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175|回复: 23

毛泽东主义继续革命论与托洛茨基“不断革命”论的区别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7 03:05: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iscuss 于 2020-1-27 03:06 编辑

毛泽东主义继续革命论与托洛茨基“不断革命”论的区别


来源:红旗网  作者:张正


  托洛茨基主义发展到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很庞杂的理论体系,要说清楚毛泽东主义与托洛茨基主义的区别,是一个很大的题目,可以写出一本书来。这里只能先简略地谈谈继续革命论与托氏“不断革命”论的区别,请同志们批评指正。


  我认为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是不符合实际的“革命空谈”,而毛主席继续革命论比“不断革命”论更加深刻和正确。

  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认为,落后国家革命胜利后必须立刻把革命推向全世界,而如果没有世界革命的胜利,特别是发达国家革命的胜利,落后国家就不可避免地走向“工人官僚”篡权,成为堕落的“工人官僚”国家。

  为什么说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是空谈呢?首先,从个别的、少数的落后国家革命胜利到世界革命的全面胜利(以主要帝国主义国家革命胜利为标志),必然是一个复杂曲折的过程,很可能会经历整整一个历史时代。不可能设想一个落后国家革命胜利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把革命推向全世界,实现世界革命。那么在这样一个历史时代中,受到资本主义包围的革命政权如何推进本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如何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如何稳妥地而不是冒险地逐步推进世界革命呢?托派根本否认这些问题,而只会预先判处这个革命政权死刑:“必然会产生‘工人官僚篡权’”。这难道不是一种宿命论的空谈吗?

  其次托派对“工人官僚”的分析也是站不住脚的。托派所说的“工人官僚”,是指寄生在工人国家机体上篡夺了工人阶级政治权利的官僚阶层。托派认为斯大林掌权后的苏联,和毛泽东时代的中国都是工人官僚篡权的国家,都需要工人阶级的政治革命来打倒工人官僚。这表面看上去很有道理,但实际上只是一种庸俗唯物论。首先在俄国、中国等其他落后国家建立的革命政权,必然会在一定时期内产生官僚(即专职的国家和公共机构的管理者)掌权的现象,这是由它们革命前落后的社会经济状况所决定的,是它们不得不保留的一种资产阶级法权。其次,官僚并不都是反动的,有资产阶级的官僚,也有无产阶级的、革命的官僚。官僚也可能推行无产阶级的革命路线。权力掌握在党官僚手中的政权(即所谓的斯大林主义体制)也完全可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只要党推行的是革命路线,代表的是无产阶级的利益。而这是完全可能的,因为党是在尖锐的阶级斗争中取得革命胜利的党,党的干部们虽然从社会经济地位上来说是官僚,但他们首先是无产阶级革命者,党首先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者集团。但是另一方面,这不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常态,而只是一种过渡的、临时的形态。党官僚(即使他们是革命者)垄断权力,必然会使他们内部产生走资派群体(即要求扩大、而不是逐步缩小作为官僚所享受的特权,把权力不是用于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个人私利服务的集团),最终使革命者集团蜕变为官僚特权集团、蜕变为新资产阶级(但这个过程决不会是自然而然的,而必然要经过尖锐的两条路线的斗争),而新资产阶级一旦掌权,就不可避免地带来资本主义复辟。斯大林正是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把党官僚掌权视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常态,才产生了种种悲剧。而毛主席认识到了这一点,才有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也就是说,在落后国家革命政权中的官僚掌权不是被废除的,而是通过无产阶级的继续革命逐步消亡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继续革命的确是对“斯大林主义”(这里代指官僚掌权体制)的一种不断改良——直到消灭。而托派要求一个早上消灭“工人官僚”,只能是空谈。

  最后,对社会主义如何过渡到共产主义,托派也是完全不考虑的。托派认为“现实社会主义”国家都没有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因为都被“工人官僚”篡了权。那么,如果全面实现了巴黎公社原则,实现了“真正的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又如何消亡呢?社会主义如何过渡到共产主义呢?托派完全不考虑这个问题,认为这将是一个很快的、随着生产发展自然而然的过程,这种观点实际上是与斯大林一致的。但是,即使是这样的社会主义,也必然还带有很多旧社会的痕迹,还保留着资产阶级的法权(如按劳分配)。而只要还有资产阶级法权,就仍旧存在产生新资产阶级分子和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因此还需要继续革命。而托派对此是毫无考虑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7 03:29:53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讨论是有意义的。各位网友都可以发表意见。

关于毛主席时期国家的性质,应该讨论。毛主席文革前曾经提出,有三分之一的权力不在我们手里。从后来历史实际发展来说,这实际上是严重低估了。事实上,一五以后,一个官僚特权集团已经形成。不只是资产阶级法权的问题。大跃进失败,证明这个官僚特权集团已经控制了党政实际权力而且可以不顾人民死活。虽然现在对于饥荒人数有争议,但有大量非正常死亡是肯定的。虽然毛主席反对浮夸风,但刘邓的责任是逃不掉的。刘邓实际上就是当时的中央,而且力量可以达到庐山会议上逼着毛主席把反左变成反右。至于军队官僚系统,也不想革命。

文革上来一交手,文革派明显力量不足,发展到六八年被人家打着文革的旗号镇压。所有这些都说明在建国以后,走资派在上层始终是占优势的,只不过由于毛主席、革命派和劳动群众的斗争和反对才推迟了资本主义复辟。但在政治力量对比上,毛主席在多数情况下处于劣势。到了73年以后,更是邓派全面复辟。最后反击右倾翻案风,已经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最后一搏了。

所以简单说毛主席时期不存在官僚特权专政是不正确的。只有正视这些历史问题,才能真正批判托派的各种错误思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7 06:45:09 |显示全部楼层
托派的不断革命,由于其社会主义不能在一国胜利的偏见,所以是要把一国的胜利推向世界的空域性不断革命论。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论,主要是指一国在社会主义革命成功后国内的反资本主义复辟和深化社会主义进程的时域性继续革命论。当然也不否认正像毛泽东主义者所做的推行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义务政策。
远航一号网友说的‘单说毛主席时期不存在官僚特权专政是不正确的’这是对的,但是其根源不是像托派所成见地是毛泽东主义推行的结果。毛泽东反官僚主义是一贯的,否认了这一条,那是很片面的。由于旧中国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无产阶级的力量是比较微弱的,参加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革命者,很多只是这一时期共产主义的同路人,可以说他们是共产党员,但绝对不是彻底的共产主义者。所以新民主主义成功后,他们就只能当官做老爷,不能继续革命了。这就埋下了中国革命有失败可能的伏笔。这也是毛泽东称为的他一生所做的两件大事中的后一件大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正确性。我们应该以历史唯物主义的辩证观点来看待这一问题,而不是去找一个并不存在的原罪人——毛泽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7 07:35:22 |显示全部楼层
龙翔五洲 发表于 2020-1-27 06:45
托派的不断革命,由于其社会主义不能在一国胜利的偏见,所以是要把一国的胜利推向世界的空域性不断革命论。 ...

龙翔兄说得很好。也欢迎其他网友谈谈看法。现在需要多展开一些类似问题的严肃讨论。

在本网潜水的自由派网友也欢迎发表意见。

作家毕汝谐先生应该也是过来人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0-1-27 08:41:28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讲得很好,它不仅是把主席的继续革命和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区别开来,它还涉及到了资产阶级复辟的问题。
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后,复辟的问题不是逐渐产生的问题,是立刻到来的问题。才建国后不久,路线问题就马上产生,有些人就要迫不及待地宣布新民主主义时期要继续延续,要剥削有功了。在山西的农村工作上,还主张要允许雇农现象,要保留剥削制度。在税制改革里,要把还在初步发展的国营企业强行和资本家的私营企业同等税率。这些都是建国后立马就涌现出来的问题。
提到复辟,就不得不说到资产阶级法权,四个一切,也就是一切阶级差别,一切阶级差别所由产生的生产关系,一切与这样的生产关系对应的社会关系,一切这种社会关系上发展出来的意识形态。所以前面远航一号同志所说的官僚特权问题,也是这四个一切的一方面,这样的政治上的因素,在对抗复辟中固然起到了很大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生产关系上,也就是所有制问题上,也存在着影响资产阶级复辟的同等重要的因素。张春桥在《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1975)中就提到,“资产阶级法权在所有制范围内,也没有完全取消”。
张春桥同志准确地指出“而只要有这两种所有制,商品生产,货币交换,按劳分配就是不可避免的。由于“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城乡资本主义因素的发展,新资产阶级分子的出现,也就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不加限制,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就会更快地发展起来。”
所以提到资产阶级的复辟问题,不能只是单单地提到官僚集团的问题,单单地提到政治上的问题,导致复辟的经济因素也要考虑在内。
不仅要“政治挂帅”,而且要“抓生产,促革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0-1-27 08:56:10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托洛茨基派,我看托洛茨基对于防止复辟这个问题是没有发言权的。托洛茨基自己就根本不是布尔什维主义的拥护者,一个在十月革命当年才半推半就加入布尔什维克党的人,哪里有资格来对无产阶级专政的问题指指点点呢?
托洛茨基与列宁在火星报分道扬镳之后,就根本是站在列宁主义的对立面来攻击列宁。它热衷于勾结社会革命党人,它赞同修正主义大咖考茨基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而非列宁的。他选择和取消派联合搞八月联盟反对列宁,他加入区联派而非布尔什维克党。
这样一个言论上极左,而无时无刻不在做着破坏革命的实际行动的行为,竟敢自称是列宁主义的继承者。对于托洛茨基主义者,不能说托派因为没有实践的机会而光会口头上的“理论攻击”。实际上在实践中他们已经搞的一团糟!撇开托洛茨基反对布列斯特和约导致苏维埃俄国的损失不谈。看看他所谓“极左”实则右倾的破坏革命行为,要改造土地所有制,我就杀富农;要工人阶级领导,我就反对工农联盟;反对宗派主义,我偏搞派别活动;你搞无产阶级专政,我就搞“工人自治”,搞工团主义。
在形左实右的表现上,我看托洛茨基的反革命性质丝毫不比刘邓走资派逊色到哪里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7 09:30:36 |显示全部楼层
从托派以往的历史错误再看看现在,在这次香港的资产阶级法西斯暴行运动中托派的种种表现令人可恨,托派的舆论导致本来有可能争取到无产阶级反资本主义运动的可能性丧失干净,托派的舆论一直跟随右派,成为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反民族法西斯暴行的尾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7 10:59: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0-1-27 11:14 编辑

该文不懂马列主义,也不懂不断革命论,不断革命有二个维度,该文只讲一个维度,该文讲的这个维度,恰恰是马克思第一国际,恩格斯第二国际,列宁第三国际的主要内容,而该文从斯大林主义出发,否定国际。革命可以开始于民族,开始于落后国家,但是必须是国际的一部分,放弃这一点,这个革命就要夭折,不是说革命必须全世界同时发生同时完成。斯大林就是结束于一国,放弃国际,其所为的国际不过是为一国服务而不是一国为国际服务,毛泽东同样如此,否则不会和美帝勾结和同样只考虑苏联利益的苏联斯大林主义者斗的鱼死网破。
第二个维度,该文也涉及了,托派没有说要求一个早上消灭“工人官僚”,而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不过是抄袭不断革命论而已,并且理论上是正确的,但是毛泽东的做法却是不正确的,就是他没有真正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文革只是一个扭曲的革命,是官僚斗官僚,根本没有引入真正巴黎公社原则的无产阶级民主制,所以其最终失败是必然的
毛派连巴黎公社原则都没有搞,还谈巴黎公社原则实施后如何继续革命的问题,是不是荒唐,只要社会主义没有建成,就要不断革命。说托派没有考虑完全是痴人说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7 11:04: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0-1-27 11:05 编辑
龙翔五洲 发表于 2020-1-27 09:30
从托派以往的历史错误再看看现在,在这次香港的资产阶级法西斯暴行运动中托派的种种表现令人可恨,托派的舆 ...

纯粹扯淡,是你们毛派在为特色法西斯站台,香港运动的主流是反特色,而特色是香港的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而你们不分主次,刻舟求剑,1949年前民族主义在民族解放下还有进步性,但是在特色下就完全是反动的,但是你们却为特色民族主义服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7 11:17: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0-1-27 11:17 编辑
龙翔五洲 发表于 2020-1-27 06:45
托派的不断革命,由于其社会主义不能在一国胜利的偏见,所以是要把一国的胜利推向世界的空域性不断革命论。 ...

我就问你们毛泽东有能量发动文革,为什么没有能量尝试巴黎公社原则?为什么对上海公社泼冷水?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1 02:54 , Processed in 0.048334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