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50|回复: 4

论反共思潮的成长、演变、受挫、回潮(二)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3-23 08:22: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方舟 于 2024-3-23 18:04 编辑

第二集:成长——从内外两个角度分析反共思潮的萌芽


在历史社会主义时期,官僚和人民群众虽然逐渐出现了隔阂,但毛主席共产党闹革命带来的基本信任还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基本上深入人心。官僚虽然有些特权,也不敢完全不看群众脸色行事。可以说,人间和天庭的泾渭分明尚未形成。更不用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本身就是对官僚权力的限制。客观来说,历史社会主义由于半殖民半封建时期欠账太多,脑体分工未能抹除,存在不少失误和错误,但从民族主义角度来说仍然是上下五千年最好的制度。可是,官僚特权膨胀到一定地步,计划取消社会主义社会契约,那可就不一样了。本文将从内外两个角度分析,本朝的官民如何在“社会主义”的旗帜下厌共嫌共,乃至反共。

内部篇

其一,自从天庭建立起来之后,它们就没有停止过对社会主义的破坏。这种破坏,以法律——秉承统治阶级意志的产物——体现。

他们是不是立法取消“罢工权”,并在天安门屠杀之后禁止人民群众随意上街游行?

他们是不是立法删除“惩办一切卖国贼”,为自己的卖国行径开绿灯?

他们是不是对历史社会主义顶峰的1975年宪法压根连提都不提,也不承认在那时的制度下,受到提拔的陈永贵同志的副总理职位?

他们是不是取消“投机倒把”罪,为黑心商人的行为开了绿灯?

他们是不是按照资本主义国家的法律撰写《刑法》,取消了社会主义制度之下的公审,让犯人作案之后得过很久才得到审判(到那时民众的记忆早已淡忘)?

历史社会主义时期,就有诸多“扛着红旗反红旗”的官僚倒行逆施。他们是不是代表共产党?他们是不是胡作非为?他们的胡作非为,造成了大面积饥荒,会不会影响到人民群众对“共产党”的认知?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由于自己祖辈遭受的官僚暴政,大骂共产党。由于未能解决脑体分工,进城之后的共产党加速变质,可以说所有社会主义社会契约都逃不过修正主义的侵蚀,只是中国的社会主义政党还有毛泽东这位威信极高的领袖坐镇。不论是“大跃进”、“四清运动”,还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最后都成为了官僚打压异己的大舞台。历史社会主义时期,它们就是“扛着红旗反红旗”的家伙,就以共产党的名义在北京制造了白色恐怖。在新的朝代,他们只是复刻了前朝的故事,并且把自己在历史社会主义时期干的好事全部归因于“制度不完善”或者毛泽东。这里我也得说一句:新的社会主义制度,不需要伟大领袖,而需要人民群众自发拥护。这样不管最高领导人是谁,制度都可以延续下去。历史社会主义那种老人家一走就变天的情况,绝不能重演!

其二,存在不少自土地革命开始被镇压的地富反坏右,在本朝建政之初被松绑。他们重新成为地主,不再是被人民政权镇压的对象。由于毛主席一向不主张大杀特杀,而主张思想教育,因此那些地主往往并不会失去生命。他们有的和共产党和解了,而有的还是会对共产党恨得咬牙。这就是阶级仇,和民族、姓氏、地域无关的阶级仇!他们自从被共产党领导的人民群众镇压之后,有的甚至立下了家训:子孙不得入共产党,不得与共产党员交朋友。这样的家族,你说他们是会欢迎毛泽东,还是蒋介石?考虑到本朝很照顾他们,以他们为阶级盟友,因此地富反坏右的后人少不了发声的平台。工农群众的言论自由被镇压,地富反坏右代表“人民”,逐渐地成为本朝“特色”。舞台上重新充满“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而无数人民群众(尤其是农村人口),重新成为“失语者”。

其三,本朝的倒行逆施最令老百姓厌恶。本朝建政以来,从来没有停止限制过民权,始终将民众视作维稳(专政对象。别的不说,就说他们建政之初的十几年吧,因为那十几年的倒行逆施可谓“硕果累累”:

他们是不是在农村强制执行一胎计划生育?(矮子响应联合国干的好事)

他们是不是取消人民公社,重新打造“城市老爷卫生部”,抛弃农村?

他们是不是在城市搞“严打”滥杀无辜,小情侣连亲个嘴都会被拉去枪决?

他们是不是在新疆、西藏破坏社会主义民族政策,人为打造民族矛盾?

他们是不是命令军队经商,非法走私?

他们是不是大肆印刷货币,人为制造通货膨胀、物价上涨?

他们是不是在人民群众抗议官员大发横财之际,悍然下令军队镇压,造成天安门血案?

他们是不是对内打造专政机构(如武警),镇压人民群众的抗议?

他们是不是坐看人民群众申冤无门,还派人驱赶、殴打上访群众?

他们是不是响应新自由主义“改革”,让国内外资产阶级吞并社会主义国营企业,让无数城市工人同志失去工作,美其名曰“下岗”?

他们是不是肆无忌惮的贪污腐败,导致各地基建质量极差,出现“豆腐渣工程”?

他们是不是把“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变成了黑社会一般的官府?

他们是不是打造了治安环境极差,歹徒横行的90年代?

他们是不是把人民代表大会变成了官僚和资本家的情感交流平台,把老百姓排除在参政议政之外?

他们是不是大幅度放大官僚特权,延续事实上的等级制?

这么多针对老百姓的行为,老百姓会喜欢吗?这样的“共产党”能获得民心吗?这就是老一代尊重“共产党”,而一代人反共的现实原因!看起来叫一个名字,但早就不是一个政党了!

其四,本朝建政伊始就在打造去红意识形态,造谣污蔑历史社会主义。

他们是不是编造了“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谣言?

他们是不是取消了“又红又专”的培养宗旨?

他们是不是彻底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消了“大民主”,清算了“继续革命”派?

他们是不是按照“不换思想就换人”,彻底改变了政府的性质?

他们是不是污蔑毛泽东晚年“专制独裁,听不得劝”?

他们是不是美化国民党反动派,宣扬所谓“民国风”,搞实际上的“毛落蒋升”?

他们是不是把教师节定在老人家忌日的第二天,让新一代人忘记毛泽东?

他们是不是重新把孔老二迎回来,抛弃马列,作为对外宣传的工具?

他们是不是把“四三计划”投产的化肥带来的农业增产算到自己头上,打造了一个“邓小平一上台就富了”的特色神话?

他们是不是培养、纵容反动文人污蔑老共产党领导的民族解放运动-社会主义革命(点名莫言)?

他们是不是主动编写宣扬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毒草,甚至连民族主义都敢违背(点名《河殇》)?

他们是不是在农村重新建立教堂、清真寺(矮子响应吉米·卡特干的好事,我称之为毛退神进)?

总之,封资修被他们大肆宣扬,导致了官员求神拜佛,人民群众受到的不是社会主义教育,最终培养出了对共产党无感乃至反感的一代。没有这一系列操作,就没有一段时间内受到持有朴素爱国情感国民鄙夷的“公知”、“恨国党”(实际上的右翼小资产阶级)。这些右翼口中的“腊肉”、“蛋炒饭”梗,也是从伪共中央精神主导下的作品中,传出来的。未来的社会主义制度,只要能获得人民群众的拥护,可以允许右翼发言而不必一禁了之。如果拥护社会主义的声音更大,几个反动派说话有什么要紧的?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本朝为老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打造了无数黑锅,编写了无数谣言。由于他们还需要扛着社会主义的旗帜获得民心,因此不敢以官方文件形式污蔑毛泽东,而培养一些产物发炮,并在人民群众拥护他老人家的时候纵容、包庇。根据我对诸多言论的观察,我得出一个结论:本朝那么多辱骂、污蔑老人家的言论,如果出自体制内,那根本一点事都没有;体制外的,如果是有点影响的知识分子,那么顶多会口头警告一下;如果是受到当局反动宣传的民众辱骂毛泽东,那么就免不了伪共产党的牢狱之灾。反动派很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们中的一些人,在男慈禧高坐主席台的时候,就给老人家编写了很多黑料,但是它看了之后不予通过。因为它知道,这些攀龙附凤的小人,只是为了曲意逢迎自已。同样是反毛反共,为什么不能把戏演得巧妙一些呢?难道侏儒在华盛顿听到《我爱北京天安门》时,露出如丧考妣的表情,不是它的内心写照吗?难道它晚年说的“毛主席和我一样,也是凡夫俗子一个”,不是狗眼看人低吗?难道李锐、李志绥这些反毛小丑,背后没有人撑腰吗?

外部篇

的确,内因是促成事物变化的根本原因,但外因在这件事中同样重要。客观上,由于技术革命和对第三世界的剥削,以美国为首的核心资本主义国家生产力发达,这让邓小平在日本高铁上大受震撼(这里不细说它响应主子号召,毁掉本国核心科技研发计划的坏事)。可以说,本朝建政伊始,有意展示核心资本主义国家发达的生产力,让人们纷纷希望中国也能走这样的制度,并且认为社会主义、共产党限制了他们过好日子。这种思潮集中体现在崔健的《一块红布》上面。当然,很多当年认为共产党限制了他们过好日子的人,现在也都和共产党和解了,退回了不左不右的民族主义立场。

结合内部原因,我想到一位亲戚的经历。他曾经告诉我,当时看到《河殇》的时候,觉得“中华民族没希望了”;苏联解体的时候,希望中国也能走上资本主义制度;看到华人华侨从东南亚回来的着装,觉得中国和那边一比很穷。他是老革命的儿子,一直是党员,当时却有了这样的想法,足以说明那时很多人都认为,社会主义等于贫穷,只有资本主义才能富起来。直到后来,由于资本主义自身弊病的不断暴露,美帝国主义对资本主义中国的不断威逼,以及本朝站在两个风口(历史社会主义积累,核心资本主义国家技术革新)上的城市发展,才让很多人不再把美国视为天堂。关于右翼的思想演变,我会放在下一篇文章中叙述。

一段时间内的相对贫穷,肯定怪不了共产党。着力解决生产力低并卓有成效的共产党,最终却背上了“招致贫穷”的黑锅,这也是中资当局有意打造的思想钢印。客观上,老共产党的任务就是那么艰巨:旧中国被侵略,殖民,本身已经很穷,新中国又受到帝国主义的联合封锁,这个家建立起来本身就很不容易。即使本朝已经背离了前朝的发展方向,但前朝的框架还在,遗产还在,这些都是本朝足以搞民族主义宣传的基础。没有资产阶级会大发善心来为整个中国打造一个“现代化”。事实是:人民群众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完成了初步现代化。一个着力解决吃饱饭的年代,却被认为是带来贫穷的罪魁祸首,这是对历史社会主义最常见的误解。未来的社会主义,绝不是回到“毛泽东时代”,而是要比社会主义社会契约更加前进。同样,怀念毛泽东时代,怀念的也不是生产力,而是社会存在带来的社会意识。难道说,“回到唐朝”就等于生产力也回去吗?完全不是。有人怀念唐朝时开放、包容、自信的帝国气概,就有人怀念毛泽东时代邻里和谐,相对平等,风清气正的社会环境。

总结

由于本朝打造的制度背离社会主义路线,本朝的宣传污蔑前共产党领导的民族解放运动和社会主义建设,本朝对人民群众的高压专政,加上核心资本主义国家发达的生产力,导致一代人对共产党的评价极差。在新世纪之初的头十年,他们纷纷站上历史舞台,并借着互联网的东风,打造了一个几乎人人反共的网络环境。也就是说,中资当局建政之初二十年的苦心经营,终于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长出果实。由于本朝坚定走资不动摇,这些果实在学校里学的是阉割过后的社会主义,在社会上学的和社会主义则毫不相干。


本系列其它文章链接:

论反共思潮的成长、演变、受挫、回潮(一) - 红色社区 红色中国网 (redchinacn.net)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3-23 09:40: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iou 于 2024-3-23 09:43 编辑

仅供参考:
邓私党首先篡改了宪法或让宪法名存实亡。解放原被关押的地富反坏右分子让他们升官发财,更残酷剥削压迫工农。

点评

李方舟  已添加  发表于 2024-3-23 10:04:02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3-23 09:53:35 |显示全部楼层
就语法问题给你提个意见:

你现在的标题“论反共社会存在及其产物的成长、演变 ... ”

不仅冗长,而且存在语法问题

按照现在的标题,“反共社会”成了对“存在”的修饰,标题的主要内容就成了“存在及其产物的成长、演变 ...”

所以建议你把“存在”从标题中去掉

而且你后面说到成长、演变,那就已经包括了“存在”的意思

点评

李方舟  已修改  发表于 2024-3-23 10:02:37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3-23 17:52: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乐不眠 于 2024-3-23 17:56 编辑

不止反共,而且反智。

我们千禧年的00后和10年左右的00后真的有很大差别,千禧年的真的是站在时代的分水岭,既经历了一段残余的社会主义教育,又经历了家乡和人们观念翻天覆地的变化,学校矛盾和社会和家庭教育的矛盾,让我们思考。
我们那个时候在网络上,师承90后,80后汉化组翻译的视觉小说,这些视觉小说诞生于泡沫经济前后,经历过冷战和苏联解体,日本的小资产阶级因为阶级滑落,被性市场抛弃,自嘲“loser”,其身处时代特色做出的历史创作,主要体现在反法西斯,反战和对资本的批判,甚至有的还会说暗话嘲弄当局日本就是美帝的傀儡。
视觉小说被资本注入,最开始是转生为galgame,抛弃核心的唯物的精神内核,反战,反思,批判现实和自我嘲弄,变成面向上流小资产阶级的唯心的现充,后宫,拯救世界。
再到后来,受时代观念变化,galgame变成了现在的二次元游戏,变成了,“乐子人”,“欢愉”,“无所谓”,玩家不再参与剧情的一员而纯粹变成一种看客,畸形的性市场让玩家开始磕cp,变成一种彻底的一种自我意识过剩。
视觉小说最开始是鲁迅的“全世界都与我有关”,角色参与社会,现实通过种种获得救赎,玩家可以在其中进行一定程度的干预,从而进行“角色扮演”,通过游戏获得精神体验。
galgame依然遵循这种内核,但是更加脱离现实,主要的特征从独立制作人,变成了市场化的小作坊。
二次元游戏则是大资本,从“全世界都与我有关”变成了“全世界都与我无关”,强调反智,理中客,其根本立场在于对现有制度的维护,并且玩家再也无从对于游戏剧情走向进行选择,转而是大资本工业化,量产的精致的屎。

转换到现在的矛盾现象,则是代表中间程度galgame的“masterlove”玩家和“乐子人”玩家的矛盾。前者因为galgame留下的传统观念,和一定程度的现实需求,要求二次元游戏,大资本进行“全女”游戏,其中分为“可抽取角色全女”和“所有角色全女”,就不细说了。
后者则是“无所谓,我就是买个赛博烧鸡”以及“去代入化”“看客化”。

现实的这些冲突,对于中国小资产阶级的精神历程,我认为是极具代表性和可研究性的,不过我对于精神分析没有什么研究,不过可以看到,前者最终不得不在这场斗争中认识到资本在服务业上的本来面目,并最终随着自身成长,参与社会劳动,并最终找到正确的思想武装自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4-3-23 21:43:11 |显示全部楼层
乐不眠 发表于 2024-3-23 17:52
不止反共,而且反智。

我们千禧年的00后和10年左右的00后真的有很大差别,千禧年的真的是站在时代的分水岭 ...

您说的这些,我对此深有体会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7 00:06 , Processed in 0.021471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