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891|回复: 3

评炎黄春秋的“老人小组”(1)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8-10 11:23: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2z2 于 2016-8-10 11:24 编辑

评炎黄春秋的“老人小组”(1)
郭松民


    随着中国艺术研究院对旧炎黄春秋编辑部的改组,以历史虚无主义为手段,以改旗易帜为目的炎黄春秋集团可谓一朝倾覆。虽然旧炎黄春秋编辑部的一些人不甘心失败,糜集在杜导正周围负隅顽抗,但这种顽抗持续不了太久则是可以预见的。当年的74师被我军包围在孟良崮,张灵甫也躲在山洞里拒不投降,下场如何大家都知道了。
  有趣的是,在这一过程中,杜导正鼓动一“废太子”赤膊上阵,数次强闯新炎黄春秋编辑部,制造事端,吸引眼球,但由他钦定的“皇太女”、改组前实际掌控炎黄春秋的杜明明却滞美不归,含笑不语,不由得令人感叹精明者自是精明,愚蠢者仍然愚蠢,被人利用和利用别人都是有家族遗传的,也罢!
  据悉,为应对目前的局势,杜导正密会了炎黄春秋的精神领袖李锐——自从被原中顾委委员周惠曝出曾经在庐山诬告彭总的消息后,李锐就一直闭门谢客、深居简出。据传,在这次会面中,李锐说决策改组炎黄春秋的人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并鼓励杜导正“打到底!”可见其仇恨之深,亦可见其态度之顽固了。
  

  旧炎黄春秋编辑部,虽然把“宪政民主”写进新年献词,但内部管理却完全是封建的,一点民主的气味都没有。比如名义上炎黄春秋最高权力机构是“社委会”,但实际上真正掌握决策权的却是“老人小组”,即李锐、何方、杜导正,也就是民间舆论中所说的“历史虚无主义三人团”。在2014年由于变更主管单位所引发的风波中,“老人小组”越俎代庖,宣布暂停社委会职权,径直任命社长、总编辑,其所作所为颇似慈禧太后从颐和园赶回紫禁城夺光绪帝的权,结果导致杂志社内讧,“中生代”杨继绳、吴思被迫辞职,少壮派黄钟、洪振快也联袂出走。炎黄春秋元气大伤,杜明明却趁机登堂入室,位居要津。
  “老人小组”中,李锐今年99岁,何方今年94岁,杜导正93岁,三人加在一起快300岁了。长寿是值得祝贺的,但是想到正是由于长寿,他们在最近三十年有机会说了那么多谎言和不着调的话,误导了许多比他们年轻的人,我又觉得这种祝贺还是且慢说出来,心中油然而起的,反而是民间关于“好人不长寿……”的俗谚,也许这才是真正符合实际情况的慨切之论。
  不过,中国民间还有一句俗谚,叫寿多则辱。这句俗谚的含义大概有两点:一是高龄之后,生活失去自理能力,会闹出许多糗事,给晚辈添麻烦,也让自己尴尬。再一个就是自己逐渐被时代所超越,看到许多不想看,也无法接受的事。
  

  对“老人小组”来说,第一种尴尬是不会出现的。因为他们都是高级干部、离休干部,体制给了他们“全包”的待遇:医疗不仅完全免费,住院还有高干病房,高额的离休工资之外,住房、用车也是完全免费的……这三个人是如此痛恨这个体制,但体制给他们极为优厚的待遇,他们全都欣然接受了,也许曾经抱怨给的还不够多、不够高,但从来没有想过不要“极权体制的恩赐”。在体制的厚爱下反体制——做人做到这个份上,也让人叹为观止了。
  第二种尴尬就是不可避免的了。“老人小组”亲手推动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兴起,八十年代的时候,他们地位还不够高,于是充当了打手和急先锋,九十年代之后,他们渐渐熬成了“旗手”。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浊浪排空之时,这三个人也一度风光无限。但十八大之后,他们又见证了历史虚无主义盛极而衰、见证了洪振快、黄钟两次败诉、见证了旧炎黄春秋编辑部被扫地出门,当然,也见证了自己从风头无两到千夫所指……尽管他们早就应该预见到这种结局,但预见到和自己亲自体会到,感觉还是会有所区别的吧?
  

  “老人小组”里,李锐的年龄最大,名气也最大。他最有名的头衔是“毛泽东秘书”,但他还真的不是毛泽东秘书,遍查中共党史资料,在毛主席的历任秘书名单里,从来没有一个叫李锐的人。他仅仅是在大跃进期间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作为水电部副部长有资格给毛主席写信报告水利、水电方面的情况罢了。当时毛主席为了掌握经济建设的信息,在国务院各个经济部门都找了这么一个写信汇报情况的人,他老人家也没有想到,几十年后会有人因此自称是他的秘书。想来在毛主席生前,给他写信汇报情况的人何止成千上万?如果都算是他的秘书,那他使用秘书的数量恐怕可以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李锐是反毛急先锋。他以“毛泽东秘书”相招摇,倒并不是出于虚荣,而是出于反毛的需要。第一,我是“毛泽东的秘书”,我说的话你还不信吗?第二,“秘书”都出来反对他,可见他这个人确实有问题。李锐靠“毛主席的秘书”头衔唬住了很多人,只是对热爱毛主席的人民群众来说,这未免欺人太甚!
  对李锐来说,他最大的心病是2009年原中顾委委员周惠关于庐山会议的一则谈话被披露,据周惠讲,李锐在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曾经夜闯主席驻地,以参与者的身份跪在主席面前揭发(诬陷?)彭德怀元帅搞军事俱乐部,干扰了庐山会议的进程。这份材料打碎了李锐通过《庐山会议实录》一书为自己塑造的刚正不阿的形象,而将其重新还原为势利小人的嘴脸。李锐对此一开始矢口否认,但是待有人拿出周惠秘书田聪明发表的《忆周惠同志》一文作为旁证后,李锐对此事就绝口不提了。2016年,庐山会议期间在中南海秘书室工作的戚本禹在香港出版了回忆录,他在书中直接证实周惠所言属实,李锐就再也不为自己辩解了。
  

  相对于李锐子虚乌有的“秘书”头衔,何方作为张闻天秘书,倒是有实无名。说有实,是因为张闻天在长达10年左右的时间里,确实是把他作为秘书使用,说无名,则是因为张闻天从来没有给他秘书的名义。
  说起来,张闻天对何方是有知遇之恩的。解放战争期间,张闻天担任辽东省委书记时,就开始重用何方。1949年从辽东省委调外交部工作的时候,又把他调到了外交部,此后无论是去苏联做大使,还是回国担任外交部副部长,张闻天都始终带着他。张闻天对何方的信任。一度达到了“秘书专政”的程度,据何方自言:“凡是送给张闻天的材料,政治局的、书记处的、中央各部委的,更不要说外交部各单位和驻外使馆的,都由我先看一遍,挑出需要送张闻天阅的(其余就被我给精简了)”,“凡送经张闻天审批上呈、会签以及发表的文件,他也要我先看一下,该修改的就修改……”以至于有些外交部的司局长们说:“何方真霸道,他的这道关比部长都难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8-11 05:56:32 |显示全部楼层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8-11 07:52:48 |显示全部楼层
据周惠讲,李锐在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曾经夜闯主席驻地,以参与者的身份跪在主席面前揭发(诬陷?)彭德怀元帅搞军事俱乐部,干扰了庐山会议的进程。这份材料打碎了李锐通过《庐山会议实录》一书为自己塑造的刚正不阿的形象,而将其重新还原为势利小人的嘴脸。2016年,庐山会议期间在中南海秘书室工作的戚本禹在香港出版了回忆录,他在书中直接证实周惠所言属实。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8-11 09:10:48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确实很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7-2 13:24 , Processed in 0.01897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