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滴滴顺风、长生疫苗、租房蛋壳们,前程“远大”怎么净想着裸奔? ...

2018-9-6 22:1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932| 评论: 1|原作者: 长河红阳|来自: 察网

摘要: 中国的资本家们到底最后能不能得到这个权势现在实在无知,但是,向他们索回被贪蠹的国家资财全民财富倒是人心所向,索回了他们的这些贪蠹而来的财富也就挖断了他们攫取国家权力的依仗。但是,这样的索回必然导致资本家们有大动作、搞大动乱。

滴滴顺风、长生疫苗、租房蛋壳们,前程“远大”怎么净想着裸奔?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按着某资本“教父”为资本家们设计的远大奋斗目标,资本家们都应该是前程似锦的“潜力金股”,可是财迷心窍,挣钱挣得丧尽天良,连遮羞布都被人扯了,一丝不挂在中国舆论场上不知羞耻的裸奔,不知那位“教父”会不会闻之吐血?

比如,滴滴运营两年血案连连。最近国家总算给了百姓一个交代:滴滴的顺风车业务下线整改。我们的政府好样的!根据接连的血案的分析看,滴滴凶手们瞅准的“猎物”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孩子。算上层出不穷的性骚扰案件也能证明这个特点。那么以这样的作案特点说一点偏激的话:滴滴招募的司机中的人渣组成一个特大的流氓犯罪团伙是可以的!把流氓都收罗旗下,这个滴滴还堪一提么?

一、罩在滴滴们头上、保护私人资本任性的黑雨伞——仇和式的新自由主义腐败官员

滴滴顺风、长生疫苗、租房蛋壳们,前程“远大”怎么净想着裸奔?

滴滴的顺风车已成中国公害!然而一个公害能坐大,总是有些势力在背后支撑的——资本家、和他们依仗的强大资本。这些资本家们就有能量让公权部门在一段时间内投鼠忌器不敢下手整治。但是,我们要明白,资本之所以有让公权部门不敢整治的能量,那少不得有些很大的黑雨伞在他们头上罩着。有了这些黑雨伞,资本家们才能进可以扩张它们的财势,退可以自保已有的既得利益,而后与这些黑雨伞们分肥、分赃。

在这个方面,“长生生物”摆脱不了这个嫌疑——到底什么原因,一家资产、主营业务绝对优质的国企会被一个算不上一把手的企业高管用白菜价MBO了?而且,就这个高管——高俊芳2003年前后的个人财务状况而言,她连出白菜价的资格也不具备,是谁为她在幕后充血的?这里头有没有她与充血者事后分肥的详密预案?这个MBO上的每一枚通过的公章下有没有对当时具体决策者中的腐败分子进行利益输送的承诺?!

所以说,任性逐利、造成显著社会危害而得不到有效遏制的资本力量实际上就是资本与某些腐化的权势结合的产物,尤其是在资本的力量刚刚露头冒尖的时候,资本的坐大更需要黑雨伞们的“呵护”。这个时段在1990年代显得最为典型。那个时代正是国企大面积倒闭的年头,国企工人下岗如潮的时候。那么,停工后的工厂还有设备怎么处理?还有坚固的厂房怎么善后?更有大面积的可以升值的土地怎么变成“活钱”?当时,无论是最直接的国企高管,还是这些高管之上的更高级领导,公然下手处置这些国有资产那也是冒风险的!怎么办?引进民企“盘活”国资嘛!怎么“盘活”国资?我有个从证券期刊上看来的故事:

话说我边疆某大行政区有一大型国企,是个拖拉机厂,是王震将军戍边时与戍边兵团指战员省吃俭用积攒资金一手创办。那个厂生产的“红十月”拖拉机不光为新疆的农业发展立下汗马功劳,也是全国名牌。但是呢,就在1990年代,“垮”了,全员下岗。地方高层为了“盘活”资产,引进一民企,这个民企有办法:把价值八个亿的工厂设备以废铁价卖了二千万,算是卸掉了一个让“公仆”们头疼的包袱;把工厂厂房推平了,建起了一幢幢住宅楼和豪华酒店,“盘活”了土地资产,而其使其升值了哦;接下来开始解决老大难的下岗职工问题。民企老板从N千的下岗职工和他们上万的家属中精挑细选了300多姿色出众的小姑娘充实到豪华酒店中去,算是安置了下岗职工,余下的年老色衰之辈自己找市场去。再后来,世纪初,又不知怎么弄的,这个老板得到当地领导的力挺,上市融资成功了!现在呢,这个民企坐大了,大到了“不能倒”,当年王震将军创办的国企可是说倒就倒没费事。

在这些动作里,没有当地那些具体领导的力挺,这个民企老板什么也做不成!单单那个下岗职工安置法子就能让他从哪儿来再回哪儿去!如此这般的引进民企“盘活”国有资产其实就是一个可耻卑鄙的勾当——贱卖国资,国资海量流失!但是呢,他居然就成功了。至于说在这一连串的动作里领导和老板之间还有什么故事,这个我就无知了!不过“无利不起早”不像是一句空话。贯穿整个1990年代的国企倒闭潮过程也就是由这样千千万万个国有资产海量流失的故事组成的。在这些几乎雷同的过程里,出手在台面上的民企固然大发利市,可是如果没有体制内的坏蛋们在他们背后撑腰他们办得到么?这些坏蛋为什么要给他们撑腰?这里头少得了利益交换么?这里少得了权力求租与权力寻租的肮脏勾当么?

私营资本在中国坐大的过程少不了体制内的坏蛋配合!当然,我并非说中国的民企里就没有白手起家自己打拼天下的。明目张胆的倾吞国资是冒风险的,所以,必须有些旗号在前头开路。旗号就是被一部分人按照新自由主义原则来阐释的“市场经济”!这与中国共产党所要建设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着本质的不同。但是一部分人却要极力鱼目混珠,借机浑水摸鱼。按照这个思路,有张五常之类的“绝世高人”从洋人哪里趸来的货色;当然,更有若干体制内的“学者”——如“某市场”精心包装修饰的其他洋垃圾,以及延伸出各式各样的奇葩“理念”——“国企低效”、“国资是冰棍不吃就化了”……;更进一步的,还在本世纪初,把洋人地界的私对私的管理层收购——MBO歪曲解读成蛇吞象一样的倾吞国资!比如长生生物高俊芳那样的!可是无论他们怎样变化花样,重心内核就是论证损害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的私有化如何合理,如何符合“潮流”!而所有坏蛋之所以都“服膺”、认同、鼓吹这个私有化,那是因为有这样的破旗开路就能给他们带来N代人奋斗都带不来的财富!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鲸吞劳动人民积攒下的财富!

最典型的代表有——仇和!

滴滴顺风、长生疫苗、租房蛋壳们,前程“远大”怎么净想着裸奔?

这个人办过些什么事情,大家都知道,这个人就是个大老虎!大贪官!我们打开大小老虎们的罪行网页,都有类似的发现:老虎们都有和不法私营资本沆瀣一气盗取国家财富的肮脏勾当!也正是由于他们的勾结,私营资本不仅仅倾吞海量的国有资产,而且还对很多产业进行深度渗透。渗透的行业除了竞争性的行业之外,还渗透进事关民生幸福指数,事关百姓死活的要害的非竞争性行业。这些行业都被民营资本涉足甚至于垄断!高俊芳没有黑雨伞能有那么大的能量么?而且,如果没有仇和这一类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经念得滚瓜烂熟的人物,如果没有这一类人的“宿迁模式”,何至于医疗走了“市场化”这条坑民害民的邪路?大大小小的老虎们的资产增值的开端很多都是在1990年代么!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之所以成了一个强音,一个有权势的话语,没这些大小老虎们的鼓吹推动不可能!

招鬼容易驱鬼难,大老虎们可以抓起来法办,但是现在深入到事关民生要害领域的唯利是图的私营经济成分赶得走么?严惩了高俊芳也还会有李俊芳、王俊芳、赵俊芳……绝对防不胜防!

二、不法资本壮大后,不需要保护伞也敢公然叫嚣抵制政府监管

现在中国的不法资本家们,可不是1990年代还要仰人鼻息与体制内坏蛋们勾结才能办坏事的“吴下阿蒙”了,他们也没必要在借助于什么黑雨伞保护自己了,他们自己的能量就能保护自己。况且,现在体制内的大小老虎都一个个的被打灭,所以,与老虎们合作分肥侵吞国资的路子是走不通了也不会再走了,黑雨伞也越来越少了。但是,因为他们的能量、他们的资本实力之大也到了可以无视政府的监管的地步,所以就算没有黑雨伞,大资本们也敢用斜顶歪推的“太极拳”套路对抗政府的监管了。

例如:

【广州交委透露,滴滴公司在签收执法文书时多次以“没有时间”或者“不知道”等理由搪塞并拒绝签收】
(《广州交委:滴滴多次以“没有时间”为由 拒绝签收执法文书》http://www.sohu.com/a/250850409_119778)

这样的软性对抗看上去还是“服软”的,可是,骨子里的却是“不惧”!不吃政府那一套!我们资本家自有我们的规矩办事!必须承认,这些资本家们的能量之大,大到了一不满意就可能耍些手段让闹出些经济上的乱子让政府无从收拾的地步!这就是他们的能量。怎么整肃?办法有:在相关行业成立国有资本控制的企业与之争!这样的行为当然会被指责为“与民争利”、“国进民退”,但是,这样的争是绝对必要!是应该的!因为这里的所谓“民”绝不是最普通的劳动者,而是“豪民”、“富民”、“莠民”!乃是古书上讲的“素封侯”,虽没有国家赐予的爵禄,但是,他们用不法手段积累的财富已经让他们拥有与国家封赐的侯爵们相当的权势了。他们是欺凌普通劳动者的绝对主力!这路人是一种对国家安定极为不利的离心力!不与他们争利,不用争利的法子限制他们赖以获得威势的财富根基,怎么能限制得住他们的作恶能量?!

三、炒作租房市场表明,资本开始主动设局布阵,公然与政府监管和人民福利对垒

滴滴顺风、长生疫苗、租房蛋壳们,前程“远大”怎么净想着裸奔?

资本家、资本的本性是逐利的,这个本性注定他们是不会满足于现在已有的“地盘”的,他们还要四出寻机“游猎”,寻找不曾开发过的“处女地”,寻找没有被他们肆虐过的“价值洼地”,把这些“价值洼地”打造成他们敛财的聚宝盆。很长一段时间,炒作房产,尤其是一线、二线城市的房产是它们的聚宝盆。不过随着中央打击这类炒作行为的手段越来越多,力度越来越大,这个聚宝盆是不好再守着的了,于是,资本家们携资游猎另外的“价值洼地”——租房市场。不让炒作房产,那么,没说不让炒作房租嘛!“法不禁止即为自由”,先于法规一步、甚至数步先在租房市场炒上一把再说!

所以,现在北京的房屋租赁市场又是个屠场!而这个屠场不光是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10家主要住房租赁中介,更有万科为代表的大资本在兴风作浪——千亿规模的大资本进入这个还未被疯狂炒作的行业——《千亿资本入局!一边是租房客的烦恼,一边是三类资本玩家大举杀入!长租市场四大盈利模式确立》

http://finance.ifeng.com/a/20180821/16463310_0.shtml

对于这样的恶性投机,政府是要管一管的,但是,效果如何可决不容乐观——《北京多部门约谈10家租房中介 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三不得”》

https://licai.cngold.org/c/2018-08-21/c5932308.html

【共识是未来一两个月不要涨租:据悉,参加座谈会的住房租赁企业坚决落实市住建委要求,共同承诺“三不”:不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同时,各企业还明确承诺全面加强对业务人员的管理。】

首先“不要涨房租”,不等于我要降房租!给你政府个面子,最近一两个月我不会再涨房租。至于说在约谈前涨上去的房租,休想让我降下来!

【合同期内不涨续约要涨?8月20日下午,蛋壳公寓发布声明称做出三大承诺稳定租金水平。蛋壳公寓还承诺,2018年8月至12月,北京地区蛋壳公寓租金环比7月不增,且不囤房惜租;蛋壳公寓承诺不与友商恶性竞争,未来两个月在北京地区承诺将提供20000间以上可出租房源,满足市场需求。在北京地区,2018年12月31日前,凡满足签约条件、签约租赁时长两年的,两年内房租不涨价;2018年12月31日前所有签约1年期租约的客户(含新签和在租),到期续签租金涨幅不超过6%。】

房租呢,还是要涨,但是我不会短时间暴涨,给你政府一个面子。可是你政府应该允许我慢慢涨——快刀子下去人头落地过于残忍,那么,我就慢刀子杀人给租客留一口残喘的气。我们只能做到这一步,你政府不许再逼我了!

关于降房租,这个文章提到一个极端可笑的法子——“破解房租上涨问题在于增加供应。”

这话的逻辑是这样:我带一千块出门办事,被劫匪抢了。怎么办?先报案,诉诸公安打击罪犯,追回损失。可是有人事后诸葛亮——你怎么不带上两千块钱出门?劫匪抢你一千,你还剩一千办事么。这世上有这逻辑么?脑子不够用还是居心叵测?你有再多的房源供应也挡不住恶炒的黑金炒高房租!因为“约谈”文说得明白,“参加座谈会的住房租赁企业坚决落实市住建委要求,共同承诺“三不”:不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

这个话里透露的信息是,炒高房租的这些住房租赁企业是可以通过银行贷款的方式融到巨额的资金来抢断房源的。有多少房源能架得住银行的资金出笼助纣为虐?——增加供应,就必须增加住房绝对数,那么,增加住房绝对数就要多建房子,就要让我们房产商的日子更好过!这是潜台词!既如此,为什么有中央的“去库存”政策?!而且北京还有大规模增加住房供应量的条件么?土地呢?

真正想要降房租,是用铁腕强力打击哄抬房租的中介和出租者!就如同我报案公安出警打击罪犯一样。本次房屋租赁市场的大混乱根子就是炒作!你再多十倍的房源,一有不法之徒炒作房租,就有跟风涨价者!谁不想把房子高价租出去?既有头大的敢于炒高房租,我为什么不跟在后头闷声发大财呢?我为什么不等着房租涨得高高的再出租房子呢?这个套路和股票市场上炒作股票是一样的!在股票市场上,一个坐庄的庄家没必要把一只股票的流通股全抓在手里就能完成一次完美的炒作。其中道理在于,一有大户炒高股票,手中有股的散户注定会捂股惜售,坐等更高的高价再出手。这是一种搭顺风车的心里,而这种顺风车心理驱使下,有股票的散户就会在涨势持续的状态下自动替庄家“锁筹”——锁定筹码(股票)。庄家们向上炒作股票遇到的获利抛压是很轻的。庄家们用30%的控盘度就能把股价拉出一倍的涨幅。手段高超的还不止这个幅度!租房市场的资本家们很懂这个道理,他们把房租暴炒上去之后,有房的出租方就会坐等房租再涨再涨,涨不动之后再向租客们出租。无论他们手中控制的房源有多少,他们都能轻松的把房租炒上去!这样的行为无论是把房屋委托给中介,还是自己守着房子自己寻找下家,都是这个心思这个选择。

滴滴顺风、长生疫苗、租房蛋壳们,前程“远大”怎么净想着裸奔?

四、资本利益程序化、合法化,勾结“法律党”渗透立法程序的资本势力更加有恃无恐

打击投机炒作,我国早先有个很厉害的罪名可以震慑群丑——投机倒把罪。这个法条加上一些与时俱进的司法解释,完全可以把炒作房租的投机者们装进这个口袋里绳之以法。可是为什么把这个罪名给废止了?还不是资本家们在背后搞鬼?!这个罪名当时(1990年代)最适合的惩治对象就是期货市场上的投机大户们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的黑心贩子。可是这些方面的投机犯罪愈演愈烈,危及到正常的经济秩序,而《刑法》里的“投机倒把罪”却无声无息的给废止了,资本的能量啊!资本家的“本事”啊!《刑法》里没有了相关的严惩条文,“北京多部门”对“10家租房中介”的约谈——上级对下级的绳规教育——成了投机商和政府公开对阵叫板的谈判,这样的光景好似包龙图被没收了三把铡刀,明镜高悬也枉然!

我们要佩服资本家们和体制内保护伞的“远见卓识”,把“投机倒把”罪给废止了,他们无论做什么样的黑心勾当都有恃无恐。能在猛吹“市场经济”的1990年代想出修改法律为自己的贪腐、侵吞国资扫清道路,这不是草莽之辈能办到的,这应该有斯文败类——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绑在一起的“法律党”可就是干这路事情的。当然,还不止于此:《物权法》的用意真的是在保护草民的资财么?那些贪蠹国家财富的坏蛋们的非法所得也要保护!现在不是刚通过什么“电子商务法”么、其中的第38条是做什么的?和滴滴顺风车下线前后脚,这个用意还不明显?就是保护资本家、资本利益的么!这是资本家和资本大鳄们在咱国的法律制定环节上“带节奏”呢!制定法律要优先照顾他们的利益!哪怕这样的利益等同于杀人越货!想想看,资本家们能左右法律的制定,决定法律的内容,这样的能量比西方的资产阶级有高下之别么?看看这个电子商务法的投票数字:

【167票赞成、1票反对、3票弃权】

这么高度一致的赞成票,资本家们对国家最高权力机构成员的影响有多大?他们的能量有多大?何以至此?草民无知!草民只好无知!

五、意图给政府当老师!资本势力千方百计影响、塑造政府的意识形态

资本家的能量如此大,那么,他们豢养的斯文败类趸出来的“理论”当然也就能影响政府公权部门的施政了,也就能以老师的口气教训政府该怎么做了。他们说:政府的职能应该是“守夜人”,所以,政府公权部门的只能就应该无限缩减。那么政府对违法违规甚至于是犯罪行为的所谓“市场行为”就绝对不能干预!干预了那就是行政“不正义”!你这个政府部门是坏蛋!而资本家们念兹在兹的政府应该扮演的“守夜人”角色,可不是对任何人都要这样,是有区别的!

资本家们凭借财势欺凌压榨劳动者,他们就希望政府不要介入作公平的裁决,守夜人么,应该不作为!用某位资本家教父的亲口话:

【减少政府对微观经济的干预】

我们做什么,政府都不要管!

但是,如果劳动者起而抗争资本家的欺凌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时,这些资本家又咬牙切齿撺掇政府做他们利益的捍卫者,他们要求政府“大显神威”胡乱作为!典型例子:民工讨薪时的资本家希望公权部门不闻不问任由民工群体把他们围在人从中么?这样心态尽显所谓“守夜人”的含义——只许资本家动用政府公权给自己办事,不许百姓要求政府为自己撑腰!

六、把对经济工作的领导权掌握在党和人民手里,决不让资本集团掌握政权的终极欲望得逞!

资本家、资本的能耐做到了这一步算是“尽善尽美”了,可是教父还是很不满意,教父认为——

【我认为,首先应该给民营企业家一个明确的政治身份】

现在人大、政协里资本家们坐满堂,有了参政议政的资格,怎么还嫌不够?资本家们都能干预国家的立法过程把自己的利益诉求写进法律条文里了,这个权势还不大?教父和他的“学生”们需要什么样的“政治身份”?需要什么样的更高层级的权势?

以民工讨薪这个“微观”经济事件来看,资本家们如果具有政府公权部门的权力就好了,如果成为公权部门的一份子就好了,民工们围着资本家们讨薪不就是围攻政府官员么?不法办严办可以么?直接发话动用专政工具进行威吓甚至于拿下“不逞之徒”!教父殚精竭虑要的那个“政治身份”就指这个权威!虽说能够影响法律的制定是个能量,可是,毕竟资本家们的身份还是“民”!想要办什么事情,维护自己的什么利益,总要假手于现在的政府替他们出头,很麻烦的!还不如自己伸手夺权亲自操刀宰制劳动大众!此乃中国资本家们的终极欲望是也!

滴滴顺风、长生疫苗、租房蛋壳们,前程“远大”怎么净想着裸奔?

我们知道,在美国,政府高官由亿万富翁充任的例子比比皆是。不过,这样的美国情形里,富翁和高管之间还有一道“旋转门”隔着。富翁任高官卸任之后,富翁也还是“民”,不是官。可是,咱国这个资本家的“教父”却直接要为资本家们争取一个“政治身分”,不管资本家是否做官,他们的身份就是体制内的一部分!就是能动用公权为他们办事的官员!所谓“政治名分”,比影响法律制定能量更大的“政治名分”不就这个意思么?捕风捉影么?不是!要知道,现在不少大资本家就出身权贵,体制内的权势有多厉害,掌握到手用起来有多方便他们很明白!

那么,这个“政治身份”是教父从外国趸来的,,还是咱国的土产?原来,这是咱国土产——绅士,就是1949之前的绅士。绅士这路东西,原本是科举制度下的产物。知识精英们通过科举考试跻身统治阶层。等年纪一把致仕退休了,回到了农村,仍然是有官僚的威势的统治精英。别看他们没有官职在身,但是,他们说出来的话,官府要听,要照办!他们的等级绝对高于士农工商中的绝大部分人,权势与地位几乎与地方官相当。他们就是“准官僚”!

教父要为“民营企业家”呼号争取的“政治身份”不过如此——一个大开历史倒车,在历史垃圾堆上捡拾的那么一个破烂!而且,历史上的“绅士”乃是知识精英,多少还有些学问可以装裱门面;可是,“教父”呼号争取要惠及的群体不过一群唯利是图丧尽天良的奸商!如果坏蛋们也是分层论等的,那么这群奸商们,只是等而下之的货色!

很多事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是窜起来看看,就不一样了哦!

中国的资本家们到底最后能不能得到这个权势现在实在无知,但是,向他们索回被贪蠹的国家资财全民财富倒是人心所向,索回了他们的这些贪蠹而来的财富也就挖断了他们攫取国家权力的依仗。但是,这样的索回必然导致资本家们有大动作、搞大动乱,中国还不能这么乱,这就是投鼠忌器。有迂回的法子么?

有!

国家不做“守夜人”,要做经营者!在所有经济领域把国企的基桩深深地打进去!向资本家和资本争夺阵地!什么叫社会主义,这才是!怎么样才能防止江山变色?这就可以!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9-7 10:12
“防止江山”变色?防止江山变成什么色?还是好好防止文革甚至武革吧!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3 04:29 , Processed in 0.01575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