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关于 “新社会主义理论”

2014-6-29 22:05| 发布者: 子_云| 查看: 1300| 评论: 5|原作者: 宇太|来自: 转发

摘要: 所以,我一直以为,不提“新社会主义理论”为好。不是怕被误解,实在是没有必要。除了容易造成更加思想混乱,让人民无所适从,没有任何好处。只讲探索社会主义理论就可以了。
关于 “新社会主义理论”

    近期收到松民同志四个邮件,都是关于“新社会主义理论”的。若是群发,就不理会了。因为是单发,决定还是谈谈看法。也觉得谈谈还是有好处,有必要。

           松民提出重视研究“新社会主义理论”,并当成“两大学术任务”,是企图为未来重构社会主义准备更加明晰的理论指导,是好意。虽是好意,却容易产生两种认识:一是容易被以为要修正毛泽东,二是容易被以为要超越毛泽东。而最容易有这些警觉或认识的,往往又是忠诚的毛泽东主义者。所以,我一直以为,不提“新社会主义理论”为好。不是怕被误解,实在是没有必要。除了容易造成更加思想混乱,让人民无所适从,没有任何好处。只讲探索社会主义理论就可以了。其实,许多同志一直在探索。实际上,在毛泽东思想体系里,社会主义理论已经具备了,只要落实下来,就够了。如果说我们在思想理论上能超越邓三科还有可能,那麽超越毛泽东则相当困难。因为我们所想到的,毛泽东早就想到了,而且是几十年前就想过的。我们的大量文章,都只不过是在主席的思想基础上根据新情况重新阐释一番或展开一下而已。包括邓三科里面略微和于人民口味的提法,也都是毛泽东思想里的库存,只不过是毛泽东早年提法的翻版或修正而已。包括改革开放,吸引外资,一国两制,哪一个思想原创,不是毛泽东的?他们能有什么思想?只能盗用主席思想。而且盗用以后为个人利益所用,却不用来为人民服务。多年以来,中国实际上是被一群四六不懂的高级政客混混统治着、维持着、笼络着。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再节外生枝,集中精力同心同德捍卫毛泽东的旗帜,尤其是全面维护他的思想体系与本质内涵,就显得尤其重要。任何新的提法,都容易淡化或脱离这个思想行为准则。所以,不提“新社会主义理论”,而是继续探索提炼主席的社会主义思想,方为上策。
  

          必须清楚,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的构想,是迷人的,是人民的,是真正马列主义的,是和于共产主义雏形的。我们并没有也不可能超越毛泽东,只需全面落实毛泽东思想的真正内涵就足够了。过去我反对过“新毛泽东主义”的提法,现在也不主张提“新社会主义”的概念。不必要。社会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就性质而言,只能有真社会主义与假社会主义之别;就过程而论,只能有过渡时期的社会主义和完善的社会主义之差。用新旧来界定,不合适,也不科学。任何定义,都是由本质内涵决定的,而不是由形式上的任意外延来决定的。社会主义的根本制度是固定的,是不能改变的。要改革的,只能是形式,不能是根本制度。改变了根本制度,就不再是社会主义。当今中国,就不再是本质内涵上的社会主义,而只能是形式上的招牌社会主义。你可以通过政治欺骗或政治强权,强行叫做社会主义,也可美其曰创新型社会主义,或者故意认为是由天才设计出来的现代化社会主义。而实际上,则是典型的修正主义。

          换衣服是正常的,换心脏就不正常。不能把换衣服与换心脏混为一谈。如果将来社会主义真正按毛泽东的思想重新构造成功了,又发展了若干年,也只能是在新的情况下在形式上逐步完善,根本制度同样不能随意改变。只能经常换衣服,不能随意换心脏。社会主义还是社会主义,不能换换衣服就叫新社会主义。尤其不能把修正主义美称为新社会主义。任何一个人不管换了什么衣服,都还是那个人。人妖是强行变性,到底属于什么人?男人还是女人?倘若算女人,有男人愿意迎娶吗?倘若算男人,有女人愿意嫁吗?人妖的特点,就是不男不女。现在的中国,就相当于人妖。因此,要特别警惕把真正的社会主义也搞成人妖的性质。

           这里需要注意一个问题,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是的确具有我国古人所讲的“大道”意蕴的。诸如《礼记》里讲的“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但不能将两者等同起来。孙中山也讲过“天下为公”的话,但他干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资本主义.“天下为公”只不过是个理念,只存在于精神范畴。社会主义是有特定的制度性内涵的,这是“天下为公”的制度性保证。为什么叫“科学社会主义”?要特别注意理解“科学社会主义”一词,要警惕把拥有“天下为公”理念或个别形式方面还保留社会主义痕迹的情况,统统泛称为社会主义。这样的“社会主义”,是不“科学”的,糊弄人的。倘若如此,则是对“科学社会主义”概念的极大侮辱。

           必须懂得,毛泽东博大的思想文化系统,是个巨大的思想文化矿藏,是可以提炼出多元专业性理论的。我们品读毛泽东,要特别注意:他要做的,是非常伟大的;他想做的,是更加迷人的。但社会发展的局限性,人民觉悟的局限性,尤其是国民人性的局限性,不可能完美实现他的所有意图。因此,我们必须注意筛选他的东西:哪些是实践了的?哪些是现实了的?哪些是努力中的?哪些是理想中的?如果我们把他努力中的或理想中的东西拿出来,并寻求落实的可能性,就足够了。根本就用不着什么所谓“新社会主义理论”。

            我以为,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性内涵,在于把根本性权力全部真正落实到人民头上。主要是政治权力、经济权利、文化权利这三大权。建国初期我国的社会主义,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最高权力,以实现人民管控国家的政治权力;通过全民所有制或集体所有制,实现人民的经济权利;通过“我们的文艺,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实现人民的文化权利;通过“为人民服务”,全面确立人民主人的核心社会地位。主席在建国初期,能构建这样的社会主义框架,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了。因为这是中国有史以来开天辟地的第一次。但毋容讳言,属于人民的政治权力、经济权利、文化权利,基本上是由党和国家领导人通过行政手段代行或落实的。由于党和国家领导人乃至各级领导干部,由主席的强大思想约束,基本上能与人民同心同德、利益一致,所以代管制在他们不变质的前提下,是可以暂时行得通的。同时,建国初期的历史文化条件,使得主席也只能暂时构建这样的社会主义。你马上就让当了几千年奴隶的中国百姓直接当家作主,敢吗?会吗?我们根本就没有理由要求主席一下子就构建出并落实出一步到位的社会主义。把当时的所有缺欠或不够完善,当成彻底否定社会主义的理由,是不合于历史辩证法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主席一直对“兴衰周期律”耿耿于怀,很早就已经敏锐地发现了这样的问题:党和国家领导人变质了怎么办?中央出了修正主义怎么办?人民的三大根本权力,还能不能保住?还有没有人替人民落实?主席在建国后不久,就三反五反整风反右直至义无反顾发动文革,还不都是源发于此心吗?他已经发现了由刘邓一伙替人民代行权力是不行的,是靠不住的。所以才要“炮打司令部”,才要发动文革,才要鼓励人民造反,希望人民夺回权力并有能力亲自掌控权力。他渴望能由人民真正当家作主,能真正掌控国家。人民的政治实权有了,与之相关的经济权利和文化权利,还会有问题吗?

           那麽,按毛泽东思想再次重构社会主义,要点在哪里呢?

           我的理解,毛泽东理想中要完善的社会主义,其核心内涵,就是人民三大根本权力的全面落实。也可以说,社会主义是否属实,取决于人民的三大根本权力是虚空的,还是实在的。我以为,作为一个高瞻远瞩的非凡共产主义理想者,毛泽东对文化大革命之前的中国社会主义的存在状态,是很不满意的,根本就没有到达他所追求的理想境界。他最大的不满意或者最忧虑的,就是人民政治权力的虚空或彻底丧失。因为人民的政治权力一旦丧失,经济权利或文化权利也就随之丧失。整个中国,就会被标牌为中共的新兴官僚贵族所统治。否则,我们就无法正确理解文化大革命,就无法理解“踢开党委闹革命”,就无法理解吴桂贤、陈永贵这些工农代表,乃至王洪文这样的造反司令,可以进中央高层,就无法理解主席在困难期连连给自己降工资而且不吃肉。一句话,我们就无法理解或进入主席的内心世界。

            文革的最精要之处,恰恰就在于主席想训练人民夺权并亲自掌控权力的能力。

            毋庸置疑,关于怎样构建真正属于人民的社会主义,主席早就替人民想到了。你再提所谓新社会主义,还能脱离主席的全部思想内涵吗?一旦干出了真正属于人民的社会主义,即大权属于人民的前提下,国家属于人民的前提下,人民为了保住自己的经济基础,自然会构建属于自己的上层建筑。与人民根本利益相关的宪法、宪政等相关制度,也会自然产生。这些都会是水到渠成或迎刃而解的问题。大可不必过早干屎不来屁先来的勾当。我再次强调,现在的中国,最需要的是王佐、袁文才,而不是王明、博古。

            提毛邓合,更是胡扯。邓即便有些可以吸取的东西,诸如正道的改革开放与一国两制,思想原创不还是毛泽东的?后来这些人,哪有什么新思想?只有瞎鼓捣、乱维持。哪有什么好“合”的东西?毛泽东思想就是毛泽东思想,没有他们什么事。难道还要搞新版的“集体智慧结晶”吗?不要搞,没必要。所以,只需精致落实毛泽东思想的真正精华内涵,就够了,都有了。奉劝同志们,要尽力懂得毛泽东的全部思想,尤其是后期思想。这是保证我们做好任何事情的大前提。同时,不要再因任何其他说法而瓜分有限精力。只要我们都愿意按毛泽东的思想去做,就好。必须清醒,当今中国人的思想已经足够混乱,任何淡化或可能淡化毛泽东思想的做法或提法,都是于人民不利的。

           我的这些意思,在以往许多文章里都曾经渗透过。倘若有必要提,岂不早就提了?没必要嘛。鉴于总有同志要我谈谈所谓“毛邓和”或“新社会主义论”,就简单谈谈。算是我的态度。你们不要在所谓“毛邓和”或“新社会主义理论”上扯皮了。有那闲工夫,研读一下主席的晚期思想,寻找一下谁才是我们的同志,比那个实惠。

            请同志们注意,我们主张全面落实毛泽东的思想内涵,并不等于机械照搬照抄毛泽东曾有过的全部做法。时代在前进,社会主义也需不断换衣服穿,但肉体不能改,灵魂更不能换。

            再次请同志们多研读一下主席的晚期思想,因为主席的晚期思想里拥有许多完善社会主义的东西。把那些东西发掘出来,对于未来重构社会主义,很有必要。主席之所以在无产阶级已经专政的条件下仍然要坚持继续革命,就是试图将他理想中的社会主义现实化。如果同志们时间精力有限,多看看老人家文革前后的相关语录也好。我在这里就不大量引用了。多观察,多思考,不要盲目追随某种并不正确的政治倾向或种种提法。现在的媒体存在很大问题,包括有些所谓左派媒体。所以,不要简单跟着媒体的风向走。因为他们追捧的某些人,既非思想家也非理论家更非革命家,而只是某种政治倾向或新提法的鼓吹者或煽动者。

            或许有人会对我发出质疑,你不赞同别人有新提法,为什么你自己却不断有新提法?最明显的,有毛思想,为啥还提“毛主义”和“毛教”?我只能说,我所以提出“毛主义”和“毛教”,唯一目的就是更利于毛思想的落实与传承。思想是土地,理论是庄稼,主义是粮食。为啥要提毛主义?为了增强工具性或实用性,因为粮食可以直接取用。其实,我更崇拜的,是思想家,因为思想是提炼任何理论乃至主义的基础,有促进人类社会进步的源发意义。至于毛教,则是企图增强政治理念归属感,将毛公意识形态组织化,永恒化,同时也有宗教改革的意向。只要实行政教合一,落实并传承毛公思想,把毛主义当成法定治国理论基础,非毛教成员不得从政,中国百姓就会永恒受益。

(责任编辑:新愚公)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ahjoe 2014-6-30 18:35
只有“新资本主义“,没有”新社会主义”!-  新社会主义可以休矣!

阿早 06/30/2014

社会主义的理论及其架构经过马列毛的一百多年来的发展与实践检验,已经很健全了,战略性的理论问题大都解决,剩下的是怎样去落实此后实践的问题,无需要什么“新”的“主义”来叠床架屋,狗尾续貂,扰乱群众的心思,使其进入歧途。而战术性的实践包括如何进行统一战线问题则要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如此而已!

目前中国没有什么“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或任何社会主义,只有当前邓腐党伪共搞的不伦不类的“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

因此,如果一定要谈什么 “新” 的话,这种邓腐党伪共搞出来的不伦不类的”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我们就叫做”新资本主义“。

但是,我们要问,最近这一阵子为什么 “新社会主义”,‘毛邓合“,”左右合流“,”宪政民主“ 等等假命题如此的甚嚣尘上?而且都是自命为“左派”的一伙在撕破喉咙般的使劲在呐喊?可为什么不见他们这批号称“左派”的写手出来批判西方资本主义的理论跟实践以及改开后三十年来邓腐党搞的“新资本主义”?

说穿了,不值一文钱!

问题是他们的【习总】不久前搞出个不伦不类,荒诞绝伦的【前后三十年不否定】作为“梦”之一相,后来发觉越来越难自以圆其说,而且这个洞也早已被越捅越大,为了面子,又不好由属于自己人的右派人马出面,所以就找了几个所谓的 ”左派“ 里宋江之类的不入流写手,在”新社会主义“跟 ”毛邓合“ 或 ”左右合流“ 等上面做功夫来,给【习总】涂抹,希望能舔干净他的屁眼。

不是带着一个“马列毛“面具参加化妆舞会的就会变成”左派“,这些写手们可以休矣!

”新社会主义“可以休矣!
引用 yiou 2014-6-30 09:59
什么“马列毛主义并没有解决原来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存在的关键问题,有漏洞,所以,才导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遭受重大挫折。”别胡诌了。你的这句话,跟运独轮一个腔调,只笼统地一句话:毛主席犯了错误,所以要怎么怎么......说又说不明白靠无理蛮缠。
毛主席领导的27年从互助合作初级高级社到人民公社,公私合营到全民国有企业,建立的工农兵学商政权,为防止走资本主义而斗私批修搞文化大革命;请你指出“存在的关键问题,有漏洞”来。别无中生有瞎来来好伐。
引用 水边 2014-6-30 09:11
毛教的东西都来了,这个估计不是“新社会主义”倡导者的愿望
引用 大黑山 2014-6-30 09:09
"文革的最精要之处,恰恰就在于主席想训练人民夺权并亲自掌控权力的能力。"!!!
这话太对了。没有这一条,一切新的旧的各种名目的社会主义,都是浮云。
引用 xiaoliwencai 2014-6-30 08:25
宇太关于新社会主义大讨论的意见,我表示反对。因为社会在发展,要求理论也随之发展。这再正常不过了。马列毛主义并没有终结真理。倘若以尊崇马列毛主义为由反对反思原社会主义,反对构建新社会主义,便是对马列毛主义的反动了。尤其是,我们面对的是社会主义国家变修后的一种全新的实际情况。在这种条件下,无产阶级如何才能取得革命斗争的胜利?全世界尚无成功的先例,实际就是理论的空白么。现时迫切需要诞生新的无产阶级的革命理论,用于指导当前的实际斗争。难道这还有疑问么?再说,马列毛主义并没有解决原来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存在的关键问题,有漏洞,所以,才导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遭受重大挫折。倘若今天的无产阶级革命者不好好反思,不查找出漏洞,不积极地修补好漏洞,如何能行?!

查看全部评论(5)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25 00:09 , Processed in 0.02481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