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137|回复: 37

狠斗私字一闪念为什么是错的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24 08:52: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2-6-24 09:49 编辑

狠斗私字一闪念为什么是错的

下面是引用对改词的解释,至于毛派有没有另外的意思,你们可以指出来。

“”所谓斗私批修,就是自我检讨。对照毛主席的教导,与自己的私心杂念作斗争,还要把这种私心杂念上纲上线,与批判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等联系起来,并把自己私心的产生,说成是受了毒害,然后对修正主义或资本主义等进行批判,达到“反修防修”的目的。怎样与修正主义或资本主义联系起来呢?根据当时的理论,每个人的私心杂念都是受了反动思想的影响,如果不及时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斗私批修,将这些流毒及时清除掉,我们的国家就会慢慢地被修正主义或资本主义占领,党和国家就会改变颜色,人们就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无数革命烈士的鲜血就会白流。

斗到什么程度呢?在极左的年代,当然是越极端越好。于是就出现了“狠斗私字一闪念”的口号,就是说,连私心杂念在脑子里闪一下都不允许”

日语中我字就是用私表示的

毛时代的狠斗私字一闪念类似于宗教,宗教的无我,是有害的鸦片,是导致后来私有制复辟的心里原因之一。因为如宗教一样是满足统治者私有制服务的,大多数被剥削被压迫者越是宗教无我,就越有利于当时的统治者的利益。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共产党可以归纳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但是公有制并不是什么私心无我,恰恰是有我,工人阶级大公无私的私不是私心而是私有制。

马列主义者认为小私有者比如农民小店主是拥有一定的私有生产资料的人,他们对生产资料公有制有一定排斥性,工人阶级是没有生产资料的,是这个意义上定义为无产阶级,而不是说工人阶级没有私有的生活资料,更加不是说工人阶级没有私心。工人阶级因为生产资料上是无产的,所以他更加认可生产资料公有制,不会有动摇性,而小资产阶级因为有一定的私有生产资料,所以对公有制犹豫不决,在革命上也表现为徘徊,而工人阶级不是如此。马克思主义其实是最大的个人主义,通过集体社会的优化来满足人们个体的自由全面的发展。集体社会恰恰是手段,个体的全面自由发展才是目的,他们是辩证关系,个体不能脱离集体社会存在发展,但是绝对不能用集体社会来压制个体牺牲个体(个体在集体社会中有着权利和义务的关系,只是不能压迫别的个体的存在发展,就是所有个体具有同等权利)

而毛时代的所谓狠斗私字一闪念是超过边界的,反而导致人民思想矛盾和混乱,导致无法真正有效维护公有制,认为公有制和自己无关,也不会真正提高民主意识,民主的根本就是如何在集体运动中体现作为个人的意志和私心,就是根据比如被选领导人能不能满足自己的利益而投他一票,而不是其他原因,集体如何行动不是少数人利益的归结,而是是否满足大多数人认为的对自己有利。

而毛时代的宗教性是欺骗人们为潜在剥削者积累牺牲(就是后来的红二代红三代们这些潜在剥削者),毛时代的欺骗性很多,最终事实证明有利于这些欺骗者的后代的利益,从而通过私有化市场化变现。这就是70年的过程演变实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6-24 10:58:20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的没错,“批修”就批修,“斗私”反而很奇怪。今天可不能再讲什么“大公无私”、“天下为公”之类的话了,必须强调工人阶级维护公有制就是维护自身的私人利益,社会主义制度必须和工人的私人利益绑定。但这只能是毛左曾犯过的历史错误,并不能代表毛左。

公私之辩应该有这样的一个过程:
如果集体利益是虚假的集体利益,只代表集体当中少数统治者的利益,那么该集体中的成员的“个人利益”的意识会迅速觉醒,比如改开之后,领导倒买倒卖集体资源,连带着就是工人偷盗集体财产。
如果集体利益是真正的集体利益,也就是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达到了高度统一,那么该集体中的成员的“个人利益”的意识会逐渐减淡,因为满足集体利益就是满足个人利益,甚至包括一些极端的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也会有成员选择集体利益为先,比如父母为了家庭集体的利益会牺牲自己的利益。
如果集体利益在舆论宣传上过于强势,也就是用“是否维护集体利益”来绑架个人的“道德品质”,那么人们会出于忌惮被社会共同体抛弃,而选择屈服于集体利益,比如国家民族主义,表面上是维护共同体的利益,但实际上是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但包装自身为“爱国”的道德包袱,以至于人们认为反对统治者就是反对共同体,就是“不爱国”。这种虚假的集体利益向个人利益的欺压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进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6-24 11:26:48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你认为防修不需要斗私么?修本来就是先锋队腐化造成的,那不是先锋队里面人们的私心在作祟么?
苏修和中修都说明了在生产力尚不发达的阶段仍然有资本主义复辟的物质基础,那么怎么去克服呢?一个是物质方面努力让生产力发达,但这是受客观规律限制的,不会一蹴而就;另一个就是努力提高群众的素质和思想觉悟,以此来监督官员。反对有私心恰恰是针对那些官僚的,是为了防止官僚有私,是为了防止先锋队腐化,并不是要求大家都不能有私心;退一步来说,老百姓有私心和官僚有私心造成的后果可是不一样的,宁愿让两方都没私心,也不能一起放纵
而你恰恰就是认识不到防私是防止先锋队腐化的重要手段,是要让群众监督不让官僚有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24 13:10:07 |显示全部楼层
张惟为 发表于 2022-6-24 10:58
你说的没错,“批修”就批修,“斗私”反而很奇怪。今天可不能再讲什么“大公无私”、“天下为公”之类的话 ...

集体和个体之间是义务和权利关系,相互之间没有牺牲的关系,个体和个体同样如此
虚假集体,马克思说过的
父母和子女是一种紧密的利益关系,子女就是父母的利益。

点评

张惟为  牺牲关系肯定是有的,利益切分不可能丁是丁卯是卯,比如僵尸片里,主人公为了集体的安全,自己涉险去引开僵尸群。这就是现实问题的投射。  发表于 2022-6-24 13:19:5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24 13:11:08 |显示全部楼层
君行早 发表于 2022-6-24 11:26
难道你认为防修不需要斗私么?修本来就是先锋队腐化造成的,那不是先锋队里面人们的私心在作祟么?
苏修和 ...

结果呢,官僚私心一点没变,老百姓却牺牲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24 13:12: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2-6-24 13:21 编辑

官僚和群众之间只是权利和义务关系,不能要求官僚牺牲自己,官僚要做的是满足群众下获得回报,而毛时代教育出来的官僚不能满足群众利益却要求获得巨大回报,通过他们的子女变现
也可见,子女是他们的利益归着点

点评

张惟为  比如唐山地震时,矿井下面还有着大量矿工和领导(当时领导要带头干活),搁现在肯定是领导优先逃生,但当时领导都是维持秩序,最后逃生的。  发表于 2022-6-24 13:23:33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24 13:14:16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说的在社会主义下,你给与社会的,从社会拿回来而已。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6-24 13:17:01 |显示全部楼层
君行早 发表于 2022-6-24 11:26
难道你认为防修不需要斗私么?修本来就是先锋队腐化造成的,那不是先锋队里面人们的私心在作祟么?
苏修和 ...

就算当时“斗私”是针对官员的,但时至今日,人们普遍认为这是针对全社会的。重要的不是给历史定罪或者给历史翻案,而是今天怎么办?
比如老左派其实并不理解马经,不仅有搞个人崇拜(崇拜毛主席)的倾向,而且会讲什么消灭私心,一心为公之类的观点,什么是“公”呢?国家、民族。但我们知道,国家、民族主义者其实并不关心国家、民族,他们只是打着国家、民族的旗帜去维护建制。真正的国家、民族主义者只能是马左(严格来讲,马经不喜欢这种形而上学),而虚假的国家、民族主义者实际上是保守派。
典型的保守派媒体就是观察者网(张维为、余亮、沈逸、陈平之流),这一派群体的声音在中文互联网上是十分强势的,从哔站到抖音、快手。在哔站对青少年洗脑;在抖音、快手,也有着大量吃爱国饭的自媒体,对中老年疯狂输出“爱国”暴论。
今天保守派的声音并不比之前自由派的声音弱,反而更甚于之前。

关于公心、私心问题,可以总结如下:
自由派:强调个人利益,自由派一向强调“特殊性”,拒斥“普遍性”;
保守派:强调集体利益,实际上是用“普遍性”去倾轧“特殊性”,这个普遍性也只是少数人的普遍性,其实就是特殊性套着普遍性的壳,归根到底,与自由派相同,都是强调特殊性;
马左派:强调阶级利益,这才是站在普遍性的立场上,因为重点永远都是谁代表普遍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24 13:23: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2-6-24 13:26 编辑

张惟为  牺牲关系肯定是有的,利益切分不可能丁是丁卯是卯,比如僵尸片里,主人公为了集体的安全,自己涉险去引开僵尸群。这就是现实问题的投射
----------------
这种牺牲关系,本质是义务和权利,比如上战场的士兵战死了,比如革命者被捕了,但是这不是他们自己的追求,是追求下付出的代价(而且这种代价是要尽量避免的)。战士为了保卫别人战死,是因为有人在保卫他(比如他小时候,老时)时战死了,革命者同样如此。革命者如果是为死而革命,简直是荒唐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6-24 13:49:50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2-6-24 13:23
张惟为  牺牲关系肯定是有的,利益切分不可能丁是丁卯是卯,比如僵尸片里,主人公为了集体的安全,自己涉险 ...

只是“权利”、“义务”关系的话,那你对社会主义官员的要求就太低了,而且这种社会畅想也是很僵硬的、机械式的。这是一种西方经济学式的思维,要考虑投入、产出——我付出了什么,我能得到什么回报。社会主义社会不可能是这种僵硬的、机械的社会。
很简单地,长期来看,“资产阶级法权”都是要被消灭的,按劳分配要转换为按需分配,群众凭什么服气?凭什么我干活多、他干活少,我们领到的回报都差不多?仅仅用“生产力的极大发展”是不能把这个问题搪塞过去的。
这里面的关键是商品经济要转换为产品经济,商品经济是为了利润而生产,但利润只不过是资本的自我增殖,与改善民生没有直接关系,与科技发展也没有直接关系,这是一种毫无意义的目的性。而产品经济是为了满足群众的需求,就像是家务劳动要满足家庭成员的需求一样, 所以我们会走入按需分配,因为产品经济的生产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
这个时候,权力和义务的对等关系就会很模糊,不可能丁是丁卯是卯。要走入这种社会,那么先锋队必须身先士卒,先锋队必须以身作则,万事冲在前头,利益排在后头。
那么这种高标准、高要求是否是切合实际的呢?是否有人能做到呢?
问题在于打破“投入-回报”式的思维,社会中有很多人做好事不求回报,这些人是不是有病呢?其实不是,人的意识就是有这种倾向,按照西方经济学的说法,他的效用函数,不以盈利为目的,有着其他的目的。但效用函数是任意的,也就是说,可以任意解释,这相当于没有解释。
那么如何解释呢?
首先要区别“社会建构vs生物学”,按照生物学,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果你不这么干,那就要被“自然选择”淘汰掉。但实际上,把自然现象放在人类社会中,是在搞一种神学,本质就是封建迷信。
因为人活着不是靠茹毛饮血,而是靠社会集体,社会主体人群并不是脱离社会活在深山老林里,而是活在社会中,所以人的第一要务,不是满足生物属性,而是要满足社会属性,如果你不这么干,这时你才会被淘汰掉。
而社会是有结构的,社会会建构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人就是意识形态的动物,没有意识形态就没有社会人的思维。
那种舍己为人的思想,是在特定社会结构下被催生出来的。表面上与生物学不符,实际上只是与生物神学不符。
对行政人员高标准、高要求,完全是可能的,但对于群众,不能一概而论谈集体主义,而总是应该搬出阶级利益。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1-28 16:50 , Processed in 0.032343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