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687|回复: 35

关于所谓的把一两套住房隔断区间出租是不是剥削的问题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22-5-22 02:33:11 |显示全部楼层
先说点前缀,2018年佳士事件之后,墙内的左圈涌入了一大堆另类左翼,安那齐,西马,托派啥的。他们打的旗号是比斯毛派更左,更进步,结果到了2021年,真面目一个一个都暴露出来了,比如说自称安那齐的海老名变成了沙皇制度支持者,比如说据说是西马的刘肇后来认为“革命太残酷,太不人道”。事后反思下来,就是岳昕带来的自由派太多了。这些人留下的网左余毒至今没有清除,没想到现在又到这里来了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5-22 02:44:43 |显示全部楼层
q98856网友提出“我在一,二线城市有几个房子,我把它改成一些小隔间出租。而且打扫什么的也只有我来,这个时候的我即没有生产资料,也没有雇佣别人,那我有没有剥削人呢?”

我在后面回复的是“不就是所谓雇佣8个人是剥削,那雇佣7个人是不是剥削嘛。问题是这个规则是一个人都不被雇佣的人设置的一个规则,自然要按照他们的利益,至于具体数字是8个人还是10个人根本无关紧要”

q98856的这些房东们,是资产阶级还是小资产阶级当然另说,但是绝对不是无产阶级。因此对于非无产阶级,自然应该采取极端实用主义的态度。这就好像高考分数线是500,499分的和500分的有多大差别?但是分数线是学校划得,学校根据自己的招生计划来做的,学生自己的感受关学校屁事?同理也是对小资产阶级,也对这些房东们。对房东的具体政策,可以从只剥夺大房东的财产到所有住房公有化之间,按照赤卫队的规模,监狱大小和子弹产能进行灵活调整。在这方面根本不应该像q98856网友那样把它上升到一个原则问题的地步。

至于q98856网友还提出啥“官僚才是剥削的,资产阶级也是被害的”,还是那句话,且不说官僚本身也是资产阶级的一部分,这些非官僚的资产阶级被害关我屁事?他们就没有残酷剥削工人了?民营企业是偷税漏税的重灾区,他们有没有想过国家财政不足,公共服务不足下无产阶级会受害?既然如此他们受害了,我们欢呼鼓舞还来不及。这时候当然这群“资本”就要玩什么“我们提供了就业,是社会服务了”。舆论权力玩的挺溜嘛,现在还跑到左翼网站来,还学习左翼话术,啥“剥削”,“生产资料”都学会了是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5-22 02:48:03 |显示全部楼层
从佳士事件之后到现在,问题是越来越明朗的,那就是自由派才是左翼最大的敌人。因为与威权主义和民族主义者不同,自由派在舆论上非常强大,与左翼在一个生态位上面竞争。它不像威权主义那样压制左翼,而是解构左翼的组织,历史,从内部破坏左翼的能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5-22 02:56:15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对于马克思在论证“小资产阶级”时的理论弱点,上世纪南斯拉夫和中国都利用过,既然雇佣三个不算剥削,那可以让那三个人去当工头再去雇佣三个人,然后……至于租房子的问题,要解答这个问题其实是要搞清楚地租来源,即便不雇佣人也可以参与剩余价值瓜分……还有官僚才剥削,这其实是把“剥削”和“强制”混为一谈了……另外我从来不觉得马列毛主义要说自己是正统“左翼”,因为我对于资产阶级政治学的左右划界不感兴趣,我宁愿“不在三界内,跳出六道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5-22 03:02:23 |显示全部楼层
PalmFujimori 发表于 2022-5-22 02:56
其实对于马克思在论证“小资产阶级”时的理论弱点,上世纪南斯拉夫和中国都利用过,既然雇佣三个不算剥削, ...

这听起来就像是一个人和分数线差一分,能不能靠“自主招生”强行挤进来一样。这说白了不是原则问题,而应该实用主义的处理。反正社会主义又不讲究“法无禁止即可为”,必要的时候扩大执法范围,让小资产阶级感受下法不可知则威不可测就行。而房租当然是剥削。房租在全世界的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都占了平均工资的百分之20到40,这足以说明房租并不是提供某个商品(否则人均收入越高,房租支出就该越低),而有剩余价值的性质(因为剩余价值占国民收入的比重一般不会随着人均收入有太大的变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22 03:06:34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的讨论

自由派肯定是我们思想上的敌人(政治上是敌人还是中立对象,另论)

是否最大的敌人?要好好讨论一下。

还有,年轻同志可不要以为自由派对左派的影响是从岳昕开始的,从老造反派那里就开始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5-22 03:09: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lmFujimori 于 2022-5-22 03:23 编辑
980135117 发表于 2022-5-22 02:48
从佳士事件之后到现在,问题是越来越明朗的,那就是自由派才是左翼最大的敌人。因为与威权主义和民族主义者 ...

没必要把他们看做了不起的力量,看到他们宣传“自由民主”就直接说“啊对对了,所以你要怎么自由民主地生产与生活呢……”,要记住“自由民主”是必不可少的政治工具,但它们不是社会产品、生产力、生产对象,也不是发展的终极目标,自由派就好像一个商人一直在向拥有破锄头的苦农民兜售他手里的金锄头,而农民问他“我们该怎么攒钱买金锄头以及金锄头有什么好处该怎么用时”,他却“见笑转生气”说“种地是下等人干的活,我怎么会呢?村东头地主家买了我的金锄头天天爱不释手,你们这帮臭种地的没钱还敢质疑我的货?野蛮人活该买不起金锄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5-22 03:13:48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对自由派的评价其实有点气话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5-22 09:02:54 |显示全部楼层
980135117 发表于 2022-5-22 03:13
确实,对自由派的评价其实有点气话了。

也不用给我扣这么大一顶帽子,在近期我会尝试查找我以前的历史资料并尝试总结我的看法。中国古代王朝不缺乏官商勾结与官商对立的例子,比如汉宋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22 09:09:01 |显示全部楼层
980135117 发表于 2022-5-22 02:48
从佳士事件之后到现在,问题是越来越明朗的,那就是自由派才是左翼最大的敌人。因为与威权主义和民族主义者 ...

“左翼”不关心无产阶级的利益,只想“争取自己的基本盘”,这和议会政党有何区别?特色目前对人民造成的伤害最大,如果自由派说他们愿意搁置争议先干特色,左翼为了自己得势要先打自由派,不觉得你的想法很象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7 10:33 , Processed in 0.028847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