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学点经济学 —— 市场经济中的政府收入和支出

2021-1-21 02:4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6665| 评论: 0|原作者: 草庐棋士

摘要: 与经常性支出不同,中国政府的总支出(约占GDP的37.4%)反而大于美国政府的总支出(约占GDP的33.7%)。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府每年需要花大量的钱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和维护,这构成了巨大的政府部门净投资(约占GDP的6.5%)。

学点经济学之九:市场经济中的政府收入和支出

作者:草庐棋士

 

今天的市场经济已经不同于十九世纪时期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自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凯恩斯主义经济理论和实践广布于天下以来,政府无时无刻不在干预市场经济的运行。政府干预市场经济的手段有很多,最经常使用的就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其中财政政策指的是政府部门用收入(主要是税收)和支出为手段来影响国民经济的政策。

 

今天我们就来简单介绍一下中国和美国的财政收入和支出。以下两张表反映的是中国和美国在2018年政府部门的收入和支出情况。其中,中国的数据大多来自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资金流量表,美国的数据则来自于美国经济分析局(BEA)的表3-1.

 

表一:政府部门收入,中国和美国,2018

中国

美国

亿元人民币

GDP%

亿美元

GDP%

各种间接税

95554

10.4%

14448

7.0%

企业所得税

35324

3.8%

2710

1.3%

个人所得税

13904

1.5%

20853

10.1%

外国人所得税

263

0.1%

社会保险缴款

61348

6.7%

13656

6.6%

其他转移支付收入

8466

0.9%

2239

1.1%

财产收入

21598

2.4%

2115

1.0%

以上合计

236193

25.7%

56284

27.4%

资本转移收入

20

0.0%

290

0.1%

国有土地出让收入

62911

6.8%

总收入

299123

32.5%

56573

27.5%

 

表二:政府部门支出,中国和美国,2018

中国

美国

亿元人民币

GDP%

亿美元

GDP%

政府消费支出

152011

16.5%

28913

14.1%

社会保险福利支出

64455

7.0%

29457

14.3%

其他转移支付支出

218

0.0%

515

0.2%

利息支出

10485

1.1%

8218

4.0%

价格补贴

290

0.0%

633

0.3%

以上合计

227459

24.7%

67736

32.9%

政府部门净投资

60005

6.5%

1378

0.7%

政府给企业的投资性补贴

11746

1.3%

其他资本转移支出

58

0.0%

164

0.1%

其他非金融资产净购买

154

0.1%

国有土地出让成本性支出

44824

4.9%

总支出

344092

37.4%

69432

33.8%

附:国有土地出让总支出

68167

7.4%

 

中美两国统计体系和标准略有差别。在上面两张表中,我们把两国数据按照相同口径整理到各个栏目下。其中,表一中以上合计部分相当于美国的政府部门经常性收入以上合计减去社会保险缴款大致相当于中国的一般公共财政收入。表二中以上合计部分相当于美国的政府部门经常性支出,中国的一般公共财政支出大致相当于总支出减去国有土地出让成本性支出和社会保险福利支出。

 

我们先看表一。在以上合计部分中,政府的经常性收入可以被划分为四个门类:各种间接税(营业税、消费税、增值税、关税等)、各种直接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外国人所得税等)、转移支付收入(社会保险缴款和其他转移支付收入)以及财产收入(利息、红利、地租等)。中国政府的经常性收入占GDP的比例约为26%,中国政府的经常性收入占GDP的比例约为27%。不过,中国的税收结构严重依赖给一般劳动人民带来较大负担的间接税(占GDP10%以上),而实行累进税率、带有再分配性质的个人所得税收入占GDP的比例不到2%。相比之下,美国的税收以直接税特别是个人所得税为主,个人所得税收入占GDP的比例为10%

 

中国政府总收入占GDP32.5%,大于美国的27.4%。造成这个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府收入中有一项国有土地出让收入份额很大,占到了GDP6.8%。 这个国有土地出让收入就是我们平常所讲的土地财政的毛收入。所谓土地财政,就是通过出售国有土地长期使用权(其实就是事实上的所有权)获取收入的行为。其本质是将所出让的国有土地上未来产生的地租打包出售。与税收和转移支付这种无偿的、说一不二的强制征收不同,土地财政反映的是处在相对弱势地位的国家机器对企业的妥协。在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比如,西方近代史上一些王室把对外贸易专营权、殖民地开拓权和一些税费的征收权出售给当时的贵族和商人来获取收入。中国近代史上也有通过出售官职来筹措国防经费(颐和园建设费)的海防捐。这些特别收入的性质都与今天的土地财政相类似。

 

再看表二。中国政府的经常性支出约占GDP25%,美国政府的经常性支出约占GDP33%,这当中的差距主要来自于美国政府巨大的社会保险福利支出。美国的社会保险缴款占GDP6.6%,而其社会保险福利支出则占到了14.3%,是前者的两倍以上。美国政府的福利账户无法做到收支平衡,只能用政府的其他收入乃至是财政赤字来弥补福利账户的缺口。美国的福利国家一直被一些人诟病,说是美国版的大锅饭,养懒汉。其实不然,美国乃至其他核心国家的福利国家是这些国家的劳动群众长期斗争的重要成果,是这些国家的统治精英被迫向群众作出的妥协。相比之下,中国的社会保险福利支出和社会保险缴款大致相当,各占GDP7%左右。中、美两国在社会保险福利支出方面的差别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两国各自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所处的不同地位。

 

与经常性支出不同,中国政府的总支出(约占GDP37.4%)反而大于美国政府的总支出(约占GDP33.7%)。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府每年需要花大量的钱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和维护,这构成了巨大的政府部门净投资(约占GDP6.5%)。同时,中国政府还通过豁免债务等方式对企业进行投资性补贴。上述两项支出反映了中国政府在特色市场经济中的积极作用。不过,和日本、南朝鲜等目的明确、决心坚定的典型发展主义国家不同,中国对投资的干预往往缺乏全局性和连续性,常常会出现忽冷忽热的现象,且投资多数集中于末端应用领域。对于需要长期大量投入的基础性部门,如理论科学、材料科学、生物技术等严重缺乏热情。这也可以解释为何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了40年,一些重要行业仍然会被卡脖子的事实。中国的政府支出中有一项是国有土地出让成本性支出,约占GDP5%,该项主要指的是与国有土地出让相关的拆迁安置和补偿等支出。如果我们用政府收入中的国有土地出让收入减去国有土地出让成本性支出,就会得到国有土地出让净收入。这个净收入大约相当于中国GDP2%。中国土地财政收入中大约七成实际上被用作补偿失地群众的经济损失。不过,拆迁补偿款发放的实际情况如何,就只有天知道了。

 

需要说明的是,在美国的政府收入和支出统计中,政府转让土地获得的收入不是单独列出,而是作为非金融资产净购买的负项用来冲销支出。如果按照与中国同样的口径来统计,美国的政府总收入和总支出都会比表一和表二所列出的数字略大一些。不过,由于土地财政在现代美国并不重要,由此造成的误差应该很小。

 

对比政府总收入和政府总支出,我们就能得到整个政府部门盈余或赤字的信息。如果总收入大于总支出,则政府部门有盈余;如果总支出大于总收入,则政府部门有赤字。中国和美国政府在2018年都有赤字。中国的赤字规模为44969亿元人民币,占中国当年GDP4.9%。美国的赤字规模为12859亿美元,约占美国当年GDP6.3%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3-4 09:04 , Processed in 0.01508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