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下降,是美国霸权走下坡路的根本原因

2020-9-13 23:3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563| 评论: 2|原作者: 朱永嘉|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作为一种世界货币,美元的数量一旦超过世界商品流通量的需要,势必造成美元大幅贬值,其贬值不仅会危害美国经济,还会转嫁到各国,最终威胁到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他认为,这才是美元霸权乃至美国霸权不断走下坡路的根本原因。  


作为一种世界货币,美元的数量一旦超过世界商品流通量的需要,势必造成美元大幅贬值,其贬值不仅会危害美国经济,还会转嫁到各国,最终威胁到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他认为,这才是美元霸权乃至美国霸权不断走下坡路的根本原因。

  ✪ 朱永嘉 | 复旦大学历史学系

  [导读]今年,美国特朗普为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失业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向美国民众发放了一定数额的现金。发放现金虽可缓解一时之需,但其中也潜藏了不可忽略的危机。朱永嘉先生从货币产生的原理入手,指出货币作为流通手段,其发行量受商品流通的量决定,如果超过商量流通的量,会引发一些列负面效应。美元早先依靠黄金和白银支撑起其世界货币的地位,同时它与石油、天然气挂钩。但需要注意的是,作为一种世界货币,美元的数量一旦超过世界商品流通量的需要,势必造成美元大幅贬值,其贬值不仅会危害美国经济,还会转嫁到各国,最终威胁到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他认为,这才是美元霸权乃至美国霸权不断走下坡路的根本原因。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供读者参考。

  

  从货币问题谈美国的货币危机

  ▍特朗普政府发钱的隐忧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疫情在全世界的流行,据8月25日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字,全球累计确诊的新冠病毒患者已达23491520例,也就是高达2349万以上了,死亡的人数达809970例,也就是死亡人数超过80万人。从各国的情况看,总人口超过3亿的美国之疫情长期以来处于世界第一位。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美国东部时间8月26日,全美累计确诊病例达5812700例,累计死亡人口达179344例,那么患病人数达581万,死亡接近18万,患者的病例接近世界的四分之一,而美国的三亿多人口,只占世界的三十分之一。

  从这一点可以看到,这次新冠疫情对美国在方方面面带来严重的影响。首先,经济的恢复面临严重困难。从今年世界经济复苏的情况看,美国是拖世界经济发展后腿的,它不再是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特朗普一再怪罪于中国,其实世界各地的疫情,病毒的毒株情况各异。8月24日,一名香港新冠病毒的患者,从3月份患新冠病毒引起肺炎,经住院治疗已经转为阴性,他去欧洲旅游了三个月,回香港时经过检查发现第二次感染了新冠病毒,两次感染的病毒之毒株不同,而且血液中的抗体已经消失,说明再感染的现象关系到它原来的免疫系统没有时间限制,也活命接种疫苗的时效有限,以及重复接种疫苗之品类有时效性。不仅在中国发现了这个案例,在欧洲也发现了二例,路透社8月25日报道,荷兰与比利时也各有一人确诊二次感染新冠病毒。比利时的病毒学家马克·范兰斯特告诉媒体,比利时的病人是一名来自鲁汶的女性,50岁,她在3月首次感染新冠病毒,6月又再次感染,对比病毒样品后,发现这名两次感染的病毒之毒株有明显差异。荷兰国家卫生院公共卫生研究所表示,荷兰的病例为一名免疫系统明显脆弱的老年患者,荷兰病毒学专家库普曼斯也证实两次感染病毒的毒株有明显差异。美国也发现一例二次感染病毒者,其病毒之毒株亦有差异,这虽是几个个案,但有普遍性。

  这几个案例说明,新冠病毒患者的血液抗体之免疫功能有时效,各地的病毒毒株不同,而且病毒有变异,疫苗免疫的功能有时效,有的要反复注射数次,这对疫苗的生产带来困难,如何应对患者的再次感染,对疫情的防控工作需要有长期的准备,这对美国经济带来更加沉重的负担,而且是长期的负担。若没有特朗普在最初三个月的不作为,美国不至于会陷入今天的困境。

  疫情发展至今,美国有四、五千万人依靠失业救济金为生,特朗普政府还曾向全国百姓按人口发放一定数量的现金,这些现金从哪儿来呢?靠的是美联储与财政部的印钞机来供应。它带来的结果,必然是美元在世界范围内不断贬值,最终会威胁到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下面我们就从货币的角度来讨论问题。

  ▍货币的职能与货币发行原理

  我们不妨先读一下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章所阐述的关于货币的职能问题,那是《资本论》第一篇的第三章,讲了四个职能和一个世界货币的问题。四个职能包括:(1)价值尺度;(2)流通手段;(3)贮藏手段;(4)支付手段。最后讲了世界货币的问题。

  我们知道,货币是在商品交换过程中逐渐实现的,在频繁的商品交换过程中,需要有一种商品成为社会公认的价值形态,在交换过程中充作一般等价物,于是它就成了商品交换中的货币。黄金与白银并非天然成为货币,但货币天然要以黄金与白银作为自己之价值体现。我们知道,货币作为商品所含价值量的体现,只有它的每一片都有一致性质的物质,才能使其成为价值的现像形态,从而成为人类劳动的体化物。又因价值量的差别纯然是量的,所以作为货币的商品,必须只能有量的差异,必须能随意分割,又能随意地把它合起来。那么黄金与白银便具有这种天然的属性。黄金与白银作为货币的商品,它同样带有使用价值和价值的两重性。如果作为商品,它同样具有使用价值,如黄金可以制作金戒指等贵重饰品,白银可以制作银器手镯等,这就体现了黄金和白银除了作为货币以外的使用价值。

  我们先说一下黄金或白银作为商品的价值量的表现,X量的货币与Y量的黄金与白银的等价物,那就是该商品的货币形态,也就是它的价格。若一吨铁=二盎司黄金,这样一个方程式就够了。商品的价格或其货币形态,在实际生活中,往往仅是一个观念形态,是人们想象的形态,它是以黄金的量为根据的,人们用黄金来评估数百万商品的价值时,它无需现实的黄金在手中。

  故货币只用作价值尺度时,它只是一种观念或想象的货币,黄金的价值变动,不会妨碍它作为价格标度的功能。商品交换的过程是由这样一种形态的变化来实现的:商品——货币——商品,它的公式是W——G——W,就其物质形态来看,这个运动是W——W,是商品与商品的交换,而这个交换要用货币作为媒介,商品形态先变成货币,然后再由货币变成另一种他所需要的物品。在这个过程中,货币便成为商品流通的手段,作为商品流通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媒介,从而取得了流通手段的职能,要看商品流通的规模和数量来决定作为流通手段之货币的数量。

  货币在买方那儿是作为购买的手段。在实现商品的价格职能时,货币便从买者手里转移到卖者手里,而买卖上方的交易的连续性,则完全体现在货币这一方。货币作为流通手段的运动,实际上只是不同商品拥有者货品的流通,而这样的流通要通过货币的流通才能实现。在这个前提下,流通手段的量,是由待实现的商品总额决定的。假定商品总量是一定的,那么流通货币的量取决于商品价格的变动,若干主要商品的价格上升或跌落,它就会影响全部待流通的待实现的价格总额,从而增加或减少流通中的货币总量。

  在商品流通过程中,货币作为商品流通的手段,它还可以转化为支付的手段。货币的铸币形态是由货币作为流通手段发生的,金的铸币与块金本来只有形态上的区别,黄金能从这种形态转化为那种形态,本来只有形状的区别,但金的铸币在流通中逐渐磨损,那么铸币与它的实际含金量开始了它们的分化,流通过程中自然发生的现像使铸币的金存在变作一种假象,把铸币变作它法定金属内容和象征,而且逐渐成为它的法律象征。随着铸币出现的还有辅币,以支付铸币的尾数,这些辅币是用银或铜制成折合一定数量的黄金,而银记号与铜记号的辅币,它的含金量完全由国家法律规定的,故无论铸币还是辅币,与它的价值实体是完全分离的。

  那么在货币身上,它所代表的黄金之价值,最初也是由国家法律规定的,它也是货币流通过程中产生的一种价值的象征,货币作为一种支付的手段,也是在流通过程中派生的,买者与卖者之间建立一种债务关系,买卖关系是建立在买者在一定时期支付卖者一定数额的货币,要到支付日期到期,支付手段才进入流通领域,而这个时候买者向卖者支付到期的货币便成为支付手段,而这个过程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在支付日期到期前,卖者手中的债券便成了贮藏货币的形式,故货币作为支付手段与贮藏手段,都是由货币作为商品流通中派生的。国家规定的货币存在的条件是与它所代表的黄金量所联系的,作为流通的手段,货币发行的量是受商品流通的量决定的,如果超过了商品流通的量,货币便会贬值。如果货币所必须包含的黄金量成为变数而不断下降,那就标志着货币的不断贬值,逐渐使货币在商品买卖中失去流通手段的作用,那么政府发行的无限量之货币,便会变成一张废纸,自然地退出流通领域。

  ▍中国历史上的纸币发行

  纸币发行在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北宋仁宗天圣元年(1023年)由政府发行交子,一交一缗,一缗代表一千文铜钱,一次发行有定额,有铜钱或铁钱作准备金,每三年发行一次,收回旧币。后来为了供应军饷,超额发行,结果被流通市场所拒绝。会子是南宋政府发行的纸币,是宋高宗绍兴三十年(1160年)由政府户部主持发行的,其面值有一贯(一千文)、五百文、三百文、二百文几种,为了军饷开支滥发纸币而贬值,最后由于无法兑现而被逐出流通领域。

  女真的金国发行过交钞,它的票面有一贯、二贯、五贯、十贯的大钞,一百文、二百文、三百文、七百五十文为小钞,钞与钱并行,结果还是由于滥发纸币,被逐出流通领域,钞法也就难以维持下去了。

  元代继行女真金的钞法,忽必烈的中统元年(1200)年发行“中统元宝交钞”,最初发行时,数量受限制,曾在市场流通过,不久平准行用库的准备金被盗用,由于无法兑现而被流通领域淘汰。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又发行“至元通行宝钞”,开始以金银为本位,但仍因滥发而被逐出流通领域。

  明代在朱元璋执政时期曾发行过大明宝钞,同样以失败告终。

  国民党统治时期,1948年我还亲身经历过金圆券的发行和崩溃的过程,最终取代金圆券的是银元,到处都是银元贩子,金圆券成了废纸,我家里是用麻袋装的。金圆券的崩溃加速了蒋政权在大陆的垮台,台湾没有使用金圆券,用的是台币,所以蒋介石只能逃亡去台湾了。

  在货币发行上,如果政府失信于民,最终往往是这个政权的垮台,这是从国家国内货币发行的问题来看事态发展的趋势,或是法定的货币被流通领域所淘汰,或是导致整个国家统治崩溃的一个重要因素,如元代与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

  ▍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

  下面我们再说一下世界货币的问题。当一国的货币有一部分在世界市场流通时,它必须有现实的货币商品,即黄金和白银作为支撑。作为世界货币的那部分,必须具备有相应的黄金和白银之贮藏,作为它的准备金,随时随地可以与黄金、白银直接兑换。所以在国际市场上,它与黄金、白银的比价,便是这一世界货币所标志的价值量,它才能在国际交易中得到信任

  美元作为世界货币,本来是银本位,与银元并行,后来才是金本位。白银在美国成为货币,始于《1792年铸币法案》,依照这个法案,1美元包含纯银24.1克,金银的比价是1:15,那时美国保持金银货币轨制。到1873年2月,美国国会通过《1873年铸币法案》,废除了白银货币单位,实行金本位制。到1878年,通过《布兰德——埃勒森法案》,让金币与银币同样具有法律效力,而金、银的比价是1:16,财政部同样发行黄金券和白银券,1美元的白银券等于1美元的银币,以便于流通。

  美联储成立于1913年,由美联储发行的货币,占货币流通的主要份额,它所发行的货币可以兑换等额的黄金。那时,黄金和白银作为硬通货,通过铸币的形式,同样可以进入流通领域,与纸币并行。流行的纸币,有白银券、黄金券和美国政府券三种,纸币与金银的铸币等价,而纸币的发行要有金、银作准备金,故美联储每年、每月都购入一定的黄金和白银作为准备金。1933年罗斯福废除黄金券,那么流通的纸币便只有美联储券、白银券和美国政府券。1964年3月,美国约翰逊总统宣布停止白银券与白银兑换,在事实上废除了白银券,那么流通的纸币便只有美联储券,这也就是今天的美元,这样金银这些贵金属铸币退出流通领域以后,超额的纸币发行势必推高金银的价格。

  1961年11月,由七个欧洲国家和美国一起建立黄金互助基金,目标是使每盎司黄金价格保持在35.2美元,金价超过这个目标时,便抛售黄金,绝不允许金价超越雷池一步,从而保持美元的名义价值。由于越南战争,美国大量增发纸币来维持军费开支,那么势必引发美元贬值,这个黄金互助基金便无法维持金价,到1968年3月,黄金互助基金陷入崩溃的边缘,美国不得不缩小越战的规模,并终止越南战争,以缓解其财政金融的危机。1969年3月18日,美国国会取消了美联储发行美元必须拥有25%黄金的支撑,这样最终切断了黄金与美元之间的法律关系。

  在尼克松执政时,美国的财政赤字已无法维持美元对黄金的固定汇率的国际承诺,这个承诺是1944年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举行的44个国家参加的联合国货币基金会议确定的,在这次会议上签署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定》与《国际开发银行协定》。这二个协定规定35美元等于一盎司黄金,各国的货币与美元保持固定的汇率,美元可以代替黄金作为储备,这样美元方能成为世界货币。

  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切断了美元与黄金的直接联系,规定只有各国的中央银行才有资格以美元兑换黄金,美元与黄金的比价随行就市。那么各国的货币与美元的固定汇率也无法保持下去,以美元为中心的世界货币开始动摇。由于越南战争,美国一百多万军队陷于战争泥潭,美联储不得不大量印制美元,美国国内反战运动高涨,美国实在打不下去了,尼克松才派基辛格到中国来,其中一项主要的使命是如何让美国顺利从越南撤军,从而缓和国内的反战运动,缓和其财政危机,稳住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这件事是中国帮了尼克松,毛泽东作了越南范文同他们的工作,毛主席说,北越与南越之间没有大洋隔着,你们也要休整一下,他们走了以后,你们先在农村和中小城市发展,把伪政权孤立在大城市,最终解决问题,完成国家的统一。这样美国才能顺利撤军。

  尽管如此,美元与黄金的比价这几十年来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随着美元的贬值,黄金的价格随之上升,故黄金期货由于美元贬值预期而一直看涨,每盎司黄金的价格一度达到2000美元。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已推出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这个政策说到底是大量印制美元,它拖累的不仅是美国经济,还有世界经济。为什么?因为美元是世界货币,美元贬值的后果,要由世界各国来承担。

  今年以来,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冲击了美国国内生产和经济,再加上四千万失业人口的救济金要发,疫情期间美国还向全国人民发放一定数量的现金,特朗普便逼着美联储大量印发美元,那么美元的数量一旦超过世界商品流通量的需要,势必造成美元大幅贬值。

  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它的贬值便会转嫁到各国持有的美元。如果从货币的贮藏功能来讲,那就要看它的利率水平,如果美元的银行存款利率高,人们自然喜欢把美元存入美国的银行。如果美国发行的国债利率高,人们自然把手中的美元购买美国的国债。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和本世纪的最初十年,美国的国债利率比较高,中国农民大量进城打工,提供了廉价劳动力,在进出口贸易中积叠大量美元,于是用来购置美国国债。因为那时美国国债的利率高,我们的外汇储备中,便包括相当数量的美国国债。这一年来,由于美元的无限量通货膨胀,其起因是新冠疫情的冲击下,失业率高,四千万人仰仗失业救济金为生,加上按人发放美元,结果导致通货膨胀,美元的利率成了负利率,国债的利率也变负了,谁还愿意保存手中的美国国债呢?中国和日本手中的国债最多,都在考虑抛售美国国债,同时也不愿意在手上保留更多的美元外汇,老百姓手上的美元,要换成人民币,银行有年度的限额。从货币作为贮藏的手段,那么美元成了负资产,这个现象实际上是在动摇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

  如果要观察这一年来美元包含的实际价值,只要看它与黄金、白银今年3月以来比价的变动就很清楚了。

 6.jpg

  美元是靠黄金和白银来支撑其世界货币地位的,黄金与白银的价格之上升,说明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在下降。

  目前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地位的另一个因素是美元与石油、天然气的销售挂钩,沙特是石油和天然气的主要出口国,所有石油和天然气必须以美元来结算,故美元这个时期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是与石油和天然气的定价和交易捆绑在一起的,相当一个时期以来,石油与天然气的交易离不开美元,各国经济的发展离不开石油和天然气,从而使美元稳固它在世界货币的地位。

  而由于新冠肺炎的冲击,各国经济都不景气,对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减少了,石油价格下跌,美国本土的石油工业也受影响,页岩的天然气开发也停下来了,这对美元在世界货币的地位是一个打击。当初伊拉克的萨达姆,表示不要用美元来结算石油、天然气的交易,这是美国下决心推翻萨达姆政权的根本原因,因为这样动摇了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奥巴马之所以推翻利比亚的卡扎菲,也是这个原因,因为卡扎菲主张发行非洲自己的通用货币,不用美元来交易。如果这个办法得以实现,也会从政治上动摇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

  实际上目前中美之间矛盾的焦点也是在这一点上,因为中俄之间的石油、天然气交易不以美元计价,而用人民币计价。中国与伊朗的石油天然气交易,也是用人民币来结算的,伊朗的石油出口,由于遭受美国制裁,并不是以美元计价和交易的,这是美伊矛盾的焦点。俄国修向德国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德国和欧洲从俄罗斯进口石油和天然气,是用欧元交易,这是美国要制裁“北溪2”制造商的根本原因。俄罗斯表示自己有能力制造和完成“北溪2”的工程,那么欧俄之间石油与天然气交易使用欧元势必打击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这就成为美俄和美欧矛盾的焦点。美国没有办法用对付萨达姆、卡扎菲的办法来对付中俄欧,因为都是大国,美国很难动手,对伊朗也只能采取有失国格的暗杀的办法。此外现在人民币可以在上海黄金期货市场购买黄金,人民币走向国际化,这一年美元是在不断贬值,人民币却在不断升值,人民币在国际地位的上升,对美元世界霸权地位是一个威胁,这是中美矛盾的焦点,实际上威胁到美元的世界霸权,这是特朗普用尽各种办法打击中国的根本原因。

  

  ▍美国霸权地位的坠落

  美国霸权地位坠落的原因还在它的国内,特朗普不能正确处理美国的新冠疫情,疫情起始阶段不作为导致最后一发不可收拾,8月2日,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610万例,死亡达18万5千多例,前些日子特朗普故作姿态,在全国下半旗为新冠病毒死亡者致哀,实际上是为他竞选连任拉选票而已。

  由于新冠疫情的泛滥,一方面美国国内生产萎缩,贫富两极分化在加剧,另一方面失业救济金的规模不断扩大,他们真正拿到的救济金更少了,而一般民众日常生活开支在增长,美国的储蓄率很低,一般工人都是月光族,债务危机增加,所以只能靠无限量地增发货币来维持其社会秩序和海外驻军的开支,这是难以为继的事,其结果只能是美元不断贬值。

  美元在世界货币的地位在下降,这才是美元霸权不断走下坡路的根本原因。特朗普看重的是他个人的权力和地位这些眼前利益,受损的是美国的国家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如果特朗普在11月3日获得连任,那么这个矛盾还会延续下去。至于拜登能否改变这个局面,目前还很难下断语,我们只能拭目以待。我深信历史的发展自有其客观规律,有盛必有衰,这世界没有长盛不衰的道理。

  特朗普还会采用各种方法攻击中国,我们对国际形势要作最坏的准备,工作的重点还是做好国内的工作,既保持国内大局的稳定和发展,也积蓄力量,准备应对任何意外事件的发生,这才是最根本的。至于美国形势的发展,我们很难左右,世界市场大得很,在欧洲还有发展的余地,最近王毅外长访问欧洲的道理就在于此。对于美国我们只能静观其变,希望它向好的方面转变,从而改变目前中美关系的僵局。这一切很难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们只能抱着良好的愿望见机而行,如果形势继续恶化,受害的最终还是美国人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9-14 07:19
在马克思时代,流通中的货币总量受到货币窖藏行为的控制。在现代货币体系中,货币不仅是流通和支付手段,同时还是流动性最大的投机工具。在经济危机中,处于投机动机大量囤积货币从而减少了流通中的货币数量,是凯恩斯主义所谓“流动性陷阱”的现实基础。在这个意义上,投机需要代替了过去的货币窖藏,可以让宽松的货币政策失效。现代国家对通货膨胀的控制力与其经济主权的完整性,尤其是对国际资本流动的管制能力相关。
引用 redchina 2020-9-14 03:15
朱永嘉先生的一家之言,可以参考。但是朱永嘉先生简单根据美元与黄金比价就断言美元已经或即将丧失世界货币地位,言之过早。现代货币与物价水平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绝非货币发行量大就必然导致货币贬值那样简单,因为还有个货币流通速度的问题。仅从朱永嘉先生文章来说,朱先生说美元的另一个基础是与石油挂钩。但新冠以来,石油价格大跌,这么说美元用石油表示的真实价值反而大大增加了。总的来说,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美元将丧失包括世界货币在内的一般的货币职能。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30 02:33 , Processed in 0.02220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