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45|回复: 4

《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学习笔记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23-1-24 06:11: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1-24 06:23 编辑

《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 学习笔记

1873年,马克思为《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的出版撰写了后言,在这篇极为重要的文献中,马克思简要论述了自己的研究方法和当时德国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情况。19世纪初,德国的封建主义生产关系逐渐被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取代,农奴制被废除。1848年革命后,德国工业化迅猛发展,德意志关税同盟加强,国内市场得到巩固,轻重工业迅速增长。1871年,德意志第二帝国成立,德意志各邦宣告了德国作为一个现代资本主义民族国家出现在历史舞台上。


德国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愈是向前发展,与之而来的资本主义的阶级对抗关系就愈是激烈,德国进入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斗争激化的年代。在这种历史条件下,1867年出版的《资本论》第一卷很快在德国工人阶级中产生反响,对此马克思欣慰地写道:“《资本论》在德国工人阶级广大范围内迅速得到理解,是对我的劳动的最好的报酬。”


德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晚于英法两国;因此,德国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也不可避免地落后于英法。马克思对此评价道:

“在德国,直到现在, 政治经济学一直是外来的科学…政治经济学在我国缺乏生存的基础,它作为成品从英国和法国输入,德国的政治经济学教授一直是学生。别国的现实在理论上的表现, 在他们手中变成了教条集成,被他们用包围着他们的小资产阶级世界的精神去解释, 就是说,被曲解了。 他们不能把在科学上无能为力的感觉完全压制下去,他们不安地意识到,他们必须在一个实际上不熟悉的领域内充当先生,于 是就企图用博通文史的美装,或用无关材料的混合物来加以掩饰。 这种材料是从所谓官房学——各种知识的杂拌, 满怀希望的德国官僚候补者必须通过的炼狱之火——抄袭来的。”


由于德国资本主义的后发性质,相较于英法的经济学家,资本主义社会的种种政治,经济和社会现象对于德国的学者们来说还是较为陌生的。一时间,他们难以解释资本主义社会的复杂现象,所以就只能从英国和法国的政治经济学家那里进口现成品,来压制自己“在科学上无能为力的感觉”。这样就必然使德国的政治经济学家无法结合本国现实对社会现象做出科学的解释。这样就造成了一种现象:“被认为是德国世袭财产的卓越的理论思维能力, 已在德国的所谓有教养的阶级中完全消失了。”那么,为什么这种卓越的能力失去了呢,而且还是在“有教养“的那群人中完全失踪了呢?马克思解释道:


“从1848年起,资本主义生产在德国迅速地发展起来,现在正是它的欺诈盛行的时期。 但是我们的专家还是命运不好。当他们能够公正无私地研究政治经济学时,在德国的现实中没有现代的经济关系。 而当这种关系出现时,他们所处的境况已经不再容许他们在资产阶级的视野之内进行公正无私的研究了。”


原来是这样,当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德国还不发展的时候,虽然德国的学者们还能客观地研究问题,但他们无法从现实中获得有益的材料,因为这种“现代的经济关系“还根本不存在。而当资本主义在德国发展起来的时候,“有教养”的学者们却纷纷成了资本主义的卫道士,他们所研究的是一种马克思称为“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的东西:


“只要政治经济学是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就是说,只要它把资本主义制度不是看作历史上过渡的发展阶段, 而是看作社会生产的绝对的最后的形式, 那就只有在阶级斗争处于潜伏状态或只是在个别的现 象上表现出来的时候,它还能够是科学……拿英国来说。 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是属于阶级斗争不发展的时期的。它的最后的伟大的代表李嘉图, 终于有意识地把阶级利益的对立、 工资和利润的对立、利润和地租的对立当作他的研究 的出发点,因为他天真地把这种对立看作社会的自然规律。这样,资产阶级的经济科学也就达到了它的不可逾越的界限。


马克思这是在告诉我们,在一个阶级社会中,要想对社会有客观的认识,得出科学的结论,就必须从和这个阶级社会没有利益关联的那个阶级的视角出发;而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就必须从无产阶级的视角出发研究问题。资产阶级的经济学认为,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是不可逾越的,资本主义的经济规律是永恒有效的绝对真理,是不依赖于一定历史条件而存在的,而这,正是它“不可逾越的界限”。马克思曾在《共产党宣言》中说:“资产阶级曾在历史上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同样地,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也曾有过进步的科学时期,这就是资产阶级领导“第三等级”和土地贵族,封建主做不懈斗争的时期,马克思在这里例举了1820年到1830年英国政治经济学的情况:


“这是李嘉图的理论庸俗化和传播的时期,同时也是他的理论同旧的学派进行斗争的时期。 这是一场出色的比赛……这一论战的公正无私的性质……可由当时的情况来说明。一方面,大工业刚刚脱离幼年时期;大工业只是从1825年的危机才开始它的现代生活的周期循环,就证明了这一点。 另一方面, 资本和劳动之间的阶级斗争被推到后面:在政治方面是由于纠合在神圣同盟周围的政府和封建主同资产阶级所领导的人民大众之间发生了纠纷;在经济方面是由于工业资本和贵族土地所有权之间发生了纷争。这种纷争在法国是隐藏在小块土地所有制和大土地所有制的对立后面, 在英国则在谷物法颁布后公开爆发出来。 这个时期英国的政治经济学文献, 使人想起魁奈医生逝世后法国经济学的狂飙时期,但这只是象晚秋晴日使人想起春天一样。”


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的科学时期就这样告一段落,随之而来的是它的堕落,腐朽的时期。那么,这样一个时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马克思说,就从资产阶级夺取政权的那一天开始,就从资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那一天开始:


“法国和英国的资产阶级夺得了政权。 从那时起, 阶级斗争在实践方面和理论方面采取了日益鲜明的和带有威胁性的形式。 它敲响了科学的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丧钟。 现在问题不再是这个或那个原理是否正确,而是它对资本有利还是有害,方便还是不方便,违背警章还是不违背警章。”


与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家不同,马克思认为,一成不变的经济生活的一般规律是不存在的。和马克思同时期的俄国学者考夫曼对马克思的研究方法如此解说道:


“每个历史时期都有它自己的规律。一旦生活经过了一定的发展时期,由一定阶段进入另一阶段时,它就开始受另外的规律支配…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不同,生产关系和支配生产关系的规律也就不同。马克思给自己提出的目的是,从这个观点出发去研究和说明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这样,他只不过是极其科学地表述了任何对经济生活进行准确的研究必须具有的目的……这种研究的科学价值在于阐明了支配着一定社会机体的产生、生存、发展和死亡以及为另一更高的机体所代替的特殊规律。”


这样的评价得到了马克思本人的肯定,马克思认为考夫曼比较准确了描述自己的研究方法,即辩证的方法。众所周知,这种辩证方法的来源是德国哲学家黑格尔,马克思在这篇文章中大方地宣布:“我要公开承认我是这位大思想家的学生。”然而,马克思的辩证法和黑格尔的辩证法在形式上相近,在本质上又有不同:


“在黑格尔看来,思维过程,即他称为观念而甚至把它变成独立主体的思维过程,是现实事物的创造主,而现实事物只是思维过程的外部表现。我的看法则相反,观念的东西不外是移入人的头脑并在人的头脑中改造过的物质的东西而已…… 辩证法在黑格尔手中神秘化了,但这决不妨碍他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在他那里,辩证法是倒立着的。必须把它倒过来,以便发现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辩证法,在其神秘形式上,成了德国的时髦东西,因为它似乎使现存事物显得光彩。辩证法,在其合理形态上, 引起资产阶级及其夸夸其谈的代言人的恼怒和恐怖,因为辩证法在对现存事 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对现存 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解;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 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


在黑格尔的辩证法还披着唯心主义的神秘外壳时,它就已经引起了资产阶级的恼怒和恐怖;而当马克思赋予了辩证法以唯物主义的灵魂的时候,“黑格尔哲学的革命方面就恢复了”(恩格斯语),它的首要应用就是证明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片面性和资本主义制度的暂时性质和过渡性质,这无疑让资产阶级更加难以忍受。


对于马克思的这篇文献的简要解读到这里就结束了,现在让我们结合马克思的这篇文献初步思考一下当前中国,尤其是资本主义复辟以后的中国的种种社会现象。我们知道,中国资本主义是靠侵吞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的生产资料,并且沿着新自由主义路线在一个较短历史时期内建立起来的,而现代中国资产阶级的“暴发户们”完完全全只能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照搬,抄袭现成品来指导现代资本主义中国社会经济生活的一切领域。为了维护资本主义复辟的“合法性“,中国资本主义的卫道士们无法消除“自己在科学上无能为力的感觉”,也无法结合本国国情对种种社会现象做出科学的解释;比如,中国资产阶级不敢承认资本主义的规律早已在支配社会经济生活的一切方面,他们更加不敢客观地分析中国作为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存在的历史条件和面临的重重困境。其实,资本主义中国一切“有教养的阶级”从一开始就没有具有过什么独创的“思维能力”。这样,对中国社会和经济生活的科学考察,只能由21世纪的中国工人阶级在革命的实践和批判中完成,革命和科学的精神遗产将在中国无产阶级中“复活”。


(若有错误,还望同志们指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4 12:26:00 |显示全部楼层
《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中,“马克思把社会运动看作受一定规律支配的自然历史过程,这些规律不仅不以人的意志、意识和意图为转移,反而决定人的意志、意识和意图……”。
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不断认识当前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生、生存、发展和灭亡的规律。作为继续革命者,我们的信心来源于我们认识到资本主义必然不是社会的最后形态,因为其内部、外部和彼此之间的各种矛盾、关系在不断变化,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也在不断地运动,因而这一系列的发展必然会孕育出创造下一社会形态的条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4 21:49:29 |显示全部楼层
““在德国,直到现在, 政治经济学一直是外来的科学…政治经济学在我国缺乏生存的基础,它作为成品从英国和法国输入,德国的政治经济学教授一直是学生。别国的现实在理论上的表现, 在他们手中变成了教条集成,被他们用包围着他们的小资产阶级世界的精神去解释, 就是说,被曲解了。 他们不能把在科学上无能为力的感觉完全压制下去,他们不安地意识到,他们必须在一个实际上不熟悉的领域内充当先生,于 是就企图用博通文史的美装,或用无关材料的混合物来加以掩饰。 这种材料是从所谓官房学——各种知识的杂拌, 满怀希望的德国官僚候补者必须通过的炼狱之火——抄袭来的。””

马克思着这段话很有意思。在不具备提供全球“社会契约”(占统治地位的是形态)的中国,一些小资产阶级激进分子的“民主”、“革命”、“帝国主义”、身份政治理论都是从核心国家的“白左”那里抄袭来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4 21:52:41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资本主义中国一切“有教养的阶级”从一开始就没有具有过什么独创的“思维能力”。这样,对中国社会和经济生活的科学考察,只能由21世纪的中国工人阶级在革命的实践和批判中完成,革命和科学的精神遗产将在中国无产阶级中“复活”。”

这段话说得好。今天的中国资产阶级是诞生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衰落中的资产阶级,是将会与全球资本主义一起走向灭亡的资产阶级。它的和附着于它的小资产阶级各派系的意识形态,一开始就是腐朽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5 07:51: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3-1-25 07:52 编辑
现代中国资产阶级的“暴发户们”完完全全只能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照搬,抄袭现成品来指导现代资本主义中国社会经济生活的一切领域。为了维护资本主义复辟的“合法性“,中国资本主义的卫道士们无法消除“自己在科学上无能为力的感觉”,也无法结合本国国情对种种社会现象做出科学的解释……资本主义中国一切“有教养的阶级”从一开始就没有具有过什么独创的“思维能力”

这段话十分关键:“没有独创的思维能力”可以作为中特资本主义在各个领域的总结
而我对在中特半外围资本主义社会环境下所诞生的,包括游戏及其他文化作品的评价其实还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2-27 22:23 , Processed in 0.036437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