亡。

要知道,哪里有压迫,哪里才会有反抗,即使是充满着错误地反抗也比没有任何反抗的沉默与逃避要好。因为一个奴隶的民族是一个可悲的民族,但一个奴才的民族才是一个真正没有希望的民族。自发斗争是自觉斗争的基础,没有自发地、充满着错误,甚至包括方向性错误地反抗,也就不可能有自觉地、健康地、建立起新社会的革命。

因此,面对日益动荡的世界形势,我们所要做的绝非居高临下的指责各国普通民众,宣称民众不应该反抗而应该逆来顺受,否则只会把自己推到广大人民的对立面。相反,我们应该像革命战争年代毛泽东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一样,积极的引导民众,让其将反抗的矛头对准剥削压迫他们的西方资本势力,逐步把自发地、充满着错误,甚至包括方向性错误地反抗提升为自觉地、健康地、建立起新社会的革命,从而促进人类社会的发展与进步。

这并不是说应该违背中国不干涉别国内政的一贯原则,而是像1972年《上海公报》所指出的,仅仅是顺应历史潮流的必备之举:

【中国方面声明: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中国方面表示:坚决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7 15:10 , Processed in 0.01522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