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980|回复: 51

我们的思想变化 —— 屁股决定脑袋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23-11-24 12:33: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11-24 23:48 编辑

之前说过,我的家庭是纯正的无产阶级家庭。

我是00年出生,基于家庭基于我的成长经历,我的思想经历了以下的转变:

幼儿园我是能看着升国旗流泪的祖国花朵,这是因为家庭引导的红色爱国教育。

小学时我三年级就开始上网(担心同志们质疑我的家庭,补充说明一下不是电脑,用的是那会中兴的一款直板机,可以上QQUC浏览器,2G网加载文字还算快,看黄图都是跟打印机一点一点打印出来的一样),主要是看电子书。但那会的网络监管比现在要松的多,各种黑料秘闻多得很,贴吧上总能窥得一些,大家聊也是遮遮掩掩的聊,更加激起我的好奇心。那会我的一个表哥正是上大学,一年暑假从他电脑上看到的关于六四的纪录片更是令我震惊。这些信息让我早熟,叛逆期也来得早。与同龄人的淘气不同,我中二期来的太早,整就是一个黑深残。记得管着大队部的美术老师找我谈话,我咆哮地说我恨这个社会的黑暗、恨贪官污吏、恨这个体系……当然如今的我回想起来觉得是很幼稚!可一个小学生嘴里突然说出这些话也不见得全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我总结为确实是被繁杂的信息击碎了天真的保护壳。于是小学生的梦想是长大做科学家、做军人、做舞蹈家、做画家,我说要当中国总统!班主任纠正我说:中国是主席。哦,那我要做中国主席。

我打小就很喜欢历史,初中历史成绩也是年级数一数二,到文革那一段时,我脸上总是有种似是而非的笑(实际上跟前文网络上一些聊天遮遮掩掩的人一样,不见得知道多少,知道一点点就要在别人面前摆弄)我时常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倒是非常符合这个中二年龄。基于小学的底子,我思想中埋下了质疑权威的种子,也有为了彰显自我特立独行就是要跟别人唱反调的意味。毛泽东绝大多数人说他好,我就要觉得他不好。我父亲还是很崇拜毛泽东的,他是60后,很多事情他是亲历者,有一些我没听过的事他也道听途说。比如陕北红军的刘志丹,过江被炸死的事情,在他嘴里就是传闻被毛泽东逼着过江导致的。又听说“东方出了个毛泽东”原本是“陕北出了个刘志丹”哈哈!原来毛泽东就是个宋江式的小人!那时我的心里就产生了毛泽东不过如此的想法!而崇拜毛泽东的人就更不堪了!再加上我没见过面的爷爷是先红后白,从刘志丹部队散了后返乡又被抓壮丁去国军,解放后家里土地多,但为人好,跟村里人关系好,评了个中农,但听我父亲说以前家里的地有一个公园那么大,我就不由地幻想:“如果是国民党的天下!我现在就是个地主少爷啦!”这他妈跟满清遗老嘴里:“这要是前清你见了我得跪下!”有什么区别,太傻逼了!这时候我的白日梦是什么?加入国民党!再创辉煌!反攻大陆!还跟我爸说过,我爸就:“哦哦哦。”逗傻子呢!

总结下初中之前的思想变化:被假大空浮于表面的爱国教育哄骗过,在看到一些不同于之前接受的思想后立马丢盔弃甲!觉得“共产主义”是虚假的,是口号式的。

写到这里不怕同志们笑话,现在这些自由派,甚至是更右的,都是我初中小学踩过的坑!

高中时的思想转变我觉得挺突然,但我记得不是说有什么论战把我敲醒了,亦或者被谁打脸。前文都很流畅,到这里我却不自觉开始回忆,是什么让我走出那些个坑呢?

我也要梳理下,或许是网络风向的变化?小时候看意林那些文章,倒真没让我对发达国家跪下,甚至我心里一直是对他们是排斥的,我经历过反黑、皇汉,嗯……这兴许还是有爱国教育的影响,我觉得不能做汉奸。

高中时重新了解共产主义,我有一种觉悟就是:“屁股决定脑袋。”我要是真是地主少爷,我反动也算反动的有立场啊,现在我家庭不是什么地主,更不是什么“企业家”,我站在他们角度去幻想个什么劲啊?这不脑残吗。我得看清自己的屁股!还得是共产主义!

这个时候对共产主义坚定,同时对社会有了更深的认识,不再因为小说而幻想自己能够成为什么样的企业家,过着多么爽的人生。我认为只有共产主义才能让所有人过上好的生活。也重新认识了毛泽东,认识到之前的一些错误。但是还是不透彻!

因为这时候我对中特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绑定的。这也是高中之前我思想的一个共性!将他们绑定在一起,我不喜欢这个政府,我就不相信共产主义!我相信共产主义,我就喜欢这个政府。因此就产生了很多如今看起来荒谬的判断:“要左转啦!在下大棋!中央是好的,地方执行坏了!”下意识为一些错误找借口,相信他们的宣传。

比如文革,我就相信中特宣传的毛泽东晚年时期错误,之前我觉得这是他们不想面对的黑料,高中我觉得这是道路探索犯的错误,确确实实犯了,我都不好多说些什么。

一直延续到大学,我都认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爱国甚至是带一点民族主义不相碍的。

今年年初我朋友分享给我一张图,是一个自由派对文革的叙述。虽然通篇用“腊肉”这样恶心人的字眼,但是给我打开了一个新视角。就是红卫兵不只是一个兵,共产党不只是一个党,文革中的一些血案不是毛泽东导致的。即使他的描述是党内派别的内斗,毛泽东在政治平衡,而非阶级斗争的实践,依旧给我了一个拐杖,让我把我思想中的毛泽东从所谓的“晚年错误”的泥潭中拉出来。借此我才第一次认真的去了解文革,不想再遵从一个模糊的印象。

在外网查找相关资料,进入红中网,重新认识四人帮,重新认识文革,可以说让我有了一次极大的蜕变。改变了以往“毛泽东初心是好的,都是下面人弄乱了”的认识,其实这话没错,只是以往在中特的宣传中我认为“坏人”是四人帮……重新树立一些认识的感觉,就像是酷暑喝了冰镇酸梅汤,一些东西瞬间清晰了。

我告诉朋友,这个自由派一些东西说错了。现在的中特是想依靠毛泽东和社会主义中国的政治遗产,继续打着红旗维持统治的合法性,但全然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

认识到真相,思想上终于不用再捂着眼睛捏着鼻子了!硬是说服自己中特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毕竟他干了哪些哪些好事……


以上大致是我的思想变化,其中提到的朋友,他的思想变化更为典型,更能代表小资产阶级的摇摆性,给我时间整理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24 12:53: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方舟 于 2023-11-28 14:41 编辑

在叛徒、复辟、盗窃集团的反动统治之下,先反再亲最后反,都实属正常,毕竟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嘛。是反、亲、还是反就看当事人能不能看得清是什么东西。我们清楚,是有区别的,这就行了。在别人由于的倒行逆施而反对甚至辱骂的时候,我们犯不着长篇大论,只要淡淡的提一句,不是就行了。落后群众能不能把分开,我们只能引导,没法强求。怎么理解、领悟,都是他自己的事。现在中国资产阶级当局还能稳住局势,因此反的和不可能兵戎相见。真要和我们辩论,我们也有理论自信;他们要是上刀子开战,那咱们就“必犯人”,别心慈手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3-11-24 13:04:29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开始是极右极民,大抵是因为我们这里是汉彝的交混区,从小我们身边的人都管少民叫我们这边“乞丐”的方言。加之彝族人在未达到所谓的“全面小康”之前接受的教育大都到9年义务教育就截止了,以及即使在小学初中里面基本大都行为不检点,不爱卫生、打架混社会之类的,我也曾经和彝族人打过架导致我在接触左翼思想之前一直是支持种族隔离的,虽然现在这个思想也算是仍在我脑袋里面有残余吧....但是我想也是大多数四川西南地区汉族人或多或少有的想法。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11-24 13:55:34 |显示全部楼层
李方舟 发表于 2023-11-24 12:53
在叛徒、复辟、盗窃集团的反动统治之下,先反共再亲共最后反伪共,都实属正常,毕竟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嘛 ...

是的,总结的很到位。我也是想通过我的思想变化来说明我的一个观点,无产阶级需要时间和契机来找到道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11-24 13:58:08 |显示全部楼层
保尔柯察金 发表于 2023-11-24 13:04
我一开始是极右极民,大抵是因为我们这里是汉彝的交混区,从小我们身边的人都管少民叫我们这边“乞丐”的方 ...

我居住地的回民比较多,学校里面的混混也大多是回民,我也不满过加分政策,我第一个智能机是被新疆小偷偷的,我曾经也有一些与你类似的想法。但我想只要能够理清背后的关窍就能知道什么是正确的道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24 14:03: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乐不眠 于 2023-11-24 14:07 编辑

对早期互联网我也同样感同身受,我六岁开始接触电脑,早期的论坛几乎是无话不说,即便如此,网络上的气氛也还是很轻松的,现在回想起来有种《百年孤独》里的,“世界新生伊始,谈到某样事物的时候尚需指指点点。”的朦胧梦幻之感,也有上校小时候摸冰块,到后头面对行刑队时的物是人非之感。
从接触新事物,到加入,到革命,上校一生即是传奇的一生,也是广大亚细亚,第三世界人民所要走过的一生,马尔克斯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大作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11-24 14:09:04 |显示全部楼层
乐不眠 发表于 2023-11-24 14:03
对早期互联网我也同样感同身受,我六岁开始接触电脑,早期的论坛几乎是无话不说,即便如此,网络上的气氛也 ...

我们都在进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3-11-24 14:47:09 |显示全部楼层
偏锋 发表于 2023-11-24 13:58
我居住地的回民比较多,学校里面的混混也大多是回民,我也不满过加分政策,我第一个智能机是被新疆小偷偷 ...

我思想和你仍有不同吧,如果要提升他们的整体素质和推进他们适应现代化社会,我觉得教化所需时间长,收益并不显著,还会引起汉民反弹加重民族主义,即使在苏联时期远东的边疆区也是社会边缘人。
这就是我思想里面右的思想了,但是我认为这是必行之恶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11-24 15:02:30 |显示全部楼层
保尔柯察金 发表于 2023-11-24 14:47
我思想和你仍有不同吧,如果要提升他们的整体素质和推进他们适应现代化社会,我觉得教化所需时间长,收益 ...

不能苏联时期是什么样我们还是什么样啊,他们是可以参与进革命的,也是能参与到生产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24 16:38: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俞聂 于 2023-11-24 17:31 编辑

我跟偏锋网友的思想历程高度一致,就像李方舟网友总结的那样:

小时候不明就里。大些以后,一方面是在网上经常听贴吧和论坛里对胡锦涛“河蟹”、“天朝”的嘲讽,一方面是生活中各种黑社会屡见不鲜,于是开始借助轮子的“门”翻墙。出来以后就看到六四的流血视频,再加上叛逆、张扬个性,慢慢接受了自由派的反共思想。

后来再大些,一方面由于阶级地位的缘故,享受到了快速城镇化和互联网普及带来的便利,另一方面只习惯看政治上的反腐、扶贫等等,因此这时尽管也会对劳动者遭遇不公产生同情,但逐渐思考怀疑自由派的叙事,开始在所谓的“小民尊严”和“厉害了我的国”之间纠结。

再往后是机缘巧合下,了解了关于薄熙来”重庆模式“的争议(一面是知识分子的嗤之以鼻,一面是底层群众的热烈拥护)以及他受审后的网络舆论(全重庆一人出一块钱解决他受贿的2000万,以让留薄继续主政重庆)。这时候疑惑为什么一个号称“社会主义”的国家会存在那么多自相矛盾的现象,为什么反腐越反越多、腐败的级别也越来越高(甚至远超薄)?于是开始思考到底什么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慢慢就接触到了破土、激流等早期的“毛左”思想。

这个时候我基本远离了自由派,但由于阶级地位使然,开始在主流叙事和”毛左“之间摇摆(大概接近李嘉图的状态)。甚至,由于长期受自由派对”毛左“污蔑和恶毒攻击的影响,我甚至羞于承认自己是”毛左“,而更倾向于从主流的角度来认识”毛左“。但另一方面,我也开始思考到底什么是”毛左“?像张云帆、岳昕那样的青年”毛左“,跟自由派口中的毛左和国家政府到底是什么关系?

很不幸,虽然这时候自己的阶级地位已然开始滑落,思想开始左转,但无论是激流网还是金宝瑜,他们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回答,还是没有办法解决我跟主流间的纠缠。后来就爆发了新冠疫情,一面是方方们一拥而上,一面是政府初期卓有效果的防疫,我甚至一度被主流的”以人民为中心“话语所诱拐。但这个时期我还是疑惑,为什么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还普遍存在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现象?怎么理解两个三十年?怎么理解”社会主义“的未来?

幸运地是,疫情期间我在激流网和金宝瑜他们那里,多次看到批判一个叫”远航一号“的左派,当时还错误地把远航当成民族复兴网的张宏良。后来在好奇心三番五次的驱使下,终于来到红中网开始了解。(为什么是三番五次?一是因为误把远航当张宏良,以为不过是反动的民族复兴派;二是因为红中网首页实在太古早风格,一眼劝退。)

说来运气也好,这时候”学点马克思主义“已告完成。在阅读的过程中,以往我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历史、现在和未来的疑惑,几乎一一得到了解答。同时,我还发现红中网不仅宣传自己的观点,而且不怵于刊登批判自己的观点。这不但在墙内不可想象,就是在自由派或左派那里也是难能可贵的。于是就这样比较多地开始逛论坛,和大家学习、交流、讨论,在思想上彻底跟资本主义划清界限。

点评

猹爱吃瓜  红中网的功能我觉得该升级一下,主要是发图太不方便  发表于 2023-11-24 18:34:39
乐不眠  哈哈哈,以我gal圈的经验来看,越古早的页面,代表这个论坛资源越多  发表于 2023-11-24 17:07:21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2-27 21:36 , Processed in 0.03039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