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与红色中国网谈谈先锋队和灌输

2021-3-21 17:03| 发布者: lamarujian| 查看: 10353| 评论: 5|原作者: 壮壮

摘要: 先锋队问题在无产阶级政治中至关重要,红色中国网也没少就这个问题发表看法:“中国劳动人民可以在不依赖自封的‘先锋队’的灌输和领导下独立取得战果”。但这话说得很模糊,“不依赖自封的‘先锋队’”,那么依赖不依赖真正的先锋队呢?到底什么东西才是先锋队呢?


与红色中国网谈谈先锋队和灌输

目录:

一、先锋队和领袖

二、灌输和领导

三、混乱和矛盾

四、肯定和否定

五、路线和政治

参考材料

 

一、先锋队和领袖

先锋队问题在无产阶级政治中至关重要,红色中国网也没少就这个问题发表看法,在今年年初发表的文章里就有这样的论断:“中国劳动人民可以在不依赖自封的‘先锋队’的灌输和领导下独立取得战果”[1](需翻墙)。但这话说得很模糊,“不依赖自封的‘先锋队’”,那么依赖不依赖真正的先锋队呢?到底什么东西才是先锋队呢?

我没有在红色中国网上的文章中找到直接的论述,但在同一篇文章中我发现他们认同这样的道理:正确的“理论”应该“有一个优点,就是自身的逻辑是基本一致的” [1]。但对在先锋队和灌输问题的认识上,红色中国网刊发的文章恰恰不具备这个优点,哪怕只是最醒目的“百花齐放”与“百家争鸣”两栏里为数不多的一些文章。

2019年年初他们是这样讲工人斗争的:“在日常劳动和长期的斗争实践中,逐渐产生一些在工人中有威信的优秀分子;当出现对工人有利、对资本家不利的特定时机时,这些优秀分子便将工人发动起来,通过采取一些能够给资本家带来实际损失和代价的行动,迫使资本家做出让步。”[2](需翻墙)

红色中国网工作组的成员们,你们写的“一些在工人中有威信的优秀分子” [2]指什么呢?我怎么越看越像你们十分鄙视的先锋队呢?在你们的描述中,他们符合工人先锋队的绝大部分特征,除了没有先锋队的名字。要知道你们论述的是工人与资本家的经济斗争,并不是无产阶级同资本主义制度的政治斗争,要想在这样的斗争中取得胜利,先锋队都是必不可少的。

政治斗争是更加复杂的,直观想想也该明白:在政治斗争中先锋队应该更加必不可少,应该会起到更加重大的作用。

红色中国网的写手也明白这一点,在总结佳士运动时,其主要负责人远航一号塑造的严元章这个人物形象异常优秀与凸出:“严元章同志,在马列毛主义的队伍中,已经奋斗了二十多年,有着相当的理论素养和最丰富的实践经验,经历和处理过各种复杂情况,是中国工人运动中产生出来的第一流实践家。他的工作成绩,不仅许多同志了解,就是对方,在相当程度上也是承认的。”[3](需翻墙:如果各位读者有兴趣,可以看看参考材料里这篇给严元章歌功颂德的冗长文章,不妨当成文学作品读来解闷。)

通篇文章[3]都透露出这样的意思:不论是八青年关注团还是佳士声援团,都要完全遵从少数几个甚至只有一个像严元章那样的“第一流实践家” [3]的指示,这一个或几个人深谋远虑、高瞻远瞩,做出的指示都是完全正确的,不遵守就要出问题乃至遭到惨重的失败。

要知道,能够参与关注团或声援团的人,已经具备了比较高的政治热情,比那些始终袖手旁观的左翼团体(比如激流网与求是系)要好上太多。而其中的骨干成员与线下成员,更是一些具有较高自觉性的人物:在佳士运动甚至八青年事件以前,他们中的大部分就积极参与各种社会活动,与各式各样的黑暗势力进行过斗争并取得一定的成果,这也让他们掌握了一些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的经验。这些人联合在一起就已经具备了先锋队的雏形。

从当时与后来披露的材料来看,在参与声援八青年、佳士运动或其他活动的时候,他们也表现出其他一些先锋队的优秀品质,包括但不限于:深厚的理论修养,高度的正义感,做群众工作的耐心,同强大敌人斗争的勇气,出色的宣传能力……应该说他们离无产阶级战士和无产阶级政党还有相当的距离,但已经在往那个方向发展了。

可这样一些本来数量就不多的、比较先进的青年,都必须要听从数量更少的一小撮人甚至是严元章一个人的指挥——否则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还能说红色中国网没有先锋队意识和领袖意识?这是“中国劳动人民可以在不依赖自封的‘先锋队’的灌输和领导下独立取得战果”[1]吗?不!不但要依赖自封的先锋队,还要依赖自封的领袖——称为“第一流实践家”[3]也行。

我本人和严元章有过直接接触,他对列宁早年的革命活动十分不以为然:从国外印几百份报纸沉在海底传回俄国国内不是玩笑吗? 但从这篇文章[3]看他和列宁的差别只在于称呼:列宁是革命领袖,他严元章是“第一流实践家”[3]

革命低潮时列宁敢于反思自己的问题,运动高潮时列宁能够领导群众取得革命成功,他的确无愧于革命领袖的称号。声援八青年有了一定的成果要归功于严元章的谋划,佳士运动遭遇了重大失败却与严元章无关,革命领袖和“第一流实践家” [3]的差别可真是大啊!在佳士运动惨重失败、左翼力量遭受重大打击之时,还要给严元章歌功颂德,实在不知道红色中国网是怎么想的!

在与严元章微信交流时,我发现他竟然还嘲弄莱茵学社的先锋队人设:领袖、理论家、经济学家,但红色中国网不也有一样的人设吗?严元章是领袖,负责制定策略与做出决定;远航一号和井冈山卫士是理论家或经济学家——这个不是严格对应的,负责说明策略和决定的正确性——不过手法并不高明。红色中国网的骨干差不多也是个先锋队呢!

二、灌输和领导

你们也试图灌输和领导呢:看看佳士运动期间“严元章、远航一号致顾佳悦同志(2018810日)”[4]的信吧!

你们高度肯定了政治领导作用:“(一)这次佳士、日弘厂工人的斗争是第一次在马列毛左派领导下的新工人斗争,国内外瞩目,大批工人和青年积极分子得到了锻炼,无论结果如何,都有着伟大的历史意义。仅从这一点来说,工人同志的斗争,你们的斗争,已经取得了相当的胜利!”[4]

你们也高度赞扬了少数人的先锋队作用:“(二)在这次斗争中,梦雨、岳昕、时代先锋网等同志发挥了先锋作用。请允许我们,像你们和其他战斗在前线的同志致以革命的敬礼!”[4]

(回顾这两部分时我都不敢相信他们曾经写过这样的话,不完整引用读者可能也不会相信。严元章和远航一号与井冈山卫士的观点应该是基本一致的,可是到 2021年年初井冈山卫士的观点已经完全反过来了:“中国劳动人民可以在不依赖自封的‘先锋队’的灌输和领导下独立取得战果”[1]。)

这封“致顾佳悦” [4]的信主体内容有十部分。前面展现了一二部分,第三部分只是简单地提了一下“此次斗争也确实存在着严重的缺点和错误” [4]。接下来的几部分(第七部分没有公开发表因而不知道内容)是在讲斗争形势、谈判目标、如何应对不同的谈判结果、如何应对包括坐牢在内的恶劣情况……策略正确与否、内容是不是真心话这里不做分析,我想说的是这封信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在告知前线的声援团现在情况怎么样、计划如何行动、在什么情况下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明显是在向他们灌输一些东西。

这封“致顾佳悦” [4]的信就是红色中国网实施灌输的典型例子,灌输的对象都不是一般的“中国劳动人民” [1]了,而是“发挥了先锋作用”的“同志” [4]。连“发挥了先锋作用”的“马列毛左派” [4]都需要接受红色中国网的灌输,一般群众是不是更需要啊?你们的领袖意识和能动意识多么强啊!

可是转过年来,他们却这样发问了:“中国工人运动的发展主要是靠少数‘先进’分子从外部灌输,还是资本主义矛盾在客观上发展的结果?如果是后者,造成中国工人运动发展的资本主义矛盾有哪些?”[2]这样写文章的话他们的意思肯定“是后者” [2]了。

但这篇文章本身就带有灌输性质,和前面的信[4]一样:从题目中就能看出来,都不是向一般的中国工人或中国群众灌输,而是向“进步青年”或“青年马列毛左派积极分子 [2]灌输。看来红色中国网工作组一贯具有强烈的领袖意识啊!

不论什么东西都是“矛盾在客观上发展的结果” [2],当然也包括“中国工人运动的发展” [2]甚至中国革命运动的发展,建议书[2]中提出这种问题意义不大:“资本主义矛盾在客观上发展的结果” [2]是任何个人或小团体都决定不了的。但哪怕仅仅考虑工人运动,也不能说某些个人或小团体不会起到关键作用。这一点红色中国网工作组也明白: “工人中有威信的优秀分子” [2]不会成批量地产生,本文前面通过引用红色中国网上的建议书[2]展现了他们所起的作用;不论冠以怎样的名字,这种作用就是“少数‘先进’分子”“灌输” [2]的作用。

经济斗争都是这样,在社会主义政治运动或或无产阶级政治斗争中“少数‘先进’分子” “灌输” [2]的作用难道不是更明显的吗?

列宁所著《怎么办?》[5]里有一句几乎成为名言的话:“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5]241页)接下来他说得更清楚: “工人本来也不可能有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这种意识只能从外面灌输进去。各国的历史都证明:工人阶级单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联主义的意识,即必须结成工会、必须同厂主斗争、必须向政府争取颁布工人所必要的某些法律等等的信念”[5]247页)哪怕是社会中最进步、最有组织的阶级——工人阶级,也要靠外面的灌输才能获得革命性的意识,而只有获得这种意识,社会革命运动才得以开展,否则就难免局限于组建工会等改良行动。

红色中国网也反对局限于以组建工会为标志的改良活动:“在世界范围的工会以及社会改良都已经普遍衰落的大环境下,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在中国这样的资产阶级专制统治的政治条件下,工会反而会成为工人阶级提高斗争力量、发展阶级觉悟的有效工具呢?”[2]

他们也提倡革命:“资产阶级无力解决其积累危机,也无力解决其政治和社会矛盾,无产阶级领导其他各劳动阶级打倒资产阶级统治,并按照自己的意志来改造社会(这将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未来的前途)。”[2]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竟然还告诉“进步青年”或“青年马列毛左派积极分子 [2]:“要认识并且相信,阶级斗争的主要推动力不是来自少数知识分子的‘灌输’,而是资本主义客观矛盾发展的结果。”[2]

你们是不是完全忘记了列宁的学说呢?为了使阶级斗争走上革命道路,免于陷入工联主义的泥潭,“进步青年”或“青年马列毛左派积极分子 [2]对劳动群众的政治灌输、理论灌输必不可少,可以认为这也是“资本主义客观矛盾发展的结果” [2]。在目前“资本主义客观矛盾发展的结果” [2]导致这类灌输十分缺乏的情况下重复一些在一般意义上正确的结论:“阶级斗争的主要推动力”“是资本主义客观矛盾发展的结果” [2],就是回避当下最迫切的问题,就是回避左翼最应该进行的政治灌输和理论灌输工作。

不过实际上红色中国网工作组没有忽视这两项工作,建议书[2]里到处都是政治灌输和理论灌输的例子——当然政治倾向和理论论证正确与否是另一回事。

 那么,这样的资产阶级力量薄弱而无产阶级力量又相对强大的地方,会是在沿海各地区吗?我们认为不是的。沿海地区,恰恰是资产阶级力量比较强大的地方。”[2] “在我们看来,虽然在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沿海各地区往往是无产阶级经济斗争的重心(这一情况,随着资本主义工业向内地转移,也在发生变化),却很可能不是未来无产阶级政治斗争的重心。”[2]

在红色中国网工作组看来:甚至是“进步青年”或“青年马列毛左派积极分子 [2]都搞不懂“斗争的重心” [2]在哪里,需要他们在文章中论证讲明呢!而搞不懂这个问题,后果是很严重的:“离开校园的青年积极分子”会“继续不顾一切地、一窝蜂地、赶时髦随大流地涌到沿海地区向资产阶级请愿搞工会” [2],这样就免不了重复过去惨重失败的老路。

为赢得胜利就必须要按红色中国网的号召行动:“中国的马列毛左派、青年积极分子,要在思想上和实践上重视内地的广大劳动群众。有抱负有主见的青年同志,要敢于‘反潮流’,敢于做别人不屑做、不敢做的工作,敢于承担历史的责任,到内地去做长期、基础的群众工作,准备迎接未来的大变化。”[2]

不光是劳动群众,连“马列毛左派、青年积极分子” [2]都得听你们工作组的指示、按照你们的要求去做,你们的领导意识还真强大啊!甭管怎么掩饰,在红色中国网看来,自己的工作组就是精英甚至领袖。

三、混乱和矛盾

但你们不是用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总结出了“中国劳动人民可以在不依赖自封的‘先锋队’的灌输和领导下独立取得战果”[1]吗?怎么两年以前连“进步青年”或“青年马列毛左派积极分子 [2]都不觉悟到了非得你们灌输的程度呢?他们非得你们指挥才知道该到哪里做什么吗?

你们 的“理论”,其 “自身的逻辑”可真是不“一致的”啊![1]自身逻辑不一致的理论不可能是正确的,除了会引起思想上的混乱以外,若用于指导实践,就会导致更加严重的错误和现实力量的损失——真正的问题就在这里。

红色中国网工作组知道非正式发动的好处:“由于这种发动,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而采取隐蔽、半公开或公开等不同方式,又可以最大限度地限制资本家打击报复给工人斗争带来的危害(在现阶段,要完全避免这种危害,仍然是不可能的)。”[2]你们也给予了这种方式较高的评价:“中国工人的这些斗争方式,看起来似乎原始,似乎不够正规,但却是实在有效的。”[2]

那么你们为什么不在实践一下“这些”“实在有效的”“斗争方式” [2]呢?建议书[2]发表了大约半个月以后,发生了“屡获好评的知名公益组织”“ 北京工友之家前管理人员贾志伟被举报性骚扰” [6]的恶劣事件。很快,红色中国网上就有了对这一事件的回应——完全违背了建议书[2]里的提出准则。

远航一号不再批评“不顾一切地”“搞工会” [2]了,在当时由佳士运动导致的大镇压还在进行的情况下,他号召“由所有参加声明的左翼和非左翼积极分子共同选举产生一个调查和仲裁委员” [7](需翻墙)。他也不再讲反性骚扰“是资本主义客观矛盾发展的结果” [2]了,当“受害人无法在法律范围内得到她们应得的正义” [7]时,远航一号要求“左翼的和非左翼的社会热心人士”“动用进步积极分子集体的力量,用非常手段,对于贾某人实施法外制裁” [7]

这篇文章[7]不长,但问题和错误太多太严重:在当时的情况下号召大范围成立正式组织会方便专制政权对进步人士进行成批量打击,要知道不久前红色中国网还讲了非正式发动的好处——这就是明知故犯;在还没有严密组织的情况下就建议采用恐怖主义的暴力手段,会导致中国的同志遭到不必要的残酷报复,考虑到文章作者远航一号还在美国教书——这简直是“利用青年同志的牺牲来吃‘人血馒头’”[3]……好在文章[7]的影响力不大,危害很小。

虽然远航一号的文章[7]整体上很糟糕,但作者在惩治淫贼方面的高度自觉性却是正确的和必要的,这就与井冈山卫士的判断矛盾了:“中国劳动人民可以在不依赖自封的‘先锋队’的灌输和领导下独立取得战果”[1]。红色中国网不但号召成立反性骚扰的先锋队,还要建议大家采取暴力制裁行动——不管冠以怎样的名称,这就是领导作用,对先锋队的领导作用,也就是领袖的作用。

但不该像红色中国网那样发挥先锋队作用——让积极分子白白冒险却连宣传效果都没有:事情过去两年多,除了左圈和一小部分志愿者团体以外,大家都不知道这么一号淫贼贾志伟,更不知道他强奸或强制猥亵妇女的卑鄙手段。

“中国劳动人民”“不依赖自封的‘先锋队’的灌输和领导”“独立取得”的“战果”[1]甚至都不包括惩治淫贼这样天经地义的事,就算有红色中国网工作组这样“自封的‘先锋队’的灌输” [1]、有远航一号和严元章这样“自封的”领袖的“领导” [1],甚至连对贾某人的揭露也还是无力的。

但劳动人民真的就没有揭露淫贼罪行的有效办法吗?当然不是!2018年八九月之交,也就是贾志伟恶行曝光前四五个月,刘强东涉嫌强奸中国女留学生的事件刷爆网络。之后这件事一直保持着不低的热度,贾志伟恶行曝光三个月后的20194月,女方对刘强东的民事起诉书[8]再次让热度爆表。

通过这份翻译成中文的起诉书,中国民众更加清楚地了解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对女方“仙人跳”和“傍大款”的污蔑减少了,大家清楚地意识到刘强东那样的成功企业家不过是道貌岸然的淫棍罢了。中文版的起诉书得到了广泛传播,有力地揭露了垄断资本家荒淫无度的生活,微信公众号“西绪福斯的神话”刊载起诉书的网页访问量很快达到了10+,宣传的力度之大显而易见。

这种力度大到了资产阶级宣传机器无法忍受的程度:公众号直接被封了。“助力Jingyao翻译小组”这一非正式的反性骚扰先锋队作用有多么大啊!红色中国网工作组为什么不跟这个小组学学呢?或者把你们对于工人非正式发动的认识应用到反性骚扰上啊!也许这样惩治淫贼贾志伟就不只是说说嘴了。

 “努力学习工人和其他劳动群众在实际斗争中发展出来的行之有效的办法和经验,与工人和其他劳动群众中的优秀分子相互学习,先当学生,然后才能当先生” [2],首先应该这么做的就是包括远航一号在内的红色中国网工作组,但他们却把这样的准则当做教训别人的说辞。(当然,如果远航一号参与了起诉书的翻译——只凭在美国大学教书这一点,他就有能力有理由这么做——我对他的批判就不成立了。但他真的参与了吗?)

连高中生都比你们懂得组建先锋队的意义,就是那个下了“中国劳动人民可以在不依赖自封的‘先锋队’的灌输和领导下独立取得战果”[1]这样论断的井冈山卫士,在不久前却写道:“就在2020年,一些高中生开始独立组建进步社团开展社会工作,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9](需翻墙)你难道不知道,这些“进步社团” [9]就是政治先锋队的雏形吗?

11日井冈山卫士还高度评价这种组织的进步意义:“这些中学里的进步社团现在还显稚嫩,但是不失为培养未来进步青年的演兵场。”[9],怎么到了19日的文章[1]里就完全否定先锋队的作用了呢!

仔细阅读红色中国网上的文章就会发现,哪怕是网站重点栏目“百花齐放”与“百家争鸣”里的内容,在关键问题上都是含糊不清甚至自相矛盾的。

他们的工作组号召“中国的马列毛左派、青年积极分子”“到内地去做长期、基础的群众工作”[2],但却唯独不讲具体做什么:群众工作的含义太模糊太广泛了,实在不知道红色中国网要表达什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21-3-22 02:49
文章补齐
引用 No.24601 2021-3-21 23:50
我算是见证过这场争论的,但是这篇文章越说越糊涂。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3-21 22:45
激活: 有没有课代表总结一下啊,这个事情东一块西一块到底怎么回事?中间的人名是谁?这件事情过去几年了好像都没有一个总结的文章 ...
壮壮写文章(尤其是他自认为的“驳文”)就是这个特点
引用 激活 2021-3-21 16:25
有没有课代表总结一下啊,这个事情东一块西一块到底怎么回事?中间的人名是谁?这件事情过去几年了好像都没有一个总结的文章
引用 redchina 2021-3-21 00:38
该文没有贴全。请lamarujian先生或壮壮先生将全文发至 redchinacn@gmail.com

其余部分我们来编辑

查看全部评论(5)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17 05:51 , Processed in 1.16751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