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41|回复: 7

关于李星文章的一些看法 —— 再谈《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1-6 16:38: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1-7 01:24 编辑

我刚刚看了《世纪午夜 ——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台前幕后》,说实话,我现在再看这个文章,和几年前相比,感触很不一样。我在这里打算写点东西说说我的看法。



我对这个文章的一些内容是比较否定的。我认为,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相关的打击了工人阶级的士气是错误的。除此之外,很多内容一样是错误的。在下文我会仔细的说明我的观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1-6 16:40:32 |显示全部楼层

一,法西斯真的是邪恶的吗?


首先我们必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就是法西斯真的是一种邪恶吗?我认为,现在在2024年美国霸权即将落幕之时,这个问题的答案实际上变得非常清楚。法西斯根本不是恐怖的恶魔。实际上这个恐怖恶魔的形象本身就是宣传出来的。


我们现在听到法西斯主义这个词,实际上脑海里面就是直接和恶魔联系起来了。比如说邓小平坦克车,我们就说这是“法西斯”式行为;特色搞专制,我们就说这是“法西斯”政权;乌克兰搞大屠杀,我们就说这是“法西斯”行径。甚至到生活中,一个暴力对待自己子女的父母也会被说成“法西斯”式教育。这些都有共同点,就是把所有的,带有暴力和强制的东西都归结到“法西斯”。一方面,这实际上是一个自由主义的观点(即把所有的问题归结为暴力压迫)而不是左翼的。另一方面是,这些违背事实的刻板印象,是现代宣传工业的结果,而和事实无关。


法西斯实际上是(国家)法团主义。法团主义认为,整个社会应该是一个和谐的、统一的有机体,因此阶级斗争是一个邪恶的思想,应该和谐社会。具体的操作,一方面是国家要居中调停资本家和工人(这和波拿巴主义类似),但是另一方面是国家应该深入渗透社会组织,搞官办工会和企业协会,从而更深的控制阶级斗争。当然,既然要搞官办工会,那之前共产党和社民党的组织就必须取缔。总的来说,德国和意大利都一方面是官办工会,另一方面是国家成立企业协会,是符合这样的法西斯主义定义的。


那我们现在仔细想想,这真的是一个很邪恶的制度吗?首先,虽然工会被国家垄断了,但是工会仍然能够是一个对国家施加压力的利益集团。法西斯主义/法团主义的国家仍然会一定程度上实行改良主义。法西斯主义跟社民党执政的资本主义国家或者历史上现实的社会主义恐怕不能相比,但是和当今的直接压制工会的威权资本主义,或者用外包直接经济上消灭工人阶级的新自由主义去工业化相比,甚至和早期的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相比,法西斯主义难道不是一个改良一个改进?


当然,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又不一样。纳粹主义的除了法西斯主义的内容之外,还有种族主义,即“对外族的兽性的仇恨”。种族主义当然是很不好的,但是这实际上是一个乐子。跟英美的种族主义相比,纳粹简直就是白莲花。纳粹的屠杀当然多而且恐怖,但是和英国在印度的统治相比,只能说啥也不是。纳粹在乌克兰搞去工业化,把乌克兰变成纯粹的原材料产地,但是和美国90年代之后在拉美、东南亚和中东搞的去工业化相比,同样也是小巫见大巫。说句不好听的话,把纳粹统治下的乌克兰和今天的乌克兰相比,可能纳粹的乌克兰都还更好一点。说白了,纳粹化的法西斯的确很恶魔,不过这恶魔也就那样。


我们今天听了二战后快80年的宣传,所以说脑海里面一看到法西斯主义就觉得这是邪恶的,恐怖的东西。但是对于当年真正见过法西斯主义的人来说,感受是不一样的。而这就引入了下一段的分析,就是当年斯大林在外交上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究竟是不是让工人阶级脑子晕了,引起了所谓的思想混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1-6 16:42: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0135117 于 2024-1-6 16:44 编辑

二,工人阶级组织的路线斗争


上面已经分析了,法西斯主义不是恶魔,所以说,当年真的面对法西斯主义的人,心态和我们这种在战后宣传浸润了80年的人是不一样的。


共产主义运动是有路线斗争的,这是很明显的一件事。不同的人对于如何过渡到共产主义有不同的看法,而就工人国家自身来说,党内的不同的派系也对应该采取什么政策有不同的看法。党内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说的就是如此。所以说,当时的苏联内部,必然同时存在希望和德国交好,和英法交恶的派系,也存在希望和英法交好,和德国交恶的派系。无疑,前者得势,就会给法西斯辩护,而后者得势,就会说民主国家也挺好的。当然,不管和德国还是和英法交好,客观上都是苏联利益的不同角度,两条路线不是根本性的矛盾。所以说一个派系的成员可能变成另一个派系成员,这种事情恐怕还是经常发生的。


那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理解苏联的内部争斗、对外宣传,那结论就完全不同了。


比如说,“「直到最后时刻,多数政治局委员还蒙在鼓里」[38](赫鲁哓夫)”只看原文,我们好像会觉得这是苏联官僚集团独裁专制。但是仔细品味,带着路线斗争的思路来考虑,这实际上是亲德的派系直接迅速行动做出既成事实。


再比如说,“苏共及其附庸——共产国际昨天还惊呼「法西斯主义像一只疯狂的野兽猖獗于全欧」[47],今天却笑眯眯双手一摊:「昨天我们还是敌人,今天形势变了,便不再是敌人」[48],并百灵鸟似地歌颂苏德友谊万岁:「我国同德国的关系彻底改善了。现在两国正沿着加强友好关系、扩大实际合作以及从政治上争取和平的努力的路线发展……我们始终认为,一个强大的德国是欧洲持久和平所必不可少的条件」[49](莫洛托夫)。”这段话好像是在说苏联宣传混乱。但是如果是有两条路线,那么新路线代替旧路线,结果不就是宣传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吗?


“追随红旗的先进工人晕头转向”,真的吗?还是仅仅是曾经的路线的支持者表示不满,而新路线的支持者、在苏联外交面向英法的时候的沉默者实际上一点也不晕头转向,而且还表示支持呢?“我们共产党人与德国法西斯站在完全相反的政治与世界观立场上,突然却成了盟友。难以理解和消化这一事件的后果”,这句话又是源自赫鲁晓夫,这难道不能理解为旧路线表达反对吗?


“出于政治惯性......自作主张的法共迅即遭到上峰痛斥,又一轮劈头盖脑的共运路线大挪移开始了。”那不然呢?在中央机关胜利的新路线的支持者,会不会利用行政任命的关系,把下级机关的路线也进行更改呢?


莫洛托夫说的所谓“我国同德国的关系彻底改善了。现在两国正沿着加强友好关系、扩大实际合作以及从政治上争取和平的努力的路线发展……我们始终认为,一个强大的德国是欧洲持久和平所必不可少的条件”,在当时的情况下,恐怕根本不是宣传,而是相当一部分人真的是这么想的。


“取得阶段胜利后,纳粹当局迫切希望恢复工业,以供应庞大征服机器的继续运转。为此,德军与纳粹党代表与各地左派积极接触,打算借助后者的威信推进企业复工计划”。工会组织和其他的左翼组织首先是靠罢工的能力兴起的,所以说究竟是复工还是罢工,确实对生产有决定性影响。既然已经决定和德国合作,那么工会就不搞政治性罢工,不搞反对占领和纳粹的罢工,这是一个很显然的推理。


最后的那部分,把前德共领导人送回去的事情。这确实是荒唐的。不过也就只有这一点是错误的。


最后,就一个史学研究的角度,来提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李星的证据是有非常大的问题的。因为他依赖的材料,很多都是外交辞令、当事人的回忆录或者看法、政府机关的宣传材料;而且相当的证据是轶事证据(说句简单的,可以理解为举例论证),也就是说根本不能当作证据的证据。外交辞令、个人看法、宣传材料显然要么夸大其词,要么涂脂抹粉;外交辞令一定会是双方都能接受的语言,所以说对德国的辞令就是强大德国是中欧安全保障,或者对英法的辞令就是民主和非民主的斗争什么什么的,这种辞令大家都知道就是场面话,谁都不会信。宣传材料跟外交辞令是一样的。而个人看法,最大的问题是它根本没有代表性。用这种论据来论证课题,是非常不严肃和外行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1-6 16:42:49 |显示全部楼层
毛主席在毛选就提过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和日苏中立条约了,是持正面态度的,包括他晚年的看法:二战一半是帝国主义战争,一半是民族解放战争,质变的点是苏联的参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1-6 16:44:09 |显示全部楼层

三,关于官僚和工人自治


我先抛出结论,李星的文章充分说明了在当时的情况下,官僚特权集团存在的必要性,而且也侧面反映了究竟在什么条件下,官僚特权集团是没必要存在的。当人民对于管理公共事务的知识还处于懵懂、刻板印象和情绪化的时候,就必须要有一个官僚特权集团。因为这样起码还能有现实的社会主义,而不是直接一步滑退到资本主义复辟。


李星特别喜欢说一件事情,就是苏联的宣传造成了工人阶级思想的混乱。我在上一部分已经论证了,其实有相当一批人对究竟是法西斯还是和英法合作,是有自己的思考的。他们在官方宣传要和英法合作的时候,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看法,仅仅是沉默了,并且在路线转向的时候发声。但是确实得客观承认,绝大部分工人阶级恐怕不是这样的,他们对外交或者政治啥都不懂,共产党怎么宣传就信什么,之前说这是民主和非民主的斗争那就信了,然后现在变成大家都是帝国主义狗咬狗就脑子转不过弯。


但是,我觉得说句不好听的,但也是客观的,那就是这种人不太适合参与政治。阅读是个好习惯,但是如果一个人阅读的是报纸,那么读的越多,这个人就越傻。一个人的信息来源怎么能只能是报纸、舆论乃至各种宣传材料呢?一个人应该首先接受教育,对各种政治经济理论有基本的熟悉度,然后阅读各种老的,经典的书籍,有了基本的看法,基本的判断力;最后,面对各种报纸,只会把他们作为补充填充进自己的观点库,能不动声色面对宣传材料,即使因为舆论而沉默也能保持自己的观点。这种人,才是有足够的,参与管理公共事务的理智水平的人。


这种判断力的培养说实话和言论自由并不关,因为观点的重要性在于接近事实。因此,绝对的言论自由只会让谬论无限制的发声,反而制造噪音。而另一方面,苏联首先没有封锁马克思主义的书籍,内部路线斗争搞的书籍查禁涉及的也主要是当代人(普列奥布拉任斯基或者布哈林)的看法,这种程度的言论审查并不会违背人的观点的形成规律。


李星所提到的这种思想能因为宣传材料变化就开始混乱的工人,说白了,根本就没有参与政治讨论或者决策的能力。而一旦让这种人真的开始参与政治,那就完蛋了。因为他们必然用刻板印象来代替事实,用道德好恶来代替逻辑,最后在不自知中走向毁灭。其实1939年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之所以能签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张伯伦压不住国内的反德舆论,否则继续祸水东引让苏德先于德法打起来非常有可能——事实上只需要不保障波兰独立就可以了。这只是近两百年来舆论危害外交——这个涉及政权生存的最重要的公共事务——的无数例子中后果较大的一个。


考虑到这一点,李星这一段的论证,就很成问题


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孩子,工人共和国无疑有自己的国家利益。就国内而言,它需要确保和促使工人与其他最广泛的人民群众构成社会生产生活的管理主体,不断稀释职业官员制度在国家机器里的含量,为此要提高一般的文化和物质生活水平;就国际而言,它的长远出路在于国际革命的胜利(即援助和协调无产阶级运动,促使更多地区出现工人政权,尽快使全球政治力量对比产生有利于无产大众的转折)。


20年代中后期,苏俄执政党对工人民主的侵蚀和压制已制度化(以1936年新宪法为顶峰)。简单地说,苏共官僚可定义为工人国家的波拿巴篡权集团,既禁止工人参与社会管理,又(不很情愿地)压迫资产阶级复辟趋势。从阶级属性来说,斯大林一伙仍附在工人国家这张皮上,后者的覆灭意味着苏维埃官员(作为一种制度)的权力终结,所以被迫保卫苏维埃(发展经济、充实武备、避免和击退国际军事干涉);另一方面,特权集团又生怕工人阶级夺回失去的权力,使得「波拿巴统治集团只有一个念头:生存、生存、生存,只有生存下去才能维持高高在上的特权地位,任何其他事物都属于技术问题[27](托洛茨基)。


确保和促使工人与其他最广泛的人民群众构成社会生产生活的管理主体”,就和李星的后面的论述矛盾了。如果工人阶级的主要成员都是只会信宣传没有自己真实看法的人,那他们参与管理就是灾难。因此“工人共和国无疑有自己的国家利益”反而是让工人阶级自身不能成为管理主体。


当然,这种情况不应该也不能是永久的。必须要提高工人阶级的教育水平,减少劳动时间,等等。一个“民享”的政权,还是应该补上“民治”和“民有”。不过民主的三个要素的前后顺序是不能颠倒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1-6 17:00: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AD 于 2024-1-6 17:03 编辑

凭借我一些混乱的记忆和见闻来说,早期的法西斯主义的来源有两个,一个是邓南遮一个是索雷尔的革命国家工团主义
这两种都没有墨索里尼和希特勒极端
所以一些原教旨法西斯主义者认为希特勒和墨索里尼背叛了法西斯主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1-6 22:23: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1-6 22:32 编辑

李星同志如果看到这一段讨论
欢迎李星同志就有关问题进一步阐明自己的看法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1-7 16:12:46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1-6 22:23
李星同志如果看到这一段讨论
欢迎李星同志就有关问题进一步阐明自己的看法
...

不过毕竟李星是快20年前才写的这个文章,感觉还要回应有点难为他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18 13:11 , Processed in 0.01836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