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46|回复: 6

黑夜彷徨宣言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23-1-3 07:15: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nAtWork 于 2023-1-3 07:45 编辑

黑夜彷徨宣言

陆炎、刘森、小老虎、晚上好。

韩队、杨子、安藤、老刘、健崔晚上好,我应该也会把这封信发给你们,因为你们的电台也陪伴了我的整个2022年。

朋友们,晚上好,在书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希望这封信能被更多人看见。

很冒昧地发这条讯息给你们,或许有点奇怪吧。

但我是你们音乐的忠实听众,我今年听得最多的专辑就是《幸存者俱乐部》、《华北浪革》以及《去爱去去疑惑》。某种程度上,他们既是我逃避的出口,也是对于我这一年来的总结。我对他们怀有着无比复杂的情绪,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几张专辑,就像我此生都不会忘记2022、2021、2020。

2022年,我很讨厌它。三月份的时候,我在上海,经历了大规模的封城,其实我的生活没有受太多的影。因为我是学生,在象牙塔里被保护的很好的学生。我每天过着重复的生活,正如我这20多年来一样。只是我所处的空间,变得更加狭小。城市似乎将我吞没,制度的暴力新闻的景观似乎将我撕个粉碎。从那时起,我开始读德波的《景观社会》,读鲍德里亚的《消费社会》。世界对我来说,从此就成为了覆盖在世界上的一层"拟像",而我似乎在生中从未如此渴望过自由。

我知道这有点幼稚,但当你同整个世界相分离的时候,当你失去他的连接的时候。虽然我们可以在网上交流,但我们物理意义上失去了联系。我知道我必须服从政策,我知道我必须以所谓的大局为重,我知道我必须体谅那些还在辛苦工作的志愿者们。我知道,可是我感到悲伤、荆棘与回忆掺杂在一起。

我还是,一个不成熟的学生。激进而又疯狂的种子,从此在我的心中埋线。我对利维坦从此终生抱有敌意,这敌意比刀斧还锋利。封控结束了,我的体重从170斤涨回了200斤。这当然是因为我的不自律,也因为我内心的空间变得狭小,于是脂肪便由此膨胀。

其实我还记得,我是怎么在2020年瘦下来的,因为我是2020年高考的学生,高考的压力让我一下子胖了40斤。高考之后,我因为喜欢蛙池乐队,去了44KW办的一个在楼顶的派对。44KW现在好像也不在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个夜晚,我从开场就在场子里闲逛,在公共区域不停地跳舞,不停的跳舞。即使我的动作并不好看,即使我的节奏音乐压根对不上。

可是我一直跳,一直跳,一直跳。让自己完全沉浸在音乐之中,即使我并不那么热爱音乐。我只是在寻找属于我的出口。我记得那场有白纸扇,因为其实我看完蛙池白纸扇就撤退了,我那天实在是燥不动了。出了门直接累瘫在外面的便利店里面。虽然我是为了看蛙池去的,可是我在看的时候没进入状态。进入状态的时候,演出已经结束了。于是我待着躁动不安的心情在第一排看了白纸扇。

我还记得,那天我第一次近距离看着陆炎,超酷的头发超酷的妆容。我记得他开场说了一些综艺相关的内容,然后我记得他说武汉牛逼!我也跟着嚎了一嗓子,虽然嗓子劈叉了。我那天在第一排,假装自己很摇滚,假装自己是全场最摇滚的人。感觉把脖子都给甩断了,但是站第一排,如果不燥起来而是拿着照相机拍拍拍,那演出多没意思啊。

我从那时起,就觉得演出是一个场域内的艺术,台上台下其实都是演出的一部分。不要做一个观看者,要将加入到演出的行列之中。我那天,故意摆出最凶狠的表情。仔细想想我那个时候的造型也确实挺狠的,我留着长发,一年没剪了。穿着我最喜欢的播客西海之声的T恤(可惜后来洗的时候弄丢了)我还记得,那天演出到一首有关气功的歌的时候,我旁边穿着绿衣服的小姐姐,牵着手一起。

我牵着她的手的时候,感觉很开心。不是某种荷尔蒙在释放,是单纯的觉得一个陌生人产生联系,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我非常朋克地在聊天群里发了消息:我们没有明天!只有现在!

我很珍惜那段时光。

上海后来终于解封了,我走在街上,却感觉一切毫无变化。牢笼似乎从小小的房间,变成了一座城市,一个国家,一个世界,以及一个宇宙。我们似乎就活在某种类似于福柯所说的"全景监狱"当中,我感受到社会对我的规训。但,我就像是青春期的叛逆少年,越是规训,我就越渴望自由。

开学了,我要回去上学了。于是,我从一个静态管理地区,去到了另一个静态管理地区。我时常感觉自己,就像使用了A梦的传送门一样。我在物理意义上,换了一座城市居住,可一切毫无区别。规则依旧严苛,人心依旧冷漠。我回到了学校,三个月时间,我再没出去过。

我知道我必须服从政策,我知道我必须以所谓的大局为重,我知道我必须体谅那些还在辛苦工作的志愿者们。我知道,可是我感到悲伤、荆棘与回忆掺杂在一起。

我记得那段时间,刚开学大家都在寝室里上网课的那段时间。大家的情绪都不太对劲,大家的状态也都不是很好。不过,幸好大家会自己调节,每夜,操场上,打着聚光灯。我们在灯下运动、玩耍、举办小小的集市。男女同学,在操场上举办联谊活动,打牌、打麻将、玩狼人杀。

直到有一天,有学生在夜里庆祝自己的生日,时间晚了一些。于是路过的辅导员和他们起了冲突,我不知道谁对、谁错。终于,矛盾爆发了,学生站在学校的湖边,愤怒地表达着自己的情绪。

他跳了下去,然后是救护车。然后是学生之间不停流转的视频录音,人们开始变得愤怒。我们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惜真相永远不会让我知晓。微博上短暂的出现了我们学校的热搜,然后又被别的新闻给替代,又被别的学校的恶性事件所替代。

最终,我们的质疑变成了"搜索结果不存在",就2022年的很多事情一样,变得模糊、混乱、不存在。看不见,我看不见一点真诚的回应。后来,他们,用官方的通报,说学生是情绪激动,失足落水的,老师没有关系。他们总是对的,即使是错误的,我们也要以稳定大局为重,从此我对学校顿生敌意。

那段时间,学校还有人跳楼,传出来的一张照片是,漏风的窗户墙上的"不自由,毋宁死"。后来,他变成了人们口中的疯子,因为辅导起了冲突,就纵身一跃。我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只是微博上又少了一条热搜。

我活在悲伤的情绪之中,直到学校的饭菜终于也出了问题,学生们开始传食堂的饭菜不合格,学生们都得了痢疾。后来立刻有人来进行检测,学校也开始发放问卷征询同学们对于食堂的意见,出问题的食堂也停业整顿。这一切都无比的荒诞,于是我把微信头像换成了法语的"永不吃法"来模仿德波的"永不工作"。我开始以我自己的方式,开始我小小的反抗。很幼稚,但是我很真诚,即使我压根就做不到永不吃饭。但是,人总要有自己的态度。

10月,残忍的季节,我在机核上认识了一个在日本讲佛学的网友,我们一起办了一个随行的播客,叫短波通信。希望可以更多的朋友们交流、联系起来。只不过我们录音很没有经验,每次节目都变成了某种对于过去的感伤不连贯的、破碎的支支吾吾。我的网名叫KARASU,于是他称我为鸦导。

主要因为,我诉他,我是学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的,说来好笑,我们明明在新闻传播学院下面,但每次学校一有什么新闻,我们总是最晚才知道的。广播电视编导这个专业,既不艺术,也不实用,容易把人培养成像我一样的白日梦想家,也可能不会。我的同学们,似乎都对娱乐产业感兴趣。可我更喜欢艺术,虽然我永远也成不了一个艺术家。

我们就这样录了几期节目,第四期节目我们聊了《赛博朋克:边缘行者》。我拉了一个,因为《极乐迪斯科》认识的朋友,他又拉了他的一个朋友。我们当天闲聊效果很好,聊了很多节目里没能聊到的。我们聊了全自动的资本主义,聊了在最黑暗的年代里,爱将成为改变一切的力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1-3 07:16: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nAtWork 于 2023-1-3 07:42 编辑

为什么我对电波天地无用的那期节目,感到愤怒。是因为付翘3000的态度太过傲慢了。我不知道,收到这封信的大家能不能感受到。作为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被一群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说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是"行活儿"得有多生气啊。我觉得他们可能是因为太多人夸这部片子而产生了某种中年人的"逆反心理"。

我也喜欢这部动画,我也知道这部动画为什么会再2022年,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我在大卫身上,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尤其是经历了2022大半年的我。对于体制控制,有了更深的感悟。所以就变得更加激进、反叛。

大卫一样,父亲在我的生中是缺席的,所以我讨厌男性,讨厌一切有毒的男性气质。我曾发誓永远也不要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人,在变得有毒之前,我想死去。就大卫一样,我的母亲一个人把我带大,她希望我做个好人,希望我可以有一个安稳的工作,幸福的生活。

可是这太难了,这世界被荒坂所垄断,这世界被大公司专制的政府所垄断。官僚资本主义腐蚀着人心,腐蚀着一切。统治者与被统治者都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犬儒

我反体制、反权威、反多数人,我是少数派,边缘人,激进的革分子。我是主旋律之外的噪音,你可以就此称我为赛博朋克,因为我就像是一辆失控的跑车,无可救药的冲进高楼大厦的顶端,然后燃烧殆尽。

就像大卫一样,即使脱离了体制,脱离了荒坂公司。说白了,边缘行者(Edgerunner)还是在为大公司打工。赛博朋克的世界观里面,他们从来都不是屠龙的勇者,他们只是行走在灰色地带,为了自由的活着而每天冒着生危险的小混混罢了。

如果你看过赛博朋克2020的规则书,你就会对Mike Pondsmith笔下的这座夜之城有更多的了解。这座城市,是吃人的城市,我们在这里逐梦,少数的人成功了。大部分人都被这座城市,吃掉了。他们被这座城市压垮了,就像是动画里的曼恩。就像是动画OP里,大卫的剪影里都是他遇见的人,而最后枪毙他的剪影,里面都是建筑物。大卫,不是被亚当重锤杀死的,亚当重锤从他的名字当中就可以知道,他只是一件工具罢了。

大卫,是被这座毫无希望可言的城市,杀死的。这是这个时代的悲剧,但是边缘行者活得比我们通透。我们都是生活的囚犯。

我把自己的身体作为工具的延申,我不停的在这个城市的阶级中向上爬,向上爬。可我们终究是底层,上面的人是看不见我们的,即使我们把他们都杀了,我们依旧是底层。我们前不见通路,后不见归途。我们是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我们也从未获得过应许之地。

动画的最后,很现实,也很浪漫。即使在最黑暗的年代里,我们依旧有爱,即使在最黑暗的年代里,那又如何。我们也要不顾一切地,疯狂地去爱,去感受,活下去。

我是一个安纳其主义青少年。

我抱着这种激烈的心情,一直到了期末。我们要拍摄一个短片,作为期末作业。我不是导演,但我的个人意志确立了这个短片的中心思想。

我们不能只有一种声音,被压制的声音将会以更加激进的方式被表达。我们拍了两版,分别叫做《波长丢失》《孤独歌者》。讲了一个虚构的音乐都市里,所有人被一道光波照到,不了歌。可是主角奇迹般地可以歌,于是保守主义拥护者强迫他坚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传统,要他官方的歌曲《听我说谢谢你》。最终,他还是了别的歌。

我在这粗糙的短片里,加了很多自己的想法,我让保守的官僚们改造普通人,让他们失去自己的声音,来模仿一能歌的人,继续官方的歌《听我说谢谢你》。这段拍的假面骑士做改造手术一样,我指挥导演指挥得很开心。

最后,我们让主角在官方规定的舞台之外,自己想的歌,但是那首歌是什么并不重要。

我在结尾选了EVA里面的翼をください (アルバムバージョン)

还让导演把天空染成一片红色,让这世界变成革的世界

我的愿望啊/若是能实现 那请给我翅膀/就像鸟儿一般

请在这背上/装上纯白的翅膀吧

在这片天空中张开双翼/自在地飞翔啊

不存在悲伤的自由之空/乘著风的双翼向前飞翔

孩提时代的梦想啊/仍然如此盼望著

在这片天空中张开双翼/自在地飞翔啊

不存在悲伤的自由之空/乘著风的双翼

我回到了上海,在被室内场所拒绝了5天之后,我回到了这座城市。而就在我结束了这5天之后,外地返乡人不需要被室内场所拒绝5天。一切都发生的很快。

当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全国各地都发生了爱国主义运动。我很羡慕他们,但一方面我又不会去加入他们。因为他们喊的口号,并不是我想要发出的声音。我知道我们应该团结,可我不想从一种景观走向另一种景观。我想保持自己独立自主。

于是我开始在校园内,高"我是一条狗!"或许有人会觉得这是某种众取宠,但我不这么觉得,我觉得这是我的自我认知,这是我的生活态度,这就是我的现状。我就是一条狗,我像狗一样的活着。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一个古典的,像第欧根尼一样的犬儒。

我在街头高《勇敢的人》,"不用再围墙,我这里没有反抗的人。""别举起手枪,我这里没有反抗的人。"

我以最坚决的态度,实施着属于我的反抗。

我喜欢五月红色风暴,我喜欢日本60年代的左翼运动。

我看着人们从安田讲堂走向了成田机场,我看着人们在浅间山庄燃烧着乱来的渴望,而我也只能看着三亿日元不翼而飞。我也只能看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2022年12月31日,从24号开始我感染新冠的每一天,我都在床上思考着今年这一整年里的"我"。我是如何书写"我",又是如何被书写的。

我开始发表狂妄、激进的言论。我开始蔑视一切,反对一切,对一切都感到愤怒,被我的朋友们称为被西方自由主义荼毒的青少年。我确实是,但是那又如何。

我开始重新阅读《小王子》,我不想成为无趣的、虚伪的大人,我要为自己而活,我要燃烧自己,直到这烈火将我燃尽。我要成为这个时代的新青年,虽然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我知道,我该如何去做!

我看见了网易新闻的年终总结,我知道它是有倾向性的把负面新闻剪辑在一起,它在煽动我的情绪。

但是那又如何,我们为什么要假装一切正常,我们为什么要接受岁月静好。我们应该感到愤怒,我们应该走上街头。我们应该说出我们的想法,我们应该有科学依据,我们应该实事求是。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一标准!

我们应该在黑夜中游荡,直到烈火将我们吞噬殆尽!

黑夜你别害怕,因为我是个诗人啊!

我们在阴影之中,为何不心向光明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1-3 07:19: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nAtWork 于 2023-1-3 07:46 编辑

我们不该真诚吗!我们不该愤怒吗!我们不该战斗吗!

于是,我在新年的第一天走上了街头。

我的朋友们、家人们都觉得我疯了,可是在这样一个疯狂的年代里,我们为什么还要假装文明,假装一切正常。不同的人对不同的事情,有不同的看法,这很正常。

那我就要成为主旋律之外的噪音,我要成为历史上的大黑疙瘩。播客里面,或许你们只是随口一说,但是确确实实有在影我对世界的看法。我很感谢我遇到了你们,遇到了你们的音乐播客。

我拿着我妈的吉他出了门,我其实一直都觉得电吉他会比较摇滚,但是拿起吉他开始瞎弹之后。我觉得木琴也挺摇滚的。我数日没出过门,走上街头的第一句话就是2022操你妈。

然后我坐上了地铁一号线,在列车开动的,嘈杂的时候。轻声演了白纸扇的《南交点》。"就那样失去了,这不是第一次。叹出的浓雾,裹挟悲情的现实。最后的那一秒。时空破碎成无数次,但不停止。旋转着,你的影子。

我还是很难过。

我在上海马戏城站下了车,走到了2号口。耳机里放起了顶楼的马戏团的《攻占上海马戏城》然后一边随意地弹着其他一边在那里自顾自的着这首歌,充满了愤怒,人们也害怕的快步远离我。

完后,我回到了地铁,我去到了人民广场,在通往来福士广场的那个出口。我那边非常激烈地弹着吉他,路过的所有人说:

不要忘记2022,2023继续战斗。忘记过去,我们将得不到一个更美好的明天。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一标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一标准!

我喜欢头脑警察,我是思想犯,我爱老大

我记得有人给我鼓掌,但是更多人只是冷眼旁观,觉得莫名奇妙。我模仿着电影中乐队介绍自己的方式,介绍自己的这个独立乐队,黑夜彷徨宣言。于此同时,我还担任着极端朋克乐队:娘娘腔乐队的拳击手的位置,负责在演出的时候殴打观众。

黑夜彷徨宣言,出自居伊·德波,我把他的一部电影标题《我们在黑夜中游荡,直到烈火将我们吞噬殆尽》翻译成日文,前半段被翻译成黑夜的彷徨。于是就有了黑夜彷徨宣言乐队。

然后我演了头脑警察的《她是革家》以及《诗人的末路》。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上福州路的街头,迎面走来的每个人说:

新年快乐!不要忘记2022 2023我们继续战斗 为了更美好的明天

祝你们幸福 祝你们快乐 祝你们拥有很精彩的一年

我在十字路口,慷慨陈词,人们驻足观看。我说我们必须牢记2022,我们必须继续战斗!我们必须保持真诚,保持愤怒!人们给我故障,人们祝我2023年越来越好!我还一个陌生人握手。

在过马路的时候,有一个小说我很像他认识的人,他说我像他的Rapper朋友。我很开心能陌生人们聊上几句。

就像我此生不会忘却对他的敌意一般,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些愿意回应我说新年快乐的普通人的笑容。

我爱他们,他们都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将为了他们的笑容,而战斗至烈火将我吞噬。我是这个时代,主旋律之外的噪音,我是这个时代,在黑夜中彷徨的灵魂。我是诗人、疯子、无家可归的孩子。但我相信,我们会有更美好的明天,我们必须保持战斗。这就是我的,黑夜彷徨宣言。

人们替我,挡乱世的子弹。我替人们,收尸、守灵、往返于生死两界之间。我可能确实就是受西方自由主义荼毒的中产阶级青少年,我可能就是假装底层的小布尔乔亚,有着一身小资产阶级习气。我可能确实就不是真正的底层,人们对我的批评,我都接受。我每天也在自我反省。

我反对一切,甚至我自己。我不需要任何人成为同志,我要独立的活着。或许我是孤独的,但这是属于我的战争。我是堂吉诃德,我是抱着理想而死的放浪者。我将流浪,我将自己放逐出这个现代社会。我是野兽,我是规则之外的一切!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关系,我渴望一场毁灭一切的革,然后在发动毁灭革的革。我渴望的,是一场终末的革!这是我的终末革宣言!有的人武装到了牙齿,我会说,还不够,我们必须武装自己的思想。欢迎加入思想武装阵线!欢迎大家我一起喊出属于你自己的黑夜彷徨宣言!

我们当然离不开社会,离不开规则,这是我们现代生活的基础,是我们的最低保障。但是我们为什么要拼了的去维护这个社会秩序,而非试着让它变得更好,让明天变得更好。是因为你们都是既得利益者,你们都是中产阶级吗?可是你们也不全都是中产阶级或者富翁啊、为什么你们不再相信世间仍有正义善良存在了!为什么你们都成为了犬儒,虚伪的知识分子!

我要用孩童一般的语言姿态醒我遭的这个世界,我们可以不在黑暗里,我们有权利去拥抱光明。民主自由绝对不该成为不能提的词语,也不该成为一个笑话。

琴酒红茶讨厌我,因为我脑袋有问题,因为我是灼人的烈火。他们相信科学比艺术更重要。我从不否认,科学是第一生产力,科学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但是我们不能没有艺术,艺术为我们描绘了世界的理想模样。我一生都不会放弃艺术,我当不了音乐人、画家、导演、文学家或者诗人,我成为不了艺术家。但是那又如何!

我要为自己而活!我要成为艺术的卫道士!我要守护住这个绩效社会、功利社会中的良心。我要成为那个无意义的、琐碎荒诞的现实的朋友。我要成为幻想,我要反对一切现实。

没有幻想,则现实不存在。没有空想社会主义,又怎么会有科学社会主义,又怎么会有我们今天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白日梦想家,也可以改变这个世界!

我是丧着脸的骑士!我是有奇情异想的绅士!我是被运所主宰的运主宰!我是格劳龙的克星!我是堂吉诃德!我是图林·图伦拔!

我是FLCLthe pillows道的Shooting Star 我是Last Dinosaur 一生都在找寻着我的Little Buster!

这是理想主义者的悲歌,这是左翼的悲歌。我要成为新时代的左翼旗手,如果没有人升起这面旗帜。就让我来升起这面旗帜吧!

一个年轻人,在30岁之前不是一个左翼,他没有良心!

你说得对,我是一个在象牙塔里被保护的很好的学生,正因如此,我才会有勇气有少年心气说出这些话!这就是作为学生的我,想要呼唤的。

我是不被主流社会接受的,异见人士!

你们可以把我抓起来,把我关到宛平南路600号,再把我送到龙华路。但是你杀不死我的思想,你打不败我!

就让这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我们活在最黑暗的年代里吗?并不是,但即使我们活在最黑暗的年代里,那又如何!我们依旧是烧不尽的野草!

不,我们要成为烧毁整个世界的野火!这燎原的野火正在点亮黑夜!

我要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的野兽!

我要做一个安纳其主义青少年,直到我死的那一刻。

我们在黑夜里游荡,直到烈火将我们吞噬殆尽。

这就是

我的黑夜彷徨宣言。

你忠诚的朋友

黑夜彷徨宣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1-3 07:45:04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院长_Asylum
英文版: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 ... .card_article.click
仅作批判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1-3 09:03:00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人凌晨在未明子直播间高强度发病,被禁言了大号换上小号继续刷屏。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3 09:23:56 |显示全部楼层
空想重载 发表于 2023-1-3 09:03
这人凌晨在未明子直播间高强度发病,被禁言了大号换上小号继续刷屏。

病得不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4 01:24:11 |显示全部楼层
敢于指出现实的黑暗总好过劝说他人得过且过;
看清公权力的霸道总好过放心于祖国的流氓;
追求叛逆与个性总好过人云亦云,见不得一丝差异的缩头猎巫人;
渴望反抗和燃烧总好过安贫乐道、逆来顺受;

许多同志们习惯性地将对现实的批判用在身边人上。要么只挖苦他们的缺点,却不肯定他们的优点;要么潜意识中觉得其他同志没有分辨能力,只会被误导,不会思考与判断,故抛弃主干而拿显微镜去找那丝毫偏差

人显然无法不犯任何谬误,绝对正确的同志也只能存在于幻想中

我们当然无法跟中二无政府完全达成一致,我们也不需要与他们完全达成一致。求同存异即是统一战线,当然同的是理想,而非两面三刀的利益

嘲笑的声音只会把敏感的热血青年推到我们的对立面
这里是御坂社——我们通过御坂网络将成员们联结起来,共同对抗失控的力量和学园都市的黑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25 16:41 , Processed in 0.038879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