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国内的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

2018-1-3 02:4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046| 评论: 5|原作者: “圣力”

摘要: 对今天的结局,四人帮中有头脑的人早有预料,因为他们身在中央,对党内上层强大的特权阶层看的非常清楚。一九七五年底,张春桥就曾对江青说过这样的话:毛主席健在,他们是纸老虎。毛主席百年后,他有可能成为真老虎。我们在战术上不重视他们,就会犯极大的错误。

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国内的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

作者:圣力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首要问题就是主要矛盾。

一九五七年,世界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齐聚苏联首都莫斯科,纪念十月革命胜利四十周年,同时,就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若干问题展开讨论,会后发表了著名的莫斯科宣言。宣言向全世界宣告:对于工人阶级说来,取得政权只是革命的开始,而不是革命的终结。”“否认无产阶级专政时期中的阶级斗争,否认在经济战线上、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彻底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性,是错误的,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违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当时,社会主义阵营有苏联、波兰,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蒙古、中国、朝鲜、越南、古巴等十三个国家。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希望,也是和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抗衡的强大力量。毛主席形象地形容当时的国际形势是:东风压倒西风

但是,强大的背后却潜藏着危机。一九五六年,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作秘密报告,全盘否定斯大林和斯大林执政时期领导苏联人民取得的伟大成就,揭开了在苏联复辟资本主义的序幕。

赫鲁晓夫现象的出现是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的,在这里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苏联共产党的历史。

十月革命胜利之后,列宁根据马克思、思格斯提出的巴黎公社三原则:一、公社领导人一律实行选举制,并且随时可以撤换;二、公社领导人的薪金不得高于工人工资;三、公社领导人必须接受群众监督。对一切公务人员,只领取相当于工人的工资。只对资产阶级专家付给高薪。直到国民经济恢复时期,苏联基本上是按照列宁的指示,党政机关干部,企业负责人和专家中的共产党员,他们的工资大体上同工人的工资相当。但是,这种情况到斯大林时期有了变化。

斯大林是一位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以他为首的苏联共产党坚持了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道路,同资本主义势力进行了坚决的斗争,粉碎了资产阶级妄图在苏联复辟资本主义的阴谋。但是,不可否认斯大林也犯有致命的错误,那就是过早地宣布苏联已 经没有阶级和阶级斗争,对一部分人实行高薪制度,致使一些干部蜕变为资产阶级分子。

赫鲁晓夫篡夺苏联党和国家领导权之后,苏联的阶级斗争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赫鲁晓夫推行一系列修正主义政策为资产阶级服务,使苏联的资本主义势力急剧膨胀起来。

马克思在解释社会主义的时候说:这种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间断革命,就是实现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把这种专政作为必经的过渡阶段,以求达到根本消灭阶级差别,消灭一切产生这些差别的生产关系,消灭一切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社会关系,改变一切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观念。

列宁在同等二国际机会主义的斗争中,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他说:无产阶级专政不是阶级斗争的结束,而是阶级斗争在新形势中的继续。无产阶级专政是取得胜利、夺得政权的无产阶级进行阶级斗争,来反对已被打败但还没有被消灭、没有绝迹、没有停止反抗、反而加紧反抗的资产阶级。他又说:无产阶级专政是无产阶级为反对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而进行的顽强斗争,即流血的与不流血的,强力的与和平的,军事的与经济的,教育的与行政的斗争。

赫鲁晓夫在反对个人迷信的幌子下丑化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他全盘否定斯大林实质上就是否定斯大林坚持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为资本主义复辟开辟道路。

赫鲁晓夫用物质刺激偷换社会主义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有意扩大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之间的收入差距,扶植那些占领导地位的蜕化变质分子,使他们放肆地利用职权侵占苏联人民的劳动果实,加剧苏联社会的阶级分化。

赫鲁晓夫破坏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实行资本主义的利润原则,发展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瓦解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制。

赫鲁晓夫宣扬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宣扬资产阶级的自由、平等、博爱和人性论,向苏联人民灌输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人道主义、和平主义,败坏社会主义的道德风尚。腐朽的资产阶级文化成了时髦,社会主义文化受到排斥和打击。

赫鲁晓夫推行的这一套修正主义路线,在苏联党政领导干部中,在国企负责人和集体农庄负责人中,在文化、艺术、科技部门的高级知识分子中,产生了大批的新资产阶级分子。这些新生资产阶级分子构成了苏联的特权阶层。经过一系列变动,苏联特权阶层逐渐控制了苏联党政和其它部门。这个特权阶层把为人民服务的职能变成统治人民群众的特权,利用他们支配生产资料的权力来谋取小集团的私利。

这个特权阶层在苏联共产党内的势力不断膨胀,苏共二十二大时,二十大选出的中央委员被清洗近百分之五十,十九大被选出的中央委员被清洗近百分之七十。

这个特权阶层侵吞苏联人民的劳动成果,占有远比苏联一般工人和农民高几十倍甚至上百信的收入,他们不仅通过高工资、高奖金、高稿酬以及花样繁多的个人津贴得到高额收入,而且利用他们的特殊地位,营私舞弊、贪污受贿、化公为私。他们生活上完全脱离苏联人民,过着寄生腐烂的资产阶级生活。

这个特权阶层思想上已经完全蜕化,完全背离了布尔什维克党的革命传统,抛弃了苏联工人阶级的远大理想。他们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反对社会主义,他们背叛革命,还不准别人革命。他们唯一的考虑,是如何巩固自己的经济地位和政治统治。他们的一切活动,都以特权阶层的私利为转移。

赫鲁晓夫篡夺了苏联党和国家领导权之后,把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苏联共产党变为修主义的党,把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集体所有制变为私有制。

赫鲁晓夫改变苏联国家政权的无产阶级专政性质,使国家重新成为一小撮资产阶级特权阶层对苏联广大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专政的工具,他们动用国家机器,对人民进行镇压,彻底改变了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

赫鲁晓夫打着共产主义的招牌,欺骗苏联人民,掩盖他们复辟资本主义。还利用这块招牌,欺骗全世界人民。他们不但自己抛弃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追求同美国合伙瓜分世界。他们不允许兄弟国家反对美帝,听任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奴役和宰割。

苏联的悲剧之所以发生,最根本的教训就是无产阶级的政权被赫鲁晓夫集团所篡夺。赫鲁晓夫这个混进党内蓄谋已久的大野心家及其一伙,在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斯大林逝世之后,觉得时机已到,就发动宫廷政变,窃取了苏联的党权、军权和政权。从此,苏联的政权就改变了性质,资产阶级专政代替了无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通过它的代理人实现了反革命复辟。

说完苏联,我们再来看看中国的情况。

早在建国前夕,在中共中央机关从西柏坡向北平转移前十多天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主席就向党内同志讲述了至今仍令人深思的糖衣炮弹思想,他说: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他对党的高级干部谈的最多的是《甲申三百年癸》,他反复强调,我们不能像李自成那样,一进城就变了。面对即将到来的胜利,如何防止共产党执掌政权后免蹈李自成的覆辙,是他日思夜想的头等大事。因为早在一九四五年七月,民主人士黄炎培在延安和毛泽东有过著名的:窑洞对,那时候,毛主席就曾胸有成竹地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来跳出周期率的支配。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傅作义将军也和黄炎培一样,提过类似的问题,他说:国民党取得政权后,二十年就腐化了,结果被人民打倒了。共产党执政后,三十年、四十年以后是不是也会腐化了。,毛主席非常自信地回答:共产党和国民党有根本的区别,共产党没有任何私利,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只要我们依靠人民民主,我们一定能够打破历史上多次出现的周期率。

应该说建国初期,共产党还是经受住了执政后的第一个考验,向全国人民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随着社会主义革命的深入,情况正在起变化。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在中共河北省第二次代表会议上,揭露出原天津地委副书记刘青山,现任书记张子善巨大贪污案,刘青山贪污18399万元(旧币)、张子善贪污19426万元(旧币)。当时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的黄敬曾找到薄一波(主管全国三反工作),托薄向毛主席反映:刘、张都是参加革命二十多年的老干部,为革命坐过牢,是否不枪毙,给他们一个改造的机会。毛主席听了黄敬的意见后说:正因为他们两人地位高,功劳大,影响大,所以要下决心处决他们,只有这样,才能挽救二十个、二百个、二千个、二万个犯有各种不同程度错误的干部,黄敬同志应该懂得这个道理。党中央和毛主席严惩刘青山、张子善的果断决定,再一次向全党、全社会表明,我们决不作李自成,决不容许任何腐败现象在党内滋生。

但是,新中国毕竟是由旧中国脱胎出来的,几千年的官贵民贱、打江山、坐江山,享特权的思想根深蒂固。加上建国初期,我们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没有经验,各方面都向苏联学习,由供给制改工资制,对党的领导干部,政府官员实行高薪制、在军队实行军衔制等。在实行工资制的过程中,不但享受高薪的官员觉得老子出生入死干革命,现在革命成功了,享受点特殊待遇是理所当然的,就是普通老百姓也认为这些老同志对革命贡献大,享受点特权可以理解。可是人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些想法正是几千年遗留下来的官贵民贱,升官发财、高官厚禄等剥削阶级思想观念,是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格格不入的,如果按这种观念行事,怎么可能跳出周期率的支配呢?

毛主席不愧为一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他生前一直同特权阶层进行不懈的斗争。

一九五六年,中共八大胜利召开,八大决议把国内主要矛盾表述为: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个提法是怎样出笼的呢?作为八大决议起草人的陈伯达,一九八一年曾对儿子陈小农有过这样一次谈话:我倒了以后,上面派人审问我时,问过我八大决议中关于生产力问题的那句话是怎么写出来的。我跟他们说:政治报告是会议前起草的,经过了多次的修改;但是政治报告的决议则是在会议中起草的,所以搞的比较仓促。我在决议草案上写了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已经基本解决。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但是我又觉得仅是这样的提法,有些太笼统,应该有一个概括的提法。当时会议议程很紧,那天(九月二十七日)下午要表决决议,我早晨还在考虑主要矛盾怎么写才好,我想起列宁有过一个提法,这个提法启发了我。我就把主要矛盾概括为: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我修改好决议以后,已经来不及送毛主席看。毛主席是夜间办公,上午休息。原来的稿子他已经看过,这时已不好再去打扰他。这样,我修改好的稿子就直接在大会上宣读了,表决时大家都举了手,就通过了。那天的会上,叶飞在主席台上的座位就在毛主席后面,我坐的位置是靠侧面。会后叶飞告诉我,宣读决议的时候,当念到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句话时,毛主席说了句:这句话不好。不过毛主席当时也没有说应该怎么样才好,可能是来不及想,也就举了手。叶飞讲的情况应当是可信的,他当时坐的位置离毛主席很近。

陈伯达讲述的情况已经清楚地告诉人们:一、毛主席在大会举手表决《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之前没有看到该决议最后的修改稿;二、毛主席在听到宣读决议时,对陈伯达写进决议中关于生产力的那句话,确实当场表示不赞成,但是他没有来的及表示应该怎样,并且同其它人一样举了手,使决议得以一致通过;三、在决议中写进关于生产力的那句话,以及造成毛主席没有来的及看到决议的最后修改稿,其责任全在陈伯达一人,与其它人没有关系。

另据王光美写的一篇回忆文章,谈到八大闭幕后的第三天(八大九月二十七日闭幕),在十月一日国庆日的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对刘少奇说:八大决议中关于主要矛盾的提法是错误的,主要矛盾仍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刘少奇回答:但是决议已经通过了。

这两方面都印证了毛主席对八大决议中有关国内主要矛盾的提法是不赞成的。

一九五七年四月四日,毛主席在杭州听取上海、浙江、江苏、安徽、福建四省一市负责人谭震林、江华、叶飞、柯庆施、陆定一等人的汇报后,明确地说:八大决议关于先进生产关系与落后生产力之间的矛盾的说法,是犯了个错误,理论上是不正确的。

同年十月九日,毛主席在八届三中全会扩大会议上,对八大决议正式作了纠正,鲜明地指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毫无疑问,这是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他又说:我们现在的任务不同了,过去主要是无产阶级领导人民大众反帝反封建,那个任务已经完结了。那么,现在的主要矛盾是什么,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革命的锋芒是对着资产阶级,同时变更小生产制度即实行合作化。主要矛盾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概括地说,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矛盾。八大决议没有提这个问题。八大决议有一段,讲主要矛盾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种提法是不对的。

一九五九年末至一九六0年初,毛主席在读《苏联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中再一次说到:八大第一次会议的政治决议中说主要矛盾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个提法是不对的。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矛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的矛盾。

一九六二年八月至九月,在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和随后召开的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毛主席说:社会主义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要认识这种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要提高警惕。要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要正确理解和处理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问题,正确区别和处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不然的话,我们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就会走向反面,就会变质,就会出现复辟。我们从现在起,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有此较清醒的认识,有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

毛主席所以要反复地、苦口婆心地强调社会主义时期的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反映到党内就是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是因为他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哲学眼光观察社会主义,真切地感到这些矛盾的尖锐性和复杂性。就国内而言,一方面,被推翻的地主,资产阶级虽然被剥夺了生产资料并且置于无产阶级专政的监视之下,但是,他们人还在,心不死,时刻都在梦想夺回失去的天堂,另一方面,党内高层的特权阶层已经形成并日益壮大,这些人官做大了,薪水高了,有大房子,出门有汽车,还有勤务员,此资本家还厉害,他们早已忘记入党时的初衷,已经由人民公仆蜕变为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变为剥削阶级在党内的代理人。他们掌握党和国家很大的一部分权力,自上而下地推行一条修正主义路线。特权阶层已经对执政的共产党构成了致命威胁。就国际上而言,美帝国主义正在向中国推行和平演变政策,希望社会主义堡垒能够从内部攻破。这些内外因素时刻都在威胁着中国共产党和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民政权。

一九六三年五月,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了《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即第一个十条,提出了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伟大号召。在这个文件中毛主席向全党和全国人民提出,如果忘记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和阶级斗争,那就不要很长时间,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列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变成法西斯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请同志们想一想,这是一种多么危险的情景啊!

可是刘少奇在他主持下又制定了个后十条,后十条回避社教运动的性质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这个主要矛盾,荒谬地提出社教运动的主要矛盾是四清和四不清的矛盾是党内外矛盾的交叉,企图以此和毛主席制定的第一个十条相对抗。

一九六三年六月,在毛主席主持下发表了《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在这个重要文件中,毛主席指出:在社会主义国家里,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战胜谁的问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才能逐步解决。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贯穿着整个历史时期。这种斗争时起时伏,是波浪式的,有时是很激烈的。斗争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

一九六四年七月,毛主席又指出:在政治思想领域内,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斗争,需要一个很 长的时间才能解决。几十年内是不行的,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才能成功。在时间问题上,与其准备短些,宁可准备长些;在工作问题上,与其看的容易些,宁可看的困难些。这样想、这样做、较为有益,而较少受害。

在此期间,毛主席在一个批示中曾指出: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这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领导人,是已经变成或者正在变成吸工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他们对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性怎么会认识呢?这些人是斗争对象,革命对象,社教运动绝对不能依靠他们。我们所能依靠的,只有那些同工人没有仇恨而又有革命精神的干部。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茅矛 2018-1-4 19:58
斯大林宣布苏联已经没有阶级和阶级斗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斯大林这样认为的依据和原因是什么。
引用 远望东方 2018-1-4 03:25
批判赫鲁晓夫当然是为了给文化大革命找依据,如果你的年纪足够大,你在1965年,1966年时,感觉得到中国有复壁资本主义的趋势吗?
引用 远望东方 2018-1-4 03:21
本文对赫鲁晓夫的批判都是空话,套话。没有拿出任何事实来证明在赫鲁晓夫时期,苏联在哪些方面存在资本主义复壁。在赫鲁晓夫时期,苏联存在任何非公有制经济吗?或者是国家在准备发展私有经济吗?赫鲁晓夫时期苏共的党员干部很腐败吗?有哪些典型案例?在赫鲁晓夫时期,苏联在各方面都强于世界上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他为什么要复壁资本主义?说不通!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18-1-4 01:15
此外,《邱会作回忆录》里提到在秦城见到王洪文,王洪文说,四人帮之间其实在毛主席晚年联系也不是很多,那段时间总觉得张春桥心事重重。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18-1-4 01:13
师东兵写的东西不宜作为参考资料加以引用。关于毛主席晚年张春桥对左派未来的思考,可以参见《张春桥狱中回忆录》中张春桥对她女儿说的话。手头没书,大意是,张春桥说:“毛主席一死,我们这些人千刀万剐。”张维维问:“那我会怎么样。”张春桥说:“不知道,谁叫你是张春桥的女儿。”

查看全部评论(5)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1 00:13 , Processed in 0.014493 second(s), 12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