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学习园地 查看内容

关于发表《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和阶级斗争》书稿的说明

2014-6-4 15:3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3488| 评论: 2|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今年是1989年“六四运动”二十五周年。当时,中国的1976年反革命政变已经发生13年了。世界上,新自由主义的反动政策正在欧美肆虐。1989年,是世界反革命的高潮。这是正确认识1989年“六四运动”必须要了解的一个大背景。

关于发表《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和阶级斗争》书稿的说明

 

远航一号(李民骐)

 

今年是1989年“六四运动”二十五周年。当时,中国的1976年反革命政变已经发生13年了。世界上,新自由主义的反动政策正在欧美肆虐,苏东社会主义阵营即将瓦解,世界范围的反革命浪潮即将达到顶点,正处在世界资产阶级喧嚣所谓“历史的终结”的前夜。1989年,是世界反革命的高潮。这是正确认识1989年“六四运动”必须要了解的一个大背景。

六四问题,除了自由派仍然企图利用以外,在左派队伍中,尤其在一部分“造反派”同志以及部分青年左派中,存在着大量错误认识,去年工人网在北京开会时就有严重的暴露。近日某同志又给我来信,说六四运动是“学生的反腐败运动”,胡耀邦、赵紫阳是对的。

六四运动的实质是城市小资产阶级右派领导、一部分城市工人群众在政治上完全不自觉状态下自发参与的,城市小资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之间在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中争权夺利的一场政治运动;其历史的实际作用,是在官僚资产阶级与城市小资产阶级一致主张资本主义复辟的大前提下,来决定城市小资产阶级以什么样的资格、什么样的条件来参加官僚资产阶级主导的资本主义复辟联盟,并发起向城市工人阶级的最后进攻。

参加这次运动的工人群众,有许多是出于对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中所产生的伤害工人阶级利益的各种现象的不满,但还不是对资本主义复辟的不满。当时,工人阶级在政治上是不自觉的,是无理论无领导的,属于典型的被人家卖了还给人家当枪使。工人阶级失掉了政治上的独立性、领导权,就必然一事无成,这是1989年的主要教训,也为多次中外阶级斗争的实例所证明。

在这次运动中,官僚资产阶级内部也有尖锐矛盾,城市小资产阶级内部也有矛盾,并非参加运动的所有学生群众都明确地主张资本主义复辟。所有这些现象,都属于六四运动中的枝节,不决定运动的主流。一场政治运动的主流,必须要看谁掌握着运动的领导权,其次要看该运动所造成的客观历史效果。从六四运动的领导权来看,毫无疑问是在向往西方资本主义、主张资本主义复辟的右派学生手里,实际上即在城市小资产阶级右派手里。工人阶级没有领导权,大部分工人群众也没有参与。运动的领导权也不在尚在发展过程中的私人资产阶级手里。西方帝国主义对运动的发展有所影响,但并不是直接领导者。

参加运动的主体,是学生群众,属于城市小资产阶级;当运动发展到革命形势时,一部分基层党政干部(现在叫公务员,属于城市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属于城市小资产阶级)、城市小生产者(当时叫所谓“市民”)、一部分工人群众开始大量参与,运动的方向和性质没有改变。

从运动的后果看,1989年以后,官僚资产阶级内部的国家资本主义派(陈云等)一度占上风,但很快就被邓小平集团挫败。1992年以后,城市小资产阶级右派大量进入“体制内”,为邓南巡唱赞歌,拥护官僚资产阶级全面推行资本主义复辟,官僚资产阶级与城市小资产阶级上层(右派)的资本主义复辟政治联盟确立,并最后消灭了残余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城市工人阶级付出了血的代价。

 这就说明,1989年运动的实质,是城市小资产阶级右派与官僚资产阶级在政治上的讨价还价。由于各种社会矛盾的作用,由于城市小资产阶级右派一度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力量、低估了官僚资产阶级的力量,以及由于官僚资产阶级内部的分裂还不够深刻,加之邓小平作为成熟的资产阶级反革命政治家在关键时刻能够采取果断的办法、维护了官僚资产阶级的整体利益,这场讨价还价最终以城市小资产阶级的失败而告终。仅仅三四年之后,城市小资产阶级右派就又一次可耻地投入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怀抱,将“海外民运”抛弃、任其流亡,所谓“民运”也就在事实上失去了其在国内的社会基础。

对于中国工人阶级来说,未来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要坚决避免重演1989年的悲剧。工人阶级的血不能白流,更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做那种被资产阶级卖了还为资产阶级数钞票的蠢事。一个阶级可以犯错误,但不能再二再三地在历史上犯同样的错误。要避免1989年那样的悲剧,工人阶级就必须要有政治上的独立性,要争取并夺取未来群众运动的领导权,要敢于解放思想,打破“法律”、“民主”、“自由”、“理性”等条条框框,依靠工人阶级中的先进分子,将工人阶级以及各劳动阶级的长远根本利益(而不是局部短期利益、更不是剥削阶级和压迫阶级的利益)充分表达出来,使得中国革命走在世界革命的前列。

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是1989年运动毕竟是中国现代政治史上一次大事件。由于种种原因,多年来,从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出发严肃探讨1989年运动的中文文献几乎没有。与之相关的种种错误认识,至今困扰着一批左派群众。

我的旧作《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和阶级斗争》,虽然写于二十年前,有的观点已经过时,对1989年运动的分析和认识,也不如现在深刻、准确,但其中的大部分内容仍然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尤其是关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阶级斗争的分析,恐怕仍然是现存各种文献中最好的。

这篇书稿,原创于1993年至1996年间,初稿是1994年完成的。笔者1992年出狱,当时可以说是流浪于大江南北,与各地的自由派、民运分子辩论,又做了恐怕是当代中国左派最早的对国企工人、南方新工人的调查。同时又做了大量的理论准备,分别在北京国家图书馆、广州图书馆、深圳图书馆查阅了大量中英文资料,在此基础上完成了初稿。

1994年出国后,将书稿译为英文。一开始想请英国的《新左派评论》出版社出版。《新左派评论》请林春和王超华做评审员。王超华的评审意见写得很好,说我是要挑战当时中国所有流行的思潮。本人当年二十五岁,血气方刚。林春正在哥伦比亚大学访问,我去拜访她。卡尔·里斯金也在。我那时还是个本科生,连研究生都不是。林春对我的书稿大不以为然,认为中国还不是资本主义,又认为改革开放还是好的,还是要搞市场经济。后来出版的事就没有下文了。再后来,我试过《每月评论》出版社,也不成功。

这样,英文版就没有出版。中文版更加不可能。该书稿的若干章节,曾经在网上发表过。书稿也曾经在一些左派积极分子中流传。但是在公共性网站上,该书稿的完整版还从来没有发表过。值此“六四运动”二十五周年之际,中国的马列毛左派与革命工人队伍大有总结历次阶级斗争经验教训的必要,尤其要总结与1989年相关的经验教训。这篇旧作,或许终于可以以完整的面貌与读者见面了。

为了中国工人阶级的鲜血不再白流!

1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6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4-6-4 21:29
子_云: 能否介绍一下作者92年之前入狱的、或者参与64的情况?
书稿里面最后部分应该有一些作者情况的简要介绍,以及其思想转变的过程。
引用 子_云 2014-6-4 09:33
能否介绍一下作者92年之前入狱的、或者参与64的情况?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7 00:02 , Processed in 0.01341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