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591|回复: 15

垃圾桶选集(小说)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8 00:38: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2-12-8 01:15 编辑

转载一个很有趣的小说,描绘了当前左翼的一些很有趣的现象。

管理员看完麻烦帮忙把标题修改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8 00:42: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红柿收割机 于 2022-12-8 01:21 编辑

垃圾桶选集


目录

序言

第一章,反对一切

第三章,树批论

第四章,革命和反革命

第五章,亚洲最大真人线上赌场

第七章,开死人玩笑

注:以上所有文章皆由恰饭共济会辑录且多有遗失,主编对上述文章观点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战无不胜的 ljt 思想万岁!

点评

小王向前冲  这下我要学张维为绷笑了,不过我好像绷不住  发表于 2022-12-8 01:45:31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8 00:45: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红柿收割机 于 2022-12-8 01:22 编辑

序言

保卫你的现代生活


今天是一个风和日丽而且天气十分的好滴一天,天气很热但是我决定在 2022 年 9 月25 日这个十分热让我觉得天气很烂的一天去蜜雪冰城买一杯柠檬水,走进蜜雪冰城的一瞬间我就听到了充满节奏感的现代音乐,在那个粉红色的柜台前面我点了一杯十分廉价的四块钱的柠檬水,但是它确实十分好喝,喝柠檬水的时候我觉得心旷神怡,这杯柠檬水让我的生活变得无比充实,我的意思是总有那么几个瞬间会让你享受到生活的美好,对我而言就是喝柠檬水的时候,当我在喝柠檬水时我开始盘算着我回大学宿舍之后的下一步计划,我有那么多选择,比如打游戏睡觉或者看会闲书,我感到保持这样一个开放的空间很有益,我可以慢悠悠的回到宿舍然后自由的选择要做什么,一切都是随机的,但是充满了确定性,我觉得生活最美妙的时刻就在于即将到来的未来充满了确定性,而我可以随心所欲的筹划它,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是我已经平淡而又无比享受的生活,刚想到这些十分牛逼的大道理时令人感叹我的柠檬水已经喝完了,一想到今天下午我舍友全都去上课了而我决定翘课之后,我就想着应该先睡觉然后趁舍友不在然后冲一发,之后下床打开电脑玩会 lol。

“那么你为什么在网络上喊着要革命要变革资本主义的一切然后又跑到线下来喝柠檬水并且在脑子里无意识赞美现代资本主义的美妙工业,你这不是犬儒吗”我的同学罗超闻在旁边狠狠嘲讽我,他好像以为他什么都知道,我觉得我作为一个苏马的自尊心受到了严厉打击,当然我知道我不是苏马,或者说传统马克思主义的框架我是很怀疑的,但是我很相信未来会存在着一个超越资本主义的东西,所以我会选择在低成本的网络时代上抨击现存的一切然后相信资本主义会被一个更先进的东西取代。

于是我想把脑子里的想法告诉罗超闻,但是我意识到这些话很难说出口,因为我觉得高谈阔论这些东西有违于我的人设,你知道的,我平时都是一个注重享受的人,而且我总是热衷于把自己打扮的很精明,我经常跟别人提起我对现存制度的抱怨和对于邪恶的资本主义的痛恨,但是我必须在讲这些抱怨话时用开玩笑的口气说一些更极端的话,比如“杀光……!”“开图……!”,说完这些我就会嘻嘻哈哈的笑几下,听众也会笑起来,毕竟这些跟世俗秩序相背离的玩笑话很有趣,大家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至少没有人会真的去做这些事情。这也传递出一个信息,那就是我是正常人,不是魔怔人,我是一个接受过社会规训的完美现代人,说这些玩笑话甚至是我性格的一种升华,这样大家都会觉得我有趣,就好像那些不务正业但又具有人格魅力的带人物一样,你懂的越多表述的越清晰就越要装傻,你应当十分的游手好闲但又很明白事理而且为人处世十分漂亮,就好像那些二次元动画片的男主一样——我每次一想到这些就无比的为自己的聪明感到高兴,所以我选择不跟罗超闻说大道理。

我将柠檬水随意一丢丢进垃圾桶,跟罗超闻说“是这样,但是我的评价是不如去看 V,我最喜欢的 V 要开播了,关注永畜塔飞喵”“你试图通过这样玩梗来回避严肃性,人们总是无意识之间这样讲话,这种话现在就像废料一样从你的批嘴里说出来,你寄吧估计自己都不知道为啥要说这种话”罗超闻又试图一针见血的来拿捏我,他说的确实对,多少给我弄的有点烦了。

“差不多得了”

我笑着说了一声“差不多得了”,罗超闻也笑了,他也是无意识笑的,因为听到这种话任何懂的人都必须要笑,这样子话题就能在轻松愉快中结束,而我终于走回到了寝室,放下书包开始享受我的现代生活。我想打开禁漫天堂看看我最喜欢的画师们有没有更新,听说用校园网看色情内容实际上会被一直监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8 00:48: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红柿收割机 于 2022-12-8 01:22 编辑

第二章

反对一切


只要是看到崇高的东西就令人感到很不爽,或者说那种带有肯定性的东西,哪怕是最世俗的肯定,比如规定某个事情的意义。

上小学的时候班主任说集体荣誉感,那就必须狠狠反对集体荣誉感;媒体天天宣传某某人万寿无疆干了多少好事,那就必须祝他全家死光然后怀疑他是不是背地里私生活十分混乱;这可不能说我是魔怔人,赛里斯的高强度社会规训诞生出来的魔怔人多了去了,神友兔友一家亲,我只是口嗨,或者说“对全世界充满善良的恶意”。

让我们来想象一下,假如你现在看到一些支持 goverment 的观点,第一个观点是魔怔兔友的标配, 兔友们把一些毫无意义甚至让像我们这样的市井小民感到恶心的 gov 所作所为说成是好的,这是哪怕连最广大的人民群众都嫌恶心的事情,也是兔友的低能所在;而第二点则是那些读过书的知识分子才能干出来的混账事情,那就是直接全面分析 gov 的某某某政策,这种政策它符合了某某某群体或者大多数的利益,但是某某某方面有待加强或者某某某方面有些错误——这是最几把欠骂的话语,但是恰恰是最多人信的话语,看起来非常的有说服力,但是我们必须反对这种话语,无论是出于口嗨的需求还是另外原因。

所以总之就是最客观理性的话最欠骂,论证过程省略。

苏马们会说不能反对一切,因为要讲究策略,比如说要统一战线或者呈现出一种十分理性主义的规划来一步步走,我想这也是苏马大部分都是傻卵的原因,因为现在只有杀人犯才会大谈特谈理性主义,现代哲学的精神便是怀疑这些东西,至少人不能把自己的生活寄托在一些根本无法证伪的线性推论上。但是——我向诸位保证我仍是个十分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所以作为反面的观点就是认为人们要好好过那种享受生活的日子,这也是纯傻卵,结果有了标题里的十分耐人寻味的观点,那就是要反对一切,但这种观点也是要反对的,我们现在得到一个完美的充满深意的段落,但是相信我,这种故作高深的段落基本上都是傻卵才喜欢写的。

“于是兜兜转转,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我认为你是在一种完全没有灵感也没有任何文学创作天赋的精神状态下写的这种挤牙膏的文章,它们就像是最次的网文一样恶心人,以及给我安排这样一种对话,把我这个角色当做一种事后的闭幕词一样引出某些东西,很明显你并不会写文章”罗超闻一只脚站在灵车上另一只脚悬空着跟我讲话,我这个时候必须仔细思考一下我的观点,我认为是时候长篇大论的表达一下我的人生智慧和充满哲理的思考了。

“不,这个就是保持悬念 留下给读者自己思考的空间,因为我觉得直接告诉他们我的终极答案他们会很失望,而且我才 20 岁,我觉得人生太漫长了,我肯定会在往后改变我自己的观点,所以现在下断言实在是太早了,出于严谨科学的精神,我不得不在这方面打马虎眼。因为没有人担保后现代之后还会有什么东西,比如后后现代,而且我并不是一个后现代主义者,真正的后现代主义者从不说他们是后现代主义者,人们热衷于用后现代来指称一切现代社会的反传统行为,这只是在偷懒。”

“你需要被拷打,你真的以为自己是大思想家吗”

“不,我只是十分自然的与我周围熟悉的人谈论我的一些看法,难道我要为此付出代价吗”

“你正在试图把这个选集变得十分无聊,我必须警告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8 00:51: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红柿收割机 于 2022-12-8 01:23 编辑

第三章

革命与反革命


在上个月 26 号的三点过五分,那个时候我刚冲完然后躺在床上闻着十分难闻的味道难以入睡,而且我没有任何事情可干,我突然想到高中时常干的一件事,那就是担任精斑检查官然后突击检查别人的床看看床单上有没有黄色斑点,这样做很 cool,但现在我一个人躺在房子里看着湿漉漉的双手发呆,床边还放着刚看过几页的左经。

我的卧室里挂着一副五大导师的合集肖像画,我现在注意到他们总是摆着一副死妈脸,这多少沾点圣像崇拜,就像我玩信长之野望系列时那些立绘也总是摆着一副很严肃的死妈脸一样,任何伟人都需要摆出一副死妈脸,这样显得他们确实是伟人,如果他们摆出啊嘿颜就不是伟人了,想到这里我很难绷住,如果哪天这些导师的官方肖像画都变成啊嘿颜肯定会很酷,我有一种猛然而生的罪恶感,但是这种感觉随即转变成了快感。

我感觉我才是真革命,假革命们总喜欢立神像,这并不是说我反对立神像,因为神像总是会立起来然后倒塌的,假革命们有一种很合逻辑的说辞,那就是神像虽然会立起来然后倒塌,但也是伟大的实践,哪怕最后失败了——我很看不起这些说辞,我觉得这是反革命,我作为一个真革命就是反对所有神像,我想把所有伟人的肖像画都 P 上啊嘿颜,这个才叫做左,想到这里我就咯咯笑起来。

开学后我见到罗超闻还有平时经常高谈阔论的一些人,聊这个暑假都做了些什么,池大卞说他作为一个左派很自豪的去工厂干了两个月并且跟工人相谈甚欢融入了他们,他做了很多调查研究,哀叹工厂的日子可真是苦,流水线真不是人呆的地方;罗超闻和我倍感关切,也叹了口气,并没有再表态什么;而另一个并不冲浪也不混迹左的同学笑着说他也去工厂里干了两个月,挣了很多钱,他十分开心,说虽然很苦,但这样就能买新电脑了——这使我和罗超闻突然陷入了交流盲区,不过还是连连点头称“对对……”“确实”。

池大卞对此表示高度赞同,认为这是朴素的阶级意识在蠢蠢欲动——“虽然他还没有意识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剥削本身……”,我听了简直想笑,给我寄吧都要笑断了。我要好好嘲讽一下他,有个伟人说过左派总是崇拜“实践之王”,我好像在哪个左群看到过但也忘了具体是啥,仔细想了想也没想出来,于是我拍了拍池大卞的肩膀说“你还是去多读读拉康齐泽克吧”

池大卞说“对,拉康齐泽克也是对现代马列毛主义的一种发展,我正打算着再读完一遍列宁的《国家与革命》之后,再去看看拉康齐泽克,吸收一下他们对于革命有帮助的思想”

罗超闻把嘴悄悄靠近我的耳朵喃喃“他似乎以为自己很开明”

为什么不顺从他呢,我这样想着,然后跟池大卞寒暄了一下就走了。

待池大卞走远之后,我就马上在背后议论起池大卞的话,跟罗超闻复读起那些低能话然后边说边笑,然而罗超闻总是在这时候引起我不爽——“你知不知道拷打苏马是最低级的活,你为这种东西而感到窃喜吗”,这实在是让我不爽,但是想想也确实,现在只要会复读几句黑话就能拷打苏马了,含金量确实不如以前了,我想我应该去好好研究一下哲学,用更高级的方式来拷打苏马,狠狠危害GCZY 事业。

罗超闻与我的反革命意识形态倾向迅速传到了池大卞耳中,他马上找到了我要和我辩论,辩论的那些东西十分无聊,他说物质决定意识,我说“你能不能去看看现象学”,他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我说“你能不能去看看阿尔都塞”,我估计他这种低能脑子看马恩选都费劲,难怪他一直在看列选毛选,毕竟只需要看那些历史决策故事和组织社会学一样的东西——我突然灵机一动,马上回复到“毛选就是 cjb”,他马上高潮了然后打了一大段十分严谨的文字询问我为什么,证据在哪里,怎么论证的?这可给我难倒了,我根本就不想和你论证啊。

“你还是多去看看拉康齐泽克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8 00:53: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红柿收割机 于 2022-12-8 01:23 编辑

第四章

亚洲最大真人线上


两年前我与罗超闻第一次见面,我们相谈甚欢,当即决定在大学里成立一个左派战斗小组,吸收五湖四海的志士仁人,形成广泛的基层组织,以此为战斗堡垒,先成立新襄师范学院左派联谊会,然后再扩大到盒南省内,到最后就能形成全国范围的左派组织……

“但是 要注意策略,不要犯冒进主义错误”罗超闻马上提醒我。

“对!达瓦里西,你说的很对!”我点点头。

我之所以总是投入到这种活动中是因为我对于 GCZY 事业的热忱与赤子之心,我绝对没有任何私心,比如说有朝一日我也能摆着一副死妈脸呆在肖像画里,这样的东西我从来没想过,我想的就是我是个 GCZY 者,这不过是我的本分工作。但是出于我本人的一些特殊癖好,我通常在解释我为啥是个 GCZY 者时说“我是被逼上梁山的……我将来肯定只能做苦工,我是工人阶级!”。

很快我就与震州的同志们取得了联系,并且震州组织的领袖们还亲自到新襄接见了我们,随后说出了他们的规划,竟然与我的想法出奇一致,我预感到我天生是个当领袖的料,于是我更加努力刻苦学习理论,罗超闻却不怎么学理论,这让我很生气 不过他不学也好,这样我就可以在他高谈阔论的时候突然打断他然后指出他的错误,并指出马恩选集第几卷某某篇中有专门的句子来反驳他这句话。

罗超闻这个人,不学无术,我怀疑他是个机会主义者,将来如果革命成功了,他搞修正主义怎么办!而且有一次我与他争论革命好还是改良好,他竟然说革命还是改良都只是手段,目的是夺取 xx而已;这让我更坚信他是个修正主义者,于是我决定在新襄师范学院左派联谊会第不知道多少次的小会上提出议案要把他投票踢出委员会,想到这里我沾沾自喜。

不过这件事情要放到后面再说,因为英雄联盟 S10 全国总决赛要到了,我决定先看完这个比赛再去开会。然而这却让罗超闻率先获得了借口以至于对我率先发难——“必须整风!肃清新襄师范学院左派联谊会的小资产阶级风气”我万分震惊,他竟然对我率先出手了!但是我对此游刃有余,因为我每次一回到寝室就是打 lol,而且我总是认为未来革命成功后的 SHZY 社会一定会吸收现代社会的一切积极因素,电子游戏也会保留它有益的一面……所以我一直是十分开明的,然而罗超闻他们却不以为然,因为反动就是反动,我意识到第一次党内 危 机 到 来 了 , 我 必 须 克 服 这 个 危机……

在看完 S10 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过后一个月的新襄会议上,我与罗超闻进行了激烈的争吵,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说服了他们,因为他们并不看理论,被我搬出来的辩证唯物主义还有辩证法耍的团团转,最终我们投票通过了一个决议,那就是玩电子游戏虽然是小资产阶级享乐,但却是可以妥协的,因为适度游玩对于革命事业并不构成威胁,如果过度游玩则会树立不正风气,那就对革命事业大有威胁,最终我们达成了辩证法的和解,这让我很满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8 00:55: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红柿收割机 于 2022-12-8 01:24 编辑

第五章

回忆往事


这样的生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同专业的三个人偶尔会在一起吃饭然后闲聊,外面的天气总是晕乎乎的,不是刮大风就是下大雨,因此闲聊总是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不论你相不相信,共济会这样的组织实际上就在掌控世界,只要那些政治大腕和金融家们随便甩甩手,他们就可以随意改变世界”罗超闻一边抽着烟一边告诉我们他在营销号上看到的知识。

“怕什么!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无限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无产阶级最终会取得胜利,彻底的击败资本家!”

“我赞同池大卞同志的意见”

话音刚落我突然觉得还有点不够,还需要再表述些什么,于是我灵机一动说到“但是要讲究策略……比如说我们不可能在全世界内马上一瞬间同时实现gczy,所以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列宁同志就说过必须先在一国内实现革命的胜利,然后……”

“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叫左学联的组织?”罗超闻突然打断了我的讲话,这让我十分不爽。其实,左学联我是听过的,那好像是一个互联网上非常大的左翼组织,而且都是纯正的马列毛主义者,他们每周都要开例会,甚至有专门的学习培训会,等等;而我们这些人呆过的左群都是些啥呢,每天除了吹水就是吹水,或者某个人往群里发一些新闻然后每个人都说出自己相当同质化的观点,而讨论理论实际上是在讨论历史,至于政经,那么麻烦的东西谁会去碰啊。偶尔会真正让人兴奋的时候就是谁谁谁说自己被请喝茶了的时候,那些人说自己被请喝茶的经历就像是在讲水泊梁山的好汉被刺字发配的故事,我们每个人听了都巴不得自己明天也被请喝茶呢。

想到这里,我不禁十分向往加入左学联,于是询问罗超闻是否有加入左学联的渠道,而他告诉我他也没加入过“好像是只有每个左群的群主才能加入,左学联的组织形式以群聊还有地域性群聊和高校团体为主,他们开会一般都在外网上开”罗超闻抽完一根又接一根简直是丛刃抽烟。

池大卞不以为意的看着我和罗超闻,不过他也有资本这样做,因为他加的左群简直比我和罗超闻一辈子读的左经都多,听说他在一个名为星火的左群里当高级干部,令人肃然起敬,像我和罗超闻这样的小左壬根本就没有能力也没有渠道去那样的网络组织里当干部,看池大卞每天都忙着处理群里的事情甚至到盒南各地线下见面,我和罗超闻真是无比的羡慕——“左学联我听说过,他们从来不实践,而只是在网络上不断的开会和宣传,当然我不是说他们宣传和开会就错了,而是说他们必须去主动融入工人群众,你懂我意思吗”池大卞的高论确实让人振聋发聩,我和罗超闻点了点头。

“对了,最近 pillpill 上有一个叫沈茂恬的人很火,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不过他好像是讲西马的”罗超闻又开始往嘴里送烟了,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根了。

“西马是小资产阶级的世界观,他们重理论不重实践,可以学习他们一些有益的地方去借鉴,但是更多的是要把他们的糟粕扔掉,服务于革命事业”池大卞的高论确实让人振聋发聩,我和罗超闻点了点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8 01:00: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红柿收割机 于 2022-12-8 01:24 编辑

第六章

纯粹超越论现象学与亚洲科学的危机


那个时候大家都在吹沈茂恬,因为他的出现好像给左圈带来了一股时髦的西马风潮一样,不过他自己并不承认他是西马,看他的视频中也没看到任何方法论和什么指导思想,他就好像是在闲谈一样,至少我是看不懂他的视频的,但是罗超闻却看的十分起劲,甚至还每天发到群里给我们看,过了一个月他甚至开始说自己是拉康派了,实在是令人疑惑不解。

你们都知道的,我是个很开明的人,如果你的说法能打动我,那么我就会接受你的观点;尤其是像罗超闻这样对gczy 事业十分上心的人都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拉康派,而且依然声称自己是个gczy 者,那么我想哪一天他声称自己是个政治保守主义者同时又表明自己依然是个 gczy 者也是可能的,这给我很大的触动,我想我也可以是个政治保守主义者以及伊斯兰教徒以及后现代主义的同时也是个 gczy 者,毕竟磨刀不误砍柴工。

所以我也打算去了解一下沈茂恬的思想,但是看他的视频又臭又长,我实在是懒得看,于是我想反正无论怎样,大爹总是一波又起一波又来的,像我这样的左壬只要为 gczy 事业尽力就行,只要大爹们能够指引我的明路,怎样都行。

然而池大卞却十分排斥沈茂恬热潮,尤其是对罗超闻的转变大吃一惊,但是他最后依然镇静的说“没事,我们 mlm主义者,最擅长的就是统一战线,就是把朋友变得多多的,敌人变得少少的,先解决主要矛盾,因此在舆论上我们需要结盟,尽力的打击共同的敌人”这段话令我茅塞顿开,我觉得他是懂西马的。

然而,罗超闻疑似是在西马的路上越走越远,几个星期后,他打点了一下教材随后告诉我们,他准备转去哲学系了,就此告别水产养殖专业。我严重怀疑他是读哲读魔怔了,而且他那个成绩,能不能转出去还不好说呢。

“你疑似是魔怔了,罗超闻,而且你想想,转去读文科能干嘛,啥事也干不了,出来还要担心找工作呢”我试图挽留罗超闻。

“都已经是二本了,还在意专业干嘛呢,现在市场上缺本科生么,为什么不趁着大学期间真正的去反思一下自己的人生呢”罗超闻抬头忘了忘天,天空晕乎乎的一片,他也没抽烟,也许是戒烟了,随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水产学院的教学楼。

我觉得罗超闻这逼疑似是有点装了,不过为什么不顺从他呢,在他临走前我询问他能不能送我一本左经,结果他摇摇头说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读传统左经,并送给我一本《现象学导读》,我一眼就看出这是唯心主义大毒草,就还了回去,此举让他大惊失色。

“我说你啊,我每次跟你讲真正的马主义的时候,你都点头赞同,结果送你一本现象学你说这是大毒草?”罗超闻哭笑不得,不过他知道我的为人,我是一个只要能说服我就会转变观点的人,所以他一直认为是他自己没表达明白观点,这次他决定好好的给我讲解一下。

于是他久违的点起了一根烟,开始娓娓道来:

“在一种意义上,超越论问题的标题完全一般地涉及对一种客观有效的认识的可能性的解释,这种认识一方面作为认识是主观的,另一方面,它切中客观存在,切中内在的并独立于主体性的存在。就是说,它涉及对在所有科学的基本类型中的客观有效的认识的可能性的相应解释,即在自然科学形式中的客观有效的认识是如何可能的。超越论意味着向主体性的回复,但它不仅是康德意义上的先天概念,而且更深的,通过还原来达到绝对的明见性,这一明见性就是纯粹的事实本身。”

“嗯”

“然后……呃,如果人们把意识对象转向意识行为,那么这就已经迈出了第一步。由于人们这时的目光关注在意识活动或行为上,因此这时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对实在之物终止了判断,但这远非现象学意义上的还原。当人们或多或少发现了意识活动的本质与规律时,第二步便完成了。例如布伦塔诺在将目光从意识内容转向意识活动之后发现了意向性,我们可以广义的将这一步称为本质还原。但做到这里依然是不够的,因为人们始终把这种被发现的意识活动的本质看做是心灵的本质,并且这心灵是肉体的一部分,于是我们仍然站在实证性的基础上并且始终是一个研究外在世界的个人,我们的全部研究仍然有着世界实在的实存意义,尽管它确实是一种本质考察”

“嗯嗯”

“问题是,这种心灵之物的固有本质是如何可能的,它又怎么与自在自为的世界相一……”

“噗……你刚才说啥,自在自慰,哈哈哈”

“呃呃,别打断我,它又怎么与自在自为的世界相一致呢,因为我们总是设定自然世界的存在,其中包括我们肉

体的存在,这样我们就把自己意识到的那个观念中的世界与实在世界对立了起来,就陷入了二元论中。因此我们就需要回归意识活动过程本身来避免二元论,于是我们就进入了现象学,悬置掉其他的一切,最后我们就得到最纯粹的意识本身,因为是意识作为中介帮我们认识世界,所以对意识的考察就等于是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业,而意识活动可以分为实项和意项,实项就是意识本身最普遍一般的结构,就像是康德的统觉一样,这里我们突出一个意向性,而意项就是意识的对象,注意这不是说实在的那个对象,而就是意识的对象,即先验客体。”

“嗯嗯”

“你嗯 nm 呢,到底听懂没有”

“没,一句也听不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8 01:03:15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封面见此处:
https://i.postimg.cc/m2cnFMSB/0.png

小说就此完结。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8 01:16:49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建议管理员把这篇小说整理下,生成文章保存起来,真是常看常开心啊哈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2-21 18:59 , Processed in 0.022869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