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883|回复: 0

中美两国在格陵兰争夺稀土资源,成为格陵兰大选议题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4-6 23:16:59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几年美国和中国在全球各地争夺稀土资源,目标之一就是丹麦自治领地格陵兰岛(Greenland),中国更是积极参与格陵兰的基础建设和能源开发。这个地球上稀土金属矿蕴藏量最大的岛屿,将于六日举行议会选举,是否批准外国企业在当地开采稀土矿,成为这次大选的决定性问题,而中国企业对稀土矿山的垄断,更是反对派的关注重点。



丹麦自治领地格陵兰岛因气候变化影响,冰川融化,减低了开採稀土金属矿的成本,目前有两家澳大利亚采矿公司寻求在格陵兰岛展开开採项目。其中第一个项目已获早期环境评估批准,正在美国寻求融资;第二个项目则是以中资盛和资源控股公司(Shenghe Resources Holding)为主的澳大利亚格陵兰岛矿业集团,获得了开发纳尔沙克(Narsaq)附近的稀土与铀矿矿山开采权,但是,由于开采计划包含放射性物质铀,必将导致严重的环境后果,当地民众反对并忧心狩猎捕鱼的土地遭政府下令开发,使当地面临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两难局面。



2017年10月,盛和资源控股公司创始人王全根与格陵兰矿业能源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John Mair博士在中国成都盛和总部。 (图源: Greenland Minerals)

格陵兰岛当局在三度否决了澳洲集团递交的环境研究可行性报告后,终于去年九月确认了相关报告。不过这个开采案,引发各政党的环保争议,导致2月16日议会通过对政府的不信任投票,政府不得不宣布提前一年,在四月六日举行选举。

这次选举被认为是非典型的选举,它讨论了当地的问题,但结果可能对稀土和铀矿的问题产生国际影响。

2013年,在格陵兰议会允许开採铀的投票第二天,帕维亚森(Mariane Paviasen)与来自纳尔沙克的妇女成立了“拒绝铀”(Urani Naamik)协会,成为这次选举反对开採的主要政党,帕维亚森说:“如果我们在4月6日获胜,我认为,我们将尽快停止该项目。问题的一部分是大股东是一家中国国有公司,当观察他们在第三世界的作为时,可以看到他们经营的矿山造成很大的汙染。格陵兰矿物公司希望我们相信,有必要开採这些稀土以实现生态转变并使欧洲更环保,但它不是摧毁一个国家使另一个国家更清洁的好方法。”

努瓦州环境保护协会(Avataq)主席米鲁普(Mikkel Myrup)持相同观点:“我们被告知,世界需要稀土来生产绿色能源,而生产和商业化稀土是中国人垄断的。因此,说服我们接受格陵兰矿产项目的论据之一是,我们必须打破中国的垄断,在中国以外的其他地方例如格陵兰寻找资源。但是很讽刺的是,这个项目现在掌握在中国人手中。 ”



格陵兰总理基尔森(Kim Kielsen)(图)和执政前进党希望透过批准开採稀土,为当地带来每年15亿丹麦克朗收入。(AFP)

从2012年中国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到访格陵兰岛后,中国与格陵兰岛政府的关系日益紧密,议会通过了铀矿开采法,政府在2016年设立了独立部门,2017年,政府所有阁员去中国访问两周。中国虽不直接接触北极圈,却于2018年發表《中国的北极政策》,提出「冰上丝绸之路」概念。与北京不断加强的关系引发其他北极国家尤其是美国政府的担忧,前总统特朗普甚至提出收购格陵兰岛的要求,2020年宣布提供1210万美元援助格陵兰,且在首府努克开设驻格陵兰领事馆。

格陵兰总理基尔森(Kim Kielsen)和执政前进党希望透过批准开採稀土,为当地带来每年15亿丹麦克朗收入,从而可以在渔业以外找到新经济支柱,实现经济自立,减少对佔当地预算1/3的丹麦财政拨款的依赖,从长远考虑可以让人口只有5.6万人的格陵兰有条件脱离丹麦独立。

全球有120非政府组织则呼吁格陵兰岛政府停止这一个会造成严重环境后果的开采计划,而丹麦政府则谨慎地以不干涉岛国内部事务为由不予置评。观察人士普遍认为,就目前而言,格陵兰岛尚不具备真正独立的条件,而且,格陵兰岛还必须面临的问题是,是否已做好了让中国来取代丹麦的准备。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蔡凌巴黎报导   责编:嘉远   网编:瑞哲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17 04:54 , Processed in 0.026489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