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42|回复: 1

怀仁堂政变后武装暴动相关汇总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22-10-10 20:39:32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
王秀珍的揭发交代 影印件原文
我在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日去北京,在王洪文处住了四天。 三月二十一日晚上,王洪文向我谈了全国批林批孔的形势,谈了军队的问题,散布了很多乱军的谬论。王洪文对我说:总的全国批林批孔形势很好。谈到军队问题时,他说:第九、十次路线斗争没有解决问题,第九次路线斗争主要是对文化大革命的否定、翻案,十次路线斗争是盖子没有揭开。特别是总政、总参、总后、装甲兵、炮司,主要是这些单位盖子没有揭开。总部(总政、总参、总后)多次运动盖子没有揭开。如总参,人换了路线没有换,修正主义路线没有变。 “四人帮”抓不到军队,就抓“第二武装”。王洪文多次攻击军队不可靠,路线不端正。军队不能领导民兵,民兵的指挥权要掌握在市委手里。民兵指挥部这个班子要配备好,要把总工会常委多派进去,他叫我们配备人。 “十大”以后,王洪文对我们说:我要搞全国民兵总司令部,我亲自抓,把周宏宝调全国民兵总司令部,打起仗来依靠民兵。 一九七五年九月,王洪文召集市民兵指挥部头头开黑会,进行路线交底,他反革命叫嚣说:谁要一个巴掌把民兵打下去,只要我不死,二十年后我再把民兵拉起来。黑会散了以后,王洪文问马天水,仓库里还有多少武器没有下发?马天水告诉他一个数字,他还问马天水武器在那个仓库里放着?马天水说:在井(警)备区仓库,王洪文说:不要放在军队仓库里,放在军队仓库里不放心,要下发到民兵手里,打起仗来民兵手里有武器等等。他还说:准备上山打游击。在毛主席病重期间,马天水告诉我,王洪文打电话给他,急催发枪。后来,市民兵指挥部写了发枪的报告给市委,马天水批的,我也同意的。  王 秀 珍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六日

辽宁
张铁生疯狂进行反革命活动,他恶毒攻击毛主席没有接见四届人大代表,是“给四届人大泼了冷水”。他反对学习马列和毛主席著作,叫嚷“读那些没有用,我是不读的”。他多次恶毒攻击周总理,散布说:“人们都不希望周总理犯错误,这是人们的良好愿望。”一九七六年中央发出一号文件后,他恶毒攻击华国锋同志是“右倾翻案势力的代理人”,对叶副主席和其他中央负责同志,他都一一进行恶毒攻击和谩骂。他对党的老干部怀有刻骨仇恨,叫嚣老干部中百分之七十以上是民主派,民主派就是走资派,煽动“要动大手术,一动到底”,“对上层建筑部门必须百倍采取组织措施,改变阶级成份。”他还把矛头指向伟大的人民解放军,叫嚷“邓纳吉就在部队”,“部队的问题特别令人担心,一旦风云变幻,不知道它跟着那个阶级走”。他极力鼓吹“四人帮”是“正确路线的代表”,叫嚷:“心愿张春桥当总理,毛远新参加中央领导”,“他们应有更大的权力,掌握国家机器。”“四人帮”被粉碎后,张铁生如丧考妣,更加疯狂,煽动“现在需要枪,不给就抢”,“得搞第三次革命”。策划上山打游击,搞反革命武装暴动。大量的确凿的事实证明,张铁生是一个死心塌地的现行反革命分子。

福建(真实性存疑)
一九七六年十月以后,福建出现“四人帮”打游击的歌谣和标语  “四人帮”在福建打游击
权威人士消息,四人帮在福建占据了一部分过去内战时代的游击区据点,大放谣言。扬言北京的中共中央已被修正主义篡夺,要立组党中央,自称工农解放军,人数不详,大批人民解放军奉命深入山区、海岛和渔村扫荡,福建各地军队调动频繁。(wengewang.org)  香港《展望》杂志 1977 年 1 月 1 日号
福建游击区的“四人帮”歌谣  工农兵,  联合起来向前进,  向前进,  反对翻案右倾!  工农兵!  联合起来向前进,  打倒邓小平!  我们团结,  我们前进,  打倒邓小平!  我们团结,  我们前进,  打倒邓小平!  打倒邓大平!  打倒华大平!  打倒叶大平!
香港《展望》杂志 1977 年 2 月 16 日号。(wengewang.org)   福建“四人帮”游击的标语  福州消息,有人透露在福建有“四人帮”武装游击区,并发现游击区有以下一些标语:  打倒新兴走资派!  打倒大走资派! 和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斗争到底!  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把走资当权派拉下马!  ……  香港《展望》杂志 1977年4月1 日号。(wengewang.org)
福建四人帮战讯  一  福建的工农解放军(四人帮武装)发表战讯说,甘心为资产阶级送死的敌人,在福建,至少有五个高级反动军事头头为工农解放军击毙。  二  工农解放军号召学校毛主席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号召“工农不打工农”,“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工农解放军联合起来,打倒反动的法西斯政权”。  三  四人帮一份油印品说:叶剑英两手沾满血腥,扼杀中国革命,屠杀中国人民,叶剑英是老牌特务,他从来没有参加过毛主席领导下的光荣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香港《展望》杂志 1977 年 12 月 1 日号,中国文革研究网扫校)

云南
一九七六年十月十二日,黄兆其得知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后,于同月十三日、十六日,两次召开有刘殷农、涂晓雷、张奎林、徐宝兴参加的会议,策划武装叛乱。黄兆其攻击党中央粉碎“四人帮”,是“右派政变”、“修正主义复辟”。会上决定“学蔡锷起义”,搞“武装斗争”,“上山打游击”。并确定,由黄兆其、涂晓雷负责与部队叶秀锦等联系;妄图策动军内 X X×出来“充当蔡锷式的人物”;选择楚雄等地为叛乱基地;由刘殷农、张奎林、徐宝兴分头给省、市级机关和各地区的同伙“打招呼”,作好思想上、组织上和物质上的准备。还研究了控制省建、煤机厂、海口三五六厂等单位的民兵和武器弹药;策划绑架军区和省委领导干部,占领广播电台,发布“告全国人民书”等。在此期间,黄兆其按照计划积极活动,指派涂晓雷通过雷 X X 与军内××X 约好了同黄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后未见成);并由刘殷农派吴福全乘飞机去上海探听武装叛乱的动向,又由涂晓雷给在苏州探亲的沈炳章发了电报,暗示沈“到南京采购货物”(即探听叛乱动向),迅速返昆。黄兆其还亲自给省交通局张贤忠、煤管局金奕旦、海口三五六厂刘志宏等人打了“招呼”,要他们“准备迎接严峻的考验”,准备武装叛乱。文山和楚雄州的何立宽、刘光兴等接到黄兆其、刘殷农等人的授意后,立即开会策划,积极准备响应武装叛乱。  一九七六年十月中旬至十二月,由于中央采取了有力措施和全省人民的斗争,黄兆其等人策动武装叛乱计划未能实现,黄兆其又与刘殷农等共同策划“改变策略”,订立攻守同盟,销毁罪证,密谋组织第二套指挥班子,妄图负隅顽抗。还由涂晓雷等制作了所谓揭批“四人帮”罪行《提纲》、《春城魔影》、《周兴是怎样死的?》等文章和传单,继续制造混乱,妄图破坏清查江青反革命集团罪行。  综上所述,被告黄兆其长期以来积极参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以推翻人民民主政权为目的的反革命活动。在云南伙同刘殷农等案犯,进行反革命宣传煽动;诬陷、迫害云南省党政军领导干部和广大干部,群众;阴谋篡夺云南省党政领导权,策动武装叛乱,妄图颠覆人民民主政权。黄兆其所犯严重罪行,都有大量确凿证据。  被告人黄兆其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二条,九十三条、一百零二条、一百三十八条,犯有阴谋颠覆政府、分裂国家罪,策动武装叛乱罪,诬告陷害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本院依法提起公诉。  此 致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九七六年十月十三日,何立宽指派任怀灿、马昭去昆明找黄兆其、刘殷农探听“四人帮”被粉碎后的动向和领受行动计划。同月十六日,又派童永昌赶赴上海,探听“四人帮”余党的动向,并规定了联络的方法和暗语。  同年十月十三日,何立宽向任怀灿、童永昌等人提出了上山打游击的问题。十月十七日凌晨四点,任怀灿、马昭从昆明返回文山,立即向何立宽转告了刘殷农“粉碎四人帮是真的,走资派可能趁机翻案报复,我们要坚持斗争,要是真的干起来,要依靠民兵和产业工人,实在不行,就上山打游击;要与部队取得联系,争取部队支持;现在要作好思想和物资准备”的旨意后,何立宽即与任怀灿、马昭、李玉芬、李传田、丁行红、蒋绍明、杨和昌等人,先后在李传田及其家中,策划了武装叛乱,上山打游击,地点选择在文山老君山;医药由李玉芬准备;车辆、汽油由蒋绍明、杨和昌准备,收发报机和报务员由余相德准备和物色,地图除将丁行红原准备的十一张军用地图用于上山打游击外,又从李传田处拿到文山州地图和云南公路图各两份,武器弹药的准备,除将粉碎“四人帮”前向李传田等人搞到的左轮手枪和七六五手枪及子弹用于上山打游击外,十月十三日和十九日,又分别从丁行红处搞得五四式手枪一支、子弹二十三发、军用手榴弹四枚。同月十七日、十九日,何立宽又指使任怀灿、马昭到文山驻军找×政委、×副政委要武器弹药,积极准备武装叛乱。由于中央采取了有力措施和全州人民的斗争,何立宽的阴谋才未能得逞。  综上所述,被告人何立宽积极参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以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的、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犯罪活动,诬陷迫害文山州党政干部和群众,阴谋颠覆政府,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后,策动武装叛乱,被告人何立宽的犯罪活动,使我州国民经济和各项社会主义事业遭到严重破坏,给全州各族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何立宽的罪行,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二条、第九十三条、第一百三十八条之规定,犯有阴谋颠覆政府罪,策动反革命武装叛乱罪,诬告陷害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特依法提起公诉  此致  文山州中级人民法院

湖南
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后,唐忠富与胡勇、张厚、雷志忠、胡求生等人于十月十四日在长沙汽车电器厂开会,分析形势,研究对策,唐忠富攻击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是“右派政变”,会上策划了“要分别找一些头头通气,要捆紧把子。”还议论过准备“上山打游击”。会后,唐忠富找叶卫东秘密串连,告知了会议的内容。

被告人张厚,男,六十三岁,汉族,山西省交城县人,曾任邵阳地委副书记,邵阳地委代理书记,长沙市委书记,市革命委员会第一副主任等职。被告人张厚阴谋颠覆政府一案,于一九八二年三月十八日依法逮捕,经长沙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一九八二年六月十八日移送我院审查起诉,经审查证实,被告人张厚犯有下列罪行:1.一九七四年二月底,张厚与唐忠富、胡勇等人背着省委在湖南宾馆策划进省委常委班子的名单,密谋由唐忠富、章伯森当省委书记,胡勇、张厚、孙云英当省委常委,阴谋篡夺省委领导权。2.一九七六年二月,张厚、唐忠富、胡勇、雷志忠等人在陈大为家多次开会,研究对策,对抗省委,他们策划由省、市工会出面发动群众,进行“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把矛头指向省委主要负责人,在会上张厚说:“我看这次不会错,要干一起干,要错错在一起,要打屁股打我的,打老唐的”。同年五月二十三日张厚又与唐忠富、胡勇、许新宝、雷志忠、刘正良等人在长沙汽车电器厂开会,策划对抗省委不同意召开“五.二五”所谓促张平化转弯子大会的指示,张厚在会上表态支持,致使“五.二五”还是以省、市工会的名义强行在省委大院召开了万人大会,为篡党夺权大造反革命舆论。一九七六年九月中旬,张厚、唐忠富、胡勇等人在省工会共同策划准备十月十一日在省委大院内再次召开大会,张厚审阅了大会给张平化公开信的样稿,后因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其阴谋才未得逞 3.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唐忠富率领雷志忠、胡求生等人到北京进行阴谋活动,妄图打倒省委主要负责人, 去前张厚积极参与策划,并说: “你们到北京后,中央首长接见时。需要我来的话,我也来”。张厚与唐忠富等人遥相呼应,上下配合。张厚还给他们打电话予以打气,要他们克服困难,耐心等待。八月十七日雷志忠来信指使张厚等人湖南要大搞,要继续抓住张平化不放。张厚看后,又将信转交胡勇,要胡勇看完烧掉。4.张厚一伙为了控制长沙市民兵指挥部的领导权,在唐忠富的授意下,张厚、胡勇,指使朱香桂等人组织一百多人,于一九七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冲进长沙市民兵指挥部,强占办公室,封了武器装备库,抢夺公章,发表“严正声明”,夺了民兵指挥部的权。事后,张厚还指使朱香桂起草了《中共长沙市委、长沙市革命委员会关于对民兵指挥部若干问题的决定》。规定军队和地方干部均应服从指挥部统一指挥。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后,十月十四日张厚与唐忠富、胡勇、雷志忠、胡求生等人在长沙汽车电器厂秘密开会,分析形势,研究对策,张厚攻击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是“右派政变”,在会上还议论了“上山打游击”的问题。5.一九六七年七月,张厚在北京参加湖南问题谈判期间曾多次拍电报,写信,打电话指使李敢闯、龙昌富等人说:“一定要武装好造反派”。并向张意等人说:“一定要把军分区和人武部的武器搞到手”。七月底至八月下旬,李敢闯等人按照张厚的旨意,曾多次将邵阳军分区、邵阳武装部等单位的武器抢走。仅据邵阳军分区证实抢走的各种枪有八百多支,六 O 炮、八二迫击炮二十多门,手榴弹一万多枚,子弹二百五十多万发。张厚还亲自批给邵阳运输公司进口钢材六吨,将一辆汽车改成装甲车。6.一九六七年九月十三日,张厚接到湘潭毛士凤(已捕)联合围攻湘乡的信后,与胡求生、宋颖芝等人策划,指派申玉清、刘益全带领二百多武装人员到湘乡参加武斗,造成打死十人的严重后果。7.一九六七年七月下旬,张厚在北京参加湖南问题谈判时,伙同凌海波、周俊等人将原邵阳军分区政委尹才生骗出京西宾馆,脱掉尹的军衣、军帽进行揪斗,张厚从北京回邵阳后,煽动把矛头直接指向中国人民解放军,致使邵阳地区军队系统的领导干部绝大部分被揪斗。8.一九六七年九月四日,邵阳两部分同观点的群众组织因为误会发生武斗伤亡数人,张厚竟把这次伤亡事件的责任转嫁给当时邵阳地区的一些领导干部身上,他诬蔑说:“这次事件是走资派挑起来的,账要算到走资派身上”。致使邵阳地、市公检法机关和一些厂矿单位的部分领导干部惨遭毒打,披麻戴孝,跪灵守尸,身心受到摧残。9.一九七六年七月十九日,邵阳来省上访群众在长  沙街头刷写标语,被不同观点的群众撕毁,因而发生冲突,张厚、唐忠富等人私调民兵把邵阳上访群众围在省委大院内。七月二十日上午,张厚伙同唐忠富又增调民兵共一千余人进行围攻,张厚亲临现场,并气势汹汹地说:“老子不当书记,当农民也要干”。致使二十一人被打伤,其中重伤三人。综上所述,被告人张厚乘“文化大革命”动乱之机,积极参与反革命分子唐忠富、胡勇等人阴谋篡夺省委领导权,策划指挥武斗,造成流血事件,诬陷、迫害干部和群众。犯有阴谋颠覆政府罪,反革命伤人罪。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二条,第一百零一条,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特向你院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此 致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河南
洛阳地委书记孙腾芳,在洛阳地、市委联合召开的十万人宣判大会上,以“组织反革命政变,准备上山打游击”的罪名判 10 年徒刑,罪状骇人听闻到离奇的程度,因此案被处理的仅洛阳地委领导就有六人,还有一大批县委和基层干部。其实根本是莫须有的事。

原洛阳地委书记孙腾芳,在洛阳地、市联合召开的十万人宣判大会上,以所谓"组织反革命政变,准备上山打游击"罪名判十年徒刑。 以这样"莫须有"的罪名被处理的,仅洛阳地委领导就有六人,还有一批县委和基层干部。当时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就明确告诉纪登奎,"什么洛阳地委组织反革命政变,准备上山打游击的问题,是根本没有的"。但中央领导人的指示到河南行不通,这批无辜的同志仍然饱受牢狱之苦,直到今天,问题仍未解决,孙腾芳刑满释放后没有了工作,且年老体衰,其爱人郝志华所在单位也破产了,孩子们因受牵连也没有按排好,造成生活极度困难,98年初,郝志华病重无钱住院医治,孙腾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伴死在家里。这样的例子还能举出许多。


资料来源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资料汇编第五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10-11 03:07:42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惨!除了福建疑似有小股部队上山打游击(特色政府必然又恨又怕,连名字、人数都无从得知),其他都停留在“秀才造反,十年不成”的阶段,这就是“要文斗,不要武斗”的后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2-5 21:57 , Processed in 0.02630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