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我们连死亡都不畏惧,又何必畏惧新生?

2020-12-18 01:4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1057| 评论: 1|原作者: 佐伊23|来自: 知乎

摘要: 生命是宝贵的,无论如何都要珍惜。只有在一种时候,我们可以舍弃它,那就是为全人类的幸福去努力拼搏的时候。连死亡都不再畏惧,我们更不应畏惧新生,哪怕这个过程再漫长。

知乎提问:如何看待2020年12月15日北交大大三学生跳楼,疑似遗书称“失去人生目标”? 

  问题已经改了,是谁我也知道了。唉,浏览量很多却上不了热榜。公关正好。可能,也好,我也安全。不过,校园里到处都是谈论的,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以下是部分原问题:

  是十八号楼,小卖部那个院子那里,图就不发了,名也匿了,布已经盖上了。真的为他哀悼,很心酸,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当事人遗书:

  “再见,各位我所熟识的,或是陌生的人们。

  如果你们看到了这段文字,那就说明,我以自己的意志,经过深思熟虑,选择了毁灭自己,这无关任何人,和学校,和辅导员没有任何关系,和我的同学,或是我熟识的人更没有任何关系,希望我的室友或是什么和我关系亲密的人不要借此去闹事。如果你们因此而获得了保研的资格,或是别的什么更大的利益,那对于我们身边那些少说奋斗了三年,多说奋斗了二十年的同学或是同胞不公平。另外,如果你们真的白嫖了三个保研名额的话——为什么不是五个呢?我觉得咱们寝室确实有两个人值得——你们就得给我立个牌位供起来,明白?

  我不会试图塑造一个完美的死者形象,那样的形象只能给人一种“我的自杀是一幕毁灭了某种美好事物的悲剧”的印象,只有把一个千疮百孔,扭曲至极的我展现出来,才能让你们体会到我选择毁灭的必要性——然而我并不能将这样的自己完全展示出来,因为在写下这段又臭又长的文字的同时,我那些扭曲的,疯狂的,淫猥的想法已经随着我的毁灭一起,埋葬在我的脑海中。

  二十年来我坚信做题是唯一出人头地的途径,我因此放弃了其他的方向,使得做题成为我唯一而且是最为突出的优势,并且相信这是唯一的正途。到了大学之后,我竟然听信了某些自由派的鬼话,妄图“全面发展”,因而舍弃了做题这一优势项目。当我意识到问题所在时,为时已晚。这不啻于我的“戈尔巴乔夫改革”,摧毁了我的根基。接下来呢?生活无望,希望崩塌,对明天的期待已经毁灭殆尽,没有了信念和理想。很多美好的事物都毁在这一点上。因为没有了信念,斯大林格勒的62集团军的红军战士们最后退化成了阿富汗战争里的炮灰;的黎波里海岸上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变成了PTSD集中营。至于我,失去信念和理想之后就是今天的结局——“苏联解体”。

  然后呢?现在的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不知道我想要什么。灵魂的惯性迫使我沿着原有的轨迹前进,而我的灵魂早就没有了一分再向前推进的力气,支撑着我一步一步走下去的只有我对于别人的承诺,这一天的到来是我的决定,不再履行对别人承诺的决定。我被自己失去动力的灵魂拖着前进,今天它的动量在阻力的长久影响下消耗殆尽了,而我也就决定要离开这个世界。毕竟这样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一边把自己伪装的上进阳光而且乐观,一边又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里释放自己最阴暗的一面。我不再是之前那样的纯粹的一层,和吴法宪,张铁生之流已经没有区别。

  我曾经痛恨过很多东西,资本家,白匪军,官僚,保守主义的老棺材瓤子以及它们的走狗们。但是我已经等不到亲手消灭它们的那一天了,同志们,请代替我完成这个任务,拜托了。

  好了,和所有人要说的话说完了,接下来我要给一些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单独留下一些话。我希望你们能确保下面的话只有他们自己能看见,毕竟在没有特定语境的情况下,我对一个人说的话多半会被误解成另一个意思,这是我动身前最后一个愿望——学校的话,不必去查找那些信件了,那里面没有你们想知道的东西,只有一些我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东西,其中并不包括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上面已经很明确了。

  最后——尽管叶赛宁的诗据说被网易云用户给玩烂了,不过我觉得用叶赛宁辞世之前在列宁格勒的旅馆里用自己的血写下的绝笔作为我对世界的告别还是挺合适的:

  再见吧,我的朋友,再见

  亲爱的,你永在我的心间。

  命中注定要相互离别,

  许诺我们在前方相见

  再见,朋友,不必悲伤,

  也没有必要愁容满面。

  人世间死已不是新鲜事。

  而活着,也不见得,更为新鲜。”


  作者:佐伊23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34920021/answer/162866983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遗书中,我看到了这一段“我曾经痛恨过很多东西,资本家,白匪军,官僚,保守主义的老棺材瓤子以及它们的走狗们。但是我已经等不到亲手消灭它们的那一天了,同志们,请代替我完成这个任务,拜托了。”

  在遗书中,我还看到了这一段“二十年来我坚信做题是唯一出人头地的途径,我因此放弃了其他的方向,使得做题成为我唯一而且是最为突出的优势,并且相信这是唯一的正途。到了大学之后,我竟然听信了某些自由派的鬼话,妄图“全面发展”,因而舍弃了做题这一优势项目。当我意识到问题所在时,为时已晚。这不啻于我的“戈尔巴乔夫改革”,摧毁了我的根基。接下来呢?生活无望,希望崩塌,对明天的期待已经毁灭殆尽,没有了信念和理想。”

  之前毛主席诞辰征文,一位朋友写过一篇文章,我觉得非常好,很适合回答这个问题,我摘录如下。

  --------------------------

  我是一个工人家庭出身的小镇做题家,也曾像这个群体里的大多数人一样迷茫。直到接触毛泽东思想之后,我才认识到,小镇做题家的困境主要是没有认清自己的阶级导致的,只有依靠无产阶级才能有真正的未来。

  一、一个小镇做题家的迷茫

  我出生于1996年,家是东南沿海的农村,后来发展成一个小镇,父母都是65后,他们文化水平不高,从事最低级的体力劳动。我的父亲是一名建筑工人,他身上的砖石水泥味伴随着我的成长,长期的重体力劳动让他落下了一身的伤病。我的母亲是一名电子厂工人,做着月休两天,每天工作11小时以上的流水线工作(有时超过11小时,超过的部分才算加班),并且工资计件结算使她几乎没有休息的工夫。在如此工作生活条件下,他们除了寄希望于我认真读书考上好大学以外,还不遗余力地贬低自己的工作,让我千万不要像他们一样。

  在这种理念影响下,我为了高考不懈努力,终于考上了一所985大学。然而并没有人告诉我上了好大学之后应该怎么办,之前的十几年我除了做题一无所知,而且在新的环境里有人比我更会做题,加上我厌倦自己所处的这个理工科专业,更加没有学习的动力。

  高考前高压状态的反噬,我开始放纵自己。到了毕业时期,我发现自己连过去的做题能力都失去了,两次考研失败,没有光鲜的履历,看着过去许多做题能力不如自己的人考上了研究生,我焦虑、迷茫,成了一名“985废物”、小镇做题家。或许出于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嫉妒心理,我开始怀疑自己过去的追求,开始认真思考高学历的光环究竟代表着什么。在我遇到读书生涯以来最大的低谷的时候,我想起了过去同样遇到过人生低谷的革命家,我想了解那段历史,想明白毛主席是如何走出人生低谷的。因此,我买了套毛选,一下子被其吸引住了。

  二、毛泽东思想造成了我的心路转变

  其实每一个中国人对毛主席的生平以及思想都不陌生,但印象里大都是教科书上那种流水账似的人物履历和冠冕堂皇的政治宣言,就像是一道数学题直接给出答案而省略了中间过程,多少令人反感。而毛选则还原了这个解题过程,毛主席用平易近人的大白话详细地向人们解释了他是如何在革命斗争中一步一步完善自己的思想。我的两次考研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却让我对近代著名的历史事件铭记于心,我清楚地知道毛选中每篇文章写作时所对应的革命形势,因此很快就被毛主席的信念所惊讶。毛主席最突出的特点不是他的睿智或文采,而是不论革命的客观形势是否处于低谷,他都始终如一地坚信人民的力量,他对人民的信心从未有过低谷。毛选中的思想强烈地吸引着我,驱使着我深入了解更多毛主席的事迹以及马克思主义思想,并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与社会现状。

  今年7月份,我入职了一家制造业央企,与我一同入职的还有其他几位985、211毕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入职后不久,领导(博士学历)组织了迎新的酒局,强迫新人必须喝白酒且必须打通关(就是跟全桌每人对喝一杯),从没喝过白酒的我也只得勉强应付。酒酣之后,领导们开始围着在场唯一的女员工不停地说黄色段子,并且“教育”我们新人说公司会重点培养我们,要我们尽快适应职场,要学会在酒局上说适当的话以活跃气氛。也许过去的我会把这些“教诲”奉为真谛,向往着成为领导这样的人,然而了解了毛泽东思想之后,我意识到过去的我追求的不过是高学历所代表的高收入和高的社会地位,而毛主席33岁就官至国民党部长,却为了底层人民放弃了高官厚禄,从此我改变了过去的追求,成为一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随着小镇做题家的大火,我也在网上了解到,许多人与我出身类似,有着同样的烦恼。看完毛选之后我知道这一社会现象必有其深层的原因,我开始尝试从毛泽东思想来分析小镇做题家的困境。

  三、根据毛泽东思想看小镇做题家的问题

  在我看来,毛选5卷通篇就讲了两个问题,一是如何区分朋友和敌人;二是如何团结朋友击败敌人。这两个问题不是孤立的而是互相联系的,随着事态发展,旧的敌人消灭了之后又会产生新的敌人,而这新的敌人也可能是原来的朋友,需要重新区分。这两个问题覆盖了从个人到国家发展的全部历史进程。过去我曾以为上了名校,就可以结交更多社会上层人士,以为所有名校生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可是当我发现自己与其他同学的差距时,我陷入了怀疑。对小镇做题家来说,考上名校就像一只青蛙费劲心力地爬到了井口,大多数都需要停下来休息一下,感叹一下世界之大,很难马上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而有社会资源的人像一只在井边歇息的鸟,他们早就见过井外的世界并明确知道自己将要飞向哪一个目标。小镇做题家以及他们身边的人最大的错觉,便是以为和鸟儿到达过同一高度的青蛙自然也能飞翔。我以为名校生之间容易互相理解,便跟同样名校背景的新同事一起交流我学习毛泽东思想的心得,结果他们不屑一顾,其中一人甚至说我被洗脑了。我实在想不到一位985研究生毕业的中共党员,竟然将毛泽东思想斥之为洗脑,那时我意识到青蛙和鸟儿永远成不了同类。

  那么根据毛泽东思想,谁才是小镇做题家的朋友,谁又是真正的敌人?过去高学历代表着高素质以及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如今高学历却与高收入挂钩,其本质上是资产阶级为了缓和阶级矛盾,刻意拿出一点资源分给高学历人群,为无产阶级打造了一个取得高学历就能获得高收入的信仰体系,我称之为高学历信仰。在高学历信仰的毒害下,广大的无产阶级寄希望于自己的下一代,放弃了自己的权益,斗争意识被不断削弱。而他们费尽心血培育出来的高学历的下一代,少数尝到了资本的甜头而迅速转过头来压迫无产阶级,而其他人正为了那点求而未得的残羹冷炙而苦恼,这些人便是小镇做题家。但是,他们普遍瞧不起体力劳动者,很少有人,能够回头关注一下培育出自己的无产阶级。

  高学历信仰是类似印度教一样的思想糟粕,它让人们忽视了自己这辈子的利益而寄希望于来生或下一代,与印度教强调虚无的轮回不同的是,高学历信仰仍具备极小的成功的可能性,但这些成功的人无一例外会背叛无产阶级。在高学历信仰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父母将子女送进这个唯一的通道,而世界经济形势的低迷使资产阶级不愿意再拿出原来分出的资源,通道正不断变窄,有些人把这种现象称为内卷。

  由此得出,小镇做题家真正的朋友是含辛茹苦培养自己的无产阶级,就像那只爬到井口的青蛙,它的朋友始终是仍在井底挣扎的其他同类。毛主席说过,知识分子是毛,无产阶级是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小镇做题家真正的敌人是资产阶级,是打造高学历信仰的人。我们不应该感谢这条通道,相反,这条通道是资产阶级用我们父辈的血泪铸成的,应该深刻地认识到建造这条通道的人才是真正的敌人。

  在我看来,小镇做题家是能够理解和接受毛泽东思想的人。首先,我们具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和学习能力,我们了解革命历史,能理解消化马克思主义理论知识;其次,小镇做题家获取财富和地位的难度加大,使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资产阶级打造的高学历信仰;最后,小镇做题家是能够了解工人阶级的状况,他们的原生家庭要么是无产阶级要么是其他底层群体,他们天然在无产阶级的一方。

  我们有强烈的改变父辈处境的愿望,我们应该也必须将对父母亲的同情扩大到整个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这样我们才有希望。

  反对高学历信仰并不意味着放弃高学历,而是不该以物质利益为目的去追求高学历,相反无产阶级队伍需要高学历高素质人才,需要有人深入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知识。老一辈革命领导人基本都具有扎实的理论功底。小镇做题家在当下应该积极学习和传播马克思主义及毛泽东思想。但是,仍有很多小镇做题家将这些理论斥之为“洗脑”。究其原因,大学里的马克思主义相关课程要负很大的责任。现在教科书的内容始终以应试为目的,考试题目无非是毛主席在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提出了什么思想。这样的内容除了枯燥无味、教条主义之外,还充斥着英雄史观。尽管有比如“毛主席依靠人民取得了胜利”之类的话,可是并没有解释人民发挥了什么作用,不断地重复这样的字句只会体现毛泽东一个人的作用。英雄史观会扼杀人的主观能动性,抹去人民在历史中的贡献,让人以为革命只是一两个领袖的事。毛主席一生都在致力于发动人民的力量,提高人民的觉悟。毛选的语言如此平易近人,也是因为毛主席努力地想把自己的思想传给读者,他希望人人都能继承他的事业,“春风杨柳千万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

  这是我今年知道的至少第四起与信仰相一定关系的自杀,第一起是南航的,第二起是一个高中生,第三起是一个打工人,第四起就是这位同学。

  他们都是在“内卷”、信仰危机、看不到希望的多重压力下自杀的。

  但是,既然“痛恨过很多东西,资本家,白匪军,官僚,保守主义的老棺材瓤子以及它们的走狗们”,那就亲身去创造美好的世界吧。

  生命是宝贵的,无论如何都要珍惜。只有在一种时候,我们可以舍弃它,那就是为全人类的幸福去努力拼搏的时候。

  连死亡都不再畏惧,我们更不应畏惧新生,哪怕这个过程再漫长。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2-18 01:48
标题是本网修改的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4 17:41 , Processed in 0.07231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