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一位在美华人眼中的美国社会秩序及种族歧视

2021-4-6 23:3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304| 评论: 1|原作者: 淮左徐郎|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美国的种族歧视,最显著的自然是白人对有色人种的歧视,特别是对黑人的歧视由来已久。此外,白人和黑人两个族群还各自对亚裔人有歧视。  


美国的种族歧视,最显著的自然是白人对有色人种的歧视,特别是对黑人的歧视由来已久。此外,白人和黑人两个族群还各自对亚裔人有歧视。

  记得有位朋友曾经说过,美国是个“非常靠谱儿”的国家,当然他是从法律体系的角度说的这个话,我理解他的意思就是美国的法律体系非常成熟,对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着很强的控制作用。当然,从我们大家比较一致的观点上来说,美国的法律体系是为这个资本主义的霸权国家服务的,这当然没错。但从一个社会体系的角度上看,这个法律体系历经几百年的演变,的确已经非常成熟。  


  美国的黑劳工群体

  法律体系有什么社会作用?最基本的一点,就是限定了该社会的普遍性的行为规范。从这个角度上看,美国的法律体系对社会各方面的控制力是非常强的,这一点也的确是目前中国人不易解读的地方。在我们中国人的观念里,还是有着许多宗法制社会的传统习惯,这是跟美国很不一样的地方。比如我们在思考许多一般社会现象时,通常首先都是从传统习惯出发,会不自觉地先从“人情”、“伦理”、“正邪”、“善恶”等角度去思考,然后才是法律、社会等等。而美国的文化则不同,他们往往是先从法律、社区利益(美国的联邦制观念,也是跟中国人传统习惯有极大冲突的地方)的角度出发去思考,然后才涉及到中国人所习惯的人情伦理善恶正邪等等方面。我说这些,并不是在比较中美两个社会体系的优劣,而是在说明美国的许多现象,其实跟中国人一般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

  就目前大家关心的种族歧视,华裔生存环境等等问题,大家所看到的,是美国新闻界大肆报道的那些案例,单看这些案例,似乎华人在这里处在一种极为恶劣的生存环境中。但大家在看这些案例的同时,也可以换另一个角度去思考:如果一个族群在一个社会中,普遍处于天天遭受歧视欺压甚至生存危险的大环境中,那么这个社会崩溃大概就在眼前了(可参考1900年清廷对义和团这种自发的农民起义完全失去控制的情况)。但目前的美国,至少从社会基层上来看,距离社会体系的崩溃还远得很。我说这些的目的,还是想提醒一下大家,无论是美国新闻界还是中国新闻界,现在都是以普利策的新闻观念为主流(即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越是耸人听闻越有“新闻价值”,所有的报道都有鲜明的倾向性(人咬狗的倾向性),这一点对我们普通人来说,通过新闻去了解一个社会是很不全面的,尽管这些新闻的数量如汗牛充栋。  


  美国贫民窟里的黑人孩子

  再结合美国的种族歧视,具体说说我所了解的美国社会的基层细节。美国的种族问题由来已久,这是众所周知的。但美国社会基层的种族歧视是如何体现的,这一点从常见的新闻报道中,其实是看不大清楚的。美国这个社会中的各个族群,与欧洲各国很不一样,各个族群之间,普遍存在着微妙的“种族隔离”。比如,去过法国的人告诉我,在法国除了华人形成自己的唐人街之外,其他族群都没有自己的聚集地(现在或许穆斯林在这方面有所发展)。

  在美国,几乎每个族群在大城市中(即人口数量很大的地方),都会形成以自己的民族文化为纽带的聚集地,相互之间有着微妙的排斥和相互歧视。比如我在芝加哥生活过五年,那个城市不但有两个著名的唐人街(一个有百年以上的历史,另一个是八十年代以越南的华人难民为主形成的),还有韩国城(比唐人街还大)、印度城、希腊城、德国城、意大利城、日本城等等,更有全美最大的黑人区。这其中,希腊城和日本城比较小,大约就是一条街的规模;韩国城虽然大,但基本上已经完全美国化了,韩国的民族特色不那么明显;德国城形成的历史很长(不比唐人街差多少),连建筑风格都有些与周边不太一样,但现在的主要居民,则是以巴尔干的移民为主。

  我原来就住在德国城,周围的居民中有保加利亚人、南斯拉夫人和阿尔巴尼亚人等等,当然还有不少黑人和墨西哥人(韩国城墨西哥人更多)。有个录像带商店,里面全是《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等等中国人很熟悉的前南斯拉夫电影。印度城的特色则主要体现在商品上,那里可以见到在美国根本无法使用的各种220伏的家用电器,还有28K的黄金首饰(美国人普遍使用14K或16K的金首饰,中国人则习惯24K的金首饰),看上去都泛红色,类似中国人说的“赤金”。至于黑人区,那就很不一样了。芝加哥南部,全美最大的黑人区,大到让人实在感到恐怖的程度。开车从芝加哥东部沿94号高速进城,有很长一段与芝加哥地铁的南段(在地面上,通过黑人区)平行。开车经过这里时,可清楚地看到,各个地铁站上(这一段大约有十个以上的地铁站)等车的人,除了黑色的,别的颜色一个也见不到!

  另外,芝加哥市里还有若干零散分布的小黑人区,其中北部有一个小黑人区很有特色,那儿的黑人普遍穿着很花哨,都是说法语的,——全是现代的西非移民!人区的核心地带,犯罪严重(基本是黑人自己人跟自己人的犯罪),治安极差,其他族群的人基本都是不去的。

  芝加哥的大黑人区,北部就与老唐人街接壤。当年华人受排挤,好地段去不了,所以老唐人街形成在黑人区与一片工业区之间,地理环境原本是很恶劣的。但华人在历史过程中有自己的生存能量,硬是在黑人区中挤出了一块地盘!这个老唐人街,有华人的黑社会势力,主要是洪门致公堂(美国最大的华人黑社会,历史上与孙大炮关系密切,与中国的民主党派致公党是一脉的)、李氏公所、梅氏恳亲会(一看就是粤籍的老华人)等等。大黑人区与唐人街交界的边缘地带,有时候也的确会发生黑人欺负华人的案件(如我在芝加哥的时候,出过几个黑人在那里强奸一个华人老太太的案件),但唐人街的核心地带,无论是黑的还是白的,都不敢来捣乱,因为华人黑社会也不好惹。  


  新冠疫情后凄清的美国唐人街

  美国各个大城市的种族分布与隔离,与芝加哥大同小异。除了大城市之外,美国还有两个比较有名的特殊族群,即阿米什人和摩门教徒。都是以宗教信仰为核心逐步形成特定习俗的白人族群。阿米什人主要从事农业生产,摩门教徒中所谓精英分子较多,加之这两个族群人数较少,与大城市的种族问题基本无缘。

  由于美国作为一个历史较短的移民国家,从一开始就存在着族群间微妙的种族隔离,所以种族歧视的范围非常广,并不是仅仅存在于不同肤色的族群之间。比如,白人中占有优势地位的是英裔央格鲁撒克逊人,但美国白人中人口最多的则是德裔,英裔是第二位。另外,白人中人口名列前茅的波兰裔、瑞典裔和瑞士裔(阿米什人就是德裔瑞士人)等,与德裔关系密切,这也对英裔央格鲁撒克逊人和在金融经济上占有优势地位的犹太裔形成了一定的压力。意大利裔历史上就是比较受英裔歧视的,曾经闻名于世的美国黑手党,其形成除了意大利本土的作用外,在美国也与意大利裔曾受英裔歧视有关。不过从总体上而言,这些种族隔离造成的白人族群内部的种族矛盾,都没有在全社会形成普遍的种族歧视,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主要还是存在于白人和有色人种之间。

  美国的种族歧视,最显著的自然是白人对有色人种的歧视,特别是对黑人的歧视由来已久。此外,白人和黑人两个族群还各自对亚裔人有歧视。我刚到美国时,就听说了美国社会学家们的一个观点,即当今美国的种族歧视,是一种“微妙的种族歧视”这种微妙,主要体现许多无法用法律来规范的地方。比如一个公司招人,两个应聘者所有条件都一样,但若其中有一个是黑人,他中标的可能性就要小,招聘者总归会找到拒绝有色人种的合法理由。所以,现在黑人对这种隐性的微妙歧视,也表现出过度敏感,造成美国各大公司在这方面都小心翼翼。这个例子可以说明,美国的种族歧视目前最常见的方式是什么样子的;也就说,“微妙的种族歧视”,才是当前美国种族歧视的主流。

  芝加哥由于有大黑人区,所以该市的政治环境中,黑人的种族因素就相当大,政府公务人员和警察,大多数是由黑人担任。在这种条件下,芝加哥地区的种族冲突就相对和缓。仔细看看美国各地,种族冲突比较严重的地方有一个共同点:当地警察中白人的比例较高。美国的黑人,大多数比较贫困,处在社会最底层,同时也是犯罪率最高的族群。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黑人族群与警察的的冲突概率也就比较高。所以我们现在从新闻中看到的黑白种族冲突,普通黑人与白人警察之间的冲突占大多数。另外,黑人由于整体相对贫困,所以其聚集区基本都是大城市(有相对发达的公共设施和社会救济体制),在郊区或乡间的黑人社区,极为罕见。所以,当出现种族冲突时,那些无法控制的游行或者暴乱,就体现出一个很大的共同点:沿着公共交通线(公交车路线和地铁路线)发展,因为大多数贫困黑人基本是依赖公共交通的。比如去年的“黑命贵”事件,芝加哥著名的商业区密西根大街被破坏,就是因为从南边大黑人区的黑人乘地铁直达市中心(密西根大街就有地铁站),警察根本无法控制,也不能关闭地铁,否则全城公共交通就有瘫痪的可能。  


  “黑命贵”运动游行

  对比之下,我目前居住的底特律地区,虽然历史上有过黑人暴乱,造成市区至今都是破败萧条,但去年“黑命贵”事件发生时,黑人游行却基本都在市区不出来,因为缺少必要的公共交通工具。底特律北部的富人区有一个高档商品的大卖场,底特律黑人游行时曾准备到郊区来冲击这个大卖场。但警察只要关闭公共汽车运营,黑人的这个行动就无法实施了(当然还有其他措施,但关闭公交是决定性的)。西边的安娜堡(名校密西根大学所在地),也有一个小黑人区,游行组织者也曾准备租用公交车将这里的黑人拉出来参加游行,但警察一关闭公交,就一个人也来不了。

  之所以要说交通与黑人游行的关系,因为这也要涉及后面所说的在美华人的安全问题。

  最近美国不断出现亚裔人受到袭击的事件,因此常有朋友对我表示关心。在此我首先对朋友们表示感谢,同时也说一说相关的美国社会状况,以便朋友们在看到相关报道时,可以有些参考的材料。

  大家看到的有关美国亚裔人被袭击的报道,可以注意一下其中的一个共同点:都发生于大城市的中心,人口密度很大的市区地带。同时,发生案件的城市,都有相对较大的华人社区或亚裔人社区。大城市,人口密集,成分复杂,有犯罪倾向的个体极端分子就相对较多;有不同族群的社区,就相对容易产生不同民族之间的对立情绪。

  当然,对亚裔人的犯罪和歧视还有许多其他因素,难以都一一加以列举。一般来说,亚裔人在美国属于犯罪率很低、群体性很差的族群,同时亚裔人总人口比较少,不足2000万,仅占美国总人口的3.5%,其中华人只有500多万,相比较之下,3000多万人的黑人,占美国人口的13%。这些特点,则更容易让犯罪分子有犯罪的安全感。试想,若有其他族群的人这样在街上袭击一个黑人的老人,会引起什么样的社会效果?  


  亚裔反歧视游行

  那么,华人总体上在美国社会中安全么?我自己的感觉,基本还是安全的。较大的华人社区,其他族群的犯罪分子是很难经常来进行袭击的,除非是出现族群间的群体对立。华人社区之外的华人,相对富裕一些的中产阶级较多,这些人大多居住在大城市郊区比较安全的社区,由于美国相对特殊的社区结构(如郊区的公共交通很不发达等),这些郊区的犯罪率是很低的,因为若是犯罪分子要到这些区域来流窜作案,首先就需要稳定的交通工具,郊区人口居住分散,随机犯罪的概率太小,所以作案的效益比太低(要入户抢劫,光踩点儿就很费事儿了,还很容易暴露),更由于这些社区相对富裕,所以警力也就相对较强。美国各个城市社区的警力,是根据本区税收的多寡来决定的,贫困社区犯罪严重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该区没钱雇用较多的警力,这一点是跟中国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具体说到我自己的情况,我目前居住在底特律的郊区,就是所谓的大底特律地区。底特律市中心是一片破败(当年的豪华建筑现在看着象是历史遗迹),到处是贫困的黑人。但这个地区仍然是美国汽车工业的中心。大底特律地区90%以上的人口,所从事的工作,都是与三大汽车公司相关的。在种族方面,底特律地区有个很大的特点,很少有成形的族群聚集地。较大的只有两个,一个是穆斯林区,一个是韩国区。这两个区的形成,都跟战争有关,也都跟福特公司有关。阿拉伯区是二战时福特公司从中东撤出时,带回来当地大批雇员,其中伊朗人数量很多,这些人就在底特律定居;韩国区是朝鲜战争时有一批美军雇员和加入美军的韩国人,也是随着福特公司来到美国的。福特公司是美国历史最长的汽车公司,二战时和朝鲜战争时,都是当时美国最大的汽车公司,现在世界最大的汽车公司是通用公司,60年代才取代福特成为美国最大的汽车产业。

  这两个社区,韩国区已经衰落了,本来那个区就很小,后裔们也不愿住在那里,现在基本都是些养老的人了。所以目前底特律地区真正称得上是移民族群聚集地的。只有穆斯林区。而其他族群在底特律周围,基本都没能形成自己的社区,只有较远的地方有一两个具有旅游特色的族群城镇,如德国城、荷兰城等,都是靠民族特色吃旅游饭的。这里面有一个因素,就是底特律周边的各个城市(美国的“市”,在行政级别上其实相当于中国的乡、镇甚至是村儿),都有意识地控制族群社区的形成。比如安娜堡,一个商业区中若有四五家中国店(餐馆、超市等都包括在内),则新的中国商店再要想进入这个商业区,就根本没有可能了:政府不会批准!所以,在底特律周边基本见不到有五家店以上的中国商业区,其中还可能有韩国店在内,最大的一片中国店所在地,也就是在临近的两三个商业区里,有大约十家左右的中国店,还有泰国店、韩国店在内,其他族群的情况也差不多。这样的结果,一个族群就难以围绕着自己族群的产业形成自己的社区,而是分散居住在普通社区之中。不但华人如此,其他族群也如此(当然市区和附近的黑人除外)。比如印度人,人数比华人多,社会地位也高(福特高管中印度人的比例不小),但也没能形成自己的社区。

  总的来说,底特律地区的种族矛盾,比较纽约、洛杉矶、旧金山、芝加哥、休斯敦这些大城市要和缓得多。

  写了这么多,就是想说明一个事儿:目前在没有出现对美国亚裔人群体性攻击行为的情况下,绝大多数美国亚裔人,特别是居住在郊区的美国中产亚裔人,日常生活还是很安全的。

  另外再说一个情况,在美国的华裔,族群内部很不团结,各行其是,这是众所周知的。我认为造成这个局面的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台湾方面多年来在美国华裔族群中的经营,这种反祖国主体的现象,在其他族群中是没有的;二是在美国的华裔中,中产性质的所谓“成功者”占据多数,这部分人的小资产阶级特征非常强,主观上对“融入主流社会”抱有极大的幻想,自命比国人高出一等。这些观念,也为那些常见的“精英”观点开了方便之门。我接触过不少高学历的华裔,在国内就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到美国又拿到高学位,但一谈起各种社会问题来,连基本的逻辑观念都没有(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只会跟着那些“精英”们的谣言打转儿。比如,一位北大研究生毕业的,在美国的中国长城电子代理商的高级负责人,居然还相信“美国民众拥枪可有效制止暴政”的观念,十分可笑!

  以上是我个人的随笔,仅供大家在看美国新闻时做个参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21-4-7 02:16
这种文章越看只能让人对美国越糊涂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17 05:19 , Processed in 0.01460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