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是全世界人民的公敌

2020-12-22 23:5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488| 评论: 0|原作者: 张文茂|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国际金融资本首先产生或寄生于某个工业化发达国家,并实现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的垄断。然后,随着霸主国对外的全球化扩张而自然而然地将中低端实体产业转移到其他国家,自己靠印美元来剥削全世界,造成自身经济体的去工业化、服务业化、投机化和虚拟化。



国际金融资本首先产生或寄生于某个工业化发达国家,并实现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的垄断。然后,随着霸主国对外的全球化扩张而自然而然地将中低端实体产业转移到其他国家,自己靠印美元来剥削全世界,造成自身经济体的去工业化、服务业化、投机化和虚拟化。最后的结果是:要么是导致寄生霸主的衰落和向新寄生宿主的扩张和转移;要么实现金融资本统治的全球化大一统,剥夺所有独立国家的所有自主主权。

  2020年12月20日下午,乌有之乡在北京隆重举行纪念人民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诞辰127周年大会。

  来自首都党政军民学各领域热爱毛主席的红友们170多人共聚一堂,在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毛泽东思想旗帜网站长胡澄的应邀主持下,回忆毛主席生前把人民放在心中的历史,感念毛主席身后人民把人民领袖放在心中的现实;学习毛泽东思想研究当今世界矛盾,应用毛泽东思想指引我们探索社会主义事业继续前行的道路;纵向对比新中国70余年毛泽东时代和后毛泽东时代两个历史时期工农阶级劳动人民的地位命运,横向对比疫情之下中国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面对人民生命健康截然不同的做法。最后,得出一个真理性的结论:“还是毛主席创立和领导的社会主义好”!

图片

张文茂发言   原北京市城郊经济研究所长张文茂研究员做大会主题发言《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是全世界人民的公敌》。下面是发言稿全文。

  

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是全世界人民的公敌

  

——纪念人民领袖毛主席诞辰127周年

  

张文茂

  毛主席是准确分析和把握社会矛盾运动的唯物辩证法大师。不论是分析中国社会的矛盾运动,还是分析世界大势的矛盾演变,都具有高度前瞻性的战略远见。他晚年对全球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和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一脉相承,至今仍具有重大的现实指导意义。在今天记念毛主席诞辰127周年的日子里,我谈一点学习毛主席用阶级分析和矛盾分析方法观察当代世界主要矛盾问题的看法,供大家参考和讨论。

  

1、当代世界的主要矛盾到底是什么?

  当代世界的主要矛盾到底是什么?是美国的霸主地位受到威胁了吗?是什么修昔底德定理讲的老二要超越老大的矛盾吗?还是东西方之间文化上的交锋?或者是工业化发达国家与后发国家之间的矛盾冲突?我认为,这些都是现象层面的东西。那么,更本质的东西是什么呢?是寄生在美国的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与各主权国家之间的矛盾,是一小撮国际金融垄断寡头与世界各国和人民之间的矛盾。这一矛盾主要表现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要在全球范围内实现无障碍的自由流动扩张,以便使自己成为剥削全球人民的嗜血者。但垄断金融资本的这种欲望与所有独立存在的主权国家发生了矛盾,各个国家独立经济主权的存在已经成为国际金融资本剥削全世界的主要障碍。这是当代无产阶级和所有被剥削、被压迫民族必须共同面对的主要矛盾。在这个意义上,寄生在美国的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势力已经成为全世界人民的公敌,成为当代世界的主要的矛盾。这一主要矛盾在国家之间(霸主国与后发国家、霸主国与盟国、霸主国与第三世界国家等)和各个国家的内部的阶级关系中都无一例外地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2、这一矛盾在美国国内的表现

  过去我们习惯于把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与美国看成是一个东西,这当然是有一定根据的,因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是在美国发展起来的的,是靠美国的工业、科技、美元和美军坐大的。但是这样的认识已经有些过时了。现在的情况是,由于美帝国主义自身内在的发展逻辑,导致这一主要矛盾在美国国内也已经公开展示出来了。表现为华尔街金融资本集团与军工等实体产业资本集团之间的尖锐对立和矛盾。最新的展示是此次美国大选中公开化的特朗普(产业资本)与拜登(金融资本)两大阵营之间的矛盾和斗争。这是超国家的国际金融资本势力与美国本土资本矛盾尖锐化的表现,也可理解为共济会与美国的矛盾开始趋于激化。由于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产业资本被金融寡头所垄断,导致美国成为国际金融资本的寄生宿主国并使美国成为全球霸权国家,美国可以不依赖自己的生产而是用美元换取全球的商品和资源,结果必然形成其自身经济的金融化和去工业化的客观趋势,使美国经济进一步空心化、寄生化和腐朽化。正是由于特朗普所代表的实体产业资本集团已经清楚地感受到了这样的危机,才发起了一连串的去全球化动作,到处退群,搞贸易战,疯狂制裁,搞美国优先,想让美国再工业化。这一系列的政策最终造成了美国的国际金融垄断资本集团和实体产业资本集团之间的对立和尖锐冲突,一方是坚持全球化(美国脱实向虚),一方要美国优先(自我保护的再工业化)。这一矛盾的激化使美国国内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居于次要的地位。

  

3、国际金融资本与中国的矛盾

  这一矛盾不完全等同于美国与中国的矛盾,而是跨国垄断金融寡头势力与中国的矛盾,是华尔街为代表的国际金融资本与后发工业化国家(中国)的矛盾。在现象上虽然也表现为中美矛盾,但美国在这里只是一个载体意义上的存在。所以,这里不是简单的国家关系上的中美矛盾。这一矛盾的本质是:国际金融资本的扩张与中国国家经济主权之间发生矛盾。国际金融寡头要全面撑控中国经济,以保证“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的吸血机制和体制的正常运转。这就要求国际金融资本必须撑控中国的金融和整个经济,使其成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新的附庸或新的寄生宿主国。中国如果要保持本国经济发展主权的自主权和独立性,就必然与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势力发生激烈的矛盾冲突。这一矛盾在当下集中表现为拜登所代表的华尔街金融集团与中国的矛盾。而中国国内的官僚买办势力在这一矛盾中与其具有利益上的一致性和立场上的妥协性。

  

4、美国产业资本集团与中国的矛盾

  美国产业资本集团与中国的矛盾。这一矛盾的本质是居于世界霸主地位的老的寄生宿主国(美国)与后发工业化大国(中国)的矛盾,即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军工等实体产业资本集团与中国的矛盾。这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代表国家关系意义上的中美矛盾。因为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军工等实体产业资本集团无法抛弃美国,美国就是他们的本土。而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势力可以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抛弃美国而寄生于新的宿主国身上,就像他们当初由英国转移到美国一样。所以,特朗普的反华逻辑与华尔街的金融寡头不同。他认为中国的发展抢了美国的蛋糕,而不是美国的金融创新自已玩死了自己。所以必须打压中国,遏制中国的工业化发展,以保证自己的老大优先地位。

  

5、美国与其他发达国家之间的矛盾

  美国与其他发达国家的矛盾,即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盟友之间的矛盾。如坚持美国优先造成的美欧、美日、美俄等国家之间利益冲突的增加等。这一矛盾的发展取决于美国内部哪一势力占上风。如特朗普的退群和拜登的修复与盟国的关系等。过去曾发生过的美国对日本通过“广岛协议”的打压,美国对“欧元”的打压等,都是这一矛盾的表现。美俄矛盾虽不属于美国与盟国之间的矛盾,但也属于美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矛盾。但由于俄罗斯经济并没有深度融入西方资本主义一体化进程,仍保留了较强的独立性,加之其较强的军事存在和民族的战斗性格,所以,仍然是美国不论是产业资本还是金融资本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

  

6、美国与第三世界国家之间的矛盾

  美帝国主义与第三世界国家之间的矛盾,如美国与中东国家,与伊朗,与委内瑞拉,与朝鲜等等。在第三世界国家中,受当代世界主要矛盾的制约,有三种不同的发展类型。一是坚持科学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如朝鲜、古巴等,坚决抵制对国际资本的无底线开放,保持独立自主的经济发展主权。二是本民族资本主义经济主导型,或受美封锁制裁,或不愿成为美国的附庸。如伊朗等国家。三是依附于美国、美元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型。如拉美国家等。

  这些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一般也都被世界主要矛盾制约着,表现为坚持人民大众的独立的经济主权与官僚买办阶级投降主义路线之间的矛盾和斗争。

  很多第三世界国家都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既希望承接美国的产业转移和美国军事上的保持,又惧怕美元、美债使自已的国家丧失了经济主权。在第三世界没有带头大哥的组织和支持的历史条件下,他们的命运是难逃国际金融寡头魔掌的。

  

7、世界主要矛盾在我国国内的表现

  由于我国已经深度融入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所以,我国国内的主要矛盾,也必然受到这一世界主要矛盾的深刻影响并被这一矛盾所左右。虽然本质上我国国内仍然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矛盾,但在现阶段主要表现为官僚买办资本势力与人民大众的矛盾,是坚持独立自主发展经济还是卖国投降当国际金融资本的附庸或成为新的寄生宿主。国内官僚买办势力的利益是与华尔街金融财团利益高度一致的,相反,却与我国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相冲突。

  

8、以美元为标志的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已成为世界的公敌

  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就像病毒一样,是不能独立存在和生长的,它必须寄生在一个强大的宿主囯身上。它本身并不创造任何财富,却是收割他国物质财富的吸血鬼。这是人类社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内在逻辑演变的客观的、必然的结局。国际金融资本首先产生或寄生于某个工业化发达国家,并实现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的垄断。然后,随着霸主国对外的全球化扩张而自然而然地将中低端实体产业转移到其他国家,自己靠印美元来剥削全世界,造成自身经济体的去工业化、服务业化、投机化和虚拟化。最后的结果是:要么是导致寄生霸主的衰落和向新寄生宿主的扩张和转移;要么实现金融资本统治的全球化大一统,剥夺所有独立国家的所有自主主权。在这一目标还不能最终实现的情况下,国际金融资本只能像病毒那样寄生于某些宿主国身上,而这种长期寄生的结果又必然导致宿主国的衰落和灭亡,所以又必须找到或扩张到新的宿主才能生存下去。这就是人类社会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的深层内在矛盾,是世界国家、民族之间和各国内部各类矛盾和问题的总根源。所以,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势力已经成为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公敌。

  只有中华民族才能团结世界所有被压迫民族和人民!只有毛主席指引的方向,才能带领我们走向光明的未来!

  2020-12-2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4 17:47 , Processed in 0.01426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