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167|回复: 92

问远航老师有关脑体分工的问题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1:22: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AD 于 2024-4-16 01:27 编辑

三大差别何时能消灭?消灭阶级差别是否就意味着消灭三大差别呢?https://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13926


在列宁看来,消灭阶级就意味着消灭三大差别,或者说,如果三大差别还存在,就不能说阶级已经消灭了:

“为了完全消灭阶级,不仅要推翻剥削者即地主和资本家,不仅要废除他们的所有制,而且要废除任何生产资料私有制,要消灭城乡之间、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之间的差别。”(列宁 《伟大的创举》)

传统马克思主义教科书中沿用的就是列宁的说法:

“在上述基础上消灭历史上长期存在的束缚人的才智全面发展的社会分工,消灭人们在社会经济地位上的一切差别和重大的社会不平等,主要是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只有这些重大的社会差别消灭以后,才标志着阶级差别的最终消灭”。(肖前等主编 《历史唯物主义原理》 1983年7月第一版 第243页)

我们《社会主义的理论和现实》一文中已经澄清过,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在这一时期,虽然仍然保留按劳分配的资产阶级法权,但阶级和阶级差别都已经被消灭了。如果阶级差别的消灭和三大差别的消灭是同步的话,那么,社会主义社会建成的一个标志就是三大差别的消灭。

但是,马克思恩格斯的说法略有差别。首先,马克思恩格斯也认为阶级消灭和城乡差别(以及工农差别)的消灭是同步的:

“由社会全体成员组成的共同联合体来共同地和有计划地利用生产力;把生产发展到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要的规模;结束牺牲一些人的利益来满足另一些人的需要的状况;彻底消灭阶级和阶级对立;通过消除旧的分工,通过产业教育、变换工种、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通过城乡的融合,使社会全体成员的才能得到全面发展;——这就是废除私有制的主要结果。”(恩格斯 《共产主义原理》)

“消灭城乡对立不是空想,不多不少正像消除资本家与雇佣工人的对立不是空想一样。”(恩格斯 《反杜林论》)

也就是说,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实现就意味着工农差别和城乡差别的消失。


但是,脑体分工却不同。在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即社会主义社会,阶级已经消灭,但是脑体分工仍然可以存在。脑体分工的彻底消失,要等到共产主义高级阶段才能实现:


“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在迫使个人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他们的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哥达纲领批判》

所以,马克思恩格斯的观点和列宁还是存在一定差别的。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工农差别和城乡差别在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之后就不存在了,但脑体差别仍然存在,只有到了共产主义高级阶段,脑体差别才会消失;而列宁和以后的马克思主义者则大都认为,三大差别的消灭是人类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前提。

斯大林的观点从表述上与马恩类似。他认为,在消灭了剥削消灭了阶级之后,城乡对立跟着也就消灭了:

“在我国,随着资本主义和剥削制度的消灭,随着社会主义制度的巩固,城市和乡村之间、工业和农业之间利益上的对立也必定消失。结果也正是这样。社会主义城市、我国工人阶级在消灭地主和富农方面所给予我国农民的巨大帮助巩固了工人阶级和农民的联盟的基础,而不断地供给农民及其集体农庄以头等的拖拉机和其他机器,更使工人阶级与农民的联盟变成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当然,工人和集体农庄农民,仍然是两个在地位上彼此不同的阶级。但是这个差别丝毫不削弱他们的友谊关系。恰恰相反,他们的利益是在一条共同线上,在巩固社会主义制度和争取共产主义胜利的共同线上。因此,过去乡村对城市的不信任,尤其是对城市的憎恨,连一点影子都没有了,这是毫不奇怪的。这一切都表明,城市和乡村之间、工业和农业之间的对立的基础,已经被我国现今的社会主义制度消灭了。”(斯大林 《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

但是,阶级消灭并不意味着脑体差别的消灭(斯大林后来在《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又把脑体差别分为本质差别和非本质差别,认为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社会只消灭了脑体之间的本质差别,但是没能消灭非本质差别。但是,斯大林并没有解释,这种非本质差别是否体现在收入上呢?如果是,能说这种差别是非本质的吗?):

“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每个人按他的能力进行工作,但不是按他的需要、而是按他为社会所做的工作取得消费品。这就是说,工人阶级的文化技术水平还不很高,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依然存在,劳动生产率还没有达到能保证消费品丰裕的高度,所以社会只得不按社会各个成员的需要,而按他们为社会所做的工作来分配消费品。

“共产主义是更高的发展阶段。共产主义的原则是: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每个人按他的能力进行工作,但不是按他所做的工作、而是按一个有高度文化的人的需要取得消费品。这就是说,工人阶级的文化技术水平已经达到了足以打破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对立的基础的高度,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已经消失,而劳动生产率达到了可以保证消费品十分丰裕的高度,所以社会就有可能按各个成员的需要来分配这些消费品了。”(斯大林 《在全苏斯达汉诺夫工作者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1935年11月17日)》)

实行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社会可以消灭城乡差别和工农差别,但是只有到共产主义高级阶段即在共产主义自身的基础上充分发展的社会,脑体差别才会被消除。

毛主席的提法又不太一样。中国实现了社会主义,但是却仍然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三大差别一样也没有消灭。也就是说,毛主席眼中的社会主义实际上仍然处于马恩所说的过渡时期(具体请参看《社会主义的理论和现实》一文以及少年中国评论网站“辨析社会主义”专题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3969 )。不过,文革时期提出消灭三大差别(也有人提出了向按需分配过渡),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历史阶段。因为这相当于提出从过渡时期直接向共产主义高级阶段过渡,忽视了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合理的提法应该是,消灭阶级,消灭城乡差别和工农差别,建立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社会即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在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之后,再继续发展生产力,争取早日消灭脑体差别,从按劳分配向按需分配过渡。








这篇文章认为消灭脑体分工是共产主义高级阶段才能做到的事,而且认为这是马克思所说的话,而学点马克思主义里并没有说消灭脑体分工要到共产主义高级阶段才能完成,该如何看待这个结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6:06: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4-16 06:33 编辑

这篇文章引了很多,就是没有引用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与《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关于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是阶级社会赖以产生的物质基础的完整论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6:09: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4-16 06:41 编辑

其次,我们知道,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社会实际上还是阶级社会,也没有超越资本主义历史时代,并不是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初级阶段。
既然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社会既没有消灭脑体分工,也没有消灭阶级。

那么,显然,不能以二十世纪社会主义为例来证明共产主义初级阶段可以不消灭脑体分工。

就这个意义来说,所有的斯大林关于这个问题的论述都可以忽略。他自己就是官僚集团的总代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6:17:10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6:47:03 |显示全部楼层
毛主席对脑体分工的问题实际上并没有深入思考。

无论如何,到了六十年代,毛主席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是认为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的“一个很长的过渡阶段”,实际上认为现实存在的社会主义是“过渡阶段”,而不是“共产主义初级阶段”。

所以毛主席的论述也不能作为共产主义初级阶段可以不消灭脑体分工的依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6:51:44 |显示全部楼层
三大差别的说法,淡化了脑体分工的重要性。

现实的例子:在所有的核心资本主义国家,工农差别基本消失,城乡差别基本消失。实际上只要社会基本无产阶级化,工农差别、城乡差别就会基本消失。

工农差别、城乡差别继续存在,无非是无产阶级化还不够。

所以,消灭这两个差别,甚至不需要社会主义革命。显然,实践证明,将三大差别并列,是错误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6:57:18 |显示全部楼层
脑体差别与脑体分工也不完全是一回事。

前者强调脑力劳动者与体力劳动者的“差别”,尤其是物质生活水平方面的差别,但并没有突出两者之间的社会关系。

而脑体分工则是指,绝大多数人只能从事以体力劳动为主要特点的非管理性、非创造性劳动,而只有少数人可以专门从事管理性、创造性劳动。这里说的创造性劳动,是说劳动过程不是简单重复,而是需要劳动者经常根据自己的独立判断做出自主的决定。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7:00: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4-16 07:13 编辑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marx-engels/20/004.htm#4

关于脑体分工为什么必然导致阶级对立,恩格斯在《反杜林论》“暴力论(续完)”中有详细论述。这里引用一段:

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统治阶级和被压迫阶级之间的到现在为止的一切历史对立,都可以从人的劳动的这种相对不发展的生产率中得到说明。当实际劳动的人口要为自己的必要劳动花费很多时间,以致没有多余的时间来从事社会的公共事务,例如劳动管理、国家事务、法律事务、艺术、科学等等的时候,必然有一个脱离实际劳动的特殊阶级来从事这些事务;而且这个阶级为了它自己的利益,永远不会错过机会把愈来愈沉重的劳动负担加到劳动群众的肩上。只有通过大工业所达到的生产力的大大提高,才有可能把劳动无例外地分配于一切社会成员,从而把每个人的劳动时间大大缩短,使一切人都有足够的自由时间来参加社会的理论和实际的公共事务。因此,只是在现在,任何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才成为多余的,而且成为社会发展的障碍;也只是在现在,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无论它拥有多少“直接的暴力”,都将被无情地消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7:06:48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社会为什么分裂为阶级,恩格斯指出,只要占社会大多数的“实际劳动的人口”不得不为自己的必要劳动花费很多时间,从而没有多余的时间来从事社会的公共事务

必然有一个脱离实际劳动的特殊阶级

也就是说,至少恩格斯明确认为,只要有脑体分工,社会就必然分裂为阶级!

从逻辑关系上来说,脑体分工是阶级对立的充分条件

也就是说,消灭脑体分工是消灭阶级对立的必要条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6 07:12:29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怎样才能消灭阶级对立,恩格斯也有明确的说明:

“只有 ... 把劳动无例外地分配于一切社会成员,从而把每个人的劳动时间大大缩短,使一切人都有足够的自由时间来参加社会的理论和实际的公共事务。因此,只是在现在,任何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才成为多余的”

也就是说,只有把每个人的劳动时间都大大缩短,使得所有人(而不是少数人)都有时间参加理论思考、参与管理社会的公共事务,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才会成为多余。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5-23 19:35 , Processed in 0.027949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