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到底应该怎样认识中国社会主要矛盾

2018-2-5 09:5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6400| 评论: 2|原作者: 项观奇

摘要: 我们毫不隐瞒,我们揭露、批判修正主义执政者对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错误提法的根本目的,是要发动工农群众和其它广大劳动人民群众尽快觉悟起来,尽快进行伟大的社会主义再革命,在中国重建人民民主社会主义。

                   到底应该怎样认识中国社会主要矛盾

                                             ——《十九大政治報告批評

 

    《十九大政治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这个提法,不仅是《十九大政治报告的理论基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理论基础,更是所谓习近平思想的理论基础。

        好像有点重要。所以我们要做一点分析。

        但是,我们要指出,这是一个太浅薄、太荒唐的提法,简直没有任何理论色彩,因而,根本不值得一驳。

        这并不奇怪,和马克思主义相比,修正主义从来就是这德性。没有理论,只有短见。只看到一点眼前利益,没有无产阶级的远大目标。缺乏理论思维的能力,缺乏丰富的历史知识,脱离实际的阶级斗争,没有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就算真诚,也是自欺欺人。

        从伯恩施坦、考茨基,经赫鲁晓夫、勃烈日涅夫,到邓小平、戈尔巴乔夫,哪一个不是如此?哪一个有一点真正的象样的理论?没有,从来没有。本来他们就是认为,买一本共产党宣言还不如买一根香肠土豆烧牛肉就是共产主义,在他们头脑里哪里有一点马克思主义的影子,哪里有一点共产主义的影子?他们从来不知道马克思主义是何物,不知道共产主义是何物,也就谈不上坚持和追求了。

        所以,我们不必对批评这个提法花费过多的篇幅,反倒不如多从正面研究一下,真正的共产党人,到底应该怎样认识社会主要矛盾。

 

                                    

                                                                        

 

 

        分歧的发生,从思想根源上来说,主要是出在如何分析社会主要矛盾的思想方法上。思想方法不一样,得出的结论肯定不一样,方法和结论是统一的,因此,这里,首先要着重谈谈思想方法问题。

        思想方法不是凭空而来的,不是头脑聪明与否决定的,思想方法首先取决于阶级立场。

        共产党人是无产阶级革命者。这一特定的阶级立场决定了,共产党人的思想方法是无产阶级的思想方法,无产阶级的思想方法选择了马克思主义。毛主席说,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就是强调的这个意思。

        世界上有各种思想、各种主义,任何人都有选择的自由,但是,共产党人的选择是明确的,就是马克思主义。

        可是,《政治报告》的炮制者,虽然自称是共产党人,自称《政治报告》是共产党人对社会主要矛盾的分析认识,但是,却完全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的分析社会主要矛盾的方法。

        共产党人、马克思主义者对社会主要矛盾的分析方法,只能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方法。

    无产阶级的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就是运用这一方法写出的伟大典范。恩格斯在1883年德文版《共产党宣言》的《序言》中对此做了明确说明。

    恩格斯说:“《宣言》中始终贯彻的基本思想,即: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了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这个基本思想完全是属于马克思一个人的。”在1888年英文版《共产党宣言》的《序言》中,又重复了这一意见。

    恩格斯告诉我们,《共产党宣言》贯彻的基本思想,就是唯物史观。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伟大发现,是认识人类社会历史的唯一科学的历史观。这既是历史观,又是方法论,科学认识人类社会历史的方法论。

    正是从这个科学的历史观、科学的方法论出发,《共产党宣言》科学解释了人类社会从原始公社解体后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一阶级斗争的历史的基础,来源于生产发展的不同阶段。“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资产阶级领导了生产力、生产关系以及全部社会关系的“不断地革命化”。“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但是,到了马克思、恩格斯生活的时代,“社会所拥有的生产力已经不能再促进资产阶级文明和资产阶级所有制关系的发展;相反,生产力已经强大到这种关系所不能适应的地步”,于是,新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必然地到来了。“《共产党宣言》的任务,是宣告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

    《共产党宣言》运用唯物史观,科学论证“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给共产党人留下了正确分析社会矛盾的科学方法和学习榜样。共产党人在认识自身面临的历史任务时,必须坚持运用唯物史观方法论。

    恩格斯关于《共产党宣言》所贯彻的基本思想的教导告诉我们,运用唯物史观,必须从生产力、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讲起的,这是“唯物”二字的根据,但是,认识的重点,又是放在对基于这一经济关系之上的阶级关系、阶级斗争进行科学分析。

    这样理解、运用唯物史观才是正确的,才是它的真正的方法论意义。

    《宣言》说“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分析“资产者和无产者”;解释“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说“共产党人的理论原理,决不是以这个或那个世界改革家所发明或发现的思想、原则为根据的。这些原理不过是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现”,等等,等等,这些论断,都体现了唯物史观就是“阶级斗争为纲”的史观,无疑,这种阶级斗争是以生产发展的各个不同历史阶段为基础的,但不是生产史观,不是经济史观。

    唯物史观是认识人类社会历史的一条红线,这条红线贯穿《宣言》始终。

    正是这样的认识方法,才能科学说明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才能给共产党人领导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提供科学的策略。

    这是我们和修正主义者在认识、运用唯物史观上的根本的原则的分歧所在。

    说到这里,我要插一段历史。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些学者为了帮闲,为了充当刚刚自己骂过的所谓“御用文人”,看到邓小平否定“阶级斗争为纲”,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于是,在史学界也挑起了“历史发展动力”的讨论。否定阶级斗争是历史发展的动力,提出生产力是历史发展的动力以及其它类似观点。其实,这场人为的论战,不是学术讨论,而是政治需要。生产力自然是人类社会前进的最基本动力,阶级没有了,生产力依然存在,社会依然进步。这还要辩论吗?问题在于,认识阶级社会的历史,作为社会科学研究的对象,究竟应该从哪个层面上说明问题呢?这一点,当时,刘大年同志有最好的说明。简言之,社会科学的历史任务是要解释社会的运动,作为文明史,阶级斗争自然是社会运动的根本动力。当然,阶级关系的本质是经济关系、生产关系,而这种经济关系、生产关系的基础又是生产力。这些自然要有所研究和说明,但是,从社会科学的任务来说,阶级斗争确是社会发展的杠杆,说基本动力、主要动力、根本动力,都是正确的。这并不排斥生产力、生产关系的动力作用。恰恰需要从生产力、生产关系说起。

    当时的史学界的争论,实际是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对垒的副战场,具体表现在对唯物史观解释和运用的分歧上。现在自然是连唯物史观的外衣也不要了。

    回到主题。

    《政治报告》对所谓“新时代”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分析概括是违背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的。

    第一、说这个矛盾是“新时代”的主要社会矛盾,讲不通。   

    所谓“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只是新时代有,过去没有吗?不。过去就有,而且一直有。顶多“人民”二字有历史性。

        这个表述,不过大体是讲了一个生产力的矛盾,而且不严谨。说美好生活,指什么?衣食住行?还是人们的和谐相处?还是做亿万富翁?含意多多,不明确,因而不科学。笼统地说,“美好生活”,总是要的,不只今天;至于“日益增长”,也总是希望的,也不只今天。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需要难道不总是这样吗?什么时候人们不需要“美好生活”了?这种追求的愿望难道只是“新时代”才发生的吗?讲不通。

        第二、说“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也是讲不通的。

    首先语句也不通。什么事物的“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没有说明嘛。典型的王沪宁语言特征----不讲汉语语法。那年给江泽民搞那个“七一讲话”出过一次丑,有学者指出语法错误至少一百多。这次,不过是旧病复发,可能洋话学多了。以后此类重要文件,最好最后请语言学家过目,不然丢丑,给个人丢丑倒罢了,给党丢丑不好。

    语法错误事小,理论错误事大。这里的“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显然是指生产发展、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还是一个生产力的问题。可是,生产力什么时候就平衡了,就充分了?这在理论上、哲学上是不通的。生产力的发展,和任何事物的发展一样,总是在平衡不平衡、充分不充分的矛盾运动中,通过斗争,通过努力,向前推进的。平衡、充分只能是相对而言,追求绝对的平衡、充分,是荒谬的,也是不可能的。付诸实践,会引导出大的错误。

    至于说这个“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是“新时代”的特有的问题,那就更讲不通了。任何时代的生产都会面临“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老的“不平衡不充分”解决了,又会有新的“不平衡不充分”,永远也不会停止在一个又平衡又充分的水平上。电子计算机够进步了,又要出量子计算机。这是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是生产发展、经济发展的规律,是一个不断解决,不断出现的问题,绝不是“新时代”才出现的特有问题。

    第三、最重要的是,这个结论,这个认识方法,不符合马克思主义,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方法。

    既然谈社会主要矛盾,怎么能只谈生产力矛盾呢?

    还有没有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还有没有阶级矛盾?还有没有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这可都是社会基本矛盾啊。不存在吗?要认为不存在,不主要,也要给以理论上的说明。可是没有。

    这个错误提法的出笼并不偶然。可以说,这是党内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反复斗争的一个老问题,也是一个焦点问题。

    只要知道一点党的历史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个错误提法,不过是八大、十一届三中全会错误提法的延续,都是否定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社会存在阶级斗争理论的。

    毛主席继承并发展了马列主义对社会主义社会的认识,提出在社会主义社会,依然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因而要坚持阶级斗争为纲,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

    这是对社会主义社会主要矛盾的正确认识,是符合社会主义社会实际的科学结论。

    但是,党内修正主义者不是这样认识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的。

    八大的提法是:“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 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提法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 的矛盾”。

        显然,现在的错误提法,不过是对过去的错误提法的继承。说发展也行,发展了错误,用语更加拙劣,更加不通。

        这个提法的根本错误在于,它完全违背了马克思主义,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方法。

        我们说了,马克思主义分析社会问题的方法,主要就是历史唯物论的方法,这有《共产党宣言》作榜样。按照这一方法,分析社会主要矛盾问题,是要从生产的发展讲起,但是,落脚点最后要放在分析基于一定生产发展阶段上的阶级关系、阶级斗争,从而制定无产阶级的革命策略。革命导师都是这样做的,并引导了革命的一个个胜利。

        分析社会主义社会,是不是应该也是坚持这样的分析方法呢?马克思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发生了分歧。具体举例说,毛主席和邓小平就发生了分歧。

        毛主席说,阶级斗争为纲。邓小平说三项指示为纲。毛主席批评说,什么三项指示为纲,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

        什么是”?“是怎样找出来的?纲就是社会主要矛盾,纲就是从诸多社会基本矛盾中找出社会主要矛盾。社会主要矛盾找得对,纲就抓得对,反之,社会主要矛盾找得不对,纲就抓得不对

    社会是个复杂的矛盾统一体。可分析出各个层次的社会矛盾。马克思主义从生产力、生产关系分析入手,揭示了社会各个层次的矛盾,以阶级矛盾作为诸多社会矛盾的中轴,带动其它社会矛盾,推动社会的运动发展。这是符合社会实际的,因而是科学的。“阶级斗争为纲”就是这一科学分析方法的简明表述。

    但是,《政治报告》的分析方法却明显背弃了马克思主义的这一分析方法。和八大、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分析社会主要矛盾时犯了同样的方法论上的错误。

    主要问题就是只讲生产力的矛盾。这三次表述都犯了同样的错误,虽然表述的水平多少有差别,十九大这次最差。毛主席说“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此言不虚。这么重要的报告,又是找了最拿得出手的笔杆子,却写出这样不懂马列的外行话,足见修正主义者真是如革命导师所言“在理论上一窍不通”。

    这三个修正主义命题的出笼,应该说都与邓小平相联系。邓小平的思想方法是典型的修正主义思想方法。从“三项指示为纲”到“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到“不管姓社姓资”,“发展才是硬道理”,等等,等等,其基本的思想方法就是“不管白猫黑猫”的“唯生产力论”,只看生产力,不看生产关系,不看阶级关系,不看上层建筑。用一句批评他的通俗老话叫做,“只看粮棉油,不分敌我友”。

    问题就出在这里,生产力当然要看,“粮棉油”当然要看,但是,只看”就不对了。

    《政治报告》就是“只看”。这个表述,就是只看生产、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至于,这一生产、经济是在怎样的形式下发展的,阶级关系、阶级矛盾、阶级斗争是怎样的,是社会主义的经济还是资本主义的经济,会导致怎样的社会状况,这一切,都在他们的视野之外。

    这样的思想认识方法,和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认识方法是毫无共同之处的,是反马克思主义的。

    这样的思想方法,这样的理论框架,根源来自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

    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的第一个“代表”,就是只讲生产力,而且,讲得不通。共产党是政党,怎么能代表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呢?共产党可以代表生产关系发展的要求,通过变动生产关系,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但是,无法直接代表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只有体力、脑力劳动者才体现着生产力发展的要求。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更明显的只是说的生产、经济的发展要科学,只是生产力的问题。现在的“习近平思想”,不过换了个说法,基本理论没有变化。可见,这些错误的提法是一脉相承的,都是只讲一个生产力,都是“猫论”,根源都在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

    有人借口共产党,在没有夺取政权的情况下,是革命党,是要搞阶级斗争的,夺取政权后,转化为执政党,不再是革命党。这样说,是荒谬的,是站不住脚的。

    夺取政权后变成了执政党,这是事实,但是,执政党就不革命了,就没有革命的历史任务了?分歧就在这里。

        共产党是政党。这一点恐怕没有人反对。共产党不是企业,不是生产党,这一点恐怕也不会有人反对。

        政党,自然就是搞政治的党。在当今世界上,所有政党大概都是如此。而且核心问题是掌握政权。这个道理,恩格斯晚年在写给意大利党的一封简信中,对这一点讲得很直白。他强调,只有坚持阶级斗争,坚持通过阶级斗争最终是为了夺取政权,才是马克思主义的工人阶级的政党。正是基于这个衡量标准,他对意大利党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恩格斯讲的道理并不复杂。政治就是阶级斗争。政治的中心点就是政权问题。任何政党都无法回避这个基本问题。

        可是政治报告在分析社会基本矛盾时,硬是只有经济分析,没有政治分析,经济分析也是只讲生产力,只分析生产力。

        这是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斗争的老问题,是毛主席的马克思主义革命路线和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斗争的老问题,是毛主席和邓小平斗争的老问题,《政治报告》不过是这一斗争的继续。

        对社会主要矛盾认识结论的分歧、认识方法的分歧,实质就在这里,这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修正主义世界观的斗争,是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和修正主义历史唯心主义的斗争。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望东方 2018-2-6 23:15
朝鲜的金大元帅不也想着让朝鲜人民喝上肉汤吗?
引用 远望东方 2018-2-6 23:13
革命年代,共产党动员群众的最有力的口号就是让人人过上有饭吃,有衣穿的好日子吗?这不就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吗?不就是对共产主义最朴素的解释吗?人民需要那些高深的理论吗?没有"土豆烧牛肉",你谈什么共产主义?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8-16 06:54 , Processed in 0.01348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