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07|回复: 10

能否推荐一下类似李晓鹏这类从底层视角看待历史的学者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6-6 13:37: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注视者 于 2023-6-6 17:52 编辑

近日速看了李晓鹏的《晚清六十年革命与改良》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受到很大的启发,请问还有类似运用马克思主义分析等层劳动人民反抗的学者或者作品吗?最好是现代的学者,可以看穿历史迷雾,希望是中文的或者被翻译成中文的书籍,有文化认同感。只看马克思主义理论有些累,想了解一些具体故事和历史经验的书,提升一下自己的分析能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6 13:46:40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发帖询问。

这种作品很难找到,希望大家多多发言,讨论一下这一类的作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6-6 15:03:07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看过这个:《世界人民的历史:从石器时代到新千年([英]克里斯·哈曼)》,国内有出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6-6 15:04:36 |显示全部楼层
意识形态 发表于 2023-6-6 15:03
最近看过这个:《世界人民的历史:从石器时代到新千年([英]克里斯·哈曼)》,国内有出版。 ...

世界史的话还有70年代出的一套教材,《简明世界史》,分古代近代现代,zlibrary有电子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6 20:41: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俞聂 于 2023-6-6 20:48 编辑

意识形态 发表于 2023-6-6 15:03
最近看过这个:《世界人民的历史:从石器时代到新千年([英]克里斯·哈曼)》,国内有出版。 ...


跟哈曼这本可以对照读的还有尼尔·福克纳的《世界简史——从人类起源到21世纪》(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lkner2013/index.htm)。福克纳高度评价了哈曼的那本书,当然也从他自己的立场(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传统+托派)吐槽了哈曼。

福克纳的《世界简史》英文原版标题是“A Marxist History of The World: From Neanderthal to Neoliberals”,2018年他在这本的基础上又更新了一版,改名叫“A Radical History of the World”。

值得注意的是,福克纳本人极为注重从底层书写历史(尽管他反对决定论),这也是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传统。他在A Radical History of the World的后面附了一份自己对马克思主义历史学的点评,我机翻了一下,贴在下面供大家参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6 20:45: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俞聂 于 2023-6-6 20:46 编辑

作者:Neil Faulkner(2018)

马克思主义影响了几代历史学家的工作。接下来的许多内容都要归功于这些前辈,读者会发现他们在参考书目中得到了认可。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者经常不同意,我当然不同意其他马克思主义者的许多解释,包括一些对描述者的主张值得怀疑的人。正因为如此,我不得不谈谈我在马克思主义光谱中的立场。

马克思自己的著作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解读。社会结构在多大程度上发挥制约作用?人类在多大程度上被社会秩序社会化和操纵?或者,扭转这个问题,人类的能动性——社会中人们的集体意愿和行动——在改变事件进程方面有多大的影响力?历史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结构决定的吗?或者它是偶然的、开放的,是由我们所做的事情决定的?

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期,决定论取向在马克思主义中占主导地位。这符合改良主义政治家和斯大林主义官僚的政治议程,他们都不热衷于鼓励工人阶级的自我活动。例外的是像列宁、托洛茨基、卢森堡、葛兰西和卢卡奇这样的革命者。那些试图进行革命的人总是强调行动的力量:对他们来说,工人阶级的意识、组织和活动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

历史学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才赶上。然后,新一代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主要在英国和法国,他们中的许多人(至少最初)是各自共产党的成员——做了无与伦比的经验和理论工作,这些工作坚决拒绝用决定论来解读马克思主义。他们主要关注的是普通人的物质环境、思想世界和集体行动。他们的目标是“从底层书写历史”,但这不是在简单的描述中去书写,而是在动态的意义上揭示普通人是历史的推动者和撼动者。

爱德华·汤普森(Edward Thompson)的《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The Making of The English Working Class)是这类研究的经典之作,在这本书中,处于萌芽状态的无产阶级不再是一个被淹没的、看不见的受害者,而是成为一个真正的男男女女的阶级,创造了自己的身份、文化和历史。同样,罗德尼·希尔顿(Rodney Hilton)分析了中世纪的农民,克里斯托弗·希尔(Christopher Hill)分析了英国大革命中的“中等”农民,阿尔伯特·索布尔(Albert Soboul)分析了法国大革命中的巴黎无套裤汉。对我来说,这代表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传统。正是这种精神注入了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历史著作:莱昂·托洛茨基(Leon Trotsky)的《俄罗斯革命史》(History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托洛茨基是1917年十月革命的领导者,内战时期的红军司令,是理论与实践统一的最高体现。这使他能够写出一部杰作,分析他自己作为中心人物的重大事件。托洛茨基的《俄罗斯革命》是我最推荐给那些希望阅读更多马克思主义历史的人的书。

现在来谈谈细节。我必须提及我广泛使用的一些著作。罗伯茨(J. M. Roberts)的《世界史》(History of the World)(1976)是一部重量级的叙事作品,涵盖面很广,相应地很有用,而且据我所知,相对来说没有理论包袱。克里斯·哈曼(Chris Harman)的《世界人民的历史》(People's History of the World)(1999)与此大不相同,对我们来说更为重要。这是马克思主义史学的一部杰出著作,具有很高的学术性和阐释性。但它有一种倾向,即a)经济的甚至是技术的决定论,和b)目的论(即事件趋向于预定的终点);读它的时候人们会有一种感觉,我们正在经历一系列不可避免的阶段,每个阶段都比上一个阶段更高级,每一个阶段都在推动人类进步。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我认为历史是开放的、偶然的,是由人类能动性塑造的;虽然有时在马克思身上可以找到更多的决定论解释,但我相信马克思的方法的本质意味着相反的含义。约翰·里斯(John Rees)的《革命的代数》(Algebra of Revolution)(1998)是一项对处理这一问题特别有价值的研究。另一本非常不同的书是约翰·基根(John Keegan)的《战争史》(History of Warfare)(1994),这本书具有深刻的独创性和洞察力,是右翼历史学家偶尔会写出比许多“学院”马克思主义者更好的书的纪念碑(顺便说一句,我认为这个词自相矛盾)。

在过去的20年里,人类进化一直是许多杰出工作的主题,克里斯·斯特林格(Chris Stringer)及其同事(1993、1996、2006)的研究是对当前思考的一些最好的现代总结。对于稍晚的史前史,有一本由巴里·坎利夫(Barry Cunliffe)编辑的关于欧洲证据的论文集(1994),以及坎利夫本人撰写的两篇优秀研究——一篇是关于大西洋沿岸的(2001),另一篇是关于欧洲和地中海的(2008)。但基本的马克思主义框架仍然最好地由维尔·戈登·柴尔德(Vere Gordon Childe)的《历史发生了什么》(What Happened in History)(1942)提供,这是一部开创性的考古叙事作品,涵盖了从第一批人类到罗马帝国灭亡的整个人类社会发展,作者是一位与共产党历史学家小组(Communist Party Historians’ Group)有密切联系的杰出学者。柴尔德应该与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1884)结合阅读,尽管学术界和争论不断,但这本书仍然是理解史前史的另一部关键著作,尤其是它对女性压迫根源的见解。

柴尔德的史前社会经济“革命”序列仍然引人注目,他对阶级社会起源的描述似乎没有争议。然而,柴尔德的马克思主义虽然是一个重要的权威,但却深受我前面提到的与哈曼(Chris Harman)工作有关的阶段理论的影响。杰弗里·德·斯特克鲁瓦(Geoffrey de Ste Croix)也是如此,他的《古希腊世界的阶级斗争》(Class Struggle in the Ancient Greek World)(1981)虽然很重要,但必须批判性地阅读。他倾向性地试图将晚期罗马农奴重新定义为奴隶,以挽救源自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奴隶生产方式”(slave mode of production)概念。这一概念在经验和理论上都存在无可救药的缺陷,没有分析价值;它是上面被批评为经济决定论和目的论的解释装置的一部分。

在公元前1000年至公元1500年的2500年间,实际上只有一种主导的生产方式:利用铁器技术的村落农业。在这漫长的时期里,统治阶级和国家以许多不同的方式组织起来,并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占有剩余。例如,征收货币贡赋的中央集权帝国的官僚统治阶级(如罗马帝国)和以实物地租为生的日耳曼军阀的封建扈从(如盎格鲁—撒克逊的英格兰)之间的差异是相当大的。但在这两种情况下,经济基础都是农民耕种土地并交出部分剩余。无论他们是奴隶、农奴、佃农还是自由农,都没有什么区别,无论占有是以贡赋、地租、什一税、利息、雇佣劳动还是强制劳动的形式,也没有什么区别。

因此,我们需要将注意力转向一些马克思主义者以及布罗代尔和法国年鉴学派倾向于视为历史的“泡沫”的东西上:即“事件”。认为战争和革命在某种程度上比技术、生产和贸易流动更加次要的观念是错误的;所有这些现象只能被理解为单一社会秩序和历史进程的一部分。政治“上层建筑”不仅仅是经济“基础”的反映。没有一个重要的金字塔,它的顶端是名人文化,中间是教育系统,底部是工业技术。

历史分析的关键是识别任何社会过程的基本动态。在前资本主义阶级社会,这与“生产方式”几乎没有关系。就所有实践的目的而言,技术和生产力都是静态的;唯一的问题是,或多或少规模固定的剩余是如何分配的。增加份额的最有效方法是通过军事力量。因此,世界在竞争性的统治阶级(他们从事军事资源的竞争性积累)之间被划分。例如,罗马帝国的动态可以被定义为“古代军事帝国主义”(ancient military imperialism),或者更粗略地说,是用暴力掠夺。在帝国内部,运作的是二元经济:农民的自给生产持续了几个世纪,甚至几千年;但一个军事供应和精英消费的体系叠加在这之上,包括统治阶级对剩余的大量(且不断增加的)占有。

土地所有者和农业生产者的社会关系形式在时间和空间上各不相同,但这个系统的基本特征没有受到影响。我的《罗马帝国》(Roman Empire)(2008)试图在“古代军事帝国主义”理论而不是“奴隶生产方式”理论的基础上进行历史叙事。我认为它既展示了前者的解释力,也展示了后者的冗余性。我也认为,这种方法同样适用于其他前资本主义阶级社会。

封建主义(Feudalism)一直是马克思主义史学界激烈而持续争论的主题。我倾向于回避这一点,因为出于已经解释过的原因,我拒绝接受封建主义是一种新的更高的生产方式的观点。因此,我不接受取决于剥削者和被剥削者的社会关系的那些定义,而是接受取决于统治阶级的组织方式的定义;这些定义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系统的社会经济基础。出于这个原因,我仍然认为布洛赫(Bloch)(1965)很有价值。另一方面,我不难整合克里斯·威克姆(Chris Wickham)(2005)在从古代到封建主义的过渡中对税收精英和土地精英的重要区分。

在故事的第二部分——资本主义在封建社会内出现,我主要接受的是多布(Maurice Dobb)(1946)、希尔顿(Rodney Hilton)(1973、1978、1990)、布伦纳(Robert Brenner)(例如Aston和Philpin,1985)和戴尔(Chris Dyer)(2003、2005)。我拒绝皮朗(Henri Pirenne)、斯威齐(Paul Sweezy)、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霍奇斯(Donald Clark Hodges)和其他人的基本论点,即交换、贸易和商人利润在经济转型过程中发挥了主要作用。生产是决定性的。因此,任何关于从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过渡的分析都必须关注农场、作坊和构成其运作的社会关系。恩格斯关于德国农民战争的早期著作(1850)很好地代表了宗教改革的革命本质。关于荷兰革命的最好的英文书仍然是杰弗里·帕克(Geoffrey Parker)(1985)的。关于英国革命的文献很多,但最近的大部分都是修正主义的糟粕,所以读者必须回到克里斯托弗·希尔(Christopher Hill)(1961、1972、1975、1986)和他的学生布莱恩·曼宁(Brian Manning)(1978、1992、1999、2003)扎实的马克思主义学术;我认为曼宁的《英国革命与英国人民》(English Revolution and English People)是马克思主义学术的杰作。

我应该说,关于资产阶级革命,我倾向于强调群众活动对推动这一进程的作用。这里的区别在于资产阶级的激进主义愿望,或者至少是资产阶级中最先进阶层的愿望,以及资产阶级在危机中的行为,后者往往是烦躁和胆怯的,因为它作为一个拥有财产的阶级,本能地害怕“混乱”和“无政府状态”。克伦威尔、华盛顿、罗伯斯庇尔和林肯都是真正的革命者。但是,他们改变世界的决心和改变世界的坚定是不一样的。在每一种情况下,群众力量既是推动激进资产阶级前进的必要力量,也是击败反革命的必要力量。

曼宁的杰出贡献在于,他将普通民众在1640年代事件中的重要作用公之于众。爱德华·康特里曼(Edward Countryman)的《美国革命》(American Revolution)(1987)、阿尔伯特·索布尔(Albert Soboul)的《无套裤汉》(The Sans-Culottes)(1980)和乔治·鲁德(George Rudé)的《法国大革命中的群众》(Crowd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1967)也是如此。这些和这一时期许多其他优秀的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共同点是,它们决心揭示、描述和展望大众革命运动,这与马蒂兹(Mathiez)(1964)和列斐伏尔(Lefebvre)(1962)等历史学家的工作形成了鲜明对比,在他们的工作中,革命进程在更机械和字面的意义上被描述为“由资产阶级领导的”。还必须提到詹姆斯(C.L.R.James)在《黑色雅各宾派》(The Black Jacobins)(1980)中对海地奴隶起义的精彩描述,以及杰克森(T.A.Jackson)的《属于她自己的爱尔兰》(Ireland Her Own)(1991),这本书简明扼要地讲述了爱尔兰800多年来反抗英国统治的斗争。我还必须推荐尼尔·戴维森(Neil Davidson)最近的研究,《资产阶级革命有多革命性?》(How Revolutionary Were the Bourgeois Revolutions?)(2017),其中充满了我们期待从他那里得到的那种新的评论,以及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的经典《绝对主义国家的谱系》(Lineages of the Absolutist State)(1979),因为它深入了解了这一时期国家封建主义的特征。

要理解工业资本主义的发展,必须以马克思本人为出发点,尤其是《资本论》第一卷(1867),其中包含了大量的历史分析,以及《共产党宣言》(1848),以便进行有效的总结。“漫长的19世纪”(1789-1914)在埃里克·霍布斯鲍姆的三部曲(1962、1985、1994a)中得到了精彩的综合。他关于二十世纪的续集(1994b)很有参考价值,但理论上很差;霍布斯鲍姆似乎无法将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应用于他自己一生中的事件。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45)和汤普森的《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1980)这两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涵盖了早期工人阶级的特征和劳工运动的起源。维克多·基尔南(Victor Kiernan)的《从征服到崩溃的欧洲帝国》(European Empires from Conquest to Collapse)(1982)对更广阔世界的影响是无与伦比的。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对十九世纪中期重大政治事件的分析也很有价值;尤其重要的是《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1895年)、《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1869)和《法兰西内战》(1871)。对于外交史来说,我总是觉得泰勒(A. J. P. Taylor)的许多研究(1955、1961、1964a、1971)非常有用。詹姆斯·麦克弗森(James McPherson)的《美国内战史》(American Civil War)(1990)具有开创性意义。唐尼·格鲁克斯坦(Donny Gluckstein)的研究(2006)是对巴黎公社的一篇精彩叙述。

二十世纪初出版了大量经典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尤其是希法亭(1910)、列宁(1917a)和布哈林(1917)关于帝国主义的研究,卢森堡关于改良主义和阶级斗争的研究(1900、1906),列宁关于国家性质的研究(1917b),托洛茨基关于“不断革命”的研究(1906)。托洛茨基(1922、1932)也是1905年和1917年两次俄国革命的重要指南。对俄国革命也具有特殊价值的还有卡尔(Carr)(1966),这是一篇关于1917-23年的扎实学术研究;钱伯林(Chamberlin)(1965),在某些方面可与托洛茨基的1917年的描述相比较;里德(Reed)(1977),一位激进记者生动的目击者描述。

乌赞(Uzun)(2004)报道了1908年的青年土耳其党人革命(The Young Turk Revolution),布鲁埃(Broué)(2006)和哈曼(Harman)(1982)报道了1918-23年的德国革命,艾萨克斯(Isaacs)(1961)报道了中国革命。托洛茨基与共产国际成立前五年有关的两卷著作(1973-4)对这一时期也很有价值。俄国革命的衰落最好参考托洛茨基(1936),再加上克里夫(Cliff)里程碑式的列宁(1975–9)和托洛茨基(1989–93)传记四卷本。

克里夫——反对斯大林主义和正统派托洛茨基主义——从底层延续了工人阶级斗争的马克思主义传统。他以托洛茨基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的作品为基础,出版了珍贵的作品集,涵盖了中国(1976年)、德国(1971年)、法国(1979年)和西班牙(1973年)的事件。关于西班牙革命的广泛文献尤其丰富。Broué和Témime(1972年)提供了一个优秀的马克思主义分析,奥威尔的《向加泰罗尼亚致敬》(1938年)是对革命行动的经典目击者描述。

战后世界被一系列扎实的马克思主义分析所覆盖:Birchall(1974和1986)和Harman(1988a)关于改良主义、斯大林主义和冷战时期的欧洲;Cliff(见Gluckstein,1957)、Harris(1978)和Hore(1991)关于中国;马歇尔(1989)关于中东问题;以及Gonzalez(2004)关于切·格瓦拉和古巴的文章。在1968-75年期间,乔纳森·尼尔(2001)和克里斯·哈马农(Chris Harmanon)在越南战争(1988b)和经济危机(1984)方面都表现出色。巴克(1987)也有关于法国、智利和葡萄牙的宝贵文章,以及报道伊朗革命和波兰团结的文章。还有关于伊朗的马歇尔(1988)、关于团结的巴克和韦伯(1982)、关于南非的卡利尼科斯(1988)和关于尼加拉瓜的冈萨雷斯(1990)。里斯(2006)对新帝国主义和最近的革命都至关重要,包括1989年东欧的反斯大林主义革命。

当前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是许多评论和争论的主题。由于坚持20世纪70年代对资本主义的理解,许多左翼人士未能接受金融化。Baran和Sweezy(1966)提供了基本的理论背景,而Harris(1983)对资本主义的新形式进行了清晰的分析,Bellamy Foster和Magdoff(2009)、Elliottand Atkinson(2007)、Harvey(2003和2005)、Lapavitsas(2013)、Mason(2009),Mellor(2010)和Varoufakis(2015)都对金融化的不同方面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永久性的债务经济,以及2008年的经济崩溃。Varoufakis(2017)对金融化政治提供了极好的见解。El Gingihy(2015)提供了一个私有化的案例研究。Monbiot(2007)和Bellamy Foster(2009)处理生态危机。贝拉米·福斯特(2017)、福克纳和达蒂(2017)讨论了蔓延的法西斯主义。Harvey(2015)概述了整个世界危机,Harvey,(2013)探讨了现代城市的革命潜力。那些热衷于了解马克思主义时事思想的人应该考虑阅读独立期刊《每月评论》和《变革》。

许多作品现在可以在网上找到,读者应该使用参考书目来帮助搜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6 21:59:24 |显示全部楼层
意识形态 发表于 2023-6-6 15:03
最近看过这个:《世界人民的历史:从石器时代到新千年([英]克里斯·哈曼)》,国内有出版。 ...

感谢推荐。克里斯·哈曼是英国托派,但是这本书的质量是可以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6 22:00:08 |显示全部楼层
俞聂 发表于 2023-6-6 20:45
作者:Neil Faulkner(2018)

马克思主义影响了几代历史学家的工作。接下来的许多内容都要归功于这些前辈 ...

感谢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6-7 08:11:45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各位对井上清评价如何,他写了几本日本史。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6-7 08:21:13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底层,但《辩证法的历险》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5-24 06:36 , Processed in 0.026581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