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12|回复: 1

江、张、姚、王关于“要文斗、不要武斗”的讲话摘编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4-2 15:16:01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个人从四人的文集里整理出来的,供各位参考


江青:
江青《陈伯达江青周恩来谢镗忠吴德在文艺界大会上的讲话》: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要用文斗,不用武斗。不要动手打人。武斗只能触及皮肉,文斗才能触及灵魂。
江青《陈伯达康生江青接见“三军”党委时的指示》:

革命决战阶段要紧紧掌握斗争大方向,决不能放松这个大方向,决不能搞武斗,坚决反对打、砸、抢、抓,大力宣传要文斗,不要武斗,三军要成为模范,要按主席的战略布署前进,在大批判中实现革命的大联合,搞好本单位的斗批改,武斗风一定要压住。
江青《中央首长第三次接见安徽双方代表团的指示》:

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毛主席一声令下,小将们就上阵就把这些家伙统统的搞出来了。当然同志们会说,江青同志说的容易,我们在那斗的可厉害了。同志们,我们也斗的很厉害,只是没有武斗就是了,不过我声明,如果谁要和我武斗,我一定要自卫,要还击。同志们,我不是提倡武斗,我是坚决反对武斗的,我是坚决响应毛主席要文斗不要武斗的,我说的是当阶级敌人向我们进攻的时候,我们手无寸铁怎么行呢?我是指那样的情况,而现在不需要武斗,武斗总是要伤害人的,总是要破坏国家财产的,为什么要作败家子,我们为什么要死人呢?为什么要破坏国家财产呢?我说是这样的文攻武卫,不要抽掉了它的阶级内容,不要离开它的特定环境和条件,你们回去双方搞起武斗来,戴起柳条帽来,拿起长矛来就不好了。
张春桥:
张春桥《周恩来张春桥接见清华大学八个组织的代表座谈纪要》:

有个青年,他的传单说我主张武斗,我怎么能主张武斗呢?我不更正。因为这个印传单的打了人,一更正,这个人受压不小。最近这个青年来信说:“我做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我印了传单未得到您的同意。”这样我就算了。
张春桥《张春桥在上海市革命造反派整风大会上的讲话》

对于革命群众内部的问题,当然革命群众里边有坏人,而且常常是发生在武斗事件上。如果同志们出去看一看,这个地方不说十个有十个,总有七、八个是有坏人挑动。我们革命委员会从成立以来,没有挑动群众斗群众,我们没有挑动过武斗。什么人在挑动呢?在工人与工人之间非要武斗不行,工人同志能接受这个意见吗,总是有人在挑动的,有人利用的。看来想搞他自己小团体的利益,有人想达到他自己的个人的某种目地。像头几天,心里气愤,突然间到中国福利会去,那里的群众告诉他说,这里是外国同志住的,不让人进去。偏偏要进去,到那里把人家钥匙拿走,把抽屉打开究竟是干什么?不对。这我不相信是革命群众。在那里要搞辩论,这里有鬼。所以,什么武斗、内战、里面有很多问题,需要我们分析。当然也有两方面都是小团体主义,两方面都有错误的观点而武斗了。那我们也希望不要武斗。说过多少次不要砸,你砸他干什么呢?电话机是国家财产,它可以为无产阶级服务,也可以为资产阶级服务。通道说陈丕显用过的电话机,我们就不能再用了?我们可以用,为什么不可以用?把它砸了有什么好处?好,造反派有理,就把它砸了,这究竟谁吃亏呢?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吃亏。电话机、广播电台、凳子,什么都砸掉,你砸掉了,把房屋统统烧掉了,烧得光光的,资产阶级还是照样要复辟,他再盖一个比你的还漂亮,不触及灵魂,不作政治斗争,用这种方法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张春桥《张春桥姚文元在济南军区机关以上干部会议上的讲话》:

你劝也没有用。党中央从来也没有主张过打砸抢,中央文化革命小组从来没有主张过打砸抢,相反的总是讲不要武斗不要武斗。十六条已经写上了,林副主席在天安门讲话,每一次都讲不要武斗。你讲归讲,他说听毛主席的话,其实写在那儿他也不听。他就在这个事上不听,打完了以后他又听了。他说,我还要听毛主席的话,不要武斗要文斗。一碰到了事,他又要动拳头。就是这样。你说,中国人民爱好和平,那才不见得。有一些人就是想动拳头。
张春桥《张春桥姚文元杜平对江苏和南京地区无产阶级革命派的讲话》:

只有革命的大联合,才能在干部问题上彻底批判“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正确地贯彻毛主席的干部政策,为干部站出来革命创造条件;只有革命的大联合,才能清除武斗,才能消除无原则的“内战”,促进生产大发展;只有革命的大联合,才能实现革命的三结合,我们是相信广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士是懂得这个道理的,是坚决要求实现革命大联合的,是坚决反对武斗的,是坚决反对无原则的“内战”的。
张春桥《张春桥接见南京地区三派赴京代表时的讲话》:

现在有人提出以武斗制止武斗,这是错误的。还有人提出要用农村包围城市,毛主席说现在提出这个口号是反动的口号,历史条件不同了嘛。过去,是国民党统治,不可能解放城市,所以提出农村包围城市。现在历史条件变了,现在城市都是无产阶级专政机构,你们包围城市,实际上包围谁呢?
张春桥《张春桥姚文元在上海谈“抓革命促生产”》:

搞武斗的人无论如何不评工分,不能农业丰产,人民减少收入。不发工资。
姚文元:
姚文元《姚文元在上海市革命造反派整风大会上的报告》:

还有个别这样的情况。有的革命造反派为了自己这一派单独掌权,为了保持自己小团体的利益,任意把别的革命组织打成反革命,就是你反对我就是反革命,甚至用武斗、扣押等等非法的手段,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如果夺权以后用这种办法来压制群众,那就要犯绝大的错误,我们在这里先讲清楚。
王洪文:
王洪文《来一个革命大联合的新飞跃》:

我们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利害的冲突。闹分裂,搞武斗,这决不是什么“革命行动”,而是上了阶级敌人的当。阶级敌人在制造工人之间的对立,在混水摸鱼。我们千万不要上当。我们只要实现革命大联合,就会把敌人暴露出来。
王洪文《在上海市“深入开展对敌斗争大会”上的讲话》:

第三种情况呢,就是搞右倾分裂,策划武斗,两派没有联合或者联合不巩固的单位,敌人就充分利用了一些人的资产阶级派性,搞幕后操纵,制造分裂、策划武斗。比如最近益民食品厂,他们单位揪出了一批特务,其中有的是国民党特务,有的是日本特务,有的是一些汉奸走狗。他们这个单位,同志们不知道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武斗,但是他们最近两派的头头通过了坐下来学习,他们揪出了一批敌人,各自首先把自己这派的坏人揪出来了。从这一些例子当中就证明了敌人是千方百计地利用一些同志头脑中的资产阶级派性来制造武斗,挑动分裂,来破坏当前的运动。……现在还有一部分单位两大派的联合还不是那么巩固,有的还在打内战,搞武斗,我们说这一些单位必须团结起来,共同对敌,在对敌斗争中来巩固大联合。现在有的单位各自用资产阶级派性来对待这场严肃的阶级斗争,有一些同志对于对立的一派,即使是人民内部矛盾,也要无限上纲,而对自己的一派里面的一些坏人,即使是敌我矛盾也是大事化小事,小事化无事,不揪不斗,这样就给一小撮阶级敌人钻了空子。有一些同志被资产阶级派性蒙住了 眼睛,因此就掩护了阶级敌人,敌人也还是利用了他们的资产阶级派性,制造武斗,挑动武斗, 来保护自己的问题,必须引起我们各单位的造反派头头的高度警惕。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4-2 18:06:18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位也是不争气啊,被那么容易就干翻了

点评

龙翔五洲  应该批判和斗争的是华汪叶邓。王张江姚的失败是整个文革的失败,后辈应吸取教训。  发表于 2023-4-3 06:16:27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13 00:52 , Processed in 0.021839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