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2020-7-3 22:4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1066| 评论: 6|原作者: 丑牛|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他思索即将在中国大地上展开的一场革命暴风雨,他思索着党内的一场严酷斗争;思索着阶级力量的对比;思索着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几次大挫折,自己也准备“跌得粉碎”;思索着自己被逼上梁山,当了党内的钟馗;思索着左派、右派都要借他来“打鬼”。

丑牛: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丑牛 · 2020-07-03 · 来源:
收藏(0 评论()字体:  /  / 
五十多年对去了,他老人家去世也四十多年了,他的预言,不是一幕一幕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吗?他自称是“近乎黑话的话”,不是句句成谶了么!

  

[前言]    毛主席《给江青的信》是1966年7月8日写的,到今天已是五十四周年了。半个多世纪,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由“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的毛泽东时代,转向“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思想、新时代。标誌性的事变是,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翻盘,“文革”几乎成了一项罪。怎样认识“文革”,评价“文革”,怎样判断“文革"后的形势,毛主席《给江青的信》是一份珍贵的权威的文献。这封信写于文革发动的初期,是对“文革”的预言,更是对“文革”后的预言,五十多年对去了,他老人家去世也四十多年了,他的预言,不是一幕一幕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吗?他自称是“近乎黑话的话”,不是句句成谶了么!

   

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滴水洞寻幽

  

  几次到韶山,都没有去滴水洞,以为那只是一处风景点。近几年来,关于文化大革命的争论,越来越激烈,重读了毛主席《给江青的信》,这封信是主席住进滴水洞十多天后,到了武汉的东湖,给江青写的。虽然,主席说,信中讲的“颇有些近乎黑话”,但细细品读,许多疑团顿悟,胸中豁然开朗。

  50年前,文化大革命之火点燃后,这把火烧到哪里?怎样烧?烧到哪些人头上?我们这些人是不太明白的。就是党的上层,也莫衷一是。我们省的第一书记王任重,是大区中南局第二书记,又当上了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副组长。他可能也不明白,以为是反右,如是成了“枪打出头鸟”、“秋后算帐”派,成为昙花一现的人物。有人问国家主席刘少奇,他回答说:“你们问我文化大革命怎么搞,我确实不知道”。一篇《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文章,就闹得北京城风生水起,一些人左右琢磨。

  正在热闹的时候,毛主席却到“西方的一个山洞里住了十几天”(十一天吧,说是山洞,只是一个地名——滴水洞,处在大山深处的小建筑群)。他老人家只写了一首诗,当时,也未发表:

  

七律:有所思

  (一九六六年六月)

  正是神都有事时,

  又来南国踏芳枝。

  青松怒向苍天发,

  败叶纷随碧水驰。

  一阵风雷惊世界,

  满街红绿走旌旗。

  凭栏静听潇潇雨,

  故国人民有所思。

  这十一天毛主席在滴水洞“思”了一些什么问题呢?各种文献里很少记载。就是权威的《毛泽东年谱》里,也没有记下一句话。倒是他从“山洞”里出来之后,到了“白云黄鹤”(武汉)的地方,在写给江青的一封信里,才露出了一些端倪。这封信谈的全是文化大革命:

  他思索即将在中国大地上展开的一场革命暴风雨,他思索着党内的一场严酷斗争;思索着阶级力量的对比;思索着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几次大挫折,自己也准备“跌得粉碎”;思索着自己被逼上梁山,当了党内的钟馗;思索着左派、右派都要借他来“打鬼”;思索着右派可能要发动一场反共的政变,断定他们的日子一定不好过;思索着右派们在他死后,一定会利用他的一些话来企图永远高举黑旗,但这样一做,他们就要倒霉了;思索着中国出现了资本主义复辟,革命者总会组织群众把他们打倒。最后归结的还是那两句话: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可以说,这封不长的信,预测了文革前后的形势。出于当时的政治环境,他不可能把这些思考直接地讲出来,他不能在运动刚兴起的时候,就向群众泼冷水,只有用这些“近乎黑话”的语言,告诉自己的妻子。

  读了全信,深感他内心的悲壮激越。和他喜读的岳飞的《满江红》的气势差不多。《满江红》的开头是: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他在《有所思》中也写道:“凭栏静听潇潇雨”。信中的叙述,也恰似《满江红》所表述的气概:“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五十年后,我们再来读这些“颇有些近乎黑话”的话语,可以说:句句成谶。

  ※                       ※                       ※

  “我的朋友的讲话(指林彪发表的“政变经”的长篇讲话)我总感觉不妥”。“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

  这位毛主席“最最亲密的战友”,“我们最敬爱的林副统帅”,毛主席当然的接班人,在文化大革命之初,发表历史上的政变经这样的演说,是要全党警惕发生反革命的政变的危险,“要树立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他告诫全党,如果在毛主席百年之后,谁作赫鲁晓夫反斯大林那样的秘密报告,就“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

  恰巧是这样一位反政变的领导人,自己却演出了一场真正的“大政变”,是毛泽东最早的洞察到“风起于青萍之末”的,并坦率地把《给江青的信》转达给林彪,向他打招呼,林彪也表示“要改”。但阶级斗争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从后来揭发的材料来看,他们要“打掉B-52”,建立一个资产阶级的国家。

  “九·一三”事件发生之后,当年国庆游行取消了,报纸上突然没有“毛主席为首,林副统帅为副”的提法了。我是被林彪派到湖北的“活党”们宣布为反革命分子而流放偏远农村的。一天突然来了几位军人,正是宣布我为反革命分子的几位。他们找我谈话,说:“这件事本来不应告诉你,但又不得不告诉你。告诉你:你们的林秃子完蛋了,他摔死在温都尔汗了,你要老老实实交待和林秃子有关的人和事”。我向他们瞪瞪眼,意思是:就是你们。他们见我不交待,就问我对林秃子这件事有什么感想?我一下脱口而出:“把红宝书举得最最高的,把万岁喊得最最最响的,把毛主席捧得最最最最的(指四个伟大),就是反毛主席最最最最最狠的!”有一位军人站起来把桌子猛一拍。我是用钉子把拣来的烂木头钉成的一个摇摇晃晃的小饭桌,这是我唯一的家具,几乎被他们整垮。四位一起站起来,留下一句凶猛的话:“以后有你的好下场!”我回答说:“我没指望有一个好下场。”后来在军区的绝密档案中查出“571”工程(林彪儿子制定的叛乱计划)成功后,我是267个立即处决的名单之一。

  这真是一场阶级的大搏斗,林彪一类人如上台,中国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老百姓会过什么样的日子?我们这样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历史已经表明,是法西斯,法西斯上台,“五七一”式的法西斯上台。

  “九·一三”事件的发生和被粉碎,是文化大革命的胜利。一些权威的党史专家学者,怎么把它写成文化大革命的失败呢?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著的《毛泽东传》中这样写道:“‘九·一三’事件,是文化大革命中的重要转折,它在客观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的失败”。林彪那些拔高毛主席的理论,是文革理论吗?“大树、特树、绝对权威”、“最高阶段”、“顶峰”……等等,是文革理论吗?读一读《给江青的信》,毛主席在文革开始,是怎样评判林彪的,毛主席不明明写着第一次违心地同意印发林彪的有关政变经的讲话,并直率地把《给江青的信》给他看,期望他改过自新吗?林彪一意孤行,终于折戟沉沙。“九·一三”事件,说明着党内斗争的激烈,证明着文化大革命对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怎么说成是文化大革命的失败呢?甚至有人还武断地说:“‘九·一三’事件,标志着文化大革命结束。”奉劝这些先生们,朋友们,你们不妨去滴水洞取经。在先哲面前,你们的蹦蹦跳简直像飞到他窗前的一支小蚂蚱。

  ※                       ※                       ※

  “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罢了。”

  文化大革命从一开始,对他的攻击可说是从未间断过。我们按数字的顺序来排列一些重大事件吧!“一月风暴”、“二月逆流”、“三月黑风”、“四五骚乱”、“720兵暴”、“九·一三叛逃”……。

  哪一起不是惊心动魄,哪一件不是黑云压城城欲摧。有时,还把他逼得身心憔悴,但没能把他“跌得粉碎”。

  一直到他去世,党内走资派们开始动手了。假借他的名义,搞了一场“宫庭政变”,说这是毛主席生前的安排和决策。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毛主席会安排你们来抓他的妻子!接着是一场拐弯抹角的“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仍然是打着他的旗子来砍旗,口说要捍卫毛泽东思想在我党的指导地位,实际上是要以系统地、完整地、准确地宣传毛泽东思想,来肢解毛泽东思想,说毛泽东思想不是他个人,而是全党智慧的结晶,要把毛泽东思想和他晚年的错误区别开来。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砍旗”的野心已昭然若揭。

  紧接着来了一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世纪审判。但审判却打着捍卫毛泽东思想,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旗帜。这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有人戏称之为“审判五人帮”。

  果然,接着上演的《历史的决议》就直指毛泽东了,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是十年内乱,十年浩劫,民族灾难,中国经济频临崩溃的边缘……。简直是十恶不赦了,但还手下留情,说:“毛泽东同志的错误终究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所犯的错误……他始终认为自己的理论和实践是马克思主义的,是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所必需的,这是他的悲剧所在”,历史的发展,已经证明,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完全必要的。谁的悲哀?被打翻在地,却没有跌得粉碎,想粉碎又不敢去粉碎。

  ※         ※         ※

  “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因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

  中国虽然没有发生明目张胆的反共的右派政变。共产党的招牌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招牌还在,但内质已经改变得差不多了。社会主义演变成了资本主义,共产党演变成全民党。骂共产党,骂共产主义的人和事,已司空见惯。共产党反共的事,人们也见怪不怪。前些时,任志强事件风靡京城。任志强红二代、地产大亨、优秀共产党员。他先是骂共产主义,说“我们被共产主义欺骗了几十年”,后来又反对“党媒姓党”,连“人民政府”也不应姓党,“是纳税人的钱,怎么就成了党政府了”。这个癫狂的人,简直是亡祖灭宗了,你爸哪里来的?你是怎么长大的?这个癫狂的人怎么会横行一时?最近我读了他写的回忆录——《野心优雅》,才得到解答:是改革开放的春风把他催生成长,培育了一批又一批共产党的变种,这里引证他写的一段话:

  “延安时期就流行着《白毛女》的故事,‘文革’时《白毛女》改编成芭蕾舞剧。深入人心的欠债不还钱的杨白劳是个正面形象,而按合同办事的黄世仁则是被打倒的地主恶霸”。

  这段话就活生生地刻画出改革精英们的心态和素质,他们的立场和观点。

  当我们看到阆中对八位讨薪农民工的审判,法官们的“释法”,这不是黄世仁们在审杨白劳吗?读任志强的《野心优雅》时,我还发现,任志强成长的身后,几乎站着所有著名的改革家官员。有的还是铁哥们,任志强说的“喜欢半夜三更和中南海通电话”。这决不是吹牛,任志强的“野心”,实际上是任志强们的“野心”,当然,谈不上“优雅”。

  今日社会动荡的根源在哪里?就在改革精英们搞的资本主义复辟,掀起了革命的浪潮。通钢事件,乌坎事件,孟连事件,石首事件,晋宁事件……大事件是连年不断。

  是毛主席句句成谶,还是“小康”“和谐”梦的破灭?我就不一一写下去了。

  ※         ※        ※

  滴水洞正处在韶山主峰脚下,去年“12·26”在“人民节”的狂欢后,我步行去滴水洞。两边大山耸峙,夹着一弯溪水跌岩起伏,时而挂瀑飞溅,时而平镜连漪。我估摸着千古以来,这里就是人迹罕至,虎踞龙盘之地,当地县志,也是这样记载的。

  毛泽东,这位韶山之子,从这里出发,领导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晚年,又在这里运筹要创建一个人民直接当家作主的新世界。这就是他说的“我一生办的两件大事”。

  在去滴水洞的沿途山岩上,刻着许多名家名言,多是他的战友、同志、朋友所题。真可说是琳琅满目。但我看得最重的是一位民主人士雷洁琼女士所题的八个大字:

  

公者千古 私者一时

  为什么是一位民主人士,而不是与他共同战斗过的同志,对他作出如此衷恳的评价呢?因为有不少共产党人,在夺取政权之后,由“公者”变成“私者”。有的还变成“大私者”,还有的“富可连城”、“富可敌国”。这是毛泽东最担心最反对的事,在从西柏坡出发进北京城时,他把建立政权叫“赶考”,他愤然讲的一句话是:“我们决不做李自成!”在西柏坡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他讲的最让人震惊的一句话是“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袭击”。三反、五反,是要打倒李自成;整风反右,也是要打倒李自成;七千人大会后的“四清”运动,也是要打倒李自成。一直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也是要打到李自成。当李自成们形成了气候,建立起了潜在的“天王府”,反而要把他打倒了。上面讲的从“一月风暴”到“九·一三”不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惊心动魄的“公者”和“私者”的大搏斗吗?

  到他去世之后,那些“私者”们,“大私者”们,真是扬眉吐气了,对文化大革命的批判,真可说是“口诛笔伐”、“血雨腥风”的了,又是“真理标准的讨论”,又是“历史的决议”,又是“世纪大审判”,又是铺天盖地的“伤痕文学”……,这一切,毛主席早就料到了,在《给江青的信》中写道:

  “也许在我死后,右派当权之时,他们会利用我的这种讲法去企图永远高举黑旗的,但是这样一做,他们就要倒霉了。”

  每年“9·9”、“12·26”,全国各地,几十万人,在韶山铜像广场,彻夜不眠,人民齐唱《东方红》。

  今年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50周年。舆论场上一番奇异景象:主流媒体要大家“拒绝文革”,民间网络欢呼“文革来了”。一家权威的报纸连发几篇《社评》加“任平”:“决不允许‘文革’这样的错误重演”、“文革已被徹底否定”。与此同时,全国各地都在开“纪念文革50会、小会、座谈会、纪念会。

  这风景正好是: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老兵丑牛

  武汉  2016年5月26日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20-7-11 02:47
文化大革命没有军队的支持不行。武汉720事件就算是一次未遂的军事政变。当时还是林彪派兵进行威慑,并要求毛主席立即转移。林彪死后,毛主席对军队的掌控力大大下降。抓捕“四人帮”,不费吹灰之力。

此外从邱会作、吴法宪等人的回忆录来看,他们自诩为“革命派”,对“造反派”恨之入骨。他们没什么马克思主义。如果上台,和现在没什么区别。回忆录里还卖惨,卖什么惨呢?当年的战友,现在都升官发财,大贪特贪。他们不但不能参与分赃,连养老金都发的不利索,当然要抱怨。
引用 wcjj 2020-7-7 22:30
林总太冤了,“要全党警惕发生反革命的政变的危险”讲的很好啊,九一三事件就是周害死了林总
引用 yiou 2020-7-6 17:01
公者千古不成问题 私者一时已经40年出头继续一带一路中出逃。
引用 龙翔五洲 2020-7-4 22:09
远航一号: 文章还在  <a href="http://m.wyzxwk.com/content.php?classid=21&id=420493" target="_blank">http://m.wyzxwk.com/content.php?classid=21&id=420493</a>
由于乌有之乡的有所作为,我后来又看到此文了。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7-4 09:18
文章还在

http://m.wyzxwk.com/content.php?classid=21&id=420493
引用 龙翔五洲 2020-7-3 22:49
我刚转毕这篇文章回头再看乌有之乡丑牛的文章网页,不料却被404了。请大家珍惜此文。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1 21:09 , Processed in 0.01673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