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共产党的牌子是能随便砸的吗?

2017-7-4 23:2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18| 评论: 10|原作者: 三峡人家|来自: 山丹丹红网

摘要: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请把精力放在邓氏特色集团上,不要去横扫8700万全体党员,这才是有能耐的表现。

共产党的牌子是能随便砸的吗?

 

作者:三峡人家



在中国共产党的生日之际,我看到了一个非党人士写给全国8700万党员的信,我也是个共产党员,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规矩理所当然地要给他一个回复,不然冷了别人的场。(他的信附在本文后面。)

他以不可一世的教训的口气把8700万党员数落了一番。如果他的话只针对党内一小撮资产阶级分子,那就是一篇战斗檄文,好得很;可惜的是,他是对全体共产党员发出这种讨伐声,而且8700万一个都不少!那就大错特错了,错得没边了。我认真读了几遍,总觉得他并不是在批判党内走资派,倒象是新世纪的剿共宣言,难道剿共司令蒋介石的阴魂又附人体了?

在他的眼里,8700万党员中,没有几个“懂得共产主义”,没有几个“信仰共产主义”,个个都是“趾高气昂不可一世”,“应该用8700万个党员的生命来保卫他”,“不要试图对人民敲骨吸髓”,连用四个“请你们记住”。在他看来8700万共产党员都是罪大恶极了,这种对所有共产党员的定调是符合实际的吗?广大的基层党员,大批的战斗在反修前线的共产党勇士们,被他一下全盘否定了,不仅无功反而有罪。这是在革命么?客观上讲这是要全面剿共,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这正是走资派反革命伎俩的再现,也是蒋总司令剿共的继续。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问题上我是绝不会含糊的。

共产党人从来认为隐瞒自己的观点是可耻的,在此我公开声明:我三峡人家及其战友们的口号是,拥护毛主席,拥护共产党,反对党内走资派。

因为,国际共产党的牌子是马克思恩格斯树的,一百多年了;中国共产党的牌子是毛主席树的,也有96年了。在中国虽然这块牌子被人玷污了,但是我们的责任是清污而不是砸牌。唯物辩证法认为:任何事物都是可以一分为二的。毛主席说,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历来如此。马克思主义同修正主义的斗争必然要经过多次反复,只要共产党存在一天,党内的斗争就不可避免,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不能说共产党内有了坏人,我们就把这个党全盘否定,那世界上任何事物都可以否定了,你有这么大的能耐吗?正如一个人得了病,他不是去治病救人,而是索性一刀把人给砍了,世界上的病人千千万你杀得光吗?你们口口声声拥护毛主席,这里有一丝一毫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吗?我们反对党内走资派但绝不允许砸掉共产党这块牌子。把共产党员当作铁板一块来反对,不说是别有用心至少是非常愚蠢的。是根本违反毛泽东思想的,因为毛主席一贯教导的是相信群众和干部的大多数。他们自己身上有很多违背毛泽东思想的行为,却自我标榜为世界上最革命最完美的毛泽东思想的化身,我真替你们害臊!难道革命就是凭自己的嘴巴标榜出来的么?总之,必须区别党内的真共产党和假共产党,对假共产党必须坚决地反,并一反到底;对真共产党坚决不能反,谁反谁就是反革命!这就是我们的态度。还是学点历史吧,要从根本上消灭共产党的人有的是,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是,蒋介石反动派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也是,等等。从共产党诞生的那一天起,至今96年了,一切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都做着灭共的梦,干着剿共的事,但总是以失败而告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能力特别了不得,可以完成他们的未竟事业呢?

当然,他们要把8700万党员一窝端,是他们认为中国共产党从头到脚,彻里彻外都烂透了,根本否认大多数党员是好的和比较好的,至少不是反革命的,坏的只是一小撮,而且主要集中在中上层。他们根本没有深入实际作阶级调查和阶级力量的对比分析,就主观地武断地作出判断,并采取了反对一切党员的态度。这是主观唯心的也是危害革命的,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的狂热病,他们很快就会由狂热变为恢心,如果不改甚至会跌入反革命的泥坑而不能自拔。但是这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事实。

他们把8700万党员一锅烩,还因为他们认为党内根本不存在健康力量。所谓“党内健康力量”一词我是很少使用的,因为这个名词的出现曾经是提出者有所专指的,并且我并不敢苟同。我觉得用真共产党人更确切些,就是指那些仍然信仰马列毛主义,坚持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主张社会主义公有制,拥护毛主席无产阶级继续革命理论的共产党人。当然将这些人称为党内健康力量也是可以的。这些人在党内是肯定存在的,上层较少,越往下层越多,虽然他们在党内不占主导地位,但他们长期以来采取了一切可以采取的形式进行了斗争。对于这些人应当是团结和依靠他们,而不是无视他们的存在甚至当作对立面去斗争。要明白,反修斗争的任务是长期的持久战,而不是速决战。革命力量的发展有一个量的积累过程,革命的条件也有一个逐步成熟的过程,速胜论是行不通的,忽视革命的主客观条件的主观唯心主义者肯定是要失败的。有人主张武革,企图一举把特色集团推翻。愿望是好的,但是脱离了实际。你凭什么武革,你能建军队,你能制造武器吗?连上街游行都不允许的情况下,在没有统一的严格的组织指挥的情况下,你如何举行武装斗争呢?这种纸上谈兵有实际意义吗?更可笑的是,有人竟把是否同意武革作为判断革命与反革命的标准,这不是纯粹地把臆淫当事实吗?当前情况下有许多新问题需要我们沉下心来去学习,去调查,去研究,去探讨,去寻求正确的答案,怎能浮燥地提出一些脱离实际的口号并当作真理强迫人们接受呢? 

他们骂别人是舔狗,事实上究竟谁是舔狗呢?打击一大片,就必然保护一小撮,这是文革中走资派用过的伎俩,你们在客观上(暂且这样说)正是在保护一小撮,难道这不是比舔狗有过之而无不及吗?

说我仍对特色集团“抱有幻想”,可是信口雌黄拿不出任何证据。本来路线错误主要是路线制定者的责任,而不是全体党员的责任。错误路线的恶果要全体党员来承担责任这在客观上就是为特色集团开脱罪责,这就不仅是“抱有幻想”的问题而且是为虎作伥的劣行了。老实告诉你们,我不是对特色集团抱有幻想,而是对这个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党充满了必胜的信心,相信用马列毛主义武装的真正的共产党人一定能团结带领广大人民战胜修正主义的假共产党,回归毛主席的正确路线,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谁也阻挡不住!那些想趁机把共产党全部干净地消灭掉的人们最终是一定要失望的!不信,就立此存照。

这些人把否定全部8700万党员的错误行径还说成是代表了“主流民意”,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作了“彻底推翻共产党”的民意调查,究竟有多少人拥护这个口号,能出示你们的证据吗?不然,只能说是信口开河,居心不良。

这种人也有几种很气:第一种很气是他们只拿出诬蔑人的结论,不提供任何证据。所以说起话来全不费力张口就来,骂了人还理直气壮且不负任何责任,一般的正常人哪有种很气呢?所以他们总感到无往而不胜。第二种很气是世界上的肮话肮词肮字被他们收集殆尽,熟记于心,成了他们储存的唯一的战斗争武器,稍有人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他们就把这些肮字肮词肮话象机关枪一样扫射出来,骂得你狗血淋头,尔后骄傲地得胜回朝。第三种很气是他们有一伙人,是一个“战斗的集体”,一方有“战事”,八方来支援,打群架是他们最拿手的本事。不管有理无理,就靠人多嘴多话脏能压倒对方就算是胜利了。一点正义感都没有,这样的人能是革命者吗?分明是一个宗派主义的小团伙。我就是因为反对他提这个“8700万”触犯了天威,于是就把他们的各种伎俩全都让我领教过了,真得谢谢他们让我对他们了解得如此深刻。

最后忠告这些人几句:第一,“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请把精力放在邓氏特色集团上,不要去横扫8700万全体党员,这才是有能耐的表现。第二,要有自知之明,连一些马列毛主义的基本常识都不懂,许多文章都经不起推敲,还在那里妄自尊大,无端指责所有党员,我可以直白地告诉你:你没有这个资格也没有这个水平,要讲革命道理你连基层最普通的党员都还差得远。第三,多一点以理服人,少一点谩骂和打群架,这些都是低能的表现,只会损坏你们并不光彩的形象。第四,学点唯物辩证法,多一点实事求是的辩证分析,少一点唯心论的形而上学的主观臆断,少讲点空洞无物的过激话。第五,毛主席说,什么是政治,就是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应当明白,不是打击面越宽越命,不是越“左”越革命。不讲统一战线,不讲分化、瓦解、孤立敌人,硬要当王明,硬要当蒋介石那可千万使不得。虽然你们的行为会给革命造成极大的内耗和危害,但是我仍然不把你们当敌人,因而说了这些忠恳的话,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7-7-7 10:42
laobing: 看不出我讨论百分之多少的意图吧?我只是看到“蒋介石时期的国民党呢?好像也不应该说国民党95%的党员都是坏的”,不知能不能听听作者对蒋时期国民党成分的大概 ...
好吧,关于国民党和国民党军,我的看法肯定比你的更负面。我想说的是,领导权掌握在谁的手里才是实质重要的问题。国民党在孙中山领导下是革命党,在蒋介石领导下是反革命党,党员基本上还是那些党员。共产党在毛主席领导下是无产阶级政党,在邓小平领导下是官僚资产阶级政党,党员也基本上还是那些党员。用多数党员的所谓好坏来论述一个政党的性质,是一种卑鄙的手法。
引用 远望东方 2017-7-7 05:13
说95%的党员和干部是好和比较好的当然只是一种概念性的说法,也是出于对中国共产党的信念。相信我们的党会坚持自己的理想和最终目标,总会有一些弯路的,但相信中国共产党一定会坚持自己的大目标。再说,也不能说其余的5%就是坏的或比较坏的。这个比例太大,算下来就是450万左右,中共不可能有这么多坏党员!
引用 laobing 2017-7-7 02:45
曲项向天歌: 你认为这所谓百分之几的讨论有什么意义吗?有什么人根据什么样的统计学原理来做过什么科学的统计吗? ...
看不出我讨论百分之多少的意图吧?我只是看到“蒋介石时期的国民党呢?好像也不应该说国民党95%的党员都是坏的”,不知能不能听听作者对蒋时期国民党成分的大概估计,由此一问,没有别的。

我是搞技术的,每天跟定量的精确打交道,也和不得已而求其次的统计打交道。我和我认识的人对这个95%的理解,它是一种约定成俗、群众理解的、表示绝大多数的、定性的说法,我对国民党、国民党军的看法很负面,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看法很正面,说不说95%都无所谓。这个总的看法,这对我做人和人生很有意义,因为历史、因为自己认识的人、因为自己的亲历。至于数到多少位、多大的方差,等有钱没有更重要的事干了再数,我没意见。

说到军人,我认识不少红军时期、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毛泽东时代的的人民军队的军人,轻重绝大多数都是好人很好的人,我也有幸赶上一个尾巴受了几年革命大学校的教育和锻炼并至今受益匪浅。因此不喜欢拿这支军队和国民党的军队比,没有可比性。

我看到改开以后这个党和这个军队出的问题,我也说过不少了,但是有个基本立场,和“正告8700万共产党员”的人不一样。本人以为毛泽东时代必将以某种形式回到中国来,使广大老百姓享受社会主义的工作、教育、医疗、住房、尊严的待遇,使祖国强大、繁荣、昌盛。没有别的,不是做梦,只因为历史、道义、还有时髦的说法-人权。
引用 远望东方 2017-7-6 19:04
曲项向天歌: 蒋介石时期的国民党呢?好像也不应该说国民党95%的党员都是坏的。
我表我的态,你表你的态就是!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7-7-6 17:48
laobing: 你认为蒋介石时期的国民党员里百分之多少是坏的?
你认为这所谓百分之几的讨论有什么意义吗?有什么人根据什么样的统计学原理来做过什么科学的统计吗?
判断一个政党,能确定其基本性质就够了,对吗?
国民党的党员我所知不多,没有发言权。但就国民党的军队来说,我知道其绝大部分人(至于具体是百分之几,这需要国家统计局去统计个数字出来)都是劳苦大众,但是这并不影响国民党军的反人民性质。
引用 laobing 2017-7-6 13:15
曲项向天歌: 蒋介石时期的国民党呢?好像也不应该说国民党95%的党员都是坏的。
你认为蒋介石时期的国民党员里百分之多少是坏的?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7-7-6 12:06
蒋介石时期的国民党呢?好像也不应该说国民党95%的党员都是坏的。
引用 远望东方 2017-7-6 08:18
表个态,反对党内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路线。坚持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党员和干部中的95%是好的和此较好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7-5 23:26
怎样看待某“网友”《写给8700万党员》一文?



作者:三峡人家



由于某“网友”《写给8700万党员》的文章,引起了一场争论,主要分歧围绕着如何看待当今的中国共产党。在此我想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修正主义占统治地位的党还能不能叫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是1921年成立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级织,从成立之日起,党内就存着两条路线的斗争,这是符合唯物辩证法的。毛主席说任何事物都可以一分为二,从小到基本粒子,大到宇宙都是可以无限再分的,当然共产党也不例外。所以从它产生之日起就有马列主义派同修正主义派的斗争,这两个派别总是对立统一于共产党内,失去任何一方共产党也就不存在了,无论哪一派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两派都从属于这个党,这应当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常识。现在有人认为修正主义占居统治地位时,党的性质变了,就不是共产党了。这种观点不仅从辩证逻辑来讲说不通,就是从形式逻辑上讲也说不通。从形式逻辑讲就是这样一个命题:修正主义占统治地位的共产党不是共产党。即:A即非A。举例说,王五从一个好人变成了一个坏人,变坏了的王五就不叫王五了,这是什么逻辑呢?无论好人也好还是坏人也罢,无论他的品质发生什么变化,但他的名字始终没有变呵。不然他由好变坏的历史过程就无法说清楚。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还要纠缠不休,并且还那样理直气壮地攻击别人呢,除了利用修正主义上台为借口,煽动人民彻底剿灭共产党之外,就很难得到解释。

二.修正主义占统治地位的情况下是不是所有的共产党员都变坏了?

回答是否定,即不是。例如:香港毛泽东思想学习会会长林敏捷,武汉工农兵论坛的古正华老人,前中央政策研究室退休干部张勤德老师等等,就我所知道的可以举出几百上千个来,但没有必要,这些站在反修最前线的共产党员勇士们,难道他们都是坏人?还有那些无职无权的普通党员,还有体制内不敢公开表态的党员,应该说好的或比较好的党员,有一定的错误但还可以争取的党员占多数,真正顽固不化地坚持资本主义道路的是一小撮。

在理论上我们可以提出更多的根据,任何时候相信群众、干部、党员的大多数是好的这是毛主席的一贯教导,那么在修正主义上台以后还成不成立呢?

毛主席1965年3月17曰接见新西兰共产党总书记威尔科克斯,并征求他对《评莫斯科的分裂会议》一文的意见时讲了以下这段话

“这篇章有个大缺点,就是要团结大多数人写得不突出。一个大问题没有讲,就是要团结苏联人民、苏联的党员和干部的绝大多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毛泽东年谱》第五卷第485页)

这时赫鲁晓夫已经下台,当权者是勃列日涅夫,执行的是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路线。苏联共产党早已彻底变修,而且中上层腐败透顶。毛主席仍然强调苏联人民、党员和干部的“绝大多数”是好的,要团结他们,并且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就党的情况而言我们今天与苏联当年的情况差不多,就算是严重一些,不管怎么说也不会是百分之百的坏了吧。那么文章的题目《写给8700万党员》就错了,只能写给党内一部分人。还在文中指责“8700万党员”不信仰“共产主义”,对人民是“敲骨吸髓”,要他们“做牛做马”,要“用8700万个党员的生命来保卫他”,这里的“他”是指一个人民。一个“人民”的命就可以抵8700万条命,这是一个什么“人民”,命竟如此金贵?而所有共产党员的命就如此的下贱吗?这究竟是一些什么话,这不是要把8700万党员统统打入十八层地狱吗?这将制造多少冤案啦!这是不分青红皂白的阶级报复!这是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要干的事!我不知他们对所有共产党员为什么如此恨之入骨!他们学的毛泽东思想到那里去了呢?到底是无知还是别有用心呢?你们自已去作结论。我们只反特色集团,绝不允许否定共产党员的大多数,绝不允许砸共产党的牌子,企图制造人民与所有共产党员的对立,从而整体消灭共产党的目的是不能得逞的。

三.反对8700万党员,是不是打击一大片?

某“网友”在致我的公开信中有这样一段:“不要以为你们这个邓产党是个不小的群体,老百姓就拿你们奈何不得,谁触碰你们的8700万,你就说谁是打击一大片。三峡人家,如果你还不是老眼昏花,那就睁开你的眼睛看看,13亿人和0.87亿人到底哪个是大多数?到底谁在欺压谁?到底谁在开倒车?”

首先慎重声明我们不是“邓产党”,也不知道是谁在何时将共产党更改成了“邓产党”,这样的大事是否经过中央全会讨论通过,为什么不通知全体党员,请某“网友”给解释一下。再看看吧,他口口声声8700万,一个也不少,他要“触碰”是全体共产党员,这是确定无疑的。并且说8700万同13亿人比仍然是少数,不足挂齿。他的胃口还真大呢!既然如此,我还告诉你们一个事实,全国13亿人口在世界人口总数中也是少数,干脆全部灭了算了,为白种人献一块地方还可以到特朗普那里领一个灭华大奖。

这样露骨的极“左”言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风行无阻,敢写敢说,还有人跟着鼓噪,谁也不能说半个不字,这究竟是算你们有能耐呢还是算你们有神精病呢?

就整个共产党的队伍来讲,打击8700万,不是打击一大片,而是打击百分之百。就是剿共总司令蒋介石手握800万军队和庞大的特务组织,还有强大的美帝国主义支持,面对比现在少得多的党员,终其一生也没有把共产党赶尽杀绝,我不知你们的底气从何而来,能给大家透透风吗?

四.侮骂和恐吓,造谣和诬蔑是不是无产阶级革派应有的战斗武器?

现在混在红群中的少数人,把世界上能搜集到脏字脏词脏句和恐吓的语言熟记于心,遇到不同观点的人,能吓倒的就吓倒,不能吓倒的就招来一伙人象机关枪一样将这些污浊的言辞喷射出去,只要自已心里骂得痛快就算一大胜利。这是他们的制胜法宝之一。

另一种制胜法宝就是造谣诬蔑。请看一段文字:“据说你和胡乔木的子女一样,都是因为利益分赃不均,被当权者毫不留情地把你从利益集团里扔了出来,所以你才混入左翼队伍里混口饭吃。三峡人家,你的言行举止和胡木英、胡石英姊妹俩的丑恶嘴脸何等相似!”

胡乔木我在文章里见过,至于他的子女我根本就不熟悉。按他这个“据说”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官二代了,我的父亲当然是个高官。某“网友”,我知道你是想帮我,我就把苦命出身托盘交给你吧。

你说的那些好事,只怪我的命太苦,没有这分“福气”,但有你的帮助就有挽回损失的可能。我1947年出生在一个贫农的家庭,父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说没当官也不实际,他在一九五七年和一九五八年曾当生产队长两年整,说我是官二代也凑合吧,但和当今的官二代的含义似乎差距太大,又算不上。本人教了四十年书,从小学教到高中,于2007年退休在家,这可能就是被当权者从利益集团扔出来了。如果你认为不是这样的,而是另一回事那就好了,你能不能为我提供一些证据出来呢?请你帮我提供两个证据,一是我父亲是何时何地当高官的,官至何级,多长时间;二是哪个当权派把我从哪个利益集团无理把我扔出来的,已经十二年了。因为我的父亲还没拿过一分钱的国家工资,只要你提供证据把这两件事落实,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他们补偿经济损失,我父亲的一辈子加我的十二年,这可不是一笔小钱,事成之后我拿一半甚至更多的钱奖给你,意下若何?同时我还告诉你,我在左派队伍里没有混到半分钱,相反还支出了许多,为了应付今后更多的支出,我的确需要钱,请你无论如何要帮这个忙!我相信你说的那些话是有据的,举手之劳还能获利,何乐而不为呢?

更无耻的是,他们还竟然以三峡人家的名义发表文章,以达到诬陷我的目的。我真不知道这样的人信口开河,无中生有,捏造事实,凭空污人清白,居然有脸称自己是毛派,是真正的无产者,世界上没有谁比他们更革命,难道人的脸皮能有这么厚么?他们的文章就象一部颠倒了的狂人日记,从逻辑到语言全都不可理喻,但却盛气凌人,不可一世,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也真不知道是老年人离青年人远了,还是极少数青年人狂妄自大离革命远了?

就谈以上几点供大家讨论,尤其是某“网友”的英雄好汉们(包括梦玲),你们那一套极端危害中国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事业的极“左”思潮必然要受到我的坚决抵制和批判。
引用 水边 2017-7-5 21:40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0)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7-22 22:59 , Processed in 0.01803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