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仗义执言

从政治光谱看各派的倾向和可能性转变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14 21:40: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仗义执言 于 2022-7-14 21:41 编辑

马恩的世界革命教条事实证明是正确的,一国无法建成社会主义,不断革命论只是说如何从薄弱环节起步来完成社会主义革命,如果从欧美发达生产力直接革命,就不需要不断革命了。落后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建立后需要按照不断革命论进行才能防止复辟,否则斯大林主义份子迟早会复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2-7-14 22:46:04 |显示全部楼层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2-7-14 21:40
马恩的世界革命教条事实证明是正确的,一国无法建成社会主义,不断革命论只是说如何从薄弱环节起步来完成社 ...

马恩的世界革命论确实没错,共产主义只有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被摧毁,社会主义在各国取得胜利后才能实现。但这是不是说,没有世界革命,无产阶级国家就一定无法存续?托派叫喊革命必须在先进的欧洲国家取得胜利后落后国家才有建立社会主义的可能,这是不是崇拜“先进生产力”?新中国在国内继续革命的同时,也在国外支援世界革命,促进社会主义早日取得胜利,在国内外都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而换了托派这样近乎精神病般的不断输出,只能马上亡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15 10:33: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仗义执言 于 2022-7-15 10:33 编辑
启明 发表于 2022-7-14 22:46
马恩的世界革命论确实没错,共产主义只有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被摧毁,社会主义在各国取得胜利后才能实现。 ...

你先去看看,什么是不断革命论,不断革命论的过度纲领,另外十月革命就是不断革命论的胜利的初次表现,没有世界革命,无产阶级国家就一定无法存续不但理论还是实践上都是事实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15 10:35: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仗义执言 于 2022-7-15 10:44 编辑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e-trotsky-1938b.htm过渡纲领
十五 落后国家与过渡要求的纲领
  殖民地与半殖民地国家,就其本质说,乃是落后国家。但落后国家却是帝国主义所统治的世界之一部份。因此,它们的发展,具有综合的性质:最原始的经济形式结合最新式的资本主义的技术与文化。同样情形,也决定了落后国家中无产阶级之政治的斗争:为民族独立和资产阶级民主之最起码的成就所作的斗争,与反对那世界帝国主义的社会主义斗争相结合。在这一斗争中,民主口号、过渡要求以及社会主义革命问题,并不是分成各别的历史时期,而是直接从此到彼地迈进的。中国无产阶级在必须准备苏维埃之前,还刚刚开始组织工会。就这一意义说来,本纲领对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国家,至少对那些无产阶级已能进行独立政治活动的殖民地与半殖民地国家,是完全适用的。
  殖民地与半殖民地国家的中心任务是土地革命,即:消灭封建残余;与民族独立,即推翻帝国主义的羁绊。这两种任务是紧相联系的。
  简单地将民主政纲予以抛弃,那是不可能的。群众一定要在斗争中去超出这个政纲。国民会议(或制宪会议)的口号,在中国或印度那样的国家,还保有全部力量。这口号一定要同民族解放与土地改革问题不可分离地联系着。在初步,工人们必须用这民主政纲来武装自己。只有工人才能号召与统一农民。站在革命的民主政纲基础上,必须使工人们与“民族”资产阶级对立起来。用革命的民主口号来动员群众,到了某个时期,就能够而且应该产生苏维埃。苏维埃在某一时期的历史作用,尤其是它们对国民会议的关系,将以无产阶级的政治水平,苏维埃与农民的联系以及无产阶级政党的政策之性质来决定。苏维埃迟早要推翻资产阶级的民主。只有苏维埃才能够完成民主革命,同时开启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
  无产阶级斗争中,个别的民主要求与过渡要求之相对的比重,它们互相间的联系与它们提出的次序,都要由每一落后国家的特点与特殊条件来决定,在好大范围内,要由它的落后程度来决定。不过在一切落后国家中,革命发展的一般趋向是能够以不断革命底公式决定的,而不断革命的意义,已被俄国的三次革命(1905年、1917年2月、1917年10月)确定地指出过了。
  共产国际已经用一个典型的例子,昭示过落后国家:它怎样能破坏一个有力的与有希望的革命。当1925-27年中国发生怒涛般的群众斗争时,共产国际未能提出国民会议口号,同时又禁止苏维埃的创立。(按照斯大林的计划说,国民党这个资产阶级的政党,同时可以代替国民会议与苏维埃。)当群众已被国民党镇压以后,共产国际却在广州绘成一幅对苏维埃的讽刺画。广州暴动不可避免地失败了以后,共产国际采取了游击战与农民苏维埃的道路,而这时工业无产阶级完全是消极的。这样踏进了死巷以后,共产国际却利用中日战争的机会,一笔勾销了“中华苏维埃”,不仅将农民的“红军”而且使所谓“共产党”也都臣服于同样的国民党,即资产阶级了。
  共产国际既因与“民主的”奴隶主缔交而背叛了国际无产阶级革命,则同时不得不背叛殖民地民众的解放斗争,它底背叛的方式,实在比以前第二国际所干过的更为无耻。“人民阵线”与“国防”政策的任务之一,就在于将殖民地中的千百万群众变成“民主”帝国主义的炮灰。占人类大部份的殖民地与半殖民地的人民的解放斗争的旗帜,已经确定地转入第四国际之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15 10:57:20 |显示全部楼层
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
艾吉奥
艾吉奥
grupo de ruiseñores cantando!
“不断革命论”的提法始于马克思与恩格斯在《中央委员会告共产主义同盟书》,书中说无产阶级的战斗口号应该是“不断革命”,在托洛茨基的引申中,转化成不断革命论的意味。托洛茨基以此理论来支持列宁的“四月提纲”,给予二月革命(二月革命以前托洛茨基立场暧昧,有很长时间是孟尔什维克的成员)的不彻底性予以沉痛打击,进而促进了十月革命的实现。

立场上,“不断革命”更是与社会民主党的民主主义相对立,该民主主义手段是以“合理的”民主国家建立后的改良主义措施解决问题(马克思也曾把1848年资产阶级革命看作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序幕)。而在俄国,普列汉诺夫同志甚至把无产阶级专政判定为空想。他指出,这种想法的指向是落后的资产阶级国家的民主任务可以导致社会主义,但是这是需要漫长过程的。

所以《不断革命论》中说,“普列汉诺夫、阿克雪里罗得、查苏利奇、马尔托夫以及追随他们的所有俄国孟什维克的出发点是:只有作为政权的天然追求者的自由派资产阶级才能在资产阶级革命中担当起领导作用。按照这一图式,无产阶级政党充当的角色只能是民主阵线的左翼:社会民主党人既应当支持自由派资产阶级反对反动势力,同时也应当捍卫无产阶级利益,使之免遭自由派资产阶级的侵犯。换言之,孟什维克一向所理解的资产阶级革命,基本上是一种自由立宪改革。”

不断革命论认为,民主制是社会革命的直接序幕,在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改造之间存在革命发展的连续性。“政权转移到工人阶级手中的时日,并不直接决定于生产力所达到的水平,而是决定于阶级斗争中的关系,决定于国际形势......”

“无产阶级不扩大革命的基础,就不能巩固自己的政权。”

不过,“不断革命不是无产阶级的「跳跃」,而是在无产阶级领导下进行的国家的改造。”这一点,在《被背叛的革命》中,托洛茨基也有所提及:“俄国选择了无产阶级革命的道路,这并不因为它的经济已经首先成熟到可以进行社会主义变革的程度,而是因为它不能再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发展了。生产资料社会化已经成为使国家摆脱野蛮状态的一个必要条件。这就是落后国家的复合发展法则。”

之后,在不断革命论的第二方面论述中,社会主义革命也是不断的,“一切社会关系都是在不能确定的长时间内和经常不断的内部斗争中得到改造的。社会继续不断地改变自己的性质”另外,托洛茨基认为“不可能在民族国家范围内孤立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这种建设将是“反动的”、“乌托邦的”。认为一国(特别是落后国家)的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后只能维持暂时的专政状态,如果没有先进国家取得胜利的工人阶级的帮助,那么新确立的一国无产阶级统治将在各种国内外矛盾(包括外敌入侵、农民反抗和官僚化褪变等)中被牺牲掉。进而,无产阶级真正需要的不是“一国社会主义”,而是“世界革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2-7-15 18:44:41 |显示全部楼层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2-7-15 10:57
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
艾吉奥
艾吉奥

你这是典型托派的胡言乱语。
毛的继续革命论依靠严格的历史唯物主义原理,指出资本主义复辟的根源在未能消灭干净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残留,即“资本主义法权”,所以要从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各领域实行严格的无产阶级专政,防止新资产阶级的产生和复辟。而托的继续革命论则认为复辟的根源在“各种国内外矛盾(包括外敌入侵、农民反抗和官僚化褪变等)”(这是你引用的原句),也就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干预和个人野心家(也就是你们说的官僚,或者斯大林主义者)的阴谋。这种观点是一种历史唯心主义。事实可以清楚的证明,苏联的资本主义复辟是从新资产阶级分子赫鲁晓夫开始的(他总不会是斯大林主义者吧)而不是从斯大林开始的。而苏联实施的工业化则有效的抵挡了外国的侵略。那么,历史不是证明了继续革命论的正确而证明了不断革命论的错误吗?如果当年苏联执行了托洛茨基的路线,疯狂输出革命和剥削农民,倒确实可能如他的预言般在外国干涉和农民暴动下灭亡。
至于说民主问题,斯大林确实在这方面犯过严重错误,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作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历史地位。而毛时期的民主则是建立在专政基础上,是严格的民主集中制。列宁指出,民主是专政基础上的民主,托派没有明白一个道理:没有超阶级的民主,无产阶级的民主怎么可能等同于资产阶级的民主呢?怎么可以将形式民主等同于一切民主,而不是在实践基础上探索新的民主形式呢?(毛时期的这种探索还很不完善,但确实在不断前进)说缺乏民主会导致复辟,是不是也是一种历史唯心主义呢?
至于说中国大革命失败的问题,托派硬拿现象证明自己的先知先觉。第三国际固然要承担一定责任,可这责任是具体指导上的责任而不是路线上的责任。而后来成为托派的陈独秀,在斯大林已经指出要立即开展武装斗争的背景下闭门不见客,消极悲观,导致大量左派知识分子和工农被杀,共产党力量几乎消灭殆尽。后来更是大骂毛的红军是土匪,请问大革命的失败是斯大林的责任大还是这位托派大理论家的责任大呢?
最后说一下,感谢你对我的回复和理论上的探讨,但我由于时间上的原因可能不能继续回复你了。我们有着共同的革命目标,还是希望你抛弃错误的理论,了解一下毛的继续革命论,以免在实践上犯更大的错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16 06:36:4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仗义执言 于 2022-7-16 07:09 编辑
启明 发表于 2022-7-15 18:44
你这是典型托派的胡言乱语。
毛的继续革命论依靠严格的历史唯物主义原理,指出资本主义复辟的根源在未能 ...

我不知道你所谓的资本主义法权是什么,是按劳分配吗,我早分析过了按劳分配是最适合社会主义阶段的分配方式,毛批按劳分配恰恰是错误的,导致了复辟
第二托外敌入侵、农民反抗和官僚化褪变等,并不是什么唯心主义,这些就是上层建筑,官僚不是典型的政治上层建筑?在毛时代,农民后来成为复辟的主要群众基础,邓小平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是农村包围城市,官僚化蜕变也是完全事实。按照你的逻辑,毛的文化大革命的文化更加唯心主义
第三赫鲁晓夫依然是斯大林主义者,斯大林个体活着时绝对化一般化列宁的战时政策,斯大林个体的反动性的同时也受到十月革命的压力维持了一定的革命成果,但是不等于斯大林不是蜕变的,随着这种革命压力减少,时间推移,就会变为赫鲁晓夫这样的斯大林主义者,而毛也是蜕变的产物,1949年革命是受到十月革命影响的结果(1949年前毛很多面就是托洛茨基主义者,不过为了得到斯大林的支持,也敷衍斯大林,给后来的毛派感觉毛也是二阶段革命论,第二次国共合作,斯大林故伎重演,希望毛放弃领导权完全服从蒋介石,但是毛阳奉阴违,保持了托洛茨基要求的无产阶级领导和独立性,才取得了革命胜利),不过后来转变为斯大林主义者,搞一国社会主义(突出民族主义,和苏联民族主义冲突,为此不惜和美帝妥协勾结),国内继承斯大林的一套,一档独裁官僚主义,邓小平是天然的结果,是斯大林主义必然转化的产物(除非政治革命推翻一档独裁)
我讲的不是资产阶级形式民主,你理解的形式和内容的关系是康德的,而我理解的形式和内容的关系是黑格尔的,就是辩证的,形式是内容产生的,不是外部强加的,无产阶级的民主必然是巴黎公社式的,而内容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毛本质是反对巴黎公社的,其强调的康德式的无产阶级专政其实是为官僚主义服务的,本质就是毛共一党独裁。当时的公有制计划经济其实已经孕育这巴黎公社原则的民主,比如上海公社的要求,特别是官僚主义下的三年饥荒导致群众天然地反对官僚主义要求政治民主,但是被毛遏制了,转向了文化大革命,巩固了毛党独裁官僚主义,为邓小平全面复辟开辟了道路,1989年群众又试图挑战一档独裁进行政治革命(当然其中有些学生是自由主义的),但是真正后来试图进行政治革命的是工人阶级,当工人阶级准备介入采取行动时,邓小平才下定决心血腥镇压的,89后,遭到镇压迫害最厉害的不是学生而是工人,这些学生最多判几年就去美国等了)
大革命的失败我已经说过好多次,你可能没有看到,陈独秀不过是共产国际的执行者,而共产国际的实际控制人是斯大林,斯大林就是不懂不断革命论,而是二阶段革命论,认为中国生产力水平下,国民党才是革命领导者,要求陈独秀下的中共加入国民党接受国民党领导,是导致大革命失败的真正原因。
我希望你能改正错误,吸取教训,为我们的共同革命目标奋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1-27 23:04 , Processed in 0.031332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