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52|回复: 11

对《兔梓的当代帝国主义概论》的总清算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22-8-31 16:36:11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看到兔梓先生又开始活跃了,他们还在文中给我颁发了不少“荣誉勋章”。借助这种情况我打算把这篇三月份写的小文贴出来。说实话,我写文章一般是追求尽可能简洁的,但是奈不住兔梓先生的“著作”实在是太过离奇,根本没有清晰的逻辑脉络,所以我不得不跟着他到处跑,文章自然也就变长了,对此我也很抱歉。

论*家机器与帝国主义对《兔梓的当代帝国主义概论》的总清算Written by 大乞丐( @Rick Sanchez

)

27th. March 2022

目录

I. 简介

II. *家只能是统治阶级的暴力机器

III. 帝国主义究竟是什么

IV. 除非革命战争阻止帝国主义战争,否则帝国主义必有一战

V. 其他

VI. 总结

I. 简介

对于种种错误的理论,只要它不会误导群众,造成机坏的影响我们,我们MLM主义者一般是不会做太多回应的。但不幸的是,最近正好有一位名为“兔梓的冰烙饼”的先生写了一本迷惑性极强、理论极端错误的叫做《兔梓的当代帝国主义概括》的书。甚至连一些有丰富实践经验的同志(但是现在看来这位所谓的张子桀“同志”实际上也不过是一个机会主义叛徒,骗子)在粗看之际都没能一下子发现问题所在。虽然这位兔梓先生的“著作”尚未彻底完成,“可是我总相信,对于我的杜(兔)林(梓)先生我是很知底的。所以,甚至没有看到上述著作,就可以预言”[1]他在接下来关于“越南帝国主义性质”的分析中与“左翼应该如何应对帝国主义扩张”的分析中“其谬误或陈腐的程度上,尽可以同他以前发现的并在我的这本书中考察过”[1]的其它部分媲美。

就他个人而言,我祝愿他多少还是具备一定反思能力的。事实上,我认为一个人只要真正具备了反思能力,那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毕竟就在两年前,我本人还在为我作为一名 “非共产主义者”的“自由派”而感到荣幸与骄傲,而现在的我却和那时完全不同了。所以即使现状再怎么糟糕,我们也还是大有可为的,我想兔梓也不例外。 (现在看来我当时是完全错了,兔梓先生已经成了公开的修正主义者)

II.国家只能是统治阶级的暴力机器1. 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是暴力机器而不是其他任何东西

当我们在分析帝国主义的问题之前必须首先搞清楚“什么是国家?”以及“国家究竟为谁服务?”这两个关键性的问题。

因为如果我们没有正确的,经过历史实践反复检验的MLM主义国家观,那么我们就不能进行任何实际分析与实践活动。随后我们还将顺着贡萨罗主席的道路分析官僚资产阶级与私人资产阶级间的关系。

在我们伟大的兔梓先生对国家下了两个定义,他首先说道“国家本身便是一个高度抽象的符号。”[2]也就是他在目录中写的“国家即符号”[2]接着又说“国家本身是在阶级斗争尚未结束时,辩证法驱动下的调和性的暂时产物。”[2]总而言之,在他那里国家是一个“调和性产物”,而各个阶级之所以需要这个“调和性产物”的原因,是它们发现“他们之间的矛盾因为生产力并未发展到位而无法立刻解决,于是他们便被迫以达成某种形式的妥协”[2]。这真是精妙绝伦的说法啊!以至于我震惊实在是说不出话来,既然这样那我还是请伊里奇来帮我说吧。列宁同志是这么讲的“一方面 ,资产阶级的思想家 ,特别是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家——他们迫于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不得不承认 ,只有存在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地方才有国家——这样来‘稍稍纠正’ 马克思,把国家说成是阶级调和的机关。在马克思看来,如果阶级调和是可能的话,国家既不会产生,也不会保持下去。而照市侩和庸人般的教授和政论家们说来(往往还善意地引用马克思的话作根据 !),国家正是调和阶级的。

在马克思看来,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关,是建立一种‘秩序’来缓和阶级冲突,使这种压迫合法化、固定化。在小资产阶级政治家看来,秩序正是阶级调和 ,而不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压迫;缓和冲突就是调和,而不是剥夺被压迫阶级用来推翻压迫者的一定的斗争手段和斗争方式。”[3]说白了,资产阶级用来“缓和冲突”的办法就是把反抗者—无产阶级的手脚给打断。

我想列宁已经把他的想法讲再清楚不过了,但考虑到有的先生并不具备基本的阅读理解能力,在被我指出问题后依旧在私聊的时候和我说什么“国家是对于压迫的遮羞布。”之类的胡话。所以我在这里再复读一下:国家并不是什么遮羞布!它存在的目的不是为了掩盖矛盾;国家(社会主义国家除外)存在是统治阶级为了对被统治阶级进行暴力镇压以维持剥削制度!国家本身就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国家(社会主义国家除外)本身就是统治阶级用来剥削被压迫阶级的暴力机器!

现在我们将尝试沿着列宁的道路来分析为什么国家(社会主义国家除外)是统治阶级维持剥削的暴力机器。首先,任何政权想要真正维持统治都必须依靠诸如监狱、警察和军队等现实的力量才行,这也就是列宁所讲的“特殊的武装部队”。否则即使政府颁布了什么命令或法案,但假如我不执行的话这政府又能把我怎样?(当然意识形态国家机器也非常重要,但是这里先不讨论它)Chairman Mao 这么教导我们“从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学说的观点看来,军队是国家政权的主要成分。谁想夺取国家政权,并想保持它,谁就应有强大的军队。有人笑我们是 ‘战争万能论’,对我们是革命战争万能论者,这不是坏的,是好的,是马克思主义的。”[7]事实上,这点也就是为什么无产阶级革命必须武装夺取政权彻底砸碎旧的国家机器的原因。列宁同志说得好,“资产阶级国家由无产阶级国家(无产阶级专政)代替是不能经过‘自行消亡’来实现的,根据一般规律,只能靠暴力革命来实现。[3]在 21 世纪的今天,如果还有社会主义者认为只要能在资产阶级的议会选举游戏中,按照资产阶级设计好的游戏规则,赢得议会多数席位就能取得国家政权,从而和平地取得革命胜利的话。那这样的社会主义者就过于“优秀” 了,以至于“优秀”的有些愚蠢甚至反动了。而且我猜在多数情况下,这种人之所以愚蠢正是因其反动。他们完全选择无视而且多半是有意无视历史的教训,而这样的历史教训在今天多的简直数不胜数。咋们就不扯远了。在 1973 年智利的阿连德作为一个民主战士用自己的生命告诉我们:“即使在议会游戏中胜利,资产阶级还是有一百种办法维护资产阶级专政,他们大不了修宪或者干脆发动武装政变。”而就在 2006 年,尼泊尔的赫鲁晓夫、无耻的修正主义者、历史的罪人、革命战争的叛徒,

“伟大光荣的”普拉昌达先生也用他的方式给我们复习了这一课,只不过是从不同的方向罢了。

2. 私人资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的真实关系

但凡是个稍微懂点理论的人都知道“国家是不可能超越阶级而存在的。”事实上国家也只能在阶级社会存在,因为它必定是服务于某一阶级的暴力机器,而绝不是某些先生口中的什么“国家即符号”或者他后来私下给我说的什么“遮羞布”。对此我只能说:“任何不懂得国家只能是而且只可以是统治阶级的暴力机器的人都不可能对马克思主义或者说MLM主义有那怕是一丁点的真正理解。”

接下来我们先来玩个经典的三段论。首先,因为兔梓先生认为“国家即符号”,所以我们根据他所说的“在帝国主义国家中,符号的掌握者是官僚资产阶级”,可以推出兔梓先生认为“在帝国主义国家,国家的掌握者是官僚资产阶级。”多么精妙的逻辑推理啊!只可惜这个三段论的大前提、小前提和结论都是错误的,因为他根本没有考察不同类型的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帝国主义国家间的区别,同时还对私人资产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间的真实关系一无所知。毕竟,如果他的话成立,那要么美国不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要么美国的私人垄断资产阶级只掌握了空气。另外或许是我们伟大的兔梓先生吃了太多的玉米馅的冰烙饼,以至于他竟认为官僚资产阶级的利润主要来源于税收!而且他还十分“睿智地”夸大了官僚资产阶级和私人资产阶级间的矛盾,夸大到他竟把资产阶级的国家同资产阶级本身对立起来!疯狂地扯什么“在经济这个战场上,国家想要借助资本的力量获取更多的利润,就必须把资本养大,然后通过税收等方法薅羊毛。为了薅到更多羊毛,资本这头羊就必须肥……而为了让去母国化的资产阶级温顺地被薅羊毛,国家需要一个具有强大俘获能力的符号体系,从而让资产阶级被良好地规训,不断的献上贡品。”[2]看吧,他这句话里的“国家”又是一个超脱于阶级之上的神秘存在。以至于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为理清不同类型的国家中私人资产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间的真实关系,下面我们将要简略分析一下目前世界上所存在的各种类型的国家。

目前没有工人阶级专政下的国家,所以现存的所有国家在本质上都是资产阶级专政,因此目前所有国家的统治阶级都自然只能是资产阶级(这几乎是废话,但碍于某些先生的理解能力,我宁愿多说废话)。而由于我们目前仍处于垄断资本主义时代(也就是列宁的时代),所以现在世界各国基本上可以划分为极少数帝国主义国家和大部分双半国家以及其他附属国,而这些不同类型的国家甚至同类型的国家间都是存在着重大差异的。

在某些发达的帝国主义国家——比如美国,它的统治阶级无疑是私人垄断资产阶级;而在越南这样的带有一定过去买办痕迹的社会帝国主义国家,统治阶级则是独立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另外在广大的第三世界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例如印度、菲律宾)和半殖民地国家也就是列宁所说的“其他附属国”(例如乌克兰等中东欧国家)的统治阶级则基本上是以各种形式示人的买办资产阶级。当然无论怎讲,什么样的买办都是给外国人服务的。正因为世界各国的的历史环境、经济发展水平和自然资源不同,资产阶级的具体统治方式也不同。所以在不同类型的资本主义国家,资本家与官僚或者说私人资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的关系也有所不同。

在英美那样历史悠久、经济高度发达的帝国主义国家,私人垄断资产阶级通过种种方式来控制官僚为他们服务;就这点上来说,美国总统不过是华尔街的高级打工仔罢了。按照贡萨罗主席的提法,在亚拉非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和其他附属国,官僚资产阶级和国际帝国主义的殖民是分不开的。贡萨罗主席这样写道:“官僚资本主义是帝国主义在经济落后国家发展出来的资本主义,是由大地主、大银行家和资本巨头的资本组成的。剥削无产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并且压迫中等资产阶级。现在正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官僚资本主义与国家力量结合演变成买办的和封建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追溯其来源,在其第一个时期,它表现为非国有的大垄断资本主义,在第二个时期,它与国家力量结合,表现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3]现在我可以亮明我的观点,虽然我不是贡派,但我在这个问题上是和贡萨罗是完全一致的。

而像苏修和()那样的社会帝国主义国家,情况则有所不同。由于这些地方的工人阶级在社会主义阶段就已经锻造出了足够保证民族独立的强大国家机器,所以在修正主义者彻底篡夺无产阶级国家政权后,这些国家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有能力自己独立的执掌全部国家政权,不受国际帝国主义控制,并让本国私人资产阶级在自己的羽翼庇护下成长。这点我们从 Google 被迫退出就能明显看到。在这里我顺便插一嘴,在(),虽然私人资产阶级自从6*6后就基本放弃夺取政权了,但是私人资产阶级多少还有些抱怨,他们仍旧幻想能得到与自己经济实力相匹配的政治地位(但我们工人阶级绝不与他们以阶级或者阶层的形式做任何形式的合作!),但由于国内外环境制约,其自身利益又同官僚垄断财产阶级的利益高度重合,并且经过这么多年来长期的交错融合,以至于它们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明确的分界线了。不过即使是这样,由于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在政治上占完全的主导地位,我们从整体上一般还是认为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完全独立的执政并施行fascist politics. 当然大多数走修的前社会主义国家和前新民主主义国家并没有能力或机会成为独立的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因而只能再度沦落为国际帝国主义的经济殖民地,蒙古和北傀就是这样的国家。

总结一下,我们的老朋友—兔梓先生,他完全不管对具体问题做具体分析,完全不懂得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虽然他曾在我演讲时口头批判我本人搞“国家叙事”,但现在看来,真正搞国家叙事的人正是我们伟大的兔梓先生本人!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就是资本主义国家,而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国家正是因为资产阶级为了保卫它的阶级利益,维持工资奴隶制,所以才需要作为一个阶级联合起来构建属于资产阶级自己的暴力机器,也就是资产阶级国家。而到了兔梓先生那里,情况却反了过来。他那超脱于阶级之上的国家,用他的话说就是“符号”,又或者是他所谓的“官僚资产阶级”,为了从资产阶级身上薅羊毛,而把资产阶级养肥,然后再想方设法的通过各种“规训”、“胁迫”与“欺骗”的方式上资产阶级乖乖上供。这么说来,我们的兔梓先生竟不幸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国家叙事”主义者。我想这就是辩证法对他最好的讽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8-31 16:37:47 |显示全部楼层
III. 帝国主义究竟是什么

我曾天真的以为列宁同志对帝国主义的分析已经足够经典透彻了,这个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不会再有人搞不清楚了,但我们的老朋友——兔梓先生反手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他深情的写道:“我们在这里将会回顾列宁对于帝国主义的定义,也即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这样的论述在当时是符合事实的。不过,在资本主义的后续发展中,它们自身也极力在规避因垄断而导致自身的覆灭。譬如各种反垄断法案。”兔梓先生在这里犯了双重错误,他首先无视了列宁对帝国主义另一个更为精准的定义及其成立的条件。但是由于篇幅限制,我不可能把列宁对帝国主义定义的推导过程在本文重新理一遍。其次他还把资本主义当作了一个自觉的,可以从全局和战略上反思自己的存在。由于我个人学术水平的限制, 我们在这里主要分析他的第一个错误。

列宁的确说过“如果必须给帝国主义下一个尽量简短的定义,那就应当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4]但是列宁紧接着写道“过于简短的定义虽然方便(因为它概括了主要之点),但是要从中分别推导出应当下定义的现象的那些最重要的特点,这样的定义毕竟是不够的。”[4]随后列宁从帝国主义的以下五大特征出发,即“(1)生产和资本的集中发展到这样高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垄断组织;(2)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已经融合起来,在这个‘金融资本的’基础上形成了金融寡头;(3)和商品输出不同的资本输出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4)瓜分世界的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已经形成;(5)最大资本主义大国已把世界上的领土瓜分完毕。”给出了一个被兔梓先生忽视了的更为完备且更为精确的定义“帝国主义是发展到垄断组织和金融资本的统治已经确立、资本输出具有突出意义、国际托拉斯开始瓜分世界、一些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已把世界全部领土瓜分完毕这一阶段的资本主义。”[4]事实上在今天,真正符合这些标准的国家恐怕只有诸如美国、**、德国、英国、俄国、荷兰、法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意大利、西班牙以及北欧五国等极少数国家。 (至于韩国和新加坡这类国家的社会性质还不好说,我只能先泛泛的称呼为“其他资本主义国家”)

但是我们当代的“伟大革命导师”兔梓先生大概是认为列宁老了死了只剩颗头了不中用了吧,于是便大声吼道:“列宁的标准放在当今世界是需要拓宽描述范围的!”[2]接着我们的 “伟大导师”还天才的发现了所谓现代帝国主义的根本特征,于是他激动的写道:“笔者认为,现代帝国主义的根本特征,即政府通过控制进行‘对母国剥削—对他国剥削—母国再剥削’ ”[2]看完这段文字后我不得不惊叹道:“这真是一个‘极具颠覆性’的伟大发现啊,甚至连哥伦布的发现在它面前也不值一提!”我们且不说这个定义是多么的模糊以及这定义中的“国家”是怎样的超阶级的存在。即使我们捏着鼻子退一万步勉强接受了兔梓先生的“伟大发现”,那么在此标准下甚至连古希腊的诸城邦国家,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也都完全具备这所谓的 “现代帝国主义的根本特征”,这的确是对列宁标准的伟大“拓宽”!但兔梓先生给我们的惊喜却不至于此,他接着在上述“伟大发现”的基础下,满怀真正革命热情的写下了他对所谓“现代帝国主义”的精确定义:“笔者想要阐述的是,尽管一个国家自己并没有在任何一个产业上达到垄断,也即并非是严格意义上的‘帝国主义’。但是其在别国的扩张使其并入了现代资产阶级的全球网络之中。这个网络作为一个新式的垄断是符合列宁对于帝国主义的论述的。而通过扩张参与这个对于生产资料的全球范围的垄断的国家,便是帝国主义国家。”[2]这又是一个对列宁帝国主义理论的重大“拓宽描述范围”!且不论只有上帝才知道他这里的“在别国扩张”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众所周知,在 19 世纪末到 20 世纪初的时候,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就已经完全形成了,而在 21 世纪的今天,几乎所有的国家都被深度卷入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按照考茨基先生,哦不~是兔梓先生的提法,我们可以说几乎所有国家都被并入到了现代资产阶级的全球网络。如此一来,甚至连津巴布韦这样的国家在兔梓先生的标准下也可以算作是“现代帝国主义国家”了。难怪他会认为 “现在的帝国主义国家的数量,实际上要远远超过很多人所估计的。”

至于兔梓先生的第二个错误本质上其实是哲学错误,就是他想当然的把资本主义想成了一种具有宏观战略意识的,可以在战略上反思自我的,自觉的存在。但实际上资本主义作为一个宏观的整体而言,实际上是一种盲目的存在。它真正在意的实际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尽可能多的榨取剩余价值。”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人会说“资本家为了利润可以出卖绞死自己的绳子。” 至于兔梓先生以具体企业和机关有意识的活动来论证资本主义从整体上是一个自觉的存在,就只能证明他自己的肤浅了。还是马克思说的好,“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而资本主义社会正是必然王国的最后阶段。

具体到“反垄断”的问题上,我个人目前认为“所谓的‘反垄断’实际不过是统治阶级作为一个整体通过国家机器来对‘垄断’ 进行某种程度上的‘规范化’从而来维护整个统治阶级利益的做法。”由于我本人对这个问题暂时并没有进行过系统的深入研究,所以今后我如果发现我现在的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符,那我将在第一时间加以改正。

IV. 除非革命战争阻止帝国主义战争,否则帝国主义必有一战1. 核武器在根本上改变不了什么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讨论我本是打算去掉的,但考虑到这是一个十分有趣但又十分关键的问题,甚至包括我们十分尊敬的阳和平同志在内的部分真正的MLM主义革命者都在这个问题上多少有些错误的认识,所以我还是把这个问题保留了。事实上,我本人早先也曾对核武器灭世的说法深信不疑,因此在这里虽然我们的主要批判的是兔梓先生,但是我首先要批判的还是我自己。不过“鹰有时飞得比鸡还低,但鸡却永远也飞不了鹰那么高。” 这便是真正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在今天也就是MLM主义者,同那些机会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间的区别。

很多人,像我刚才说的一样,甚至连一些MLM主义者都错误的认为二战以来世界的相对和平和各国领土主权表面上的相对不被侵犯是由于资产阶级对核武器灭世的恐惧所维持的。但遗憾的是,这么想显然是陷入了机械唯物主义的外因决

定论,并在这个问题上完全抹杀了人在历史发展中的主体性。

事实上,与其说二战以来帝国主义势力不敢明面上扩张是因为核武器的威慑,倒不如说是因为无产阶级世界革命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以及随后的战略进攻阶段。其具体表现为帝国主义者在各地不断爆发的社会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以及席卷全球的民族解放运动的巨大压力下,不得不放弃其旧有的、公开的殖民主义而转为更为隐藏、迷惑性较强的间接殖民主义。总之,二战以来的历史证明了“在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依靠他们的刺刀进行残暴统治和对被压迫民族的革命进行武装镇压的情况下,民族解放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这些大大小小的、连绵不断的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革命战争,打击了帝国主义战争势力,加强了保卫世界和平的力量,有力地阻止了帝国

主义发动世界战争的计划。“[5]而兔梓先生胡扯的什么“几乎所有国家都意识到,如果真的有一个国家打算发动全面战争,那么在互相毁灭下,作为一个文明的人类集体极大可能就消亡了。”[2]则完全和革命的叛徒、无产者公敌、现代修正主义专家——赫鲁晓夫先生以及同样卑鄙无耻的铁托先生的现代修正主义理论没有任何区别;铁托先生曾说,一旦发生核战争,那就是“人类的毁灭”。赫鲁晓夫先生也说过,一旦发生核战争,

“我们将毁灭自己的诺亚方舟——地球”。但事实上,这种“核迷信、核讹诈是现代修正主义的理论基础和政策指南。”[5]是对MLM主义阶级立场的抛弃!是彻头彻尾的唯心主义历史观!是对人在历史发展中的主体性的完全抹杀!我们且先来看看在某些人眼中可以毁天灭地的核武器到底有多大能耐。

事实证明,无论如何核武器的威力是无法毁灭地球的,也无法毁灭人类文明,甚至无法彻底毁灭工农业,也无法消灭阶级矛盾。有人计算过,就算是把“冷战最高峰时的全球核武库(约 400 亿吨 TNT 当量)加起来,也就能摧毁当年的全球城市面积(不到陆地面积的 2%),即使靠辐射落尘也覆盖不了农村和旷野。把一切后续影响算上,对地球来说也是个屁。它无法损伤地球,也无法毁灭人类社会……对核辐射的恐惧也是典型的无知恐惧。广岛长崎的辐射污染对人有害的时间不到 3 个月。切尔诺贝利绝大部分地方的辐射对人已经无害,有人居住,还可以去旅游,在切尔诺贝利玩一天受到的辐射小于你从越南坐飞机过去的路上受到的自然界辐射……被大型热核武器炸回海平面以下的比基尼环礁早已成为海洋生物的家园,物种多样性与同纬度的热带浅海没有区别……炸响过沙皇炸弹、曾被地下核试验引起里氏 6.97 级地震和八千万吨冰川崩落、累计爆炸当量 2.4 亿~2.65 亿吨 TNT 当量的新地岛上有两千七百多人和大量的野生生物居住,北部还被俄罗斯设为国家公园。”[6]我们还需要举更多例子,引用更多资料吗?我想完全没有必要吧。此外,就算我们退一万步讲,即使农业真的全部被严重破坏了,工业真的被彻底摧毁了,哪怕城市完全被炸成废墟了,但那又能怎么样呢?地球依旧在转动,历史还是在发展,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人本身啊!我们决不能忘记“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可宝贵的”[9]。只要人类依旧存在,那么没有农业可以发展农业,没有工业可以建设工业,没有城市可以创造城市,没有什么都可以有什么。这绝不是空谈,实际上,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很多。比如 1922 年新生的苏联在刚刚经历了残酷的一战以及毁灭性的内战后,国内工农业几乎全毁,农业产值不到 1913 年水平的 1/3,工业产值更是不到

1913 年水平的 1/7;而且还面临着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封锁,但即使在这样沉重的打击下与艰苦的环境下,苏联依旧只花了不到 15 年的时间便超越英法德成为了欧洲第一工业大国,世界第二工业大国;此外二战后德国和日本重建的历史;以及广大工农群众将一个饱经战乱、一穷二白的落后农业国用不到 30 年的时间就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的世界第六大工业强国同样很能说明问题的关键实际在于人本身。还是那句话“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可宝贵的。”[7]总而言之,统而言之,核武器是无法真正阻止帝国主义世界大战的爆发的。关于为什么在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帝国主义世界大战一般是无法避免的我们将放在后面进行讨论。而至于为什么兔梓先生在“核武器问题” 上和赫鲁玉米先生保持高度一致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可能只

是因为兔梓 先生吃了太多玉米馅的冰烙饼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8-31 16:43:10 |显示全部楼层
2. 一般而言,帝国主义必有一战

令人深感痛心的是,考茨基先生的好学生——伟大的兔梓先生竟不幸忘记了自己的恩师——卡尔•考茨基 (Karl Kautsky) 的恩情,说“考茨基仍然是错的。”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们还要在此基础上补充一句“而兔梓先生的理论和考茨基的理论区别不大。”

我们且先来看看兔梓先生是如何批判考茨基的“超帝国主义”论的。

我们的兔梓先生这样写道:“考茨基的超帝国主义论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超帝国主义作为一个整体,内部不存在任何不一致性。这种‘一团和气’的氛围正是笔者需要反驳的。在现在全球资本主义体制内部,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矛盾已经根深蒂固,并最终将会导致这样的结构毁灭。”[2] 显然,兔梓先生认为考茨基的‘“超帝国主义’理论没有看到全球资本主义体制内部各种根深蒂固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巨大矛盾。那我们再来看看列宁是从什么角度出发批判考茨基的。列宁同志这么问道:“试问,在保存着资本主义的条件下(考茨基正是以这样的条件为前提的),‘可以设想’这些联盟不是暂时的联盟吗?‘可以设想’这些联盟会消除各种各样的摩擦、冲突和斗争吗?只要明确地提出问题,就不能不给以否定的回答。因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瓜分势力范围、利益和殖民地等等,除了以瓜分者的实力,也就是以整个经济、金融、军事等等的实力为根据外,不可能设想有其它的根据。而这些瓜分者的实力的变化又各不相同,因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各个企业、各个托拉斯、各个工业部门、各个国家的发展不可能是平衡的。”[4]我想列宁已经把他的观点表达的相当明确了,所以我就不加以概括了。总之,我们的兔梓先生对考茨基“超帝国主义”论的批判由于纯粹只在意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矛盾,而完全无视更为根本的经济因素从而变得静止且僵化以至于陷入了彻底的唯心主义,这真是太可怜了!

另外我们亲爱的兔梓先生是坚信再也不会有作为物质扩张手段的战争爆发了。为此他又一次满怀激情的开口说道“所以,如今的帝国主义对于战争的定性已经不再是收益性的了。更多的,是通过利用一些代理人之间(或者内部)的冲突来达到一些怒火的发泄,亦或者是符号的征服。作为物质扩张手段的战争已经不复存在了。”真是精妙绝伦的结论啊!只可惜在他刚写完这段文字没多久,我们的普京先生就用实际行动狠狠的打了他的脸。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我们的理论大师—兔梓先生也不得不给自己的理论打个补丁,说什么“俄乌冲突的核心之一,也就是关于燃气管道的争夺与绥靖,已经证明了俄罗斯现在对于国内外的话事权的‘虚弱’,以至于需要某种‘真材实料的’扩张来填补自身国力的不足。”[2]但是,无论怎讲,谁都看得出来,他已经自己否定了自己关于“作为物质扩张手段的战争已经不复存在了”的论断;毕竟无论怎讲,俄罗斯肯定是一个重要的现代帝国主义国家,而这场战争又确实发生在今天,连兔梓先生自己也承认了这是“某种‘真材实料’的扩张。”

事实上,在我们先前引用的列宁文段中已经可以看到,各个帝国主义势力的发展是极不平衡的,是快速变化的,而各个帝国主义国家的经济殖民地却又是长期不变的。那么要想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解决新兴帝国主义国家经济相对先进但缺少经济殖民地,和老牌帝国主义国家虽然占有众多殖民地而经济却相对落后的矛盾,我猜恐怕除了战争别无他法吧。此外对于这个问题列宁也曾问道“试问,在资本主义基础上,要消除生产力发展和资本积累同金融资本对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瓜分这两者之间不相适应的状况,除了用战争以外,还能有什么其它办法呢?”[4]兔梓先生对此的回答是“为了达到更高的收益,帝国主义国家将不再发动狭义的领土战争,转而在经济上进行扩张。其主要形式就是不断扩大的对外贸易规模和对外投资。于此,全世界的资本家便经由一些国际组织(例如世界银行,WTO 等等)建立起了一个跨国的产业网络,进而在全世界生产和销售产品。这个网络便是整个资产阶级高度合作的体现。”[2]你看这不又回到考茨基的“超帝国主义论”了吗?之所以连这种考茨基真传弟子也不得不在形式上批判考茨基,我想纯粹是因为真正的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在这一百多年来在理论上与实践上不断的胜利,迫使那些社会民主主义者和各种各样的修正主义、机会主义者在表面上接受革命的观点。

但是帝国主义战争并不是一定无法阻止的,因为革命可以阻止战争,而战争又可以导致革命。Chairman Mao 说 “帝国主义阵营的战争威胁依然存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是,制止战争危险,使第三次世界大战避免爆发的斗争力量发展得很快,全世界大多数人民的觉悟程度正在提高。只要全世界共产党能够继续团结一切可能的和平民主力量,并使之获得更大的发展,新的世界战争是能够制止的。”我想二战以来,尤其是六七十年代全世界此起彼伏的民族解放战争与革命战争是如何削弱帝国主义阵营和阻止帝国主义战争的,大家都看在眼里了吧。而且即使帝国主义世界大战真的爆发了,无产阶级与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还是可以借机把帝国主义战争转变为国内革命战争,事实上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党和德国的斯巴达克同盟在第一次帝国主义世界大战时间和它刚结束时的革命实践就已经证明了这点。我们MLM主义者对待帝国主义战争的态度一向是“反对,但是不怕。” 第一次世界大战诞生了一个伟大的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诞生了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首的一系列伟大的新民主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真等第三次世界大战打完,我们就不知道资本主义还剩下多少地盘了。

VII. 总结

Thanks God! 我们目前对兔梓先生的批判与分析终于要结束了,这实在是令我感到高兴。

我们MLM主义者一般认为当下世界上有以下几大矛盾:

1) 被压迫民族同超级大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的核心在于超级大国,同时也是同帝国主义列强的矛盾。这个是主要矛盾,解决方法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发展和胜利。

2)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解决方法是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文化革命(这点在帝国主义国家中一般而言是主要矛盾)。

3) 超级大国之间,超级大国和较弱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最后是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帝国主义内部矛盾。这导致了争夺世界霸权的战争和帝国主义掠夺战争。无产阶级必须用人民战争,从长远来看是世界人民战争去反对他们。

在历史上曾经还有过社会主义国家同资本主义国家的矛盾,这个矛盾要用世界革命解决,遗憾的是这个矛盾目前只存在于意识形态领域中以及历史和未来中。

至于其他的种种矛盾,实际上不过是以上几种矛盾的特殊表现罢了。当然兔梓先生是不会懂得这些的,他完全看不到以色列实际上是国际帝国主义在中东民族解放高潮之际插在阿拉伯世界中的匕首,换言之“以色列是帝国主义部署在阿拉伯世界中、用于对抗阿拉伯革命的桥头堡。”而到了兔梓先生那里这却变成了过去宗教问题的延续。这再度反映出他根本没有什么阶级史观,完全是从唯心主义的立场上来认识世界的。

我们的兔梓先生在他的文章中暴露了他的不少问题,比如他目前根本没有掌握MLM主义的国家观、不懂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对MLM主义的帝国主义理论一无所知、盲目迷信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和核武器的威力结果不幸退到了考茨基和赫鲁晓夫那里。此外它还对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历史一无所知,过度夸大了大航海时代的像各国东印度公司那样的贸易特权公司的作用。如果我们相信兔梓先生的所说的“也正是这些大公司与一些商船,加入了后来的奴隶贸易,在血腥的奴隶贸易中掠夺来财富,成为了资产阶级们最初的巨额财富来源与之后一切通过剥削而来的财富增值的基础。也正是因为‘东印度公司们’,资产阶级们才能够开始掌握话语权,并为之后的资产阶级革命打下基础。”那我们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在世界上第一个贸易特权公司建立 36 年前会爆发尼德兰革命并在接下来建立联省共和国(The United Provinces of the Netherlands) ?

事实上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早就解决过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历史发展的问题了,我们也就不在这里多说了。

正如列宁所说“在革命事业中,认识到自己的缺点就等于改正了一大半。”曾经我还幻想他可能会有所改变,但当他后来公开宣布说自己“是一个布尔什维克-反对派,和第二国际的那群傻逼一点关系没有更不是所谓‘反革命’”、“否认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与阶级斗争”还补充说“托洛茨基就是为了颠覆官僚才被官僚踹出去的”,甚至公然宣布斯大林和毛泽东是修正主义者的时候我才发现还是我太天真了。

最后我以一首莎士比亚的诗来结束这篇小破文吧。

《哈姆雷特》

生存或毁灭,这是个必答之问题。

是否应默默的忍受坎坷命运之无情打击,还是应与深如大海之无涯苦难奋然为敌,并将其克服。

此二抉择,究竟是哪个更为崇高?

死即睡眠,它也不过如此!

倘若一眠能了结心灵之苦楚与肉体之百患,那么,此结局是可盼的!死去,睡去……

但在睡眠中可能有梦,啊,这就是个阻碍:

当我们摆脱了此垂死之皮囊,在死之长眠中会有何梦来临?

它令我们踌躇,

使我们心甘情愿的承受长年之灾,否则谁肯容忍人间之百般折磨,

如暴君之政、骄者之傲、失恋之痛、法章之慢、贪官之侮、或庸民之辱,

假如他能简单的一刃了之?

还有谁会肯去终身做牛做马。

我就不写什么什么万岁了,这意义不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8-31 16:44: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2-8-31 16:44 编辑

请修正一下回避审查所使用的错别字和缩写吧,在本网很明显是不需要这些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8-31 17:11:01 |显示全部楼层
论*家机器与帝国主义 - Rick Sanchez的文章 - 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55974178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8-31 17:14:47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8-31 17:44:22 |显示全部楼层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2-8-31 17:14
你这个是内销转出口啊
本文不就是红中网的文章吗,转来转去,还弄成错别字和缩写
列宁的定义被你们当做两个 ...

还真不是内销转出口,这一篇是“教条主义类型的中帝论者”批判“考茨基主义类型的中帝论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8-31 20:19:44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8-31 20:30:17 |显示全部楼层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2-8-31 20:19
该文是不是支持两个定义论,如果是即使不是出自红中网之手,但是和红中网是一样的,兔梓到底如何看法,我 ...

还真不是,下面这三篇是批判这个什么瑞克萨切斯的文章: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50724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50727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50731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9-1 02:19:23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半天才搞明白,原来是桑切斯批判兔梓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10 02:55 , Processed in 0.031783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