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学习园地 查看内容

我在一八三团当兵的一段经历

2018-1-3 03:33|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797| 评论: 2|原作者: 王一明

摘要: 部队六年的教育使我由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成长为一名革命战士,可以说确定了我一生的前进方向。现在回想在部队的情况,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有两件事:一、是部队浓厚的政治氛围。二、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经历。

我在一八三团当兵的一段经历

             

 

我叫王一明,一九四四年五月生,祖籍河南省巩义市,一九六二年六月由山西省新绛县应征入伍(算六二年秋季兵),分配到一八三团通信连。一九六六年四月十二日入党,刚入伍时可能因为个子矮,被安排在连部当司号员兼通讯员。一九六四年大比武时调到徒步通信班当了半年徒步通信员,后又调回连部当文书,直到一九六八年三月退伍复员。

我在一八三团呆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六个年头,但这六年时间在我的一生中却至关重要。部队六年的教育使我由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成长为一名革命战士,可以说确定了我一生的前进方向。现在回想在部队的情况,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有两件事:一、是部队浓厚的政治氛围。二、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经历。

 

一、浓厚的政治氛围

早在建军之初,毛主席在谈到我军性质的时候就说:“中国的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毛主席又说:“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为了保证中国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在军队中进行党的工作和政治工作,团以上单位设立政治委员和政治机关,在营级单位设立政治教导员,连队设立政治指导员。团以上机关还可以根据需要设立政治协理员。

我入伍的时候,林彪是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他特别强调部队要突出政治,使政治思想工作成为全盘工作的基础。政治思想工作搞好了,其它工作才能搞好。突出政治就是突出毛泽东思想,就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全体指战员的头脑,坚持在一切工作中用毛泽东思想挂帅。突出政治是我军的根本,是战备工作中的头等重要的准备。是我军战斗力诸因素中的首要因素。一九六0年,在军委扩大会议上通过了《关于加强军队政治思想工作的决议》,林彪在军队建设中提出了四个第一、三八作风和开展五好战士活动。四个第一是: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三八作风是: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五好战士的条件是:政治思想好,三八作风好,军事技术好,完成任务好,锻炼身体好。

一九六二年,雷锋同志因公牺牲,六三年三月五日,毛主席为雷锋同志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周总理为雷锋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产主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雷锋是劳动人民的好儿子、毛主席的好战士”。其它中央和军委领导也多有题词,于是,一个学习雷锋的热潮在全军、全国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向雷锋同志学习,首要的就是学习雷锋同志刻苦学习毛主席著作,时时处处用毛主席的教导指导自己的思想和行动。林彪号召全军指战员要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把毛泽东思想真正学到手,人人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根本方法是: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学用结合,急用先学,立竿见影。记得部队建立了天天读制度,每天安排时间学习毛主席著作。每天晚上的班务会也大多围绕一天的工作,检查是否符合毛泽东思想的要求。

出版部门为满足全国人民学习毛主席著作的需要,除了毛泽东选集1-4卷,还出版了毛选甲种本、乙种本,文革期间还出版了毛主席语录本,人手一册。那时候,通读毛选四卷的比较少,大部分学的是《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所谓的老三篇和《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

学以致用是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关键,我记得在通信班时,到大同、黄寨送信,在火车上也学雷锋的样子,邦助列车员扫地、拖地、给旅客倒开水。虽然这种学习有些模仿成分,但对自己培养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还是起了重要作用。当时,部队在学习毛主席著作方面可以说走在全国的前列,除了雷锋之外,还涌现出廖初江、丰福生、黄祖示等先进典型,王杰、欧阳海、麦贤德可以说是用毛泽东思想指导工作、战斗的典范,真正把军队办成了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所以有了毛主席发出的:“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人民解放军,解放军学全国人民”的号召。

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中曾说:“军队的基础在士兵,没有进步的政治精神贯注于军队之中,没有进步的政治工作去执这种贯注,就不能达到真正的官长和士兵的一致,就不能激发官兵最大限度的抗战热忱,一切技术和战术就不能得着最好的基础去发挥他们应有的效力”。上世纪五十年代部队的情况我不知道,在我当兵期间,我觉得开展学习毛主席著作活动,官兵的思想觉悟有很大提高。官兵关系也非常融洽。

一九六二年,中印边界反击战打响以后,大约是十月份,部队从山西向西宁进发,虽然坐的是闷罐年,天气已经转冷,但是大家在车上士气高昂,歌声嘹亮,没有一点大战将至的怯战情绪。到西宁以后,住的是五十五师的营房,这时,他们已经上前线去了。部队在西宁住了一个多月,中央决定我方主动停火后撤,我们又从西宁回防山西。现在想起来,当时前线参战部队所以打的那么漂亮,跟我军高昂的士气,不怕牺牲的精神是分不开的。难怪美军说:“不怕中国军队的现代化,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

一九六一年元旦,军委和林彪向全军发出了创造四好连队的号召,四好是:“政治思想好,三八作风好,军事训练好,生活管理好。”

我刚入伍时分在连部当司号员兼通讯员,我当时不会吹号,一九六二年冬,刚好团里组织司号员培训。通信股有个干事叫聂惠林,山西人,军号吹的好,于是整个二十一军的司号员都集中到一八三团训练。记得雁北的冬天异常寒冷,每天早晨天不亮聂号长就把我们带到忻县东门城墙上训练。开始不少人没有经验,舌头一伸到号嘴里就被贴住了,这时你不要动,等一会儿号嘴暖热了,舌头就和号嘴分开了,如果你把舌头硬往回抽,就会把舌头上的皮贴掉。经过半年的训练,到六三年四月,参加培训的同志基本都掌握了常用号的吹奏技巧,如起床、集合、吃饭、紧急集合、熄灯、冲锋等,六三年五一节前结业,由通信股给每个人发了结业证。


 

 

 

 

 此照片拍摄于一九六三年五一节,在忻县照像馆。前排左起第四人为通信连连长陈可庄,第五人为通信股股长周美祥、第六人为号长聂惠林,二排左起第四人为王一明。

在这里我想说说四好中的军事训练好,一九六四年,全军开展了大比武形式的军事训练热潮,训练的内容各部队可以根据自己的任务变通。例如:步兵连主要是练五大技术(射击、刺杀、投弹、游泳、土工作业),训练方法主要是推广郭兴福教学法。通信连各排,如有线、无线、骑兵、徒步通信,各自根据自己的任务,分别制订训练计划。为了参加比武,各排对训练都抓的很紧。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有线排,因为他们每天要背着电线盘子来回奔跑,还要在电线杆上爬上爬下,所以显得格外辛苦,如果体力不好,根本顶不下来,好在当时都年轻,每天训练回来都是汗流夹背。

我当时在徒步通信排,我们的训练科目是徒步送信,比如,从驻地出发,向正北一千米有一座独立房屋,再向东七百米有棵大槐树,再向南二千米有座坟墓,再向西七百米有棵榆树,再向北一千米回到驻地。这种训练白天还好说,比较好找。夜间训练难度要大的多,不但要打着手电筒走路,为了不迷失方向,除了要不时地看指南针,途中无论遇到河流、坟地、沼泽、树林都要争取照直前进。所以训练回来,往往是满身泥水。

大比武中,一八三团出了些技术尖子,步兵连有的射击尖子号称神枪手的,在二十一军都很有名。通信连有线排的王锁,北京顺义人,训练中能吃苦,成绩突出,后来提了干部。

我当兵期间,部队在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拥政爱民方面都做的很好,我刚入伍时,通信连驻在忻县县城东街的一座大庙里,以后搬到东门外一个村庄,一九六五年转到阳高县住了一段营房,六七年到西安后,开始住东郊韩森寨二十六街坊华山机械厂职工宿舍,后来又转到西安工业学院对面的国防俱乐部跳伞塔院子里。总体上住营房的时候少,住民房的时候多。

记得在忻县时,每逢春节,部队和地方都要举行联欢活动,部队方面因为团级单位没文工团之类的文艺团体,大多是看地方上的二人台表演和摔跤比赛,挠羊比赛。到陕西以后,文化大革命期间,部队主要执行三支两军任务,军民融合的程度更高,“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的标语随处可见。从来没有发生过军队侵占老百姓利益,与地方发生纠纷的事。部队住民房,都注意不损坏房屋,保护好栽种的树木。结合学习毛主席著作和学雷锋活动,大家都争着做好事。

部队在忻县期间,北京军区文工团杂技团还到一八三团作过慰问演出,演员精彩的表演给人印象深刻,为表演伴奏的音乐,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二、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经历

毛主席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人民解放军多有倚重,特别是运动前期和中期,具体说就是一九六六年八月红卫兵运动兴起,到一九六八年九月全国各省区革命委员会成立这段时间,军队可以说起着顶梁柱的作用。

一九六六年十月,一八三团抽调一部分人员到北京接待红卫兵,其中也有我。现在,同去的战友都是谁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接待单位设在铁道部党校。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哪里的都有。他们被我们称作毛主席请来的客人。我们首先安排他们的住宿、吃饭(住宿、吃饭的费用全部由国家承担),然后按班、排、连的建制组织他们进行队列训练,其它时间到各大专院校看大字报。进入十一月,北京的天气已经转冷,有些学生还穿着单衣,特别是南方来的学生,还有的穿着拖鞋。为了解决他们的御寒问题,国家给每个学生发一身绒衣,一条毛毯,这些东西算是暂借,要打借条,以后要归还。

记得毛主席接见那天,早晨三、四点钟就起来了,每个人发了面包、火腿肠等食品,然后向西郊机场进发。天亮以后才看清楚,整个机场人山人海,但是秩序都很好。部队的同志因为有责任在身, 生怕出一点事,所以心里压力挺大。记得等了好久,毛主席的检阅车队才过来,当车队接近我们这一段的时候,人群开始骚动,有人使劲往前挤,想看的清楚一些,部队的同志用力顶着,歇力控制住队形,防止出现采踏事故。以至很多人没有看到毛主席,我也没有看到。虽心存遗憾,但是想到圆满地完成了接待任务,似乎也是一种安慰。

一九六七年元月,我回宝鸡探亲,部队二月份调到陕西的情况我并不知道,等假期满了,我回到阳高营房的时候,哨兵才告诉我部队已调往西安。于是我又折回西安找到部队。当时,就全国而言,上海一月风暴之后,各地造反派纷纷夺了各级政府的党政大权,原来的党政机构基本处于瘫痪状态,整个社会秩序完全靠军队维持运转。二十一军到陕后,军部率六十一师驻西安、咸阳、铜川,根据毛主席,人民解放军要支持左派广大群众的指示,开展三支两军(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工作。

通信连到西安后,开始住在东郊韩森寨二十六街坊华山机械厂职工宿舍。一九六七年三月,我参加过支农任务,当时的村庄名字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我因为会说点陕西话,和当地农民很谈的来。不过时间不长,我又接到新任务,即部队要抽调一部分人对交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安电讯工程学院和西安冶金建筑学院等四所重点大学开展军训。六七年三月,连长张俊哲带领孙东顺、张德秀和我四个人分到西安交通大学基础部工企十二班。当时,西安地区以交大为首联合一些基层组织组成了工总司;以西工大、西电、冶院为首联合一些基层组织组成了工联。两派虽然都是革命群众组织,但对立情绪很大。军训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通过学习毛主席和中央首长的指示,消除派性,促进革命的大联合。部队对支左人员提出了做好两派工作的五项要求:一、军队同志要团结一致(当时西安地区支左部队有省军区、兰空、二十一军、总后驻西安办事处四家),对兄弟部队有意见,可向支左委员会反映,不准当面争吵和背后议论。二、对两派要一视同仁,对违反中央指示的言行都要批评教育。三、部队同志对某派的问题,要当面向该派指出,不在另一派面前讲,两派有争议的事,要协商解决,部队同志不要当裁判。四、西安两派不要插手各专县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五、部队同志要虚心听取群众意见,自己有缺点,要勇于自我批评。

我们的具体工作就是组织学生学习毛主席关于革命大联合的指示,和学生开展谈心活动,后来,部队在三支两军中开展谈心活动的经验还受到毛主席的肯定。关于在交大军训的细节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军训搞了二、三个月就结束了。时间虽然短,但效果不错,一、是西安地区的形势很快稳定下来。二、是支左人员和学校师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军训结束时,学校给部队同志送了《东方红》纪念册,学生送给我的毛选四卷,红卫兵袖章和一些照片,这些东西我现在仍然保存着,一件也没有少。我和有些同学现在还有微信联系。

 

 

 此照片拍摄于一九六七年四月,在交大图书馆前厅,后排左起第一人为张德秀,第二人为孙东顺,第三人为通信连连长张俊哲,张俊哲前面为王一明。

 

一九六八年三月,我从部队复员。这一年复员的人特别多,因为文化大革命,历年该复员的老兵都没有走,都攒到六八年一起走的,一九六八年全国形势趋于稳定,各省市革委会相继成立,所以,这一年复员的量大一些。按当时的政策,从哪儿来到哪里去,我应该回山西省新绛县。部队考虑到我父母在宝鸡等于照顾我,把我复员到宝鸡。市安置办把我分配到宝鸡市七十一号信箱(即冶金部九O二厂,现在称宝钛集团),这是个三线企业,国防工厂、是冶金部下属的有色金属加工企业,工厂主要从事有色金属钛、锆、铪和稀有金属钨、钼、钽、铌的冶炼、加工。这个厂一九六五年开始建设,我进厂时有职工二、三千人,人员主要是全国冶金系统老厂如鞍钢、太钢、抚顺钢厂、哈尔滨一O一厂、北京有色金属研究院,北京七五O厂湖南铁合金厂等抽调的老工人,从全国大专院校(主要是冶金系统的学校,如北京钢铁学院,中南矿冶学院,昆明工学院,西安冶金建筑学院等)毕业的学生和一部分复转军人。

我进厂时分配到厂研究所(现在称西北有色金属研究院,二千年左右已迁往西安)第五研究室。一九六八年九月,毛主席发出:工人阶级占领上层建筑的号召,全国各省组织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大中小学校。我们厂也抽了四十多人,参加西安地区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西安石油学院。我也参加了工宣队。

这时候,文化大革命已经进入斗批改阶段,斗就是斗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就是批判资阶级的反动学术权威、批判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改就是改革教育,改革文艺,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具体到石油学院主要是抓批和改。

工宣队首先组织师生学习《中共中央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学习《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会报》,学习毛主席、林副主席、周总理在接见红卫兵大会上的讲话,然后采取大鸣大放,大揭露,大批判的方法,批判孔孟之道,批判学而优则仕,批判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等反动思想,要求师生结合自己的思想实际,开展批判活动。通过学习和批判,让广大群众在斗争中提高觉悟,辨明是非,分清敌我。在这个阶段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有两件事:一是有个姓李的青年教师,曾经提出评不上教授不结婚,当时批判他这是资产阶级名利思想的表现;另一个是河南兰考籍的学生,他父亲从老家到学校来看他,他却对同学说这是他们家邻居。大家批判他这是鄙视劳动,鄙视劳动人民的表现,是剥阶级思想。批判中大家谈到资产阶级虽然已经被推翻,他们企图利用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来腐蚀群众,征服人心,以达到复辟资本主义的目的。我们就是用无产阶级的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来改变整个社会的精神面貌,达到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巩固社会主义江山的目的。

工宣队的工作历时五个月,到六九年二月结束,通过这段工作,我觉得不光是学校师生受到教育,自己本身也受到很大教育。

 

 

 此照片拍摄于一九六九年二月,地点在西安石油学院中心广场,前排左起第七人为王一明。

 

工人宣传队的工作六九年二月结束,回厂后我被安排在厂政治部组织科,一九八O年调到厂运输科,直到一九九七年退休。

 

 此照片拍摄于二O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左起为:儿子王煦,孙子王彦钦、儿媳王婧、妻子李巧凤、本人王一明。

 

注:

一、我虽然在八三团当了六年兵,但当的是和平兵,既没有经过战火的考验,也没有为军队做什么贡献,可以说是平平淡淡。所以我想,如果有类似的稿件,我的就不要用了。如果需要填补空白,可以用上。

二、文中几处提到林彪,林彪叛逃国外,摔死在温都尔汗,我无意为他歌功颂德,只是想尊重历史,当然对林彪也应该一分为二,功是功,过是过,这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不知道我这样说对不对?

2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林林 2018-1-4 04:31
说得很实际,在文革中,不少单位和地方是没有武斗的,但有派性问题。工军宣队到各个单位,就是解决派性问题,做了大量的政治思想工作,达到团结的目的。成立了老中青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
引用 南小李 2018-1-4 01:41
谢谢王老先生, 让我们年轻一代了解了那时候的一段真实历史。 结合目前的社会现实, 要真正走社会主义道路,当年的斗,批,改 放到当前,任然具有现实意义:

“斗就是斗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贪官污吏),批就是批判资阶级的反动学术权威(公知)、批判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改就是改革教育,改革文艺,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1 01:04 , Processed in 0.01492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