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中国经济杂谈(四)—— 房地产与财政

2021-10-11 01:3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41414| 评论: 1|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随着人口老龄化和资本主义社会矛盾的发展,各种转移支付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未来很可能大幅度增长。另一方面,由于中国资产阶级国家无法向资本家阶级有效征税,中国资产阶级国家的税收能力似乎已经出现了逐步下降的趋势。

 

美国广义政府部门收入和支出的主要项目,2019年(万亿美元)

 

支出

收入

政府消费和补贴

3.0

 

其中:政府部门雇员报酬

2.1

 

政府部门支付的财产收入

0.9

 

政府部门转移支付

3.2

 

政府部门投资总额

0.8

 

减去:政府固定资本折旧

0.6

 

政府部门净投资

0.2

 

 

 

 

各种间接税

 

1.5

企业和个人收入所得税

 

2.5

政府部门财产收入

 

0.2

政府部门转移收入

 

1.7

 

 

 

合计

7.3

5.9

 

            2019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21.4万亿美元,美国政府部门总收入约5.9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7%),总支出约7.3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4%),总赤字约1.4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7%)。这反映了美国政府在新冠危机爆发以前的财政状况。

      与中国政府部门的收支相比,美国政府收入的一个主要来源是直接税(企业和个人收入所得税),其中个人收入所得税2.2万亿美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0%);相比之下,中国的个人收入所得税仅1万亿元,相当于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在支出方面,美国政府部门几乎没有净投资,而中国政府部门的净投资达到3.2万亿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这说明中国的政府部门比美国政府部门更加积极地参与资本积累。

      此外,美国的社会保险账户有巨大赤字(约1.7万亿美元),而中国的社会保险账户仍然略有盈余。

      下面第二个图说明了自2000年至2019年美国政府部门各个收入项目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变化的情况:

  

 

      2000年时,美国经济繁荣,政府部门总收入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1%。此后,美国政府部门的总收入随着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大致在国内生产总值的26%-29%之间波动。

      美国政府部门的总收入中,各种间接税(指对商品或服务征收的税,如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房产税、关税等)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全部政府总收入的四分之一;企业和个人收入所得税随着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而波动,在繁荣时期可以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3%-14%,在衰退年份则减少到国内生产总值的9%-10%,一般占美国政府总收入的五分之二以上;各种转移收入(主要是企业和个人的社会保险缴款)大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美国政府总收入的四分之一强。

      上图中黑线所包括的区域代表着美国政府部门的总赤字。美国政府部门常年处于赤字状态,且赤字规模庞大。在2009年经济衰退期间,政府部门总赤字曾经达到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3%;即使在经济周期的扩张年份,美国政府部门的总赤字一般也在国内生产总值的5%以上。

下面第三个图说明了自2000年至2019年美国政府部门各个支出项目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变化的情况:

 

 

      在正常年景,美国政府部门的总支出通常保持在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遇到衰退年份,则可能上升到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40%

      美国政府部门总支出中,一个主要的项目是政府消费(主要是政府部门的各项日常开支,其中的大头是政府雇员报酬),一般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15%、全部政府总支出的五分之二。图中所说的补贴指的是政府给企业的价格补贴,一般只占国内生产总值很小的一部分。

    美国政府债务规模庞大,在新冠危机之前已经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08%。所以,政府部门支付的利息等财产收入是美国政府支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般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美国政府总支出的八分之一。

      美国政府部门总支出的另外一个主要组成部分是各种转移支付(主要是政府支付的各项社会保险)。在新冠危机之前,各种转移支付已经达到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5%、全部政府总支出的五分之二强。美国在社会保险账户上的巨大规模赤字决定了美国政府部门的赤字很难缩小,并且一遇到经济危机还会急剧增加。

下面第四个图说明了自2000年至2019年中国政府部门各个收入项目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变化的情况:

  

 

      在本世纪初,中国政府部门的总收入还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0%,无法适应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需要。到了2015年,中国政府部门总收入增加到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9%2019年,回落到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7%。中国政府部门总收入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的规模目前与美国大致相当。

      中国政府部门总收入中最大的组成部门是各种间接税。2012年以前,各种间接税大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2%-13%2019年,间接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已经下降到10%,仍然占全部政府总收入的近五分之二。中国政府总收入中的间接税比例较大,说明中国政府的税收有比较强的累退性,即收入越低的人所要缴纳的各种税收相对于收入的比例反而越高。这反映了中国资产阶级国家实行收入再分配的能力和意愿都比较低。

      与本世纪初相比,企业和个人收入所得税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近年来有所增加。2019年,企业和个人收入所得税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全部政府总收入的近五分之一。

      由于中国经济中仍然有一个相对较大的国有企业部门,政府以红利、租金等形式得到的财产收入比一般资本主义国家要多,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全部政府总收入的十分之一。

      随着社会保险体系的发展,各种转移收入已经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7%、全部政府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政府部门的卖地净收入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2%;占全部政府总收入的比例一般不到十分之一。

      在本世纪初,中国政府部门曾经有比较大的赤字。从2006年至2014年,中国政府部门连续多年有盈余;不过,如果扣除这些年的卖地净收入,则政府的常规收支大致相抵、基本平衡。2015年以来,中国的政府部门一直处于赤字状态。2018年,中国政府部门赤字一度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5%2019年,赤字有所减少。

下面第五个图说明了自2000年至2019年中国政府部门各个支出项目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变化的情况:

 

 

      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以前,中国政府部门的总支出一般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此后,资产阶级国家加强了对资本主义经济的干预。2018年,中国政府部门总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已经增加到33%,大致相当于正常年景美国政府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不过,2019年,由于政府投资减少,中国政府部门总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回落到30%

      中国政府总支出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是政府消费。2019年,政府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7%、全部政府总支出的近五分之三。

      2008年以前,中国政府部门的各种转移支付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至2015年,已经增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0%2019年,因为统计口径调整(政府给雇员缴纳的社会保险从转移支付的一部分改为政府消费的一部分),各种转移支付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回落到8%、占政府部门总支出的四分之一强。

      从美国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历史经验来看,随着人口老龄化和资本主义社会矛盾的发展,各种转移支付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未来很可能大幅度增长。另一方面,由于中国资产阶级国家无法向资本家阶级有效征税,导致劳动人民承担大部分税收(以间接税和社会保险缴款的形式),中国资产阶级国家的税收能力似乎已经出现了逐步下降的趋势。这些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导致资产阶级国家的全面财政危机。

 

3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10-12 22:39
可不可以这么讲,所谓“土地财政”,即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和支出,是目前地方政府和地方资本家掌控的最大规模的非正式剩余分配制度。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19 15:08 , Processed in 0.01265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