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00|回复: 3

广大打工人的极限疲劳,谁来拯救?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0-8 20:19: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10-8 21:59 编辑

https://min.news/career/3d18c216739bc87648644c36175a2e3d.html

[size=1.25]據說,諾貝爾獎得主科斯曾經有句名言:「中國人的勤奮令世界驚嘆和汗顏,甚至有一點恐懼」。


[size=1.25]





[size=1.25]下表是20年來,我國企業就業人員周平均工作時長變化。2022年,是自2003年有該項記錄以來最疲勞的一年,全國勞動者周工作時長高達47.9小時。這個時長,已經比2005年的最高點還要高,即十幾年過去,我們並沒有隨著生產效率和收入的提高而改善我們的疲勞程度。


[size=1.25]






[size=1.25]而令人擔憂的是,勞動時長的增長趨勢並沒有任何停下腳步的跡象。根據統計局數據,今年上半年平均工作時長已經高達48.7小時。也就是說在全民喊苦喊累,喊內卷喊躺平之下,我們的工作時長再度大幅度上漲了,打工人已經處於極限的超負荷狀態是不爭的事實。而4月份更是達到48.8小時的歷史記錄最高點。按每周5天工作日來計算,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長高達9.8小時。


[size=1.25]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OEDC)的周平均勞動時間為37.1小時。相比世界其它國家,我們的平均工作時長是嚴重超時的。「30-49歲的中國女性有酬勞動時間遠超全球平均標準,在聯合國統計的47個主要國家女性有酬勞動時間排名中位列第一。」(《與勞動時間博弈:數說這些年的「打工人」》,澎湃新聞)





[size=1.25]

[size=1.25]以上是發達國家的數據,再來看看全球情況。下圖為媒體根據權威數據整理。

[size=1.25]



[size=1.25]可以看到過去50年的工作時長數據,全球是整體下降的。只有中國大陸、菲律賓、印尼等少數國家的工作時長是逆勢上漲的。而這些國家中以大陸上漲幅度最高,工作總時長最長。


[size=1.25]在生活節奏快的一二線城市或某些行業,工作時長還要更長。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北京調查總隊發布2018年北京市居民時間利用調查報告,就業人群2018年每天工作時間為8小時34分鐘(其中:工作日的工作時間為8小時54分鐘,休息日為7小時42分鐘),每周(無節假日)工作時間為59.97小時。網際網路大廠員工日均工作時長達10小時28分鐘。(《與勞動時間博弈:數說這些年的「打工人」》)

[size=1.25]而以上還只是有酬勞動的時長。對於有些上班族來說,路上還有很長的通勤時間。在北京、上海等城市跨度範圍大的城市,有的上班族為了節省房租,被迫每日遠距離上班。根據報告2018年北京青年人(15-39歲)的平均通勤時間為1小時52分鐘。

[size=1.25]不僅我們的工作時長是最長的,我們的勞動參與率也是最高的。美國國家統計局發布數字:美國65%勞動參與率,日本更低,只有58%。中國人的勞動參與率達到76%,是全世界勞動參與率最高的國家(《1.95億過勞中國人,離死亡只有一線之隔》,鳳凰WEEKLY)。也就是說,除了老人、孩子之外,中國人幾乎全在工作。而這意味著適齡段的男性女性幾乎都處於工作狀態中。可以想像對於一個普通的,有家庭的職場人士來說,當他疲憊回到家裡,想放鬆休息一下是很難的,因為他的愛人也很累,無法互相分擔。

[size=1.25]超8成職場青年曾擔心自己會猝死,近8成職場青年睡眠時間不足8小時,12.5%職場青年睡眠時間不足6小時。可以說我們的勞動者已經處於極限的生死疲勞中。(《與勞動時間博弈:數說這些年的「打工人」》)

[size=1.25]所以中國人喊苦累,絕對不是矯情。



[size=1.25]

[size=1.25]一個國家和社會的發展和財富積累,當然離不開國民的辛勤勞動。但是,勞動創造財富的效率並不會簡單因為勞動者勞動時長的增加而增加。大量研究表明,國家GDP增速是與勞動者時長沒有明顯正相關。





[size=1.25]相反長時間勞動,會帶來精神焦慮,健康風險等大量的問題,嚴重甚至導致猝死。人類感受生活幸福和快樂的方式常常就是我們可以自由、散漫把時間浪費在讓我們快樂、放鬆的事情上。過長的勞動時間,無疑就是擠壓這種幸福感的罪魁禍首。



[size=1.25]近年來,我們不斷走高的離婚率,不斷降低的生育率(年輕人沒有時間進行社交並走入婚育生活),青年抑鬱人群陡增及過勞死現象頻發等背後重要原因就是勞動時間過長。

[size=1.25]





[size=1.25]《勞動法》已經有了明確規定,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8小時、平均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44小時。過勞帶來的負面已經非常明顯,但為何過勞現象還是如此普遍呢?



[size=1.25]我覺得離不開兩點,首先是傳統文化對過度勞動的褒獎,其次是勞動者相對弱勢的地位。

[size=1.25]在我們的傳統文化中,是特別提倡勤勞的。那些勵志故事裡,充斥著聞雞起舞、夙興夜寐、懸樑刺股、廢寢忘食一類的故事。從健康角度而言,這些其實是並不值得鼓勵的。特別是當過度用功並不是為了一個崇高的理想,而純粹只是為了有錢或者身份光鮮這樣的目的時。

[size=1.25]前段時間,某直播平台有個喝酒的網紅,因為過度喝酒而死亡,年僅26歲。媒體走進他生前住所房間,發現牆上寫滿那種金錢至上的話語,「沒錢活著還不如死了」「我不吃我不喝我就要錢」「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表面上他是因為喝酒過量致死,但從他網紅職業來說,他又是拼死的、卷死的,他確實又是「人為財死」了。他還沒能拿到這筆財,但他已經不幸徹底透支了生命。走進了他自我實現的預言。這名網紅撒手離去,留下年輕的妻子還有一歲左右的孩兒。這難道不是一個悲劇麼!



[size=1.25]

[size=1.25]我有時候想,以這名網紅的認知,他不做直播飲酒,估計也會在其它地方拼了命的賺錢。獲得自我的認可唯一方式似乎只有「一夜暴富」了。只有賺到了錢,他的生活才能鬆弛下來。可以說他不是中了酒的毒,是中了一種叫「金錢唯上」的毒。

[size=1.25]在我們社會流行的功利主義思維里,健康常常可以變成一種可以交易的東西。那些不用命換錢的,甚至會被指責為貪圖安逸。



[size=1.25]

[size=1.25]當人們在以耗損健康方式過度用功時,常常喜歡用拼搏、奮鬥、激情、榮耀、出人頭地等這樣的字眼來蒙蔽自己。實際上長期這樣做就是慢性自殺。

[size=1.25]曾經,我也是一個非常用功的人。直到今年上半年我做了手術,有了一些對人生的思考,我開始對我們傳統文化里推崇用功行為保持警惕。我以為過度用功實際是另外一種賭徒式的貪婪。有了這層認識之後,我自己徹底獲得了一種鬆弛和解脫。



[size=1.25]下圖是2012年,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叫《iPhone為何中國製造?》。這篇報導語氣中,對中國工廠和工人的勞動表現充滿了不可思議,裡面有大量的過度壓榨勞動力的現象。該報導也被中國國內許多媒體轉發,卻被當成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人幹勁十足,讓全球驚嘆的宏大敘事素材。曾經,我們竟然還對此感到自豪。

[size=1.25]

[size=1.25]其次,過度勞動普遍還離不開勞動者在就業市場上的弱勢地位。眾所周知,我們是一個有著充沛勞動力的國家,還有著千萬級別的失業人口,例如最近統計局公布,16-24歲年輕人,失業率超過20%。除了一些高端人才崗位,大部分普通人就業都會面臨可替代性困境。你不干,有的是人干。尤其我們的勞資分配談判,缺乏像國外一樣集體協商的機制。



[size=1.25]所以,一些中小企業,經常有讓勞動者超時工作,而不付額外報酬的不正規現象。而一些中大型企業,也經常有通過補貼的方式,讓員工加班加點,例如網際網路公司特別流行的996,007現象。勞動者無法對企業的這種現象說不,因為一來這種現象司空見慣,勞動者維護權益的意識普遍比較淡薄,另外,就是擔心被企業解僱。

[size=1.25]單純靠文化與觀念上的改變來解決我們的過度、超時勞動現象,不僅時間漫長,而且會收效甚微,因為更主要的勞資雙方相對強弱地位短期內難以改變。最主要還是得依靠國家相關勞動市場監管部門,依據《勞動法》規定,加大行政執法力度。

[size=1.25]來看一個真實的案例,內卷是怎樣通過行政性的規定改善的。



[size=1.25]案例:客運大巴車強制停車休息

[size=1.25]眾所周知,現在國內運營大巴客車是強制要求在凌晨2點至5點必須停車休息(或實行接駁運輸)。但十多年前,對運營大巴客車是沒有這個具體約束的。為了利潤,很多長途大巴客車司機經常處於一種極限疲勞的狀態,導致事故頻發,大案、慘案不斷。但這樣的事故,並無法依靠司機們的自覺休息而改變。當一個司機說到達目的地時間是8點,別的司機說5點就能到,那顯然前者提供的服務是不如後者的。明明每個司機都是需要休息的,但由於自由、放任的狀態,卻被迫加入一種生死疲勞的遊戲。司機路上休息沒開快,中途停車休息甚至會被乘客催促或者刁難。

[size=1.25]隨著政策的出台,那麼司機就可以理直氣壯地休息,乘客也無法再提過分的要求。客車大巴因為疲勞駕駛導致重大安全事故的現象,幾乎杜絕。



[size=1.25]我曾經在雨夜茫茫的高速公路服務區,聽到大巴客車司機感念國家的好政策。讓我觸動、感動不已。

[size=1.25]

[size=1.25]這就是好政策推動好治理的最好詮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0-8 20:21:27 |显示全部楼层
赛里斯人民在残酷竞争压力下的内卷程度,甚至让一起修中央太平洋铁路的爱尔兰工人都吓到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0-8 20:21:31 |显示全部楼层
[size=1.25]有人會說,強制不得過度、超時勞動之後,將導致勞動總產量減少,勞動者的收入下降。如果收入下降了,那麼對過度勞動的限制就將得不到推廣和歡迎。表面看來似乎如此。我們可以進行一個小計算。由於勞動者的效率隨著勞動時間的增長下降,那麼超時勞動後的單位時間產出,理論上是會降低的。由於加班工資的存在,實際勞動者工作的單位時間價值提高了,導致企業產品成本增高了。但是現在變成了加班工資高,企業反而拼命讓加班,說明正常工作時間的工資定的過低。導致出現了不合理的現象——勞動者要領到正常工資必須靠加班。《勞動法》的初衷本是通過設置高加班工資,杜絕過度加班現象,但導致的結果卻是倒掛了。

[size=1.25]過度追求產能,背後必然是導致過度的生產勞動。近些年,一些自媒體把中國吹捧成西方發達國家產業的碾壓機,產能的推土機,產業終結者等,這個現象是有利有弊的,需要客觀看待。

[size=1.25]俗話說穀賤傷農,同樣道理,工業製成品利潤太低了,對產業和工人也是一種傷害。國家推出糧食基本收購價,就很好的保護了農民的利益和生產積極性,促進了農業的良好有序發展。在工業和製造業領域,我覺得相關管控的手也不能完全放開,放任一些領域盲目追求產能,利潤逐底甚至刺穿的現象是不可取的。




[size=1.25]我還希望《勞動法》能更加完善精細。對網絡平台從業者等,給予更大關注。一些中小商家被網購平台壓榨利潤(例如網購平台經常利用其強勢地位脅迫商家之間搞價格戰),網約車以及拉貨司機被平台高比率抽成,用派單、積分及評價機制等驅使從業者長時間勞動等。

[size=1.25]還有線下加強對小商戶,個體從業者等勞動境況的改善。一些國外經驗是值得借鑑的,例如荷蘭就規定,商店周日不許營業的(有些地方不一致,但基本遵守每周有一天不能營業)。這樣會對經濟造成傷害嗎?並不會。因為需求總量是在那裡的,只是大家都把周日的需求要挪到其它時間來購買而已。但反觀國內,商店幾乎都是全周營業的,因為你不營業別的商店營業,本屬於自己的客戶和營業額有被別人搶奪的風險,這時候休息和放鬆就會付出相對高昂的代價。

[size=1.25]同時,降低勞動時長,對就業增長其實也有好處。把一個勞動者的勞動價值用到極限,和增聘多一個勞動者解決就業,肯定是後一種情況更利於社會美好。例如,這是去年的某知名網絡平台有員工疑似過勞猝死的新聞。隨後,該公司迅速增聘了1000名員工。另外,勞動者得到的釋放的時間,去消費、娛樂和社交等方式享受生活,對經濟的好處更是毋庸置疑。




[size=1.25]

[size=1.25]曾經日本也是過度勞動非常普遍的國家。2015年《華盛頓郵報》報導稱:「過勞死」一詞正是來自日語,2011年,該國大約1/3的自殺案原因是過度勞累。日本和中國一樣也有職場過度加班的傳統文化,同樣國家都有明文規定的勞動制度,但均被企業鑽了空子。日本職場人過去常給外界的麻木、壓抑、疲憊的刻板印象。

[size=1.25]但現在日本的職場過勞現象在過去幾年已經得到明顯改善。2016年-2019年前後,首相安倍晉三領導的日本政府開始大力整頓日本職場過勞現象。日本提出了「工作風格改革」這一全國性的口號。




[size=1.25]

[size=1.25]但與此同時,數據告訴我們,日本改善就業環境,減少加班時長並未對GDP產生任何拖累。相反近年來,日本的經濟數據還呈現不少亮色。2023年二季度(4~6月)日本國內生產總值(GDP)初值為年率增長6.0%,出現了罕見的高增長。

[size=1.25]現在是時候整頓我們的職場亂象了。有些公司為了利潤最大化無所不用其極,但讓充滿希望的年輕勞動者筋疲力盡,會從長遠上削弱國家的競爭力。









[size=1.25]一方面,渴望提振消費和經濟活力,而一方面廣大的勞動者則陷入超時勞動中沒有喘息的空間。一方面,勞動收入分配差距過大,而一方面最低基本工資提振緩慢。

[size=1.25]

[size=1.25]尤其還有,一方面在擔心勞動力和人口紅利消失,一方面企業卻能歧視甚至輕鬆解僱35歲以上正值壯年的勞動力。卻並不是因為這些人缺乏勞動技能或素養,恰恰相反他們是熟練的勞動者,而只是因為他們不能像更年輕的,更新鮮的勞動力那樣可以忍受長時間加班,導致他們被迫離開熟悉的崗位,有些人才甚至只能被迫離開熟悉崗位送外賣等養家餬口。我身邊有工作經驗非常豐富的朋友,因為不能忍受這種職場亂象,去國外工作了(沒有35歲歧視)。國家和社會辛苦培養的人才,卻這樣流失,不也可惜麼?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0-8 21:08:24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香港工作时间是从2500降下来的,我感觉大陆工时还有进一步上涨的空间。。。
经济学的一个基础假设是出更多钱就能买到更多劳动。可是感觉特色出的钱比其他国家少(无论绝对值还是占gdp比例),获得的劳动(平均工时和劳动参与率)却更多是怎么回事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4 06:07 , Processed in 0.020606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