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57|回复: 10

关于一些具体问题的探讨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2 21:55: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2-22 23:46 编辑

我想红中网的各位同志对于未来革命道路以及现在的形势有一定的共识,那在此想和大家讨论讨论对于具体问题的分析,因为这次关于未明子的事情还是出现了分歧的,想看看在其他问题上是否有不同的见解。

一,现阶段,参与“左翼组织”的成员,领导集团是哪些人,普通参与者是哪些人?(尽量用阶级来分,不用也行)

二,这些参与者是抱着找刺激、自我感动或者当老大的心态参与,还是真的想成为为进步工作奉献的人呢?

三,这些组织做出的事情对于进步工作多大作用,以及会对成员造成多大影响?他们会是推动革命的主力吗?

四,面对错误的理论我们应该批判,但是面对某些“左翼”错误的行动,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五,我们应该把宣传的精力放到哪些群体身上呢?向谁宣传最容易呢?

暂时这么多,希望大家能够补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2 22:21: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OSO 于 2024-2-22 22:54 编辑

一:主要是以现实生活,“仕途”不如意的年轻学生,年轻知识分子为主,所以这些人成分就主要以小资产阶级为主,有些时候还总能见到资产阶级出身的人过来凑热闹。二:确实是各种原因的自我感动和自以为是的成分居多,详细可以参考上一轮他们18年的大事件,真正分化出来的真诚分子实际极少。三:可以说,除了在整理文献和批判一些新老机会主义方面有一些正面意义就没有什么了。目前的条件来看宗派集团对宗派成员影响大部分不会超过中特对现实生活的力量,以18年事件为例这些人最后也是回到他们原本的生活不过问政治了,以他们的阶级成分和十几年来惯有的亲自由派机会主义立场来说,就不可能是推动这一轮社会主义的革命的主力。四:少说漂亮话,多做平凡事。五:中国年轻的产业工人群体及身为家属,后备军的广大“中专”学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2 22:54:42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先说一下我的观点。

参与这些组织的,领导集团也好普通参与者也罢,都不会是无产阶级,只能是小资、资产阶级或者脱产的如学生等。其参与团体的动机或者说心态,也多数以找刺激或者其他为主,不会是真正的想要去帮助工人,这是他们的阶级意识所决定的。

举个例子,小资可能会偶尔发善心去帮助他人,捐捐款或者帮助几个穷大学生,“看不得他人受苦”,但这是以他们的优越生活为前提的,绝对不会是抛弃自己的美好生活去怎样。

所以,这些成员是做不到像北大马会那样抛下自己前途去融工的,充其量就是去干几个星期标榜自己“融入群众”成为一种谈资从而在“圈里”更可信,更有话语权。

既然是这样,那他们会进行的行动反而就不用说了,“融工”对他们来说恐怕都太吃苦了,所以要么是写各种小作文、小册子去“宣传”,要么就是表演表演行为艺术去做做好事,至于帮助工人讨薪?除了法律专业的左翼,恐怕得让工人去教他们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对于中特的危害反而不如老练的讨薪能手,因此中特对其应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有两点需要注意的,第一就是“错误”理论的宣传,第二就是组织的构建,这两者对于左翼来讲在资产阶级正常统治时期是不利的。错误的理论宣传就不说了,不仅会把自己坑了,更会坑一大批进步青年;至于组织的构建,特色政府对于“组织”的防备还是很严格的,尤其是数量达到几百几千敢去搞串联的,“组织”本来就是一个很严重的事。对于革命来讲,没到革命高潮即将到来的时期用不着组织,而帮助工人也用不到组织,只会给特色以借口白白浪费力量。

理论上,不经过失败、不经过挫折,这些错误路线是不会被承认的,所以对于这种“组织”行为,在尽我们努力宣传的同时,应该保持旁观的态度,让事实来教育人。但是考虑到这些组织成员都有一定的“激进”时期,即最多从高中活动到大学,出了象牙塔进入社会之后会变得“务实”“客观”,所以未明子的公开举报可能是要让他们进入社会之后慢慢反思从而避免在自己的“激进”时期被盯上丧失革命热情,这样把“有生力量”保存下来。

这两种情况,都是我个人的一种推测,如有不合理的地方大家可以讨论

按照总罢工的设想,那么宣传重点应该放到工人身上,争取向工人或者普通学生宣传“多要一块钱/少干一分钟都是在挖资本主义的地基”这种类似口号式的思想,其他的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2 23:15: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OSO 于 2024-2-22 23:15 编辑

我是一直都不想从末先生和互联网上的极左小鬼们选择站队,他们这一出“抬柳批末”可太小丑了,还不如前年黑哥儿的《征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2 23:15:09 |显示全部楼层
把我前面发过的整理了下,补充了几点。

学院派对社会的认识来自于书本而不是现实。

既有客观的原因,比如家庭条件很好,一出生就远离复杂的社会矛盾,比如被关在学校里被衡水,绝大多数时间用于应试教育,少数时间拿来读马列,时间和空间上的严重紧张,导致其严重缺乏对当前阶级斗争形势的了解。

也有主观的原因,比如宗派团体的影响,离经叛道者往往会被人误解,甚至是严厉的攻击,宗派本身也会加强其受众对少数理论权威的“迷信”,这个属于懂得都懂的事情,不多说。

柳拜、未明子能有这么多人粉,一大原因就是他们告诉大家“我在为人民服务,我在进行改善底层群众生活状况的实际行动”,这就吸引了一大批想实践但无法实践、过去无法实践但逃离衡水了已重获自由的青年左派。对于这些向往实践的青年左派,积极引导是第一位的,倘若他们跑到学院派那边了,做了些冒进的事情,我们最多的跟他们善意的提醒一下,晓之以理,仅此而已,他非要往火坑里面去跳,总不能我们也跟着往里面去跳(当然,如果你们都处于同一个组织并受一定组织关系约束的另说),他们跳下去了,我们最多表示一下惋惜,也的仅此而已了。过去的经验表明,有时表达同情只会让剩下一些不了解实情的人视这些跳进火坑里送人头的“革命前辈”为“吾辈楷模”,然后接着往里面去跳,就这个意义上讲,对于学院派的错误做法,只有坚决的批判才能最大限度的治病救人,当然,也仅限于批判他们,我们也没法把他们绑起来说不准你去送人头。

至于柳拜本身的实践怎么样?虽然我不了解柳拜本人,但从目前披露出的信息来看,跨省串联无疑是一场相当危险的政治冒险,邪恶的推测,如果柳拜背后是政保机关,也许就是另一个激流网。

目前来看,能做的事情,笼统的说有三个方向:

一是在理论斗争上要坚决地揭露学院派路线的错误与反动。

理论宣传上,要充分考虑到受众的实际情况。

前年至今,有越来越多的网友表示其所在学校越来越衡水化,衡水化对进步工作最大的影响就是极大的压缩学生的闲暇时间、极大的限制学生的活动空间,导致进步学生越来越同社会隔绝,对社会的了解渠道仅限于网络上少数具有免死金牌的“理论权威”(当然,我不是说阳和平老师)。

就大多数劳动群众而言,下班后身心俱疲,要研读巨大厚的作品显然是有些困难,并且,对理论的掌握程度也是因人而异的,若是理论过于缥缈,实在远离其现实生活,那群众就没有兴趣去了解。

实践派的理论宣传工作应当更具有针对性。对于进步学生,文章要短。学院派在过去曾编了一本极烂的小册子《星火手册》,但因为小册子实在是短小精悍、回答的问题相当广泛,一时间广为流传,这是我们要学习的。对于劳动群众,文章要俗,拒绝各种抽象的黑话,讲现实,讲生活,玩的就是真实,鼓舞群众而不是像学院派那样给群众泼冷水天天复读无产阶级只能挨打的屁话。

在我看来,红色中国网为左派积极分子提供了相当全面的理论支持,在同学院派的理论斗争中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我建议众红色网友们将这些理论改造一下,把要用卡车拉的大炮,变成随时可以用的步枪。

二是要在实践中形成一个能够解决劳动群众所面临的实际问题的、可复制的经验方法,未明子试图公开这么做,但他be了。

先就未明子be这事提出我的看法。

未明子的思路类似于搞一个小生态,合作企业解决资金问题(做事要用钱),工益食堂解决吃饭问题(后勤援助),俱乐部、劳动委员等解决发展问题(介入斗争),工益小组则是这个小生态的种子,让过去没有跟劳动群众打过交道,没有任何团队配合经验的青年左派在刷经验的过程中建立信任,达到“你懂得”的目的。

这种设想其实很好,但给学院派骂了个半死,不过,我不明白某些学院派有什么资格去骂未明子,它们跑乡下把农民的地给“承包”了,再把农民变成它们的雇农,最后挂一个“合作社”的牌子来赚小资的钱,完全就跟地主一样。

比如,搞工人食堂,得去工人多的地方搞,工人进店吃多喝多了,跟老板就熟络了,苏州的“反动牛肉面馆”在饭点时有很多骑手来吃,这就是很好的切入点。于是有人试图这么做,打算去厂边上开个饭店,然而工厂就是资本家的领地,围绕工厂开的各种超市、饭堂无不与资本家的亲戚有关,如何解决呢?不好解决。

再比如,卖东西,未明子卖苏打水,有人就想学着去卖咖啡,给咖啡打上一些主义主义元素的包装,刚开始的时候有些未明子粉丝前去购买,还算不错,后来热情过了,就没了,现在咖啡滞销,帮帮老农()

再比如,工益小组送人吃东西,我事先声明啊,我不太了解全国大多数工益小组具体干的啥样啊,如果有搞得好的,欢迎来介绍一下经验,我也学习学习。就我了解的当地的几个小组,他们都因为没钱而停摆了,具体原因不太了解,有可能是猪肉涨价了。

未明子的实践可以说是好的,是有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但不太好复制(那种仅仅在b站注册了个“XX市主义主义工益小组”账号的不算复制成功)。

未明子模式最大的问题就是很难复制,有哪个外地工益小组复制成功了呢?我是没听说过。正是因为未明子的工益模式难复制,没成功,那些过去尝试了工益模式的未明子粉丝们必然会思考为什么没成功,是不是有更好的办法,在这样的前提下,对未明子方保持一个相对温和的态度是有益的,一上来就把人家骂个狗血淋头,人家怎么愿意好好对话呢?按照阳先生的话来说,“要警惕派性作祟。”

基于这样温和的态度,我在前面的跟帖中也没有把柳拜的行为贬为“哗众取宠”吧,我强调的是

至于柳拜那种送东西的做法,柳拜通过送东西、怀念毛主席的手段取得了相当好的宣传效果,这种方式具有可复制性,但凡是个人都可以去城乡结合部提着米面粮油送给困难群众,最后拍成视频发到抖音上去,门槛可谓是相当的低,但这么做的主要效果是抖音上获得粉丝支持,而不是现实中形成有利于劳动群众的物质力量。

也就是说,慈善模式的主要目的是宣传,送一通,拍一通,发抖音,有人看到了,柳拜同志我也想加入,欢迎你,我的好同志!当然,这么做的复制性很强,前有那个支持把医院全都私有化了的当代活哈耶克之圣孙——户圣——给老奶奶买东西,现在有给底层群众送米面粮油送衣服的柳拜,这可复制性是有的,但问题在于,他们这种做法不是主要的解决问题,而是拍成视频让更多人关注他们,区别在于户圣是目田,柳拜是左人,仅此而已,对于其他那些并没有苦逼到连衣服都得靠捐赠的劳动群众来说,这种实践并没有什么意义。

未明子有解决问题的心,柳拜则是可复制的,打个比方,未明子的工益模式就像是M1A2 SEP v3坦克,一台车就超过2000万美元,一般人用不起,柳拜的慈善模式则是AK步枪,很便宜,谁都能用,但我们现在要的是可以封锁曼德海峡、打击西方舰船的火箭炮,要能管用,而且用的起,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那能不能“我全都要.jpg”呢?有的。

三是另起炉灶,学院派的主要阶级成分是小资产阶级,物质力量只有靠物质的东西来摧毁,一时半会改变不了导致其变成学院派的物质条件,那就去找在这种物质条件之外的人做工作,比如中专、职校等,职专的阶级矛盾是更加公开化的,尤其是进厂实习期间,职专生对社会的认识不是像学院派那样来自于书本,而是来自于资本家对其的残酷剥削,来自于学生工为了争取自己微薄的“津贴”、毕业证、“实习”证明而同资产阶级、学校官僚进行的斗争,工人阶级是从切身利益当中领悟革命真理的,这个道理在我们今天也是同样适用的。

这三个方向都各有各的困难,方向一容易挨骂,方向二对于实践能力的要求不低,方向三则毫无先例,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走前人没走过的路,不过,唯物主义者其实是最“唯心”的,最能够刻苦,最不怕死,金钱是物质,可是金钱收买不了唯物主义者,我们有最伟大的理想,因此,我们要有顽强的战斗性,排除万难,争取胜利。

点评

∀与∃  三个方向总结得好!  发表于 2024-2-23 03:33:3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4-2-23 03:39:13 |显示全部楼层
西红柿收割机 发表于 2024-2-22 23:15
把我前面发过的整理了下,补充了几点。

学院派对社会的认识来自于书本而不是现实。

未明子这个活动形式和与工人之间的关系有很大问题,前段时间偶然刷微博看到一个工人发的关于未明子公益的博客,说工厂工地基本上都包吃包住,送几顿饭不可能让工人拥护未明子的公益不受铁拳,有些未粉还以为人骂几句资本家就表示公开支持未明子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3 03:57: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守门老鸨 于 2024-2-23 14:25 编辑
SOSO 发表于 2024-2-22 22:21
一:主要是以现实生活,“仕途”不如意的年轻学生,年轻知识分子为主,所以这些人成分就主要以小资产阶级为 ...

我觉得现在就应该以理论研究为主,很多老问题都没有探讨明白,如现在红中网在更新的中苏论战,又不断冒出新的问题

暂时,阶级成分、去干什么实际行动都可以不考虑

您的第四条,如果是指多做好事,那还好。如果只是资本主义社会下的个人奋斗,反正从马前卒到黑蜣,一贯都是那么鼓吹的

您的第五条,不知道和之前的融工又有什么区别

我对产业工人(主要是代工厂工人)挺悲观,他们本身二十年来,对革命没有太大贡献,现在民族主义自由派却把他们抬上神坛,叫嚣“革不革命都要由厂里的工人爷爷说了算”,正中某些左派的下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3 14:36: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守门老鸨 于 2024-2-23 14:37 编辑
西红柿收割机 发表于 2024-2-22 23:15
把我前面发过的整理了下,补充了几点。

学院派对社会的认识来自于书本而不是现实。

作为一个普通左派群众,我想问问如何确立精神在一定条件下对于物质的优先性,如何巩固信仰?而不只是“屁股决定脑袋”式的,因为被资本主义社会剥削欺侮,而拥护社会主义?

庸俗唯物主义、唯生产力论、拜金主义等等,对当代青年,特别是对当代左翼青年的腐蚀,触目惊心,罄竹难书

在这方面,有什么理论书籍可以推荐,谢谢各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3 15:50:49 |显示全部楼层
“屁股决定脑袋”式的,因为被资本主义社会剥削欺侮,而拥护社会主义?

我想,“屁股决定脑袋”才是未来革命的原因,也是群众支持社会主义的原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3 23:19: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2-24 00:15 编辑
守门老鸨 发表于 2024-2-23 03:57
我觉得现在就应该以理论研究为主,很多老问题都没有探讨明白,如现在红中网在更新的中苏论战,又不断冒出 ...

一,我不亲自由派和美帝在中国的各种外围组织,代理人。二:我不会去鼓吹,煽动学生和工人掏开已有的合法组织不惜一彻代价去建立什么公开的独立工会。这就是我和他们的根本区别。至于你说的小粉红的道理,本身倒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本来“工人阶级的解放只能是工人自己的事”这道理就是马克思还在的时候就确立了的。主要是这些人想借助我国工运不够发展粉饰太平,他们的“工人”也只是自己臆想中的工人,和自由派为了大搞私有化做舆论臆想中的”农民“差不了多少。

点评

SOSO  “少说漂亮话,多做平凡事”本就是列宁常用的话语,左派用这句话当然有左派的自己的见解,不能只因右派常引用就不能用这句话了。  发表于 2024-2-23 23:35:08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22 19:20 , Processed in 0.03166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