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修正主义集团与“西化派”都要走资本主义道路

2018-3-18 07:33| 发布者: Liuyuxi1948| 查看: 10182| 评论: 3|原作者: “Liuyuxi1948”|来自: 原创

摘要: 中国八十年代中后期,修正主义集团已经掌握了政权,并在逐步复辟资本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修正主义集团与西化派并没有分岐,而且西化派反毛有功。分歧在于怎么走,是突变式还是渐进式的。这是资产阶级内部的事。
              对《沙海之舟:纪念六.四运动》的评论
                                        2017.4.29

按:沙海之舟有不少好文章。但是下面这一篇确有不少值得商榷的观点,我甚至认为是比较严重的错误。因此有必要提出评论并展开讨论。【】内的文字是我的对文中主要观点的简要评论

沙海之舟:纪念六.四运动

    沉默,沉默,不该沉默,也不会永久沉默!鲁迅先生说: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死去。然而,死亡不属于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

    六月四日,是个敏感的日子。每到这一天,特色统治集团都如临大敌,动用一切手段维稳,生怕再一次发生那样的运动,恨不得将这一天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然而,流血的记忆是抹不掉的,法西斯的罪行也是抹不掉的。因为,人们不会忘记,―― 那天,武装直升机、坦克、装甲车的声音在天安门广场轰鸣,无数冲锋枪和机关枪则对准无辜的学生疯狂地扫射,制造了震惊国内外的骇人听闻的六.四惨案。有人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依附特色统治集团的说法,说学生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充当了“自由资产阶级”的炮灰。将这笔帐算到无辜的学生头上,学生造特色统治集团的反,――何罪之有?――有罪的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是特色统治集团,他们罪恶滔天。为了纪念这个流血的日子,有必要纪念那些为反抗特色统治集团而流血牺牲的学生,有必要为英勇的学生们洗去身上的污水,还历史的本来面目。

   一、关于六.四运动的性质

     1979年到1989年,是“改革开放”的十年。十年间:通过了《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彻底否定了毛主席关于继续革命的理论,然而,“为了打鬼,借助钟馗”,为了继续欺骗广大人民群众,以达到“打左灯、向右转”的目的,特色统治集团依然打着毛主席的旗号行事。事实上,毛主席早已经被特色统治集团打得粉碎了。农村经过“改革开放”,解散了人民公社,小生产得到“解放”,“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城市经过“改革开放”,实行厂长(经理)负责制,党员实行“属地化管理”,广大党员的作用被边缘化了。鼓励干部“下海”,社会上“官倒”横行,官商勾结,“皮包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尤其是昔日达官贵人的子弟(所谓“太子党”),利用老子的权力,倒买倒卖,大肆敛财。当年的《人民日报》在《元旦献词》中也不得不承认:“在改革的第十年,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问题,最突出的就是经济生活中明显的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幅度过大,党政机关和社会上的消极腐败现象也使人触目惊心。”这样的“改革开放”,必然遭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坚决反对。正是在这样的国内背景下,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六.四运动。

     有的同志认为六.四运动的性质“是自由资产阶级反对官僚资产阶级的斗争”。

    “自由资产阶级”,根据建国前毛主席的手稿,“自由资产阶级”是指民族资产阶级。建国后,由于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所谓“自由资产阶级”已经不复存在。改革开放截止到1989年,始终是官僚资产阶级占据统治地位【到1979年这个时期,应该是修正主义上台,修正主义集团始终占据统治地位。这时官僚资产阶级已经开始产生,但还没有占统治地位。】,社会上即使出现了一些“企业家”,也并未形成一个所谓的“自由资产阶级”。一些“企业家”恰恰是借助于“改革开放”的政策才“富”起来的。也可以说,这些“企业家”是特色统治集团一手扶植的。当时,这些“企业家”对党和国家感激还来不及,何来矛盾一说?将特色统治集团内部的个别人物说成是“自由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是不符合实际的。例如:将赵紫阳说成是“自由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

这个时期的所谓“企业家”也就是资本家阶级也是刚开始产生,但我不把资本家阶级称为自由资产阶级,不过可以把资本家阶级称为一般资产阶级以与官僚资产阶级相区别。但是我认为一般资产阶级中包括包括资产阶级民主派或西化派,其实质是毛主席时期就已形成的资产阶级右派,这是一个始终以反对毛主席、马列毛主义的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的反动政治派别,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他们的政治纲领。改革开放到64这一时期,它的代表人物是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

        在“改革开放”进程中,赵是忠实执行邓的改革路线的,始终代表官僚资产阶级的利益,也始终是特色统治集团的干将。赵在六.四运动期间说“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不过是一句大实话而已。赵之所以这样说,并表示同情学生,无非是怕日后遭到人民的清算,为了洗刷自己的历史罪责,所以在关键时刻把邓推到“风口浪尖”。正因如此,当年《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说:“赵紫阳在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犯了支持动乱和分裂党的错误。”【赵紫阳是资产阶级民主派的代表,邓小平是修正主义集团即资产阶级专制派的代表。】

     说“主导成分是当时代表自由资产阶级自由派“民运”分子,而不是无产阶级”。

     无产阶级虽然不是六.四运动的“主导”,所谓“民运”分子也并不是六.四运动的“主导”。六.四运动的“主导”是以青年学生为代表的人民群众。

    六.四运动波及全国几十个大、中城市,甚至波及到边远地区的小城市,运动的主体是大专院校的学生,一些教师和市民也参与了那场运动,但毕竟不是主体。所谓“民运”分子不过是极少数宣扬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知识分子。这些人大多陆续跑到国外去了,在他们看来国外毕竟比国内“民主”。将这些人说成是运动的“主导成分”,实际上夸大了他们的作用和影响。六.四运动波及全国几十个大、中城市及边远小城,不可能每个城市都有所谓“民运”分子坐镇指挥,所谓“民运”分子也没有那么大的政治能量。六.四期间,笔者所在城市的一些大专院校的学生包括部分教师也到大街游行,打出“反对腐败”、“惩治官倒”、“反对物价上涨”、“我们拥护真正的共产党的领导”、“我们拥护真正的社会主义”,甚至还有“教授教授、越教越瘦”的横幅。沿途,许许多多的市民都为他们鼓掌并与他们共同高呼口号。由此可见,六.四运动代表了民众的呼声并得到民众的拥护。六.四运动被“平息”之后,特色统治当局便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从此,人民群众便彻底失去了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力。【参加64的主体是青年学生,也有一些教师和市民也参与,后期也有少数工人参入。但是运动的宣传和发动前期,无疑是以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等民运骨干分子为主导的。这一点是无法回避的。】

   二、关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有人说“社会革命的本质,就是社会所有制的变更。”这样理解“社会革命”是片面的,且过于狭隘。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不是“社会革命”?毫无疑问,不仅是一场“社会革命”,而且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大革命”,只是这场“社会革命”不是“所有制的变更”,而是上层建筑领域的一场社会大革命。

    说“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指的是资产阶级反对封建地主阶级的社会革命,指的是资产阶级从根本上和整体上改变封建地主阶级所有制的社会革命。不是这样性质的社会革命,都不能叫做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是以封建主义君主专制或是封建社会的上层建筑为革命对像的由资产阶级、包括农民、知识分子、手工业者,甚至包括产业工人参加的社会革命。这个革命如果是资产阶级领导的就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如果是无产阶级领导的,就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新民主主义革命。】

    这样说则有些武断。一些阿拉伯国家反对家族统治的斗争,实际就是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也可以称之为民族民主革命。这些阿拉伯国家也并不存在一个地主阶级。【一些阿拉伯国家反对家族统治的斗争应该是一种资产阶级民主运动,是资产阶级专制统治与资产阶级民主统治之间的斗争,是资产阶级统治方式之争。这种民主运动,并不是以改变政权的性质为目的,只是使政权发生更迭。根本不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这种情况还有不少如韩国的反对朴正熙、全斗焕独裁统治的民主政治运动,菲律宾的反对马科斯独裁统治的民主政治运动,都不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在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里,怎么能把资产阶级的一个利益集团与资产阶级的另一个(或几个)利益集团之间发生的派别争斗称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而这与反帝反殖的民族革命更是不靠边。】前苏联以及东欧国家推翻修正主义的法西斯专制,实行“宪政民主”,也属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范畴,当然也可以称之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这涉及对前苏联政权性质的判断问题。毛主席在一九六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八届十中全会上说“如果我们的儿子一代搞修正主义,走向反面,虽然名为社会主义,实际是资本主义,我们的孙子肯定会起来暴动的,推翻他们的老子,因为群众不满意。”

    毛主席在一九六四年8月的一次谈话时说“修正主义上台,也就是资产阶级上台。”(详见《列宁主义还是社会帝国主义》)

  毛主席在1964年5月的一次谈话还曾说:“现在的苏联是资产阶级专政,大资产阶级专政,德国法西斯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详见《列宁主义还是社会帝主义》)

    苏联自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叛徒集团上台,到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标志苏联社会的性质已由社会主义转变为官僚资产阶级掌握国家政权的资产阶级专政、法西斯专政,并转变为社会帝国主义。苏东巨变发生在1991年,巨变前苏联的社会性质是很明确的即“名为社会主义,实际是资本主义”。而巨变是苏联政权由官僚资产阶级的一个利益集团转移到另一个官僚资产阶级利益集团,其中也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际大资产阶级垄断集团的支持。这种剧变只是名称的改变而它的资本主义实质并没有改变。这样的社会变革如果也属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话,那么无疑叶利钦就成了苏联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领袖,美帝国主义则成了世界不少国家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支持者。可见这种论调是多么荒谬。】

   三、关于六.四运动的革命性、进步性

     社会在发展过程中,包含着许多矛盾,这些矛盾相互联接,构成社会的总体。

     说“资产阶级在取得对封建地主阶级的胜利以后,社会的主要矛盾就已经转变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这仅仅看到了矛盾的普遍性,而没有看到矛盾的特殊性。例如:一些发展中国家在消灭地主阶级之后,这些国家的无产阶级以及人民群众依然面临着反对新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尤其是霸权主义的斗争。对于这些国家来说,反对新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尤其是霸权主义,就是应当解决的主要矛盾。【“一些发展中国家在消灭地主阶级之后”意味着这些国家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如果这些国家存在帝国主义(包括霸权主义)新殖民主义的压迫并成为主要矛盾,说明这个国家存在反帝反殖的民族革命任务。如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韩国等都有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和武装占领的民族革命的任务问题。】前苏联修正主义上台之后,社会的主要矛盾就不仅仅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而是包括无产阶级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与修正主义统治集团的矛盾。修正主义统治集团疯狂镇压人民的反抗,用毛主席的话来说,是“大资产阶级专政,德国法西斯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对于前苏联来说,推翻修正主义的法西斯专制,就是应当解决的主要矛盾。研究任何事物,都应抓住主要矛盾,这样才能把解决矛盾由一个中心环节转移到另外一个中心环节,由一个过程推向另一个过程。

    毛主席在《矛盾论》中指出:“不同质的矛盾,只有用不同质的方法才能解决。”“用不同的方法解决不同的矛盾,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严格地遵守的一个原则。”马克思列宁主义要求从每个国家的具体历史条件出发,创造性地运用社会主义革命的共同原则,即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同各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资产阶级专政分为资产阶级专制统治与民主统治的不同形式。这两种统治的形式都是资产阶级专政,性质是相同的,不应该解释为不同质的。前苏联的社会性质是资产阶级专政,但是是专制统治形式而不是民主统治形式。由专制统治转变为民主统治或由民主统治转变为专制统治,只是形式的改变而不是性质的改变,在这里不存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改变(由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一唯物主义的原理决定了现代发达的社会生产力所决定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的改变只能改变为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而不可能改变为封建生产关系,这一点要清楚)。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实质是把封建生产关系转变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社会变革。】

    六.四运动斗争的主要矛头始终指向特色统治集团,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特色的反动统治,虽然最终被“平息”,却使广大人民群众进一步看清了特色统治集团凶狠、残暴的真实面目,无疑是一次深刻的“政治体验”,对于今后反对特色统治集团的斗争是不可或缺的。【苏东巨变,阿拉伯之春,颜色革命都不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只是资产阶级政权的更迭,大资产阶级垄断集团之间的利益的再分配游戏。对于曾经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而修正主义篡夺了政权复辟了资本主义的无产阶级来说,根本就不存在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以及颜色革命的作用只在于可以乘势把群众运动引导到无产阶级革命的轨道上来,否则,对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同样是一种倒退和反动。】

   四、关于六.四运动的意义及教训

    六.四运动是以青年学生为代表的人民群众自发地与特色统治集团进行斗争的群众运动。

六.四运动的矛头指向特色统治集团,使他们不得不撕去“革命”的伪装,动用专政工具,对青年学生进行血腥镇压。不承认基本事实,将六.四运动说成是“资产阶级内部”的斗争,是站在貌似“公允”的立场,否定那场斗争的革命性、进步性,是在转移人们的视线,为特色统治集团镇压人民洗刷罪名,自觉或不自觉地扮演着特色统治集团辩护士的角色。

    特色统治集团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走“改革开放”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极大的欺骗性。然而,从1979年到1989年,十年“改革开放”,从反面教育了群众,使群众开始意识到“改革开放”已经背离了社会主义的方向,是走资本主义道路。

    特色统治集团的倒行逆施,使人民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最先觉悟的知识分子――广大青年学生,代表人民的意愿,自发地组织起来与特色统治集团进行斗争。斗争开始是以罢课、请愿、游行示威、静坐、绝食的形式进行。而在斗争后期,全国许多大、中城市的民众则设置路障、对镇压进行反抗,最后喊出打倒特色统治集团代表人物的口号。

    至于几个跑到国外的参加六.四运动的学生代表,不过是北京一些高校学生游行示威、静坐、绝食活动的串联者、组织者。从全国来看,这些人并不是运动的领导者,也称不上“学运领袖”。六.四运动的主力军是广大青年学生,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自发地组织起来,并投入到那场轰轰烈烈的运动之中。从全国来看,全国各个高校的青年学生没有一个自上而下的组织,没有学生们公认的“领袖人物”,更没有统一的“纲领”。所以,说“自发”运动是符合实际的。

    六.四运动标志是在特色法西斯统治下,以青年学生为代表的人民群众在政治上的觉醒。
这一点可以在当时的横幅和口号中体现出来。许多地方的学生,纷纷打出“我们拥护真正的社会主义”、“我们拥护真正的共产党的领导”、“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坚持社会主义”。同时,还有游行的民众手持毛主席画像,高呼“毛主席万岁”。从中完全可以看出,当年的广大学生(包括部分民众)并不是要推翻共产党(并没有认识到这个党在被修正主义篡夺领导权之后,性质便发生根本改变),也并不是要搞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而是希望“社会主义的回归”。从某种意义上说,学生与部分民众只是要求对社会进行“改良”。这种“改良”的愿望与诉求,显然要触动特色统治集团的既得利益,所以遇到殊死反抗。薄熙来事件,也证明了这一点。之所以“平息”六.四,就是“大官们”要保护既得利益,是出于阶级本性的必然选择。事实证明:对特色统治集团寄予任何“改良”的愿望,都只能是幻想。

    毛主席指出:“各国的人民,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大众,总是要革命的,总是会拥护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他们不会拥护修正主义,有些人暂时拥护,将来终究会抛弃它。他们总会逐步地觉醒起来,总会反对帝国主义和各国的反动派,总会反对修正主义。”六.四运动证明了毛主席的英明论断。

    六.四运动标志着民众的觉醒,并开始走上反抗特色反动统治的道路。

尽管六.四运动被“平息”,然终究动摇了特色的反动统治。 “多行不义必自毙”,特色统治集团,倒行逆施,罪恶滔天,必然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加速灭亡。

    六.四运动告诉我们:在中国,“街头革命”的道路走不通。六.四运动中,学生们手无寸铁,斗争形式也只是请愿、静坐、游行示威,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次不成功的 “街头革命”。然而,即使是那样的“街头革命”也为特色统治集团所不容。在飞机、坦克、装甲车和机关枪面前,这样的“革命”不堪一击。

    列宁曾经指出:“马克思主义者从来没有忘记,暴力是整个资本主义彻底崩溃和社会主义社会诞生的必然伴侣。”暴力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一般规律。在反对特色统治集团的斗争中,也只能遵循这一规律。推翻特色法西斯专制的斗争,必然是天下大乱伴随着流血的斗争。重建社会主义,也必然是天下大乱并伴随着流血的斗争。阶级的大搏斗必然是极其惨烈的。

    在工人阶级没有成为自为阶级的情况下,革命不可能取得胜利。六.四运动之前,特色统治集团法西斯面目并没有全部暴露,还没有出现诸如:城市工人下岗,农村土地流转,成为世界的血汗工厂,出现两亿倍受剥削与压迫的农民工等等。同时,由于特色统治集团的欺骗,广大民众包括工人阶级暂时看不清修正主义上台的本质,还没有觉悟起来。六.四运动由于是青年学生自发地组织起来(可谓先天不足),广大民众并没有积极地投身其中,并不是运动的主力军,且没有工人阶级的引导,尤其是没有革命党的正确领导,所以失败在所难免。

    如今,历史的进程正在加快,无产阶级的觉悟正在逐步提高,并逐步由自在阶级向自为阶级发展,广大民众也逐步看清了“特色社会主义”的真实面目,自身的“政治体验”更加深刻。

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一切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还是用毛主席的话作为文章的结尾: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人民大众觉醒之日,就是特色统治集团的末日。

如何认识评价64,我的观点是(下面是我在 2014-10-5讨论“89-6-4“时曾经发表的一段话):

    我个人对认为对6.4要做出正确的评价,必须把参加运动的广大学生和人民群众与少数民运分子(实际就是所谓的资产阶级右派、资产阶级民主派、西化派、普世价值派,即反对毛主席的思想、反对共产党、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的反动派)区别开来看,就会一目了然。

    广大学生和人民群众高举反通胀、反腐败、反官倒,矛头直指邓小平为首的修正主义集团的群众运动,没有错。邓动用军队,用坦克等重武器镇压学生和人民群众,这在历史上都是少见的法西斯屠杀罪行。被清算是早晚的事。

    人民群众的历史教训是,群众运动没有一个马列毛主义的政党领导,是不会取得胜利的。也是最容易被利用的。64群众运动被民运分子所利用也是事实。

    中国80 年代中后期,修正主义集团已经掌握了政权,并在逐步的复辟资本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修正主义集团与西化派并没有分岐,而且西化派反毛有功。分歧在于怎么走,是突变式还是渐进式的。这是资产阶级内部的事。胡、赵是西化派在党内的代表。不是这样,西化派应该在80年代中期就应该被镇压。

    事实正是这样,邓用军队镇压了群众,放走了民运分子的主要人物。假如邓用军队(不带武器)规劝或驱散了群众,镇压了民运分子,64的评价就会是另一种情形。45事件就是这样
(文章来源于2017-4-26《砥柱中流》)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18-3-20 21:54
中国的无产阶级还是不够成熟,改革开放十年,尚未能认识到伪共的反动面目。不能旗帜鲜明地打出无产阶级的旗帜,其结果就是运动的主导权被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篡夺过去。

六四运动之所以会闹得这么大,主要还是和伪共内部的分裂有关。伪共中的一派利用自己控制的传媒和高校,向另一派进行舆论上的攻击。这本来是东欧剧变的成熟剧本。不过中国的特殊性就在于军队在历次政变中的作用是关键的。伪共自由派的倒台,和当年文革结束后四人帮的倒台一样,都是只掌握舆论,未掌握军队的结果。
引用 franklu321 2018-3-20 16:46
邓小平,李先念,叶剑英,陈云,等是推翻华国锋主席反革命政变上台的修正主义复辟势力,而六四运动是江泽民上海帮官僚权贵机会主义上台的全面开始,资本主义权贵就是江泽民朱镕基时期开始的,高房价也是2000年房地产私有化商品化开始的,邓小平反革命政变上台,江泽民权贵资本主义上台,胡锦涛书呆子无能阿斗,共青团书呆子好学生,难以重任!

大清毁在慈禧太后,新中国毁在江泽民党羽集团!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3-20 00:03
沙海之舟网友在论及大中自由资产阶级的问题时常会出些问题。这也是在红中网我们与之辩论时遇到的问题。他往往喜欢强调大中自由资产阶级的特殊性,而将其与官僚买办垄断资产阶级对立起来,而根本上无视他们本质上的共性。他愿意将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视作是无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的矛盾,从而他更愿意将大中自由资产阶级视作是(某些势力)与官僚资产阶级作斗争时的盟友或统一战线成员甚至或是革命动力。他的这些论点我只是过往与之辩论中的印象,没有记录下有关问题的出处,如有错误,我预先抱歉。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6-24 01:37 , Processed in 0.02169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