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红色娘子军与著作权法

2018-1-9 12:0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58| 评论: 3|原作者: 万里雪飘

摘要: 《红色娘子军》被〝著作权法〞否定未必是一件坏事,红色经典被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手揉来揉去,这已经让高举毛泽东旗帜的马克思主义者忍无可忍,挂羊头卖狗肉的无耻闹剧该收场了。

红色娘子军与著作权法

 

中央芭蕾舞团与梁信及其亲属围绕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版权展开激烈争斗,〝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以及〝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的历史逻辑在《红色娘子军》的版权之争中证明自身的虚伪。


梁信在〝《红色娘子军》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中叙述了写作《红色娘子军》的过程。梁信出身贫寒,七岁丧父,小学毕业即做杂工自谋生路,一九四五年参加解放军,一九四六年入党。梁信在军旅生涯中提高自身文化水平,成长为军区专业创作员。一九五八年梁信被斗,部队安排梁信转业去漠河。对此梁信回忆说:〝现在漠河那个地方好啊,有石油,但在解放初期,那个地方可以说是不毛之地,靠近俄罗斯,特别是冬天零下三十多摄氏度。派我去那个地方相当于是古时候的流放啊。〞梁信去漠河之前到海南琼崖见老战友,他找到老战友娘子军连长冯增敏和十多位娘子军战士,通过交谈收集到第一手资料,经过四天四夜写出电影文学剧本《琼岛英雄花》即《红色娘子军》。电影文学剧本《红色娘子军》改变了梁信转业为民的命运,部队通知梁信〝不要走了〞,梁信继续留在广州军区战士话剧团搞创作。一九六〇年电影《红色娘子军》获第一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一九六四年电影《红色娘子军》被改编为同名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不但使梁信免于〝流放〞,梁信还为此得到五千元稿费,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一九六〇年梁信的月工资就有八十九元,梁信的工资高达普通工人的三到四倍。梁信是由部队培养的拿高工资的文艺创作员,他吃劳动群众的就应该无条件地为部队写剧本,这是他的分内事情。当时的梁信有这个觉悟,他把稿费〝全部捐给了类似于中国儿童基金会这样的慈善组织〞。如果没有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就不会有梁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历史。如果没有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就不会有梁信写作的电影剧本《红色娘子军》。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改革开放复辟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化,知识私有化,并以〝著作权法〞和〝物权法〞形成国家意志即资产阶级自我意识。梁信背叛〝初衷〞,他〝诉至北京市西城区法院要求判令被告中央芭蕾舞团停止侵权,公开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五十五万元〞,原因是〝一九九三年六月,原告和被告订立协议,确认中央芭蕾舞团负有署名义务,中央芭蕾舞团一次性付给梁信五千元作为报酬。二〇〇三年六月协议期满后,中央芭蕾舞团未与梁信续约〞。中央芭蕾舞团认为〝梁信援引的法律条款并不适用于该案,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二〇一五年五月十八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一审判决〝中央芭蕾舞团就二〇〇三年六月后至判决前持续演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未支付的表演报酬,赔偿梁信经济损失十万元及诉讼合理支出二万元,共计人民币十二万元。〞二〇一六年一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北京市高级法院裁定驳回中央芭蕾舞团的再审申请。梁信于二〇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离世。梁信的女婿冯远征在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的微博谩骂中央芭蕾舞团是逍遥法外的〝老赖〞,并在〝梁信《红色娘子军》著作权诉讼案件说明会〞展露戏子本色〝一度哽咽〞。中央芭蕾舞团在二〇一八年一月二日的声明中大显〝娘子军〞气势,披露〝冯远征夫妻提出中央芭蕾舞团给予一百五十万元补偿及今后(五十年)每年要三十万元的调解要求〞,回击梁信及其女儿梁丹妮、女婿冯远征是〝标榜个人利益唯上的盗名欺世者〞和〝将集体智慧窃为己有的拜金小丑〞,同时〝强烈谴责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法官枉法判案、肆意践踏国家法律、破坏社会法治的恶劣行径!〞,痛斥司法者是〝滥竽充数的劣质法官〞,并声称中央芭蕾舞团〝将被逼步入上访大军!〞,〝坚决不向枉法裁判和司法不公屈服!〞,〝坚决与危害我们社会的司法腐败作斗争!〞。中央芭蕾舞团〝严正声明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同样,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中央芭蕾舞团已经把民事案件提高到政治高度。〝中宣部〞坐不住了,据传已经介入此案。   


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是叙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艺术,它同时也是社会主义革命即无产阶级专政下计划经济的上层建筑,这是〝两个不能否定〞的历史逻辑无法以〝著作权法〞解释和说明的历史现象。特色党无论如何要维护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合理性,否则特色党将会彻底丧失自身存在的合法性。但是新民主主义革命不同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主体是无产阶级,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革命的特殊形式,所以否定社会主义革命就是在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毛主席接着搞社会主义改造的历史逻辑就在于此。然而特色党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当作非此即彼的两个社会形态,特色党试图通过否定社会主义革命来肯定新民主主义革命。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即被马克思扬弃的黑格尔辩证法以及马克思的哲学批判的客体化即政治经济学批判认为不同主体的事物在自身发展过程中扬弃自身历史而形成不同主体的普遍性,具体到中国实际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革命扬弃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而形成无产阶级自身发展的普遍性,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因而是无产阶级自身发展的特殊性与普遍性的统一,所以,无论是否定社会主义革命,还是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都是在否定无产阶级自身发展的特殊性与普遍性的统一。特色党以资产阶级专政下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著作权法〞裁决无产阶级专政下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上层建筑,其实质既是在否定社会主义革命的无产阶级主体性,也是在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无产阶级主体性。中央芭蕾舞团与梁信及其亲属围绕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版权展开的激烈争斗让特色党陷入难堪,因为这场争斗揭开了特色党的遮羞布,这场争斗暴露了特色党否定共产党即无产阶级政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现实。特色党如果否决北京市高级法院的裁定,就是在否决自身改革开放的合法性。事实上北京司法部门所做的事情正是特色党高举资产阶级〝改革教〞旗帜将公有窃为私有的勾当,所谓〝著作权法〞不是别的,它是将公有窃为私有的必然,它是国家意志即资产阶级专政的主体自我意识。特色党如果维护北京市高级法院的裁定,不但在否定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合理性,同时也在否定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合理性,并彻底丧失自身存在的合法性。由此打着〝红色经典〞旗号私有化的闹剧就要破产,中央芭蕾舞团在声明中哀鸣〝《红色娘子军》将遭遇被迫停演的命运!〞。《红色娘子军》被〝著作权法〞否定未必是一件坏事,红色经典被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手揉来揉去,这已经让高举毛泽东旗帜的马克思主义者忍无可忍,挂羊头卖狗肉的无耻闹剧该收场了。

 

萬里雪飄   二〇一八年一月九日

 

主题词:《红色娘子军》、著作权法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1-11 06:33
不能自圆其说的事比比皆是。依法治国的宪法上明文规定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占主体,而事实上又在大力推行私有化。现在标榜为国有经济的GDP占比也仅为25%左右。这羊头也挂不下去了。
引用 林林 2018-1-11 02:59
《红色娘子军》是否被判停演了?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18-1-10 09:42
审判四人帮,靠的是79年刑法吧?我记得有材料说张春桥在狱中看了起诉他的材料,说了一句“我没有违反当时的法律”。法律这东西是统治阶级的工具,只是在走资派上台之后的特色朝,吃相特别难看而已。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1 00:16 , Processed in 0.01499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