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中国青年人的生育难题与新生人口断崖问题 —— 兼谈个人奋斗求成功已经绝路了吗? ...

2021-2-12 00:4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451| 评论: 1|原作者: 老田|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个体奋斗的道路,是确凿无疑地越来越难以走通了。要不然,就只能够想办法创造条件,在给所有人寻求出路的同时,再解放自己,找回老共产党人的初心 —— 让普天下穷苦人都能够得解放,让劳动者都能够找回体面和尊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

  中国青年人的生育难题与新生人口断崖问题 —— 兼谈个人奋斗求成功已经绝路了吗?

  老田


  一

  公安部发布2020年中国新出生人口1003.5万。鉴于近年来新出生人口快速下跌的趋势,有人感叹说:这大概是中国最后一个新生人口过千万的年份了。

  不惟如此,其实很多年来,在生育之先,中国人一直遭遇到结婚难题——很多年青男士挣不够结婚条件,越来越多的女性发现找不到值得托付终身的对象,不得不剩着。这个状况由来已久,且越来越严重。

  

临1(1).jpg

  还不仅仅是生不出孩子的问题,而是很多人早已经结不上婚了(右图引自钱岳)

  上右图中间,大陆的结婚率看着高,其实主要是被目前还积极结婚的农村青年,把平均数字给拉低了,大城市和白领阶层的状况就远没有这么乐观。而且,更糟糕的是,最积极结婚的农村人也慢慢结不上婚了——都娶不起媳妇了,你还怎么结婚。


  二

  一般而言,在生孩子和结婚问题上,有一个很具体的两极分化:蓝领劳动者多数已经认命了,选择成为在城乡之间往复流动的半无产者“人生”——在城市和工厂里工作,回老家农村完成生命再生产,这是一套有关生命再生产的低成本应付方案。这部分人倒是养得起孩子,养育成本较低还能够得到父母辈帮助,但是,他们遭遇到新情况是结不起婚了:一些农村地区彩礼往往20万起步,还有其他各种条件。

  另外的白领劳动者,多为具有大学学历的人士,他们往往不接受低成本再生产方案,也拒绝半无产化的低成本穷对付方案。这样一来,就需要个体自己去克服实现“无产化”的巨高成本——在城市保有一个家庭生活空间,然后结婚之后能够有一份相对完整的家庭生活。这样的选择,首先就得为高价房地产“三头同盟”(地方政府、银行和地产商)的暴利打工了;而且这些人也期待子女摆脱半无产者身份——由此又追加了一个新的目标——为后代成为人上人预付巨大的“阶级攀爬成本”——体现为承担高额的择校费用和补习费用,或者为此预备好学区房高价。对于白领而言,预备好完整家庭生活的空间成本,还得预付子女的阶级攀爬成本,这两笔高成本,大多数白领阶层应该是挣不到的。结果,在相关人群眼里,就相当于不具有结婚的门槛条件了——因此在这个阶层中间,单身狗和剩女比例越来越高。

  在这里,也存在着一个两相对照:农民结不起婚是因为彩礼等“非必需支出”日益攀升,达到了很难挣到的地步,这是软性成本过高所致;而城市的白领结不起婚,则属于生育的硬成本过高——这两者都取决于要实现避免“底层化”目标的超高成本所致。

  更可能的情况是:目前大陆的状况还没有到最低点,比照台湾30-34岁的大龄未婚女性为38%,估算其挣不够结婚门槛条件的男士比重应该在四成左右;再对照韩国和香港剩女比重35%左右,这样的比例很可能才相对接近于均衡数字。据此估算,大陆北上广深目前刚刚超过20%剩女比例,应该还没有探底,将来还可能有接近一倍的成长空间。


  三

  一些白领苦恼于被长辈逼着相亲、结婚和生孩子,很多人觉得父辈的观念不对——没能力保证小孩好的教育和成长环境,将来怎么办呢?其实,这个问题上,老一辈的观念反而可能是对的,因为对大多数小白领而言,后辈是否能够摆脱底层,这是一个无法预先规划的事项,考虑再多也没有啥用。除非达到贾浅浅他爹那层次,才基本上“十拿九稳”可以保证不落入底层,但此色人等属于“一小撮”——在全部人口中间排列在前1/10000的样子。在这个极小的集合之外,其他人真的不需要考虑过多——因为这事儿没有人可以保险;而且白领父母在与后辈相处方面,也应该更加理性一些,把陪伴孩子的健康成长作为第一位的选择,逼做题、逼着努力上进什么的,那样的选择先看看孩子的具体潜力再说,若潜力过小,就没有必要成为对孩子无情压迫链条的关键一环——理由同上。

  当然,很多人对子女落入底层的担忧,包含着各种不甘心情绪,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基于此种担忧,去选择行动的策略,就未必切合实际了。一个社会的成功者或者最上层,永远是少数,金字塔尖尖的容量是有限的,真的跟大伙儿的努力投入无关。以此而论,大多数小孩都是缺乏成长性的,孩子打小就接受来自父母的过度压力,是一件极其残酷的事情,他们在人生的最初阶段就怎么努力都无法达标,有些还由此彻底丧失了陪伴和温暖。

  我有个朋友在上海一家外资公司当人事主管,某次公司招募一名投资经理职位,限定211高校学历。她说收到差不多100份简历,读完之后发现,只有三人条件尚可——要文章有文章、有经历有经历而且外语好,此外还有一两位具有向这个方向发展的潜力。她由此猛然醒悟到:211学历的毕业生中间,有机会成长为统治者高级代理人的,最后成功的比例,可能只有5%左右,而且社会上应该也不会提出更多的需要了。以此而论,逃离底层的阶层攀爬努力,可能需要最后进入211毕业生的前百分之五,才有希望奏效,否则就需要走回拼爹的老路了。如果无爹可拼的话,那么就应该收起各种不甘心的“孤注一掷”情绪,理性选择是:相对合适程度的放养,以及以温情陪伴其健康长大。

  记得卡尔·波兰尼说过:在资本社会里,一切都为着实现人的价值,在这个单向度的努力与制度方向上,会越来越损害人自身的使用价值。中国资本社会发展到今天,已经全面呈现出不适合人自身生存和延续的多重特点了。


  四

  今日中国,如果没有奋斗到先富先贵地位,就往往达不到结婚和生孩子的门槛,而一些中间阶层的孩子打一出生就被逼着走上失败率极高的艰难攀爬之路,这个困境还真不是当前发展阶段的暂时问题。北上广深算是中国发展得最好的一线城市了,恰好是生育成本高不可攀的地域,单身狗和剩女比例也最高,后辈的攀爬压力也极大。而且,此类损害“人身使用价值”的状况,还可能进一步加大和激化,会比照这港台地区的现状而下滑到底部,也就是说将来会有更多的年轻人,被彻底甩到正常的人生轨道之外去。

  鉴于新生人口的断崖式下跌,在个人主义的资本社会里,有积极分子据此开出正反两个方面的“个人主义”干预措施,有人正面提倡“为国生娃”,有人发出威胁说要“开征丁克税”,这些都不过是玩笑罢了。从现实出发,寻求个体努力和解放出路,就只剩下如何挤进去先富先贵群体这个务实选择了,但是,通过率是越来越低了。要知道,成功在先的优势群体也要想办法巩固好地位的,他们不搞好“阶层固化”,那不是他们自己的后代也要落入底层了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他们也绝不会后退的。记得山西张庄的老支书王金红说过:今天中国,除非特别有钱或者特别有权的人,都活不松快,如果只是一般有权或者一般有钱的,那还不太行。

  个体奋斗的道路,是确凿无疑地越来越难以走通了。要不然,就只能够想办法创造条件,在给所有人寻求出路的同时,再解放自己,找回老共产党人的初心——让普天下穷苦人都能够得解放,让劳动者都能够找回体面和尊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但要走上这个最后的觉悟道路,可能还需要很久很久。人民要觉悟,还有能够组织起来,还有非常漫长的弯路没有走完。近年来稍有一点点变化,很多人开始不讲武德,还爆粗口骂人了,这个可能相当于“思想感情起了变化”,但离觉悟还有很遥远的距离。

  真的想要展望未来,就需要认真地回访过去,以吸取前人的经验教训,这样的务实学习愿望目前都还很少见。总有人说小粉红或者工业党如何如何,但考虑到他们是从公知手上,自己“倒退着”觉悟过来的,这个就已经很难得了,这应该算是觉悟的第一步——开始免疫最具有生产效率的意识形态经营方略——公知们卖力推销的“好资本主义理想替代坏资本主义现实”的各种路径。

  就过去的历史经验而言,其实也不要求所有人都觉悟,那个不现实也不必要,如果有3%的人最后觉悟了,他们将有能力打开新的形势和局面。现在,真的很迫切需要努力学习历史经验,其实这方面的努力做的太少了,今日社会中间确实有很多人早就意识到没有出路了,也“竖起耳朵”预备听些新的东西,但能够听到的大部分都是鸡汤和忽悠。由于集体解放理论的匮乏与缺席,以及各种反向的意识形态经营的力度巨高,单独的个体想要实现“思想突围”而挣脱出去,还是比较难的,整个社会呈现出“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的单向度色调。而从前各种老的左翼理论,与普通年轻人的知识结构和思想方法,很难顺利对接,有点“对不上榫口”的感觉。

  总而言之,目前中国青年人个体奋斗的道路,已经越来越狭窄了,但是展望集体奋斗或者解放的道路,还障碍多多,还远远指望不上。因此,旧有的不利趋势还会延续下去,婚育方面的难题会进一步扩大,很可能最后会接近或者超过港台的数据——也就是说,目前中国大城市和白领阶层的婚育状况,还没有达到最坏的时候,很有可能其婚育难题会进一步放大,剩着的比例会比照目前的数据提升一倍左右。

  二〇二一年二月九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21-2-12 03:59
结尾部分过于悲观消极。不讲马克思主义,不用历史唯物主义分析问题,就会夸大资产阶级的强大、现存社会秩序的巩固,看不到无产阶级和人民的力量。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3-3 19:36 , Processed in 0.01474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