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瑞典人民反对租金市场化斗争取得胜利

2021-9-10 16:02| 发布者: 春华| 查看: 3754| 评论: 0|原作者: Elin Gauffin|来自: 中国劳工论坛

摘要: 2021年6月21日星期一是瑞典历史性的一天。瑞典政治史上第一次有首相因国会不信任动议而下台。拉倒政府正是自下而上反对市场化租金的斗争,勒文(Stefan Löfven)政府实施右翼政策,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1/09/07/30469/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2021年6月21日星期一是瑞典历史性的一天。瑞典政治史上第一次有首相因国会不信任动议而下台。拉倒政府正是自下而上反对市场化租金的斗争,勒文(Stefan Löfven)政府实施右翼政策,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Elin Gauffin 社会主义正义党(ISA瑞典)、“反对租金市场化”运动全国发言人

6月21日早上8点,在抵抗运动最前沿的独特草根运动“拒绝市场化租金”的抗争份子,聚集在斯德哥尔摩国会大楼外的钱币广场,支持不信任动议。

“现在——我们要阻止租金市场化!”和“我们的租金太高了——拒绝、拒绝租金市场化!”等口号和演讲回荡在正在倒数计时的钱币广场,到场的运动参与者期盼着不信任动议的通过。场面气氛充满战斗气氛,示威者有着我们即将赢得重要胜利的感觉。

相比之下,主要的自由派报纸《每日新闻报》总结道:“今天,十年来最重要的住房改革落空了”。在这场斗争中,社会主义者、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社会主义正义党成员发挥了关键作用。

一月协议

在2018年9月的大选后,经过131天的谈判,社民党和绿党组成的政府由勒文担任首相。政府的组建基于这两党与两个自由派政党之间达成的73点“一月协议”。该协议包括一系列新自由主义反工人政策:让雇主更容易解雇工人、取消对高收入的特别税、同意不限制社会福利部门的私营盈利企业、允许公共就业服务私有化、增加对富人家庭服务的补贴等等。

我党——社会主义正义党(ISA瑞典)从一开始起就反对该协议,以及反对在此协议基础上组建的政府,并主张重新大选。我们呼吁租户联合会主动采取行动,召开群众集会、定下全国抗议日。然而,左翼党认为社民党政府没有右翼政府以及种族主义的瑞典民主党那么差,因此没有投票反对新政府。尽管协议中甚至有一段列明左翼党在政府任期内不得影响瑞典政治,但左翼党还是投票支持了新政府。左翼党没有就该协议被谘询。

在此协议的基础上,政府开始实施比2006-2014年右翼政党组成的政府更加右翼的纲领。除了上述几点之外,他们还大幅增加了军事预算、限制了罢工权、并继续推行包括大规模驱逐出境在内的反难民政策。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地主、业主和右翼政党长期以来一直希望将租金市场化。1945-1980年改良主义年代的住房政策已逐渐被抛弃。公共住房已高度私有化,国家计划被废除,补贴消失殆尽。然而,在租户联合会和房地产联盟以及公共住房公司之间的谈判制度基础上,租金仍然受到管制。

一月协议计划为新住宅引入租金市场化,业主有权设定任何他们想要的租金而无需谈判。这最终将为所有出租住宅的租金市场化铺路。

我们社会主义正义党很早就认定以这议题来发起运动、动员群众。我们利用租金这个议题,引导社会当中日益增长的不满、反对通过削减和私有化迅速扩大不平等、恶化生活条件的情绪。在私人房地产公司进行“假重建”的地区,租金已经上涨40%至60%。与此同时,我们的成员在哥德堡和斯德哥尔摩部分地区组织的活动,动员了租户并取得了胜利。

早在2019年春,我们就成为哥德堡和斯德哥尔摩反对市场租金新提案的群众动员的推动力。

当租户联合会在全国范围内拒绝加入运动或进行认真的抵抗,甚至开除了瑞典西部的该联合会主席、社会主义正义党成员Kristofer Lundberg时,这个独立运动采取了新行动。

2021年初,运动进一步扩大。我们知道瑞典政府关于市场化租金的官方报告将于5月底发布。许多当地租户联盟和活动家以及大多数左翼人士,包括左翼党势力较强的地区,都加入了这场运动。

这场运动已成为对政府的最大挑战,运动的地方委员会遍布全国。从1月开始,群众在网上举行视像会议。4月18日,有160场地方抗议活动组织了起来,虽然规模因新冠疫情相关限制而不大,但获得了当地媒体和社交媒体上的广泛报导。

6月3日至5日,在报告提交后,新的抗议活动又再组织了起来。这一次,全国性媒体也报导了此事。很多租户意识到了租金市场化的威胁。大家都知道芬兰实行租金市场化后,赫尔辛基的租金上涨超过40%等事实。

这场运动和群众的情绪也给左翼党和租户联合会带来了压力,比如斯德哥尔摩的许多左翼党和租户联合会的活动人士都很活跃于这场运动。斯德哥尔摩地区的整个左翼党以及斯德哥尔摩主要地区的租户联合会组织都参与这场运动。在包括哥德堡在内的其他主要城市,左翼党并没有积极参与。左翼党参与运动的水平和该党融入资产阶级建制的程度,在全国各地都有很大差异。

自下而上的压力,以及下一次预定在一年多后进行的选举迫在眉睫带来的压力,意味着左翼党看到了机会,摆脱其在议会中作为“现政府门毯”的屈辱角色。该党坚持其“红线”,威胁道如果提出市场化租金,该党将撤回对政府的支持。

最后关头的改变

政府企图将其描述为仅涵盖新建住房的“有限度提案”,但这完全失败。所有人都明白,这只是租金全面市场化第一步。如果它是如此有限,为什么政府要冒着自己未来因此而垮台的风险?

经过之前支持政府而来的妥协,左翼党终于坚定起来反对租金市场化。许多人也看穿了政府建议租户联合会和房地产公司就这个问题进行谈判​​的的第二次尝试,因为这种“谈判”是在市场化租金的威胁下进行的。

不信任投票也得到了右翼反对党——温和党、基督教民主党和种族主义的瑞典民主党的支持。媒体已经用此事来声称左翼支持这些政党,或为这些政党组建新政府开辟了道路。

但正是现任政府的政策为右翼打开了空间。这些政党通过妖魔化移民和贫困工人阶级地区来操弄不满情绪,而真正造成福利遭破坏的罪魁祸首,正是银行、富人和他们的政党。

这是我们现在建立的那种可以挑战右翼的草根运动。第一轮反对市场化租金的胜利,应该是反对整个右翼议程的群众运动的开始。

斗争仍在继续

现以成为前首相的勒文有一周的时间来宣布是否会进行多轮谈判或额外的选举,而这种情况之前只在瑞典发生过一次(1958年)。

这场斗争对一月协议造成了致命打击,如果勒文重新回朝,他就必须收回市场化租金的提议。

这场政府危机的焦点一直是阶级问题,整个政治建制都动摇了。市场化租金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与所有右翼政党不同,我们期待下次大选。

租金市场化的反对、对阶级正义的追求,以及6月21日的事情增加了大家的自信,并带来了希望。现在最好的结果是,在接下来的大选中强化所有反对租金市场化和右翼政治的政党。“反对租金市场化运动”将部分地重组为支持左翼党的竞选运动,但我们仍计划组织在9月的群众抗议。现在,左翼党的社运分子有了更多的支持,许多人赞赏道,终于有人站出来支持工人、会愿意抵抗了。

瑞典政坛的平静期已经笃定结束。广泛的工人阶级长期处于斗争的休眠状态,到目前为止还未开始行动起来,而是旁观局势发展。但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正在制造出重要机遇和社会动荡。

社会主义正义党主张把斗争运动和必要的社会主义政治替代方案连结起来,而运动也需要扩大。住房是公认非常重要的议题,这必须要与其他同样紧迫的议题——教育、医保和气候等联系起来。我党与ISA保持对话,并需要密切关注今年夏天的政治发展,看看我们如何在保持独立性的同时,扩大我们跟左翼党的工作和合作空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9-27 12:26 , Processed in 0.01500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