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31|回复: 3

乌克兰反攻部队90%的人员将死亡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9-6 13:23: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导 于 2023-9-6 14:34 编辑

Ukraine counteroffensive: ‘I’m ready to die . . . 90% of the guys here will die too’ (thetimes.co.uk)全文翻译如下:

漠视生命、毫无恐惧、与杀戮和死亡亲密接触:乌克兰反攻先锋部队 "风暴 "精锐部队的士兵们目光空洞,他们对战场的预言与他们的将军和政治领导人在罗博季涅突破俄罗斯第一道防线后的预言截然不同。来自斯卡拉营的 23 岁风暴小组成员“Boyets(
博耶茨)”说:"要在这个地方战斗并保持战斗力,你必须追着死神跑,而不是让死神追着你跑。"斯卡拉营是一支特殊任务部队,在罗博季涅以南的主攻轴线上作战。"我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只是因为我必须这么做"。

这并不是士兵自恋狂的死亡或荣耀之言:死亡是突击部队的日常伴侣。博耶茨所在的部队自 7 月参加绕轴心向罗波蒂内的反攻行动以来,伤亡已使得部队人数减少到原来的 25%,而冲锋队的预期寿命是前线最短的。"这里 90% 的人也会死,"当斯卡拉营的冲锋队等待接到周日再次夜袭的命令时,这位年轻的战士环顾战友,淡然地补充道。"我们知道这一点。当然,我们已经突破了俄军的第一道防线,但该死的。代价太大了。"

自乌克兰冲锋队首次设法进入罗博季涅(Robotyne)被毁坏的校舍以来的十天里,这个横跨俄军三道防线中第一道防线的小定居点位于乌克兰6月初反攻的最初起点以南8英里处,乌克兰指挥官和美国官员将攻占该村庄视为反攻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战略转移。

周日,指挥乌克兰南部行动的乌克兰最高将领奥莱克桑德尔-塔尔纳夫斯基准将在接受《观察家报》采访时说,他认为俄军已将 60% 的资源消耗在罗波季涅周围的主要防御阵地上,这表明在十月雨季到来之前的有限时间内,乌克兰向南面 55 英里处的亚速海沿岸发起的下一阶段反攻可能比第一阶段更加顺利。乌克兰国防部长奥莱克西-雷兹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随后被解职,国防部陷入腐败指控的汪洋大海。


然而,作为进攻先锋的乌克兰士兵却以不同的语言谈论着罗波季涅周围及周边地区的战斗,他们描述了理论上的混乱、消耗战和大量伤亡,这些都使乌克兰装甲部队疲惫不堪,而最初人们曾寄希望于这些部队加快三个月反攻的进度。

早先曾寄希望于豹式坦克和布雷德利战车能在夏季结束前对行动产生决定性影响,现在看来希望渺茫。取而代之的是,战役的指挥已经转入了靠人力的领域,像斯卡拉营这样的冲锋队,在黑暗的掩护下潜入雷区,进行不惜一切代价的近身搏斗,以便在夜间清除俄军战壕,然后再把装甲车运到前线。"博耶茨说:"布雷德利和'豹'式装甲车非常棒,直到它们触雷后无法移动并被俄军大炮闷死

博耶茨说,他所在的部队是在乌克兰机械化部队屡次陷入罗博季涅前线雷区后加入反击的。博耶茨说:"实际上,我们今年夏天最大的教训是,我们大多在夜间仅靠自己的双腿发起进攻。装甲车稍后才会出现"。

这些高度投入的突击部队的成功可能是进一步突破俄军防线的关键,但这也是必须进行的战斗,以确保乌克兰在秋季之前只能在俄军防线上取得最微小的突破。最初寄予乌克兰西方装备的装甲编队(如第 47 机械化旅)的厚望在现实面前已经破灭。

第 47 旅在德国接受训练,装备有布雷德利装甲运兵车和豹式坦克,尽管缺乏对北约作战理论至关重要的空中支援,但在进攻开始前就受到乌克兰和西方媒体的赞誉。

6 月初,第 47 旅在南线率先发起主攻,但很快就损失惨重。由于没有空中支援,扫雷能力有限,该旅发现自己的装甲车经常被俄军雷区炸得动弹不得,然后又遭到炮击。

上周,该旅旅长和副旅长被撤职换人,一个月前,该部队最引人注目的高级军士长瓦列里-马库斯(Valerii Markus)中士因批评高级军官 "无能 "而离职。

与此同时,第 47 旅花了 15 周时间才推进了 8 英里攻占罗博季涅,隶属于该旅的医务人员说,该部队的伤亡人数已高达四位数。

战斗如此惨烈,以至于在某些情况下,第 47 旅的医护人员小组在
罗博季涅前线执行伤员收治任务时,尽管使用了美制 M-113 装甲运兵车来运送伤员,但还是因为伤亡而将自己的兵力减少到了 50%。

接受《泰晤士报》采访的一个小组说,他们的两辆 M-113 装甲运兵车在罗伯蒂讷附近执行任务时被毁,而他们一次出征需要运送的伤员人数有时超过了所有装甲车的能力。"隶属于第 47 旅的一个医疗后送单位的负责人、医生 "塔拉斯 "说:"从技术上讲,一辆 M-113 可以运送四名伤员。"七月的一天,我们把 24 名伤员塞进一辆车上。七月的那些天是最糟糕的。我们只是在堆积伤员。

塔拉斯在描述每天疏散伤员的任务时,眼睛瞪得更大,四肢抽搐,他接着详细介绍了俄军在攻占罗博季涅几天后对其进行的持续轰炸。这个被毁坏的村庄遭到如此猛烈的炮火袭击,乌克兰军队只能在黑夜中乘坐装甲车在村子里活动。即便如此,也无法保证安全。"塔拉斯说:"六天前的晚上,我们接到一个任务,要把死伤者从被俄罗斯某种新型炮弹击中的一辆布雷德利车里救出来。"我尽可能步行靠近,把布雷德利指挥官救了出来。他失去了一条腿,但火焰烧灼了他的腿,所以他流血不多。"我们没能把炮手救出来,因为他的身体被毁坏的炮塔缠住了。驾驶员的头被炸掉了,我们以为可以把他的尸体弄回来,但后来炮击开始了,我们不得不把他丢在那里。在这一切中,"布雷德利 "的发动机仍在运转。这样的场景在我们的生活中司空见惯,我想我们已经失去了感到恐惧的能力"。

如果说在乌克兰南部前线,恐惧和惊骇因重复而变得平淡无奇,那么在那里战斗的士兵们仍有足够的情感储备,来表达对乌克兰国内外那些认为快速派发西方战争机器就能迅速结束战争的人的蔑视。博耶茨说:"当我听到有人坐在国内或国外的沙发上说:'哦,乌克兰军队现在有了布雷德利和豹式坦克,他们会让俄国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时,我双手抱头,"当他站起来接受当晚进攻的命令时,他的声音突然变得疲惫不堪。"我只希望他们能来到这里,看看我们战斗的真实情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9-6 13:28:34 |显示全部楼层
博耶茨说:"当我听到有人坐在国内或国外的沙发上说:'哦,乌克兰军队现在有了布雷德利和豹式坦克,他们会让俄国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时,我双手抱头,"当他站起来接受当晚进攻的命令时,他的声音突然变得疲惫不堪。"我只希望他们能来到这里,看看我们战斗的真实情况"。


这段话送给某些巴不得乌克兰人死干净的”左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9-6 14:42:41 |显示全部楼层
王导 发表于 2023-9-6 13:28
这段话送给某些巴不得乌克兰人死干净的”左派“!

一群唯武器论的军盲目田小资,就连它们引以为豪的武器实际都是拉跨不堪的,论损失率,挑战者2不比豹2、布雷德利低得多么,到了前线该嗝屁还是嗝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9-6 16:53:11 |显示全部楼层
这会战争又回到传统的战斗方式了,没有大兵团运动和闪电般的突击,依靠人力进行战斗,
感觉有点像一战式打法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8 03:01 , Processed in 0.01810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