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HAD

问远航老师有关脑体分工的问题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7:18:14 |显示全部楼层
任何对中文有正常理解能力以及愿意诚实讨论的人,对恩格斯这段话的含义,都不可能会有丝毫的怀疑,那就是:

只要存在着脑体分工,社会就必然分裂为阶级,就必然有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

只有消灭了脑体分工,才有可能消灭阶级对立,消灭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7:23: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4-16 07:25 编辑

原文引用的列宁的观点:“在上述基础上消灭历史上长期存在的束缚人的才智全面发展的社会分工 ... 主要是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只有这些重大的社会差别消灭以后,才标志着阶级差别的最终消灭。”

除了将三大差别并列,现在看来是不恰当的,也是与恩格斯关于只有消灭脑体分工才能消灭阶级对立的思想相一致的。
该文作者自己也承认,他关于先消灭阶级差别再消灭“脑体差别”的主张不符合“传统马克思主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7:29:27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确实有这样一段话:“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在迫使个人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他们的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 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

至少在字面上,这段话给人的印象就是,只有到了共产主义高级阶段,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才能与“资产阶级权利”一起消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7:42: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4-16 10:32 编辑

这里,必须要说,马、恩、列也都是肉身凡胎。他们一生著述无数,不可能每一篇文章、每一段论述都绝对严谨、无懈可击。甚至一个人早年写的作品,其中一些观点,到晚年抛弃甚至忘却,都是有可能的。

《哥达纲领批判》并非马克思的正式文章,而是1875年马克思读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哥达代表大会纲领后写的点评,马克思生前也没有发表。只能说是一些思想火花的罗列。

相比之下,恩格斯的《反杜林论》首次发表于1876-1878年,是为了批判杜林并全面阐述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而撰写的系统著作。

在马、恩的全部著作中,系统阐述阶级社会在历史上为何产生、后来又为何一直存在的,实际上也只有恩格斯在《反杜林论》“暴力论(续完)”中的几大段论述以及《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的两段论述。

这些系统论述当然比马、恩、列(更不必说后人)在其他著作中的只言片语更能反映马、恩在阶级社会产生和发展的条件以及阶级社会消亡所需要的条件的基本的、一贯的、经过深思熟虑所形成的想法。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4-16 07:49:36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4-16 07:42
这里,必须要说,马、恩、列也都是肉身凡胎。他们一生著述无数,不可能每一篇文章、每一段论述都绝对严谨、 ...

我另外有一点和脑体分工有关问题的想问远航主编,就不另开新帖了:何以确定今日的生产力已足以消灭脑体分工?何以确定我们在本世纪的革命后建立的不是又一个社会主义契约呢?我在红中网查过关于这个问题的资料,发现红中关于这个问题的论述相当的不充分
学无止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7:59:14 |显示全部楼层
即使按照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那段话中字面上的意思来说,也不能认为脑体分工在整个的共产主义初级阶段就一成不变地继续存在。

既然到共产主义高级阶段已经完全消灭了脑体分工,那么,消灭脑体分工的过程显然在共产主义初级阶段就该开始。

我们不能向“中国特色”那样,把“初级阶段”无限地延长下去。

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有可能是这样。在建立了无产阶级民主以及完成了生产资料社会主义改造以后,就初步建成了社会主义社会。

但是,这时的社会主义社会,还是不巩固的。不巩固的根本原因,不是因为“资产阶级法权”,而是因为脑体分工继续存在,从而事实上存在着一个官僚集团,即使形式上的无产阶级民主也不改变官僚集团实际上垄断社会管理的局面。

这时,就要一方面借助革命胜利后广大劳动群众仍然高涨的政治热情,另一方面抓住革命胜利后初期领导人(官僚集团)中至少一个足够大的少数仍然坚持革命理想的历史机遇,辅以无产阶级民主的监督,立即开始逐步减少绝大多数人的劳动时间,使得绝大多数人有着越来越多并且逐步均等的机会参与管理性、创造性活动。

这样,按照每35年将平均劳动时间减少一半的速度,大约用一个世纪的时间将人均劳动时间减少到资本主义时代的八分之一,基本消灭脑体分工和阶级对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16 08:03:51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8:19:28 |显示全部楼层
毛主席说,纲举目张

在这个过程中,脑体分工是纲,其他都是目。

脑体分工消灭了,资产阶级法权(按劳分配)也必然可以消灭或极大地缩小。

反之,不消灭脑体分工,而人为地企图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或官僚物质特权,或者形式主义地搞一些工人参加管理、干部参加劳动,不仅不能推广,也不能持久,最后只能归于失败。

如果在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能成功地消灭脑体分工,无阶级社会得以巩固,那么从社会主义革命初步胜利到无阶级社会巩固之间的历史时期,可能就是未来革命中实际上的“初级阶段”。

消灭了脑体分工,初级阶段就可以变为高级阶段 —— 长期的、巩固的无阶级社会。

消灭不了脑体分工,初级阶段就提前夭折了,阶级社会复辟(不是资本主义复辟),只有等将来再推倒重来了。

所以,工农差别、城乡差别都不是主要问题。要消灭小生产,也不难。

有资产阶级法权,劳动者之间存在着一些收入不平等,也不是致命的,不是阶级对立。

至于官僚物质特权,那是官僚特权集团存在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只有脑体分工,才是阶级社会赖以存在并发展的真正的物质基础(从一定的物质生产条件产生出来的基础,而不是人们头脑中想象出来的“基础”)。

能不能认识到这个基础,并在革命初步胜利后就立即着手消灭这个基础,是未来社会主义革命能不能完成历史使命的关键。

如果未来中国的革命者不仅不能着手消灭脑体分工,甚至拒绝承认消灭脑体分工是消灭阶级对立的前提,那么未来的革命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必然重蹈以往的奴隶起义、农民起义、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的覆辙。如果是那样,一切所谓“继续革命”的喧嚣都不过是空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16 08:32:11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16 08:38:33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18 14:38 , Processed in 0.018754 second(s), 9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